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三十三章推倒從怕老鼠開始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三章推倒從怕老鼠開始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坐在椅子上,看著丁香妹在忙前忙后,鋪床,套被單,套枕頭」

「唉!有個女人伺候著也真是好。..舒坦多了。我是不是該找個人了。好像年齡還小再等等看。」葉凡一邊想著一邊在丁香妹身上隨意

著。

突然記起了丁香妹丈夫的事,自己這次去執行任務也不知是否能有命活著回來,即便答應了別人的事就該去辦到。何況丁香妹雖說跟自己相處才幾天,但人也不錯,對自己這個局長很是恭敬。

隨即拿起電話直接就打起了。說道:「柳書記,你好啊,我是葉凡

「葉局長啊,你好,聽說你老弟去婆羅山度假了?」柳政有些怏怏的說道,看來心情也是不怎麼好。

「唉,不說了。兄弟我是落難了,說起來就煩人。柳哥。我想求你辦件事,不知行不行?」葉凡直奔話題了。

「有事就說,能辦到的我柳政決不含糊柳政的語氣中透顯出一股子淡淡的心酸,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也有些難受,跟葉凡到像一對難兄對弟的。

「你們「龜湖鎮中學。有個老師。叫顧凌的,是我們局裡辦公室副主任丁香妹的老公。顧凌是水州師大畢業的,人很有文才。看看能不能弄到你們鎮里去找個事乾乾,呵呵。」葉凡笑道。

「顧凌,如果要直接調過來有難度,可以先借調過來,一年後再正式轉過來還是行的。正好鎮里宣傳辦還缺個宣傳幹事,可以叫他來干這個。」柳政也是很直白的說道。

「行!那就麻煩柳哥了,我先道聲謝。什麼時候到縣城我作東,咱們哥倆好好喝幾杯。」葉凡笑道。

「行!沒事,小事一件。..這事我打個電話跟校長說一下,先借調過來,明天就可以到鎮里上班了。不過如果以後要正式轉過來還得去人事局,教育局跑跑才行。因為教育部門是事業編製,而我們這邊是不是要轉成行政編製的柳政答應的很乾脆,「當然,我也會跟這兩個局長打個招呼的。」

「謝謝你局長,香妹我」我」丁香妹早就支著耳朵在聽了。葉凡網掛了電話就連聲感謝了,話說著時眼眶中還含有一絲晶瑩的淚滴子,好不楚楚動人。

「唉!小事一樁。」葉凡看了也有些心酸,看著那楚楚可憐的女人伸手給了捋了捋她頭上垂下來的絲。

「旺丁香妹一下子蹲在了地下,整個頭都埋進了葉凡懷裡痛哭了起來。看來很是辛酸。好一陣子葉凡才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別哭了,這事還沒成,你們兩口子也得去縣裡跑跑。估計人事局、教育局都得去逛逛,當然,我有空也會給你們說說。」

「謝謝,這個我們曉得。」丁香妹哽咽著說道,擦乾了淚水,瞅了葉凡一眼,有些不好意思,扭捏著。說道:「局,」局長,能否借你們衛生間沖個澡,我一身的汗很不舒服

「行啊,你自用葉凡心裡一動,暗地裡吞了吞口水,心道:「不知丁香妹那出水芙蓉的樣子會怎麼樣?。

聽見衛生間里傳來的沙沙流水聲。想到丁香妹那錄光后那曼妙而妖嬈的身子,葉凡心裡那是火燒火灼的,真有一股子破門而入的衝去,清心訣行氣三圈后才揭恍。

這時電風吹的聲音傳來了,估計是在吹頭了。

「唉!可惜了,老子沒這眼福。」葉凡有些失落的嘆了口氣

「氨就在這時候衛生間里傳來丁香妹一聲恐怖的慘叫聲。..

「怎麼啦?」

葉凡叫了一聲,一個箭步沖了過去。以為她怎麼了。門倒是沒鎖,一擰旋轉鎖頭就打開了。見葉凡進來丁香妹整個人撲了進來,瑟瑟著,指著斜開了一條縫的磨砂玻璃窗戶叫道:「老」老鼠」。

「老鼠!在哪?」葉凡感覺好笑。原來是給老鼠嚇著了,心裡不由的嘆道:「女人啊!叫我說什麼好。」

「跑了,剛才在窗戶邊爬了一下」小丁香妹抖瑟著說道。

「沒事,現在好了,不要怕,老鼠肉我小時候還吃過呢,咱們人這麼大還怕鼠不成,呵呵呵」葉凡親切的拍了拍懷中人兒的肩膀,這時才記起懷裡好像有個噴香的身體。

微微低頭一棄,頓井有些比院了起來。

令人噴血啊!

