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三十四章黑貓的禮物就是一個小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四章黑貓的禮物就是一個小女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謝謝「八識廈王,大魔頭的打賞,狗子有此怕,懵伎王大大的錢能不能拿,弄不好」不過,八識大大,希望你能訂閱支持一下狗子。..

站在武溪鎮橋頭,看見葉凡的牧馬人遠去的車影,丁香妹獃獃的久久貯立著。「葉局,你是個好人,我這身子給你,值,」

葉凡當然不曉得丁香妹的複雜心裡,不過對於丁香妹那美妙的**。還有那深不可測的神秘縫隙還是回味無窮的。

「唉!又算是破了半個處,別人沒完全打開的地方老子給開啟了。這是男人的驕傲嗎?唉!也許是吧!不過我這人是不是有點卑鄙,有點色,有點失了道德。這輩子不知能否搞個整編連,娘的,我怎麼跟馬蓋天那騷人有著同等的嗜好。要不也編個四、四2、餾試試,哈哈哈。神了」葉凡喃喃著,牧丐人喘著粗氣狂飆而上,正爬坡呢。

今晚,註定是個忙碌之夜。

不久黑貓尚天圖和雲天豹楊雲天呼哧哧著從水州到了水庫。兩人雙眼放彩,居然還帶來了:個漂亮小妞,說是專門搞飯給葉凡吃的,弄的葉凡差點哭笑不得。

笑道:「你兩個牛氣,這麼漂亮的小妞都捨得叫人家當起了家庭主婦。可惜啊1

「能給葉哥煮飯燒菜是她們的福氣,有啥牛的。」尚天圖笑道,一臉的輕鬆。

這廝嘴巴湊近葉凡耳旁小聲嘀咕道:「那個叫鳳鈴鎖的是個正宗的「處」絕對的山野正版的。我叫水州市第一醫院的婦科專家檢查過。放心,我剛從大興安嶺那窮旮旯山村挖來的。

聽說她以前耍過雜技,不貴,一個就二萬塊錢,現在包吃包住不過二千塊左右,她們樂得找不著北了。

而且為了刮練她們,我還專門去舞蹈學校請老師練過三個月。..能歌善舞的,細細的腰姿往後能彎成兩半,真是柔如的柳。

關於男人的那檔子事情我都給她講清楚了,她也沒什麼意見。而且我還給她說過,如果能伺候得葉大師舒坦了給賞一萬塊,外帶在公司給安排個正經事做,工資不少活輕鬆。

當然,這個以後就取決於葉大家師了,她以後是大師的小女人了我尚天圖相信大師不會虧她的,嘿嘿嘿嘿,」尚天圖一臉的得色樣子。.9u.net好像幹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事業似的。

「費心了,費心了,你不會是強逼的吧?呵呵呵。」葉凡笑著恨不得直接就把老尚給踹進水裡餵魚去。

暗道:「娘的,把老子這大師當什麼了,真把我當成一急色鬼了是不是?真是糜爛的生活啊!

不過老尚的這份心還得值得誇讚的,而且這廝很懂得揣摩男人的心理。絲絲入扣,一把就抓住了你。不去當官太可惜了,典型的馬屁精似人才。」

「絕對沒有,我老尚還用得著去干那破事兒嗎?是不是?咱們這些人時女人都會溫柔,女人是用來疼的。不是用來逼的。」尚天徒就差拍胸脯了。

指著鳳鈴鎖喊道:「鈴鎖,過來。以後就給葉大師燒菜洗衣了,的小心著點,別惹著葉大師不高興了。不然。哼1尚天圖那臉說變就變,一變臉還真有點嚇人,黑乎乎的像李逡轉世。

「葉大師好,鈴鎖會聽話的日」鳳鈴鎖那臉兒都差點白了,低著頭連身子骨都有點抖樣子。

「好了老尚,別嚇著人家小姑娘。鈴鎖。別聽老尚瞎扯,他是開玩笑的。你來我這裡玩我很高興,你今天也是我的客人。不過因為其他人有事請假了。所以今晚上的飯還真得請你們幾個幫助煮一下了,呵聽葉凡一臉和藹樣子,彼有股子大師風範,不過他的表演沒帶來多大效果,在鳳鈴鎖的眼裡就成了一隻不懷好意的黃鼠狼了,純屬色狗一隻。..

如果葉凡知道了鳳鈴鎖的真實想法的話估計會氣得噴血的。

不過鳳鈴鎖的手藝的確不錯,飯燒得相當的有水準,看來培費是沒有白交了。

晚上,突破進行時。尚天圖服了雷陰九龍丸后盤腿於水庫會議室廳里拚了老命的衝刺著。

墨香市市委第二專職副書記玉懷仁的樓中樓內,此刻那個大號廳中正坐滿了人。

玉仁懷,玉雅枝,玉世雄,玉高一,玉依麗,,

「世雄。這次你爹的事真有點麻煩了。據國安的范局長透露,好像說是跟軍事泄密扯上了關係。怎麼會呢?你們只不過搞了個地下賭常怎麼會扯上軍事泄密案來,真是奇巧啊!難道你們有事瞞著我不成?」

