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三十章組織部長夫人問他抱你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章組織部長夫人問他抱你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雄丹名,馬點甚,兩位大師的打賞。..dudu請酬非天聽「只為情生。兄弟說是在等我的第3更,不然睡不著,很是抱歉。

狗子最近事多,老父親還在醫院掛瓶,一天的花費就達到了多塊。心情有些糟雜,看著錢像流水一般嘩啦啦流出去狗子心在滴血,一個月稿費不到舊天就給搗鼓了出去,可又無可奈何。

所以每次從醫院回來一打開電腦。能看見打賞,那怕是一塊兩塊,狗子都會倍感關切,溫暖。所以一天3更很難,不過本月狗子也更了引萬字了。

看情況吧,明天號鐵定3更。你們的「訂閱,是激起狗子碼字的動力,訂閱漲了狗子也會克服糟亂的心,希望各位大大能持續訂閱,一直跟著狗子。

也許有些章節不合你們的味口,而且還有這樣那樣的毛病,但也請克服一下,狗子在努力。你們每天一毛多錢的訂閱是狗子生活的來源。狗子父親治病的來源、保障。希望看盜版的朋友能再回來一些,支持的子。謝謝!明天一號了,順便求下月票」

張強因為鐵占雄來了電話,收拾完后開車離開了。田金花因為是出納嘛,所以還專門抱來了新棉被,故意在葉凡面前扭擺著她那肥大的腰姿,故意蹲著身子要讓葉凡主任見識一下,她那胸脯前的巫號的巨大肥軟軟的波

當然,對於田金花的此種行為葉凡同志也不會傻到拒絕,不看白不看,看看過過眼癮也無妨。

「向主任,跟葉主任一起來的幾個小伙了叫什麼你知道嗎?」向明濤剛走到半路就被幾個人攔住了,問道。

「你們是什麼人,問這幹嘛?」向明濤警覺性很高的,以為遇上了壞人,或者是想對葉主任不利的人,所以一下子反應過來,嚴厲的質問道。

「魚陽的靠山虎你聽說過嗎?」玉世雄略顯自得的,頭仰得老高,噴了個瀟洒的煙圈子問道。

「靠山虎。當然曉得,一個魚陽人連他都不曉得還了得?不過咱沒見過他本人。人家是名人,哪輪到我這小老頭看見。」向明濤老實的回答道。..

「呵呵呵,你不就見到真人了嗎?問你話的人就是。」玉高一干

道。

「啊1老向的嘴張得老大,估計能塞下一個小鴨梨。半天才回過神來,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左左右右的打量了靠山虎玉世雄一番,喃喃道:「你,你真的是靠山虎?」此刻的老向就是一正宗的老粉絲。

「如假換包,呵呵,不用怕,我們只是好奇。」玉世雄嘿嘿乾笑道。

「其他兩個年青人我沒聽見葉主任叫他們,只有一個好像叫張強。9u.net

」向明濤當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竹筒里倒豆子全倒出來了。

「噢!知道了,不過今天的事不許跟任何人說,知道嗎?」玉世雄和藹的笑道,樣子很是真誠,使得老向心坎里沒來由的打了幾個交兒,暗自嘀咕道:「我敢說嗎?你還不拔了咱這身老皮。玉家的人怎麼也學謝家了,全成笑面虎了。」

「那是,打死我也不會吐一個字兒。」老向慌張的答著忙不迭的小跑著直往家裡衝去,好像身後真有一隻老虎在追似的。可把老向嚇壞了,回去整了幾包珍珠粉泡著一股腦兒全喝了下去,結果怎麼樣?

居然不抵事兒,半夜抱著老婆直抖瑟。而且一有風吹草動的都會一咕嚕的爬將而起偵察一番,有點像是在前方守前線的噱頭,老婆還以為他得了神經病,罵罵咧咧甩著臉子,老向是苦不堪言啊!

「張強,哥,你聽說過嗎?」靠山虎問道。

「不曉得,我打電話問問在水州藍具灣的朋友?」玉高一打起了電話。

不久,玉高一放下了電話,一臉的沉默。臉色也不怎麼好看了。

「怎麼啦哥?」玉世雄預感到了不妙。急著問道。

「咱們馬上趕回魚陽,給叔爺說說。大事不好。」玉高一竄上了車子叫道。

「爸!那咋。..葉凡你知道嗎?」宋貞瑤撒著嬌喊道。

「是不是那個刀功不錯的,剖狼鼠很有一套的小夥子,還是老蘭的學生。」省委組織部長宋初傑網下班,一放下皮包女兒宋貞瑤就來拽胳膊肘了。

「沒錯,就是他。」宋貞瑤點了點頭。

「怎麼啦,你這丫頭,去魚陽玩了一趟,差點嚇壞了你老爸,害得半夜三更沒睡盡打電話。我還以為你被打傷了呢?以後可不準再去那窮地方了。窮山惡水出刁民,要是傷著了怎麼辦?」宋貞瑤的媽媽曹梅芳有些嗔怪的說道,摸著貞瑤的頭一臉的寵愛。

「媽!我長大了,你總是把我當小孩子。哼1桌貞瑤有些不滿,甩了甩頭,哼聲道。

「好了好了!咱們家貞瑤是大姑娘了啦,說說你在魚陽的歷險記。」宋初傑樂呵呵笑道,見女人沒什麼事很是欣慰。絲毫不像一個掌管著全省官員帽子,地委書記見了腿兒都會打閃的組織部部長。