丁香妹只不過穿了一件柔軟的薄內衣,估計因為是在吹頭所以連扣子都忘了扣

胸脯前那半個圓球都露在了外面,兩顆淺紅色草莓很是吸人眼球,令得葉凡胯下立即就有了反應。施出鷹眼術,神光偷偷再往下一探,葉凡覺鼻子一癢,感覺鼻血好像快出來了。太那個了,」

丁香妹下身居然還沒穿肉色長褲。裸露在外面的居然是一條網狀的黑色蕾絲三角褲,茵茵的草葉都不甘示弱的從蕾絲邊緣偷偷探出頭來了。有的略顯捲曲,像一個頑皮的孩子隨著丁香妹的身子的抖瑟在拂動。

草叢中央那個略鼓的山包中央那條縫隙可是特別深邃,猶如一條能讓人男人噴血沉淪的深淵之谷。

「媽的!讓老子下十八層地獄都得先探險完這條神秘深谷再說葉凡狠狠地自罵了一句,手一伸就拂上了茵草叢,見丁香妹只是身子條件反射的羅嗦了一下,嘴唇微微張開著並沒反對的意思,不過臉蛋那是紅得熟透了,眼神有些迷離,像一顆草莓蛋子正等著人採摘。

某豬哥一見此等景象,知道丁香妹是默許了。

既然女人都默許了自己還充什麼清純。而且在此等場合下即便是丁香妹拒絕的話,估計某豬哥同志也會毫不留情,要行那辣手摧花之勢了。

手一環摟著人兒撲向了大床。網好新鋪的棉被,枕頭,正是時候。手網按上胸前雙峰時丁香妹劇烈抖動了起來,看來她還挺敏感的,這樣子的女人更帶勁了。

葉凡興趣更濃,一番漏*點的前戲過後丁香妹早就媚眼迷濛,嘴唇嬉動著一開一合小舌頭也在不經意在在嘴唇處舔動著,臀部在莫名的抖動著,燥動間好像是向某人出了什麼號召。

葉凡身子一伏,壓了上去,當小葉凡分開門戶進入桃源時感覺遇上了很大的阻力,熟練的一挺破阻而入。頓時感覺那折皺是非常的緊蹦而且韌實,猶如強力橡膠很有彈性。丁香妹忍不住微皺起了眉頭「哦叮。的哼了一聲。

「怎麼?」葉凡輕。多了一聲停止了動作。

「有點痛1丁香妹輕聲哼道。

「怎麼會?你不是結婚也有一段時間了嗎?」葉凡忍不住問道。

「我那口子以前受過傷,那東西好像不怎麼硬實,有點軟,而且討厭,問這幹嘛,哼」。丁香妹出嗲音了。

「好好!我來了葉凡一聲狂笑,心裡那是大喜,猛力一使勁。長標一直撞到了花心,溫濕的燥動包裹小葉凡,如在層層浪波中推進一般,,

心道,不會是連那層膜都沒給顧凌那廝弄壞吧。

男人當然最喜歡那層膜了,這個代表著一層驕傲,一番擁有。

一番狂燥下來兩人終於停歇了下有

「唉!看來床單又得換了。」葉凡打趣道,手在丁香妹那光滑的胸脯前一拂而過。說道:「想不到你還是個處,真是想不到,結婚也有個把月了吧?」

「嗯!一個半月了。他的那個不大行,沒有什麼漏*點,估計是沒進到裡面,便宜你了。」丁香妹媚眼溫情,白了葉凡一眼。兩人一番親昵之後關係那是大進了。

溫存了一陣子,起來。默默的收拾好了一切,有些不舍的說道:「我走了,人事局教育局那邊我還得趕緊去跑跑,不然就得等明年了,明年的東西誰知會有什麼變數。謝謝你了葉局,我」我很快樂。」

「等一下,人事局好像是趙哥分管的,我等下給他打個電話。」葉凡說著走到袋子前,打開后從裡面掏出了一個男式一個女式手包,當然外罩有精緻的盒子子。

「這包是以前一個香港朋友送的,聽說一個要三四千。很上檔次的。我拿來也沒什麼用,而且這邊還有幾個,本來想送一個給你,不過怕惹出什麼麻煩來,你拿去打點吧葉凡淡淡說道。

「不」不要了,局長,你幫我很多了,我不能再要東西。我,,我是心甘情願給你的丁香妹眼的都快急出來了,堅決的拒絕道。

她誤會了,怕葉凡誤會她是什麼貪財的女人,什麼肉錢交易。

「拿去吧,我不是那個意思。也沒什麼交換的意思,男女之間的事在於兩人的心意。如果要交易的話我還不如去狂窯子,你不要多心了。這個是叫你拿去打點的,這事我答應過你,所以等於你在幫我辦事葉凡硬是塞給了丁香妹,「另外,事情如果辦不下來的話你打我電話,我出面去辦。如果辦得下來就更好了,好了,走吧,我送你到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