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二十六章給這小子上眼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六章給這小子上眼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今天恭喜下,本書終千冒了個堂牽出來。..dudu泣得感謝。,哂草人大師的慷慨打賞,更重要的是他幫狗子爆了某個人菊花,蛤蛤蛤。解氣!當然,不是真菊花,指的是粉絲榜排名。另外也感謝一下「們室。的四張月票,以及另外一些哥們的月票,來吧,讓月票來得更猛烈些吧!這一章加更,專門為本書「堂主稻草人。加的一更,晚上傳第3更,謝謝!

「許先生還是嫖娼客嗎?我還是不是古代妓院的那個啥的,呵呵,叫老鳩?」葉凡溫和的笑著,不過那笑在池科長眼裡早就變成了惡魔之

「不,,不是!是我們弄錯了,請領導批評1池明軒小聲說著。臉紅得像猴子屁股,都快著火了似的。

「現在知道錯了吧!許晨先生是風紫傳媒的老總,是我受賈書記指示專門從市裡請來的。今天晚上那場晚會就是許晨先生編排的,人家可是藝術家。

你看看,你們還像是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嗎?混得夠牛的了,毆打咱們魚陽賈書記請來的客人,另一方面還污衊人家嫖娼什麼的,我成了老鳩那賈書記成了什麼,這話要是漏一點給賈的話估計你們幾個。呵呵,」

時凡講了半句不說了,巡了一圈檢察院的幾個同志們。

「不,不敢,葉助理,今晚的事保證不會漏了半個子兒的我保證1池科長身子骨一抖,那個可是趕緊說道,就差拍胸脯了。

「算啦!我也不想跟你們計較太多。給許先生陪個不是吧1葉凡說道。

「許,,許總,對不起。今天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你,你池明軒這小子臉皮絕對能跟鍋底子一比的,立即變臉了,微拱著身子賠起禮道起歉來那是一點也沒含糊,真是個人才。

「哈哈哈!一想到那斤,池科長的熊樣我許晨真是痛快,真是痛快氨。..回魚陽賓館的路上許晨這廝一直猖狂的笑著,笑得路上行人全都以鄙視的目光送給了他。「許總,那個,你能不能小聲點。把狼招來就麻煩了,呵呵」。葉凡打著哈哈,瞥了許晨一眼,心道。你小子也不是什麼好鳥,帶著妓女去歌廳生事,居然還敢跟檢察院的牛人打架。

雖說那少*婦是淅寧來的,氣質高雅,說白了還不是一個雞婆。只不過這隻雞婆有文化罷了,屬於上過大學那神聖殿堂的高端雞婆罷了。dudu

「呵呵!呵呵!失禮了,葉兄弟,你這個兄弟我許晨認了,好兄弟。以後有啥事招呼一聲,在水州、墨香這兩塊地盤上我還是認識幾個人的。裡面廳級的高官也有幾個,這是我的名片,收好了。」

許晨說著,得意地瞥了一眼葉凡,遞過來一張粉紅色的名片。好像質地不是紙片做的,有點像是塑料,但又不完全像。

「名片!昨天你不是給了一張?」葉凡有點納悶的搖頭,心道這許總還真喜歡顯擺,名片當紙片。而且這張還搞成粉紅色的,真是人如其名,而且這東東拿那麼多來干屁用。

「呵呵!葉老弟,這張不一樣。只有得到我許晨認可的哥們才給的。」許晨有些神秘的笑道。

「哦!明白,那我還得感謝一下許哥沒把咱當外人了。」葉凡裝著有些慎重樣子收起了名片。

「妹仔歌舞廳,的一號包廂內,池科長神情複雜的掃了幾個手下一眼,陰聲乾笑,罵道:「怎麼?是不是看池哥我不順眼,裝孫子有些丟人是不是?。

「池」池哥,好像是有點。咱們也太憋屈了。不就一個正科級的助理嗎?用得著這麼巴結他嗎?那個許總肯定在**,聽說謝家的舞月山莊就有上等貨色,而且最近從淅寧省那邊過來了幾個,堪稱絕色。..」楊經天有些不滿的嘟囔。

「正科級,你娘的是不是喝糊塗了。犯渾啊!縣長處理怎麼會是正科級,那可是正兒八經的副處級大員,跟咱們蘭檢察長一個級別的。

。池明軒當頭給了楊經天一個暴顫。直罵娘。

「不,,不是的,池哥,你真的搞錯了。那天縣裡了一份文件。上面說是任命葉凡同志為縣長助理,不過帶個括弧,裡面說是享受正科級待遇,當時你看都沒看就扔抽屜里了,所以楊經天摸著自己的腦袋更是不滿了。

