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二十五章給我上去甩這小子幾巴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五章給我上去甩這小子幾巴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貨睡到了點多,泣幾天很開電腦一看,哂草人大師連續打賞,「野馬之王。9u.net大師也接著打賞,狗子頓時來了興頭。狠狠的自罵了一句:財迷!唉!俺就這幅德興,每當見到打賞都會興奮,像吞了春宮丸一般,同志們千萬別鄙視俺,呵呵!

「嗯!是有點小怕,好大的威風」。葉凡隨口說道,掏出了煙順手扔給許晨一支,自個兒點上后吐了個煙圈,動作相當的瀟洒。

「威風!閣下的作派也不小嘛」。池明軒那腦瓜子靈著,暗道,這小子難道有點來頭不成?看這作派好像一點都不怵檢察院似的。好像在縣城的公子爺圈子裡沒見過這號人,也聳是外地的,沒錯!那口音就不像魚陽本地的,難道是市裡的太子爺?

「許總,你說說,到底咋回事兒?」葉凡轉頭問道。

「唉!想不到魚陽這麼亂。我本來帶著女朋友來這裡玩的,聽說這個歌舞廳很上檔次。誰知在舞池裡居然遇上了這夥人,見我女朋友長得艦就想伸手。

開始的時候我沒理他們,雖知這夥人越來越放肆,乘著舞池中燈黑居然伸腿了,最後就打了起來。

我還以為遇上了地痞混混,想不到居然是檢察院的同志,高人哪!魚陽縣檢察院啥時成了混混窩子,呵呵呵」許晨帶著調侃般的口吻講出了事情經過。「放屁!就你帶的那叮,旦婊子也值得我們池哥伸腿,太抬舉自己了吧,我呸!說話也不怕閃了舌頭。」池明軒的手下,那個叫經天的年青人很沖的說道。

「牛!說話就說話,出口文明點」葉凡眉頭一皺哼道。

「文明!那得看對方是什麼人。咱們從來就是文明人,對文明人咱們當然文明,對野蠻狗咱們也不會再乎拳頭的,呵呵呵」池科長瞥了葉凡一眼,話語中充滿了挑釁味兒。..

「你罵誰是狗?雜種!許晨大氣了,張口開罵了。

「給我上去甩這小子那臭嘴幾巴掌,讓他認識一下池哥的厲害池科長淡淡一笑,噴了個瀟洒的煙圈子說道。

「好的池哥,不甩腫了他娘的我就不叫楊經天。」楊經天嘿嘿乾笑著,還活動了一下手腕準備甩巴掌。

就在這時候。包廂門被人推開了。

一個長得相當有水準,氣質高雅的女子,一臉恐懼的望著許晨說道:「許,許總,咱們回去吧1

估計就是那個叫春妹子的淅寧來的少*婦了,還算不錯,自己並沒有先溜走了。這一點令得許晨十分的滿意。點了點頭說道:「別怕春妹了。進來!到哥哥這裡來,沒人敢對咱們怎麼樣。」

春妹子猶豫了片刻,不過最終還是硬著頭皮靠在許晨身旁坐下了。葉凡現這女人還真有點韻味,難怪許晨會著迷了,為了她還敢人家檢察院的同志橫扛,一咋。人打人家五六個,也不怕給人家揍成豬頭拔了人皮。

真是衝冠一怒為紅顏啊!

這世道,男人最喜歡干這犯渾子事了。

還不是為了女了那兩腿間的一抹黑,**無窮的黑洞。

許晨此人至少這一點倔勁頗為令葉凡佩服的,因為葉凡同志突然有種同病相憐的吊吊來了。估計自己也屬於此等貨色,同道中人罷了。

春妹子網坐下,許晨一手攬了過去,環在其腰上,挑釁似的掃了對方的五個人一眼,居然翹上了二郎腿,明顯是個惹事兒的主。

巧的是後面又露出一張堪稱美麗的女子來,幾步走到池明軒根前,有些怕怕的樣子坐了下來。..

「紅梅,給哥哥我倒杯酒,咱倆好好碰一杯,今天晚上他娘的盡遇上一些破渣子,本來說好要給你慶賀生日的池明軒略帶絲絲歉意說道。

一人一對,好像弗上了,這個時候又比起對女人的擁有和霸佔來了。也許這個也是男人的通病,彰顯著自己的能量。

就像動物世界里演的一樣,雄性為了得到雌性的愛意,那往往都是又抓又踢又咬又踹的,直到另一方敗北傷殘為止,更是殘酷嚇人,這是雄性身份的象徵,弄得葉凡都想噴茶了。

「池科長,你們這樣子做可是有點不地道。作為檢察機關的同志。更應該遵守國家法令。怎麼能像混混一樣圍攻人家一個外地人是不是?這樣子做可是有損咱們魚陽形象的葉凡緩解了一下心情,擠出了一絲笑意說道。

「形象!你也能代表形象,狗屁不通」。楊經天露出了滿嘴的不屑。轉頭朝著池科長眨了眨眼,突然轉過頭來,一臉嚴肅說道:「我懷疑你們有嫖娼的嫌疑。鍾飛,帶回去好好審審。」

