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二十七章升中校軍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七章升中校軍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感謝「洲,大師的打賞,狗子謝謝!本來想給曹萬年說一說自己的困難處境。..不過想想也算了。初四就得去金三角執行秘密任務了。是否有命活著回來都不曉得了,現在倒是對這官帽子看淡了。如果能活著回來再想辦法了,葉凡相信曹萬年老哥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不一會兒謝媚兒弄了幾個小菜端了上來。

「哥,我敬你一杯,媚兒一介女流,也幫不了你什麼忙,倒是哥這段時間來一直照顧著媚兒的生意。就這次接待客人就讓我賺了幾萬塊。謝謝,妹子喝了。」

謝媚兒一仰頭乾淨利落幹了進去,一雙眼神中全是媚意,媚得能噴出水來。謝媚兒的媚態是天生的,很是自然,並不做作,很是撩拔人。

「謝謝,媚兒,哥不在的時候你要照顧好自己,照顧好自己。呵呵呵,幹了1葉凡苦笑著一飲而荊

兩人不知不覺就整進去了半瓶高度茅台,謝媚兒臉蛋兒紅得賽火,連粉頸都泛出了紅斑,隱隱的有了一些光澤,人更是顯得媚柔。

「媚兒,咱們跳一冉吧」。葉凡笑道,一拉謝媚兒兩人開起了音樂。

兩人摟在了一起,貼得緊緊的就那樣子沒有章法,也沒有路數的胡亂的走著。謝媚兒把腦袋緊緊的貼在了葉凡胸脯上方,吹氣如蘭。一股處子那特別的芳香直往葉凡鼻孔里鑽去。

「媚兒真香1葉凡好像夢吟一般喃喃著,呼呼的抽*動著鼻子,驕命的吸了幾口。

「是嗎?那哥就好好聞聞?就怕哥會厭了。」謝媚兒大膽的抬起了頭看著葉凡,兩人鼻孔對鼻孔小嘴唇相距也僅有幾厘米了。那股子如蘭似馨的淡淡味道噴得葉凡快迷醉了,嘴巴乾澀的砸巴了幾下。..

湊了過去,不過,丹網觸碰到謝媚兒那已經泛紅,滑嫩濕熱,噴著淡淡清香氣息的嘴唇時,想到自己要去執行任務,葉凡猛地一把推開了謝媚兒。

「媚兒,你叫張強進來。我有話說。」葉凡不舍的掃了一眼她說道。

「嗯1謝媚兒有些憂怨的盯著葉凡看了一眼拉開門跑了。「媚兒,哥對不起你。哥要去執行也許會掉腦袋的任務,哥不能害了你一輩子,哥下輩子還你的這份情」。葉凡自語喃喃著,似乎心已經痛得麻目了。

「長1張強輕輕的喊道,行了一個標準軍平匕。

「把王五、趙端叫進來。」葉凡口氣嚴厲。

「是長1張強小跑著出去了,一會兒三人又出現在了廳中。

「鐵團長叫你們來是大有深意的,我也沒什麼送給你們了。張強估計是到三段的截流階吧!王五和趙端也到了二段的頂階,是該給你們突破的機會了葉凡淡淡說道。

「突破!怎麼突破,我們功力內勁還沒到時候啊1張強愕然了,因為他只聽說過傳說中的用藥物刺激突破功力,卻是從沒見過。以前問過鐵團長,可就連鐵團長都直搖頭,說是沒那秘方。

「呵呵呵,,齊天和李橫山是不是回來一趟就突破了?」葉凡神秘一笑說道。

「沒錯!我們正納悶呢,他們好像是到林泉一趟就意外突破了。我當時還直罵這小了是不是踩了狗屎,遇上了難得的突破契機。難道是長幫的忙?」

張強三人想到葉凡的神秘微笑,想到臨走前鐵團那大含深意的莫名眼光。咋然醒悟,那眼珠子猛地凸出。瞳孔睜大,身子骨因太過於激動都在微微顫慄。..

「今晚上你們經歷的事屬於級機密小隻能你自己知道。除了鐵團長不許告訴任何人,就是國家主席也不行,你們能辦到嗎?」葉凡一雙電目寒煞煞的逼向了張強三人。

「我們聽長的,打死我們也不會露出半個字兒。

」三人異口同聲喊道。

「好!我給你們機會,突破的機會是有了,但是否能突破還得看你們自己能否撐過來,開始吧,先由趙端開始,張強著守住房門葉凡安排道。

一個晚上,三人有驚無險的順利突破。

張強破天荒的突破進了四段的開源之境,一腳可以踢斷四塊青磚了。王五和趙端到了三段的開源之境,幾人踢著青磚差點樂翻了天,對葉凡那更是敬若神靈了。

鐵占雄接到喜訊后樂得差點裂開了嘴。

連連吼道:「龜兒老子的,你小子簡直是獵豹製造高手的人體兵工廠。哈哈哈,」痛快!可惜了,如果再有藥丸就好了。梅家那丫頭倒是可以提上一小階,達到第三段的練勁之階了,沒有藥丸估計還得二年左右時光,可惜啊可惜」小