「真的嗎?」池明行感覺有些蒙了。抬頭掃了鍾飛一眼。

「是的科長,我當時也看見過,千真萬確。」鍾飛點了點頭,很是自然的退後了一步,估計是怕遭遇上跟楊經天同樣的待遇。

「媽的!給這小子唬著了心不過你們既然懷疑那個許總帶的是淅寧過來的高級妓女,為何不當場揭穿哪?」池明軒有點陰陽怪氣罵道。

「我」我們哪敢?人家是謝家舞月山莊請來的貴客,那不是找不自在。」

「知道了還放屁!以為池哥我老糊塗了是不是?這事不要再提了。免得傳到謝強耳中,不然大家可就有得樂子玩了。」池明軒嚴厲的遺囑手下人道。

「葉凡那小子身上咱們要不要想個什麼法子給他上點眼藥?」楊經天嘿嘿乾笑。

「尖眼藥,可以呀!你們五個去上吧,老子是孬種,不敢1池明軒搖了搖頭。掃了幾個下屬一眼。又陰聲乾笑,說道:「玉史介是誰知道不?」

「這咋。全魚陽人都曉得,省財政廳大員啊1鍾飛忍不住說道,感覺今天的池哥怎麼有點怪,這個常識性問題都拿來考究下屬,也太沒有可考性了。

「耳呵,你們敢罵玉史介老東西嗎?。池明軒一臉詭異笑道。

「罵他!那不是找抽。不要說別的,玉史介咳嗽一聲咱們估計都的被配到什麼村子去守山。就拿他那孫子靠山虎來說吧,還不拔了我們人皮當鼓錘?」鍾飛老實的搖了搖頭。並沒掩飾自己的恐懼。

「這不就結了嗎?人家葉助理牛氣啊!今天在南天頂就罵了玉史介一聲「老東西」呵呵!,小池科長講到這裡后不再講,呻了口酒,見手下全露出了驚駭的神情,覺得很是滿足。

「我」我們還以為這只是傳聞,原來還真罵了。」楊經天摸了摸腦袋,心有餘悸,心道:「幸好剛才老子在裝孫子沒裝王八,不然那可是有得找抽了。」

「不過我估計性葉的也嘎不了幾天了,秋後的螞非一隻。」池明軒又露出了那招牌式的詭異笑容。

「怎麼會?」鍾飛不明白。

「葉凡最近得罪了什麼人,你們都給我數來池科長得意的笑了笑,喊道:「紅梅,跟哥哥我碰一大杯,媽的1這廝一邊說著一邊就把手給伸進了紅梅的腰部,不小心就要鑽了進去搗鼓著,幾個手下趕緊是鼻孔朝天,裝著沒看見,全成睜眼瞎子了。不過包廂里燈光較暗,也較隱晦。

「好像是得罪了周小小濤,王小波,費文遠,加上玉史介,前段時間不是傳聞葉凡這小子還調戲了玉家的小姐玉嬌龍。這小子厲害呀!連玉小嬌龍的波都敢摸,而且還是在車站,大庭廣眾之下調戲清純玉女,牛逼1

鍾飛語氣中頗含著一股子敬畏。還有一絲絲忌妒。玉嬌龍可是縣城人民的驕傲,聽說還是水州音樂學院的校花,縣城男士們的夢中情人。

「魚陽四大家族這小子得罪了兩大家了,而且是佔在前兩位的家族。你們想想,玉史介會不逼咱們縣太爺嗎?費默會眼瞧著自己兒子進看守所嗎?周長河這個紀委書記不會生點啥事嗎?靠山虎不會招集幾個兄弟整殘了他嗎幾個一連串問句下來令得池科長几個手下那心思又活絡了起來。

「那,科長,咱們趕緊加一把火算了,我就不信這小子一點毛病都找不到,咱們是幹什麼的,雞蛋里也能挑出骨頭來的,嘿嘿嘿1楊經天氣勢又披了起來。

「不忙!再等等看,如果這小子倒零了咱們就專撿大塊磚頭砸下去就是了。如果還是很尖挺的話咱們只能是等待機遇,伺機而動。」池明軒嘴角露出了詭異的陰笑,「小我就不信這小子那玩意兒那般子厲害,能尖挺到何事?。池科長一語雙關。引起大家

「哈哈哈,乾杯,,小包廂內傳來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的一幫正義的檢察官們的狼嚎樣笑聲。

「笑笑笑,笑不死這幫龜孫子。老子今晚虧大了,一聽說晚上老子請客就拚命喝,那一百多塊的劍南春都整進去六瓶了還沒停歇,何時才是個頭啊,這幫狼1歌廳的趙老闆都快哭出聲來了,眉頭往上翹成了一條小船,可又無可奈何,自己種下的果自己得受著。

「媚兒,整幾咋。菜陪我喝幾杯。」葉凡淡淡說道。

「你還有心思喝酒,都火燒眉頭了。要不我跟叔說一下,叫他給賈書記和衛縣長打個招呼通融一下。」謝媚兒白了葉凡一眼,沒好氣的哼道,滿臉的深層憂色。

白天在南天頂生的驚天大事她當然也聽說過了。

「不用了,年底了大家都忙。謝書記更忙。沒事,我倒是想看看他們能把我塞到什麼雞角旮旯去。

反正這段時間下來人也累得夠嗆。去什麼地方涼快一陣子也沒關係。

年底了,該清閑也清閑一陣子吧1葉凡搖了搖頭,早就想到了結果。一般來說是免去縣長助理職務。當專職的宗教局局長也好,反正也沒比這更破的局子了。

推薦兄弟盡歡的新書《官路》。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