「嗯!應該好好審審。」沙角落處應聲站起三個人來,前面一介。頭有點卷的估計就是那個鐘飛了,拉開皮包鏈子,從裡面居然掏出了

丘雀亮的弄鋒來。抓手上環晃了出叮噹的聲音上嘯朗妝鋅人。

「銬人!你們有什麼證據葉凡眼皮都沒抬一下,臉一下子也放了下來,冷煞煞問道。

「證據,很明顯。這位姓許的小子是咱們南福人,而他身旁那個女子應該不是咱們南福人,估計是淅寧那邊過來的雞婆吧。以為我不清楚,相隔兩個省會湊一塊去,不是嫖娼是什麼?看你小子也不是什麼好貨。估計是拉客的,古代那個時候叫老藹。老藹的罪可就更大了,用現代術語說就是組織賣淫的團伙領導,給我全都鎊起來,好好的審審。」池科長拍了拍身旁那個叫紅梅的女子,一臉的乾笑無遺。

「銬我!這世上想鏑我的人的確相當的多,不過好像也沒什麼人能錚成功,而且嘛好像有幾個現在正蹲看守所里唱著《鐵窗淚》,呵呵呵」葉凡輕掃了池明軒一眼小嘴角也是習慣性的露出了一絲譏諷。

「牛皮鼓快吹破了吧小子,說來聽聽,都有什麼人被你整進了看守所。老子在檢察員上班,那個地方你應該聽說過,專門整人進看所守的部耳,咱還不敢如此狂妄,今天倒真是遇上一個狂到天的主了池明軒眼皮子一跳,感覺有些不妙。不過嘴還是很硬的,不願意服輸。

「呵呵呵!說出來怕嚇壞了你們。

」葉凡搖了搖頭,呻了口茶,噴了個煙圈,似笑非笑直盯著池科長。好像池科長是一大美女。

而池科長感覺自己此刻好像是一獵物,不正被獵人盯上了,漸漸的鼻尖上都有些細碎的汗珠子冒了出來,狠狠的自罵了一句,暗道:「怕個球,老子怎麼有點心虛了,不會是真的撞上真神了吧?應該不可能。這小子不到力,倒像個學生仔。能有多大能耐。應該是錯覺,對。絕對是錯覺。」

池科長拚命給自己打著氣,不過葉凡那七段高手的氣勢全力放出來也的確是有些滲人得很。

池科長感覺面對的是一座泰那氣勢快壓得自己都喘不過氣來了。反彈作力,這小子突然狂笑道:「哈哈哈」狂!我倒真想知道,說出來看看,能不能讓我腿兒打閃。」

「唉!不見棺材不掉淚這時。一旁的許晨也沒安什麼好心,盡說著風涼話助威,這廝當然是想事鬧得越大看池科長越倒霉越好。

「好像最早的那個叫古征華,聽說是縣公安局的,這個,池科長作為檢察員的同志跟公安局應該經常有業務上的往來。說不準跟古征華還打個交道葉凡剛講到這裡。

楊經天失聲叫道:「古征華小副局長轉頭瞧去,現這小了一臉的駭然,直愣愣的盯著葉凡小腿肚子好像有點抽筋了,直打閃兒,人也悄悄的退到了後面,縮在沙一角處不敢出聲了。

「古征華,不是公安局的副局長嗎?好像是那個叫葉凡的小子給整進監獄的。現在不正在裡面唱著老遲同志的《鐵窗淚》。

這小子聽說後來又把費默的兒子費文遠,市財政局局長侄兒王波。副縣長孫榮春的公子孫滿軍等人也給整進了看守所,更可怕的是這小子聽說今天在南天頂居然公然罵玉家的玉史介副廳長「老東西」

如果真是此人的話咱今天晚上可是真的遇上真神了,跟他老人家一比。咱只能算是小兒科了池科長心思電轉,快的在腦中環繞了一圈下來,不過沒證實以前他還在故作鎮定。

他還算是鎮定,不過他的幾個手下早就悄悄的溜到沙一角,全蹲在地下,連沙都不敢坐了。

「後來好像又有叫費文燥滿軍的好像現在也正在看守所里,對了,王小波那病如果治好了的話你們檢察院也該起訴了是不是,呵呵呵」。葉凡調侃著,語氣不變,反而顯得更是溫和了。

不過池科長那臉上的汗珠子越來越大了,開始的時候不過沙粒大,不久就變粗了許多,快趕上米粒了。當葉凡最後一個王小波吐出來時池科長肯定今天是遇上了縣城的煞星葉凡助理了。那汗珠子一下子驟然膨脹到了黃豆大一粒粒晶瑩剔透的掛臉上呢。

而一旁的那個叫紅梅的女子估計沒聽說過葉凡大大的威力,還以為池科長是不是感冒燒了,趕緊掏出紙巾把他擦巴著。

「擦什麼擦,滾一邊去」。池科長給紅梅姑娘那紙巾一碰,好像中邪了似的,人一下子從沙上彈了起來。

不過其人立馬就矮了下去,身子立即拱成了橋洞子形狀。像彌勒佛的孫子小心的說道:「對,,對不起葉助理,我,,我連續幾個「我,字也沒拉出半個屁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