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二十九章庫區辦的大波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十九章庫區辦的大波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這更是被逼的,是「看淡些。..dudu那賤人逼我的,我哭!,

「那車不是縣裡買的,玉廳長沒看見我坐的也只是桑塔納嗎?他說是從朋友處借來的,呵呵。」賈寶全心裡皺了下眉頭,有點暗怪葉凡的顯擺,也很是氣憤玉史介的咄咄逼人。不過現在咽嚨被玉史介捏著也沒辦法,這就是一個縣委書記的無奈。

「爸,剛才那部車子好像是軍車?」玉史介的兒子玉高一湊近玉史介耳旁小聲嘀咕道,玉高一在墨著市野戰一師任上校團長,也網從家裡出來,看到了趙端駛的那部車子屁股。

「軍車,怎麼會?」玉史介有些訝然。「估計不會錯,說不定還是那隻神秘部隊的車子。」玉高一一臉嚮往的說道。

「什麼神秘部隊?」這時一旁的玉滿庭湊過來問道。

「獵豹1玉高一小聲說道。

「你確定1玉滿庭沒來由的心底里一沉,急忙問道。

「我網來,也沒看清楚。獵豹的車子怎麼會跑到咱們魚陽來?應該不可能吧?」玉高一也沒法子確定。

「你開車追去看看,如果真是獵豹的車子」唉」玉滿庭猛地想到自已侄兒,也就是靠山虎的父親玉懷升還在野戰一師裡面關著,聽說就是獵豹的一個叫齊天的少校在全權處理這件事。

「事情不會這麼巧吧!這輛軍車跟在葉凡的車子後面。好像是送他去水庫的。至少說明葉凡跟獵豹的人認識。也許只是有什麼朋友在獵豹當兵,我是不是多心了」玉滿庭一下子想到了許多,心情也有些沉重起來。

這時再瞅了一眼哥哥玉史介,不由得有些怪他多事。如果因這事影響了玉懷升的出來就惹出大事來了。

「賈書記,我一回去就想辦法先把魚陽的款子直接拔下來,走了玉史介揮了揮手。帶著一臉的疑惑上了車子,心裡也在暗自嘀咕不已。..

「世雄,你跟高一一起去,注意不要讓葉凡現什麼,免得人家懷疑咱們在跟蹤他們,影響不好玉雅枝感覺眼皮一直在跳,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要生。

婆羅山水庫其實叫婆羅山電站。說起來並不全由魚陽管的,它是兩個縣合作修建的。

總投資達到了四億多,其實大頭是福春市出的。魚陽只是出了地皮和水勢,佔了股份的一成,聽說市水電集團佔了三成半,福春市佔了五成半,因為魚陽縣窮得掉渣,哪有錢建水電站。9u.net所以最終於落下了一成左右股份。其實算起來全是乾股,這就是地利。

不過魚陽每年都能從婆羅山電站撈到幾百萬的巨款,算是坐地收

婆羅山水電站庫區設在魚陽縣境內,電站主廠房卻在福春市境內。所以按當時分工協議,電站主壩,也就是婆羅山水庫由魚陽縣派人管理和負責了。

魚陽在婆羅山水庫安排有七八個人守護著,成立了一個婆羅山水庫辦,現在葉凡即將到那裡接任婆羅山水庫辦主任一職。

當時免職的時候只是免去了縣長助理一職,就連宗教局局長一職只是暫時停職,並沒說免去,其實就是把縣長助理一職換成了水庫辦主任一職,享受的還是正科級待遇。

為了消去財神爺玉史介心中的憤怒。賈寶全這個書記也是彼費了一番心思的。

因為懷疑葉凡是不是省委組織部部長宋初傑的未來女婿,所以賈寶全也不敢把事情作絕了。如果葉凡真是宋初傑的女婿那自弓不是在太歲頭上動土嗎?

不過在沒有證實之前賈寶全為了眼前省財政再的幾百萬款子也只好試著玩火了。

心裡卻是在祈禱著千萬別給猜中了,不過直到現在快中午了宋初傑並沒來什麼電話,賈寶全的心裡也鬆了一些,不然連吃個飯都不安穩。..

所以賈寶全只免去了葉凡縣長助理一職,連級別都沒降,而且宗教局局長一職也只是暫時停職。

這就是兩手準備著的,如果宋部長真問起來那就可以靈活變換了。可以解釋說是想調換葉凡位置,讓他在新年後真正的成為一個副處級的縣長助理什麼的也能忽悠過去的。

只要財政廳今年的錢一到手再說了。過一關算一關,太長的打算考慮來也沒用。

不過宋初傑直到中午了也沒來電話雖說賈寶全是鬆了一口氣,但隱隱的又有點失落。

為什麼呢?

如果葉凡真是宋江部長禾來的女婿,那自己就搞好跟他的關係。無形中等於賣了宋部長面子,有了葉凡牽線搭橋也許還能搭上省委組織部部長這條線。

即使說是自己因為層次太低宋部長不屑理自己,最壞的打算是搭不上線也能靈活應用。

比如市裡的周乾陽就不想搭上宋初傑的線嗎?如果自己能為他牽上線,那自己無形中在周書記眼裡的份量又增厚了不少。

「羔葉幾跟宋初傑女幾沒那層關係的話,那就是自只的懷唾那就得重新考慮對葉凡的安排了。那就得充分的注意財神爺玉史介的意

了。

也許連葉凡的最後一層官帽子都要捋去,級別給也消了都有可能。只是賈寶全從內心上說對葉凡還是彼為欣賞的,有點肉痛一個化緣的天才給財神爺給滅了。

武溪鎮去婆羅山水庫的路還是不錯的,因為電站有錢,所以路鋪的倒是拍油路,一路開著到了水庫。

水壩的一端建得有一座三層小樓,第一層聽說是廚房和娛樂室,第二層是辦公室、會議室。

第三層就是職工的房間了,房間還不錯,每間都帶有一個獨立的衛生間,大約有力來平方米,如果跟魚陽縣單位的房間相比的話裝修那是稱得上豪華,地上鋪了地磚,葉凡因為是水庫辦主任,所以房間還是一室一廳的,挺氣派的小套房。

就是人太少了,接待時凡的就一個老頭子和一個少*婦。

老頭名向明濤,庫區辦辦公室主任。

少*婦長得彼有姿色,只是那腰姿不敢恭維,跟水桶有得一比,聽說叫田金花,庫區辦出納。

其人一見葉凡到來那是整個人都恨不得湊擠進葉凡懷裡,肥大的房估計是因為生過孩子的緣故往下垂著,磨蹭得葉凡的手臂都快冒煙了。親熱的泡著茶。嗲樣叫著葉主任。鍋蓋大屁股一扭一擺的令葉凡有種泰山壓頂的快感,差點就喘不過氣來了。

心底里暗自腹誹道:「娘的,老子又不缺沙,這墊子拿來幹嘛用?」

聽老向介紹說是本來庫區辦有七個人,全是輪班。除了葉凡這個主任不用輪班外其它六個人分為二個人一組,差不多一個人就是上舊天班了,還是挺輕鬆的,就是感覺到寂寞難耐閑瑕時除了釣釣魚,看看電視,一個人戈小船玩真沒什麼屁事干,閑得都快蛋疼了。

原庫區辦主任叫張明。不久也到了,跟葉凡簡單的交結了一下車子一冒煙走了,聽說調到某局當局長去了。

不過老張走時偷偷把葉凡拉到一旁小聲說道:「葉主任,其實你不用整天呆這裡的,一年有興趣時來過幾趟就是了。反正有兩個人輪班。沒自己什麼事。」

庫區辦實際上是個副局級單位。意思也就是主任是副科級幹部。經費方面比宗教局一個局子好多了。按規定一年中庫區辦有5萬塊的活動經費,當然是由葉凡一支筆操作了。「還不錯!老張調走了在賬面上還有剩下一萬塊錢遺產給我,看來老向此人挺清廉的,五萬塊都捨不得用掉,呵呵」葉凡暗自還有些欣賞張明此人。

「什麼東西」享1田金花看著張明遠去的冒煙車子冷哼道。

「怎麼啦?。葉凡有些訝然。

「前段時間公司老總朱會明到庫區辦巡查,一時高興釣起了魚,居然運道好到無法形容的地步,釣到了一隻很難見到的紅胡鰓魚,個頭也不有十五斤。

聽說這種紅胡鰓能帶來官運財運的,味道也堪稱一絕。當時朱總一高興,當即大筆一揮,拔給了庫區辦專款力萬,現在就剩下一萬塊了。

其它的全給張主任揮霍光了。送來的票全是請吃喝的票,去桑拿屋找小姐的破票還叫我特地改換成接待費了,口當1田金花生氣的在一旁哼聲道。

「呵呵呵」用了就是了。」葉凡淡淡一笑渾沒當回事,心道估計當時老張就顧著自個兒享受了。忘了分一杯莫給田金花,所以她心裡有些不滿。

葉凡猜得還真沒錯,以前的主任自已用大頭,像田金花作為出納。有時也會在票裡面塞一些小號的票什麼的。

一般的主任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偏偏老張這個人喜歡吃獨食,什麼東西都喜歡自個兒享受。愣是沒分給管錢的出納什麼好處。所以調走時才遭來了手下人的嫉恨。

老向因為家裡親人過逝,向葉凡這個主任請了假匆匆先走了,就剩下田金花在這裡陪著葉凡了。

在田金花帶引下,張強等人一起使力,當起了臨時頭的義務擦地工。不久葉主任的房間就收拾得乾乾淨淨了明明亮亮了。顯得相當的氣派不凡,葉凡也是相當的滿意。

調侃道:「修生養性的好所在啊!偷得浮生半日閑,這裡應該能實現我的夢想了,呵呵呵,,

「長,他們對你都這樣子了你還笑得出聲?」張強忍不住咕嚕。

「潮漲潮落,鷹飛鷹落,這世上誰又能明白明天會生什麼?看開些。來這裡逛逛也未必不是好事日」葉凡淡淡一笑,神情自若,並沒有一絲被貶的慘狀。

「高人!咱不如也!也許這也是國術大師的一種境界吧!何時我才能達到如此胸襟?。張強和趙端、王五在肚皮里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