「我到是沒啥,只是那個葉凡可能要倒霉了。」宋貞瑤一臉的憂色。

「倒霉就倒霉吧,跟咱們又沒關係,說這幹什麼?」宋初傑故意說道。覺得女兒的表現有些異常。

「爸!你怎麼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哼哼!難怪當口…部怕組織部的,你們不今真是冷血動物吧。」宋貞瑤不滿愕」撅著個嘴能掛一個油瓶。

「噢!你總得說說怎麼回事才行。不然你叫我怎麼說。」宋初傑更是來了興趣,調笑著問道。

「他救了我,他是英雄,豪傑。好英武,一個人帶著我就衝出了公安局。那些公安他一腿下去就掃倒了好幾個。」宋貞瑤雙眼閃彩了。像一個粉絲。

令得宋初傑心裡一驚,暗道:「不會是我家姑娘戀愛了吧,年齡還不急。」

「看你,把魚陽縣公安局都說成了龍潭虎穴了。真是的!現在都什麼社會了,公安局難不成還真成土匪窩子了。」曹梅芳搖了搖頭,嗔怪的說道,覺得女兒有點小題大作了。

「媽!是真的,當時幾個牛氓衝上來拉扯我跟閱竹四人衣服,說要拔衣服什麼的。后幕葉凡沖了進來,談不和,當時那個姓周和姓費的局長明顯偏向了那邊。

早上我們才知道因為那邊有幾個都是當官人的兒子。我當時肚子痛了,痛得厲害。葉凡一看要求送我去醫院。可是那邊一群牛氓不肯。葉凡一氣之下抱著我就沖了出去。

外面有兩個人接應,為了擋住後面的人他自己一個人被砸了好几椅子。最後暈了被關進了審訊室里

宋貞瑤興緻勃勃的網講完,才現父母親眼神都有些怪異的望著自己。

忍不住喃喃道:「怎」怎麼啦。我說錯了什麼是不是?」

「那個葉凡抱你啦是不是?」曹梅芳突然問道,口氣變得有些兒嚴厲。

「氨嗯1宋貞瑤那臉蛋唰地一下就紅透了,不敢看父母的雙眼,扭捏著。

「哈哈哈,抱就抱吧。事急從權。人家又不是有意的,老婆子,我看你呀小心眼,貞瑤是大姑娘了啦,不能像幼兒園的小朋友一般看得太緊了,咱們家貞瑤有自己的想法了。」宋初傑倒沒什麼,爽朗的笑了。

「老宋,可不能這麼說。貞瑤網好力,這個時候可是非常時期,選對象可是一件大事,關係到一輩子的,不能馬虎,這點我可要把好關。不然將來後悔就麻煩了。」曹梅芳搖了搖頭,不同意丈夫的看法。

「嗯!也是,是得慎重點,免點惹出什麼亂子來。」宋初傑心裡一動,點了點頭。

「媽!爸!你們說什麼呢?什麼對象對象,羞死人了。我不理你們了,哼哼1宋貞瑤一聽到「對象,那兩個敏感字眼,臉蛋已經熟透了。達達撻跑進自己房間躲起來了。

一頭扎進被窩裡,心道:「都什麼嘛,不就抱了一下就成對象了。不過」好象葉凡很勇敢的,談對象。那個,好像」

「老宋,我看瑤兒有些動情了,你看她那樣子,就象當初我也差不多。」曹梅芳由女兒身上想到了自己當初跟宋初傑的戀愛,心裡頓一股子甜味酸味都冒了出來。

「是嗎老婆子,當初你可是一見我這英俊樣子就動情了。」宋初傑有些得意的仰起了頭,回憶著年青時的荒唐。

「美得你,當初可是你死氣白臉的一真追著我的。那個時候送花不流行,整天就懂得抱本書來找我求教。求教什麼,你的成績比我還好還耍來求教我,是不是什麼,咯咯咯」曹梅芳得意的笑了。

「怎麼能那麼說,當初你不也很樂意。有一天我沒來求教你自己不是找上門來要我求教。呵呵呵」宋初傑嘴一翹回笑了過去。

兩人說著說著就摟在了一起。

「是啊!談戀愛一般都是從摟抱開始的,所以我才說一定要制止貞瑤的天真想法,別無意中就墮入情網了。貞瑤沒談過戀愛,如果一投入進去就很難再回頭了。人家說初戀是最美好的,但也是最不切實際的。初戀的男女能成功的又有幾個是不是老宋?」曹梅芳略顯憂心。

「是啊!那個時候他們都不成熟。想事,看問題的角度有很大的偏差。算啦,年輕人的事由他們自己吧。這個也是個緣分問題。一般來說不可能的,貞瑤在水州,有幾個時候有見到那個葉凡。

再說一個鄉鎮小幹部貞瑤也瞧不上眼的,在省電視台帥哥可是很多的。咱們水州是省城,難道還會缺了瀟洒小青年。你沒看見,老李,老張他家的經常湊貞瑤身邊,哪一個不比葉凡強。所以老婆子你也不必要太過於擔心什麼。太敏感了是不是,呵呵

…」宋初傑搖了搖頭,顯得自信。

「也是!老李家的那個在省財政廳工作,人家正兒八經的「劍橋。畢業的研究生。老張的那咋,更厲害,哈佛博士,現在省委秘書處,聽說秦副省長相中他了,說不準能成為他的專職秘書,幹得二三年一下放就是縣委書記主政一方了,前途遠大啊!

如果是這幾個我倒是也不擔心什麼。不過咱們家貞瑤還過幾年再說。老李老張家的也不二十三四。過三年也不到三十,男人三十不算什麼。老宋你說是不是?」

曹梅芳一咋。女蒼,對這方面的材料掌握得比宋初傑一個組織部部長還精細,當然也有那方面打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