「老大,你也太貪了「三子把我當兵,廠是最後的顆藥丸了,如果你討要「紅包,的話,那我只好把你的那顆上檔次的,還沒弄好的藥丸給拋出來用掉了,呵呵呵」葉凡苦笑著有些無奈。

「千萬別兄弟,大哥的那顆就是皇上老子來了都不能給了別人。真是期待啊,可惜不能趕到去金三角執行任務前用上,不然功力能提高一小級的話對咱們的生命保障也提高了不少。」鐵占雄嘆氣不已。

「這個急不來,你的那顆品質要求太高。檔次太低的沒用。不能浪費了。那位前輩也說了,至少還得二個月後才能完全潤蘊而好。不然品質大打折扣,到時沒有效果就可惜了。」葉凡趕緊解釋的道。

「你小子千萬能給我盯緊點小千萬別給配壞了。大哥我有耐心等著。給那們前輩說說,慢慢來。一定要保證品質。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提,咱獵豹只要能拿得出手的我會盡全力。」鐵占雄急了。很是慎重的叮囑葉凡,再次交待要小心著別弄壞了。

「這個大哥放心,我都差點下跪叩頭了。老前輩也點頭了,估計成功率有八成。」葉凡差點拍胸脯了。

「那就好1鐵占雄放心了不產,「兄弟,聽說你今天在什麼南天寺得罪人啦?聽說還是省財政廳的財神爺。」

「那老匹夫也太欺人了,叫玉史介,聽說是省財政廳副廳長。位高權重。掌握著一省財柄。我是忍不住頂了幾下嘴,說是得罪也不為過。媽的!差點氣炸了我肺腑,一個倚老賣老的匹夫。」葉凡憤憤然罵道。

「唉!你小子,叫我說你什麼好。叫你到炒了政府熊魚到咱的獵豹來你又不想來。獵豹多好,有大哥罩著你還不是你的天下,咱們大碗喝酒,大把啃肉。不高興時去打打獵放幾槍解悶,除了我之外這獵豹就可以當你家的後園子了。

開車出去只要獵豹那牌子一亮,華夏大可去得。不要說警察小老鼠們不敢管你,就是特種兵見到咱們還不是得趕緊敬禮伺候著。也不知你老弟是哪根筋不對硬是不肯正式入伍,就掛了個空銜。

不過貢獻也不到現在已經給我培養了五個中等高手了,大哥也很滿足了。老弟。政府部門不同於軍隊,人際關係更是複雜得多,方方面面的事很多,有的時候該忍還得忍,不能由著性子來。

當然,這個也有個原則的。不能忍的東西咱們也不去忍了。你網小才講的那個玉史介既然是位居南福省財政廳副廳長一職,那可是個很吃香的位置。

不要說你們那破縣的縣長書記得恭敬地伺候著。就是南福各市的市委書記,地委書記也不敢小覷。

現在幹什麼不需要錢,錢字頭上就是一把利劍。展經濟要錢,建設要錢,民生問題都需要錢。

這個跟財政廳都掛勾著,他們敢得罪財神爺嗎?答案是肯定的,肯定不敢得罪,不敢得罪的話只好拿你們這些小毛蟲開刀了。

我估計你老弟的帽子堪憂啊!哈哈哈」鐵占雄來了一番對葉凡的停諄教導,最後一想到葉凡即將被捋了帽子又興哉樂禍了起來。

「我說鐵哥,你就是這樣子對待兄弟的是不是?兄弟即將被捋帽子了你還這般的得意。按理說你應該焦急,應該幫我說兩句話才對,可你。看看,都做了什麼,真是世風日下啊1葉凡苦著臉喊道。

「算了,鐵哥跟你開玩笑的。既然你老弟選擇混官場老哥我也不擋你道了。不過想老哥我插手政府的事那是不能的。我們獵豹有鐵的紀律。

除了國家安全方面和軍事安全方面的事,不允許插手政府的任何事。你想想,這個也正常,黨和國家給了獵豹如此大的權力,如果再允許你去插手政府那國家不就亂了?

一省大員坐那位置上都會感覺到屁股不穩的。所以政府方面的事鐵哥是絕不能幫你了,不過我相信你老弟也不是個普通人,應該有自己的人脈和關係。

坎總會過去的,以後有什麼事你倒是可以去找鐵托,他是省紀委副書記。我親弟弟,我已經給他打了招呼,如果真需要辦什麼事時你可以去找他。他會幫你的。

時呵叭…

還有那咋,齊天,他老頭子不是常務副省長嗎?所以你小子的資源還是挺豐的,好鋼一定要用在刀丸上才對,不耍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去找他們,他們可是大員。」

鐵占雄招出了他親哥來,想不到還是省紀委副鐵占雄是真心對自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