玉懷仁緊皺著眉頭,顯得十分的擔心。一雙寒目如電樣盯掃向了玉世雄非常的嚴厲。

「軍事機密,我們哪有那資格去泄密,這都從何說起,我都不曉得啥叫軍事機密,怎麼泄密。絕對搞錯了,搞錯了1玉世雄差點吼了起來

「媽的!惹得我火起帶著人殺進野戰一師去搶了人再說。」

「搶人,混蛋,你有幾斤幾兩。狂得可以了玉懷仁大火了。「叭,地一聲拍在桌子上,毫不留情的叱道。

「叔,我,我只是說說,真的哪敢。」玉世雄趕緊解釋。

「高一,早上那車牌了解清楚沒有?。玉懷仁問道。

「了解清楚了,是獵豹的車牌子。聽說那個叫張強的人還是獵豹的一個少校,跟審理此案的齊天一個級別的。不過據我在水州藍月灣第二集團軍里的朋友透露,說是那個張強是整天跟在長身邊的人。獵豹的一號長叫鐵占雄,聽說只是個大校團長。估計張強的地位比審理懷升案子的齊天少校還要高。」玉高一細細的解說道。

「一個大校有啥,你們野戰一師的師長趙昆不是少將嗎?難道連他都沒辦法說情?」玉懷仁十分的不解。

「我」我也不清楚,我當時找趙將軍時他直搖頭,說是此事很複雜。他也是愛莫能助。平時趙昆將軍對我們還是相當不錯的,大碗喝酒也喝過,不過這一次他好像極為難,直搖頭。看來是真的幫不上忙了玉高一作為野戰一師的上校團長,也深得趙昆將軍的重視的。

「你聯繫一下趙將軍,看看能否讓我見他一次。」玉懷仁慎重的說道。「野戰一師駐紮在咱們墨香市。說起來咱們都是鄰居,軍民更應該搞好建設嘛!如果趙昆將軍有什麼要求我們地方會鼎力相助的。」

「見一面估計能行,估計不管用。哥是不是想拔些款子給野戰一師?」玉高一問道。

「拔款子是你爸,我沒這財權,不過可以通氣一下。」玉懷仁搖了搖頭,「唉!如果早知道葉凡跟獵豹還有點關係的話昨晚上就不該逼賈寶全了。今天早上把那小子配去了守水庫,不知他心裡有多恨咱們魚陽玉家呢,現在事已如此再想讓他出面幫點忙幾乎是不可能了,這條路不通氨這事多磨!還得另想辦法才是,不然哥在野戰一師關著。也不知獵豹的兵蛋子們會著么折磨他了。」

「叔,我爸會不會被他們打!會不會判刑,聽說軍事法庭有時會暗地裡處決人的,怎麼辦,怎麼辦。我,我去求那個葉凡算了,我去求他

玉嬌龍一聽嚇得臉都白了,嘴唇抖瑟著喊道。眼眶中已經含著一些細如沙粒狀的淚珠子了。這些天來玉嬌龍內心是倍受煎熬,父親沒出來她天天流淚,人也瘦了不少。

「嬌龍,現在事還沒搞清楚,也許那個姓葉的跟獵豹關係也是平平的,他一個正科級的小幹部小能有多大能耐。估計這事是巧合。求他也沒什麼用,還丟臉。而且關鍵是他根本就不會幫忙的,咱們玉家暫時還沒到那一步,事情總會有辦法的。別急,別急1玉懷仁趕緊安慰自己的侄女。

「不急,不急,怎麼不急,懷仁,你看嬌龍眼睛都哭腫了。還是趕緊想辦法才是,大哥關在裡面,一天不出來咱們都睡不安穩玉小懷仁老婆顧飛鳳忍不住責怪道。

「唉!嬌龍,坐姐姐身邊來。叔也盡全力了,我們慢慢再等等看。」玉雅枝親拍著玉嬌龍的肩膀,聲音也有些哽咽,不過她畢竟是混官場的,跟玉嬌龍相比硬氣得多了。也知道官場體制中的一些牽牽絆絆。不是那麼容易理清的。

「世雄,謝謝你了。」這時靠山虎電話響了起來,是天水壩子的李宣石打來的。「謝啥李哥,舉手之勞小呵呵」靠山虎玉世雄強作笑容說道。

原來是武溪鎮新建了一座五層大樓。是玉世雄牽線,那碎石子全是從李宣石開的天水壩子石場運的小所以李宣石打電話來感謝一下。

「不能這麼說,兄弟歸兄弟。這事還得感謝你一下,呵呵呵,橫山說年底也會回來過年,等他回來我叫他好好敬你幾杯。」李宣石笑道。

最近雖說天水壩子的路還沒開工,但李宣石因為人脈廣,方方面面的朋友也相當的多,所以碎石場的生意還不錯。

估計到年底時就能賺回一半的成本了,大伙兒幹勁都很大,李宣石還打算在年底時買部二手吉普開開威風一下。

「橫山,他去啥地方了,去撞江湖賺錢啦?。玉世雄倒真不知李橫山已經參軍的事,還以為李橫山去外地做些小買賣生意了。

「沒有,這小子現在牛氣得很。已經是上尉連長了,呵呵呵,」李宣石開懷不佔

「上尉連長,這麼快,在哪個部隊,說不准我還能幫點小忙,我小叔就在野戰一師里,上校團長,呵呵玉世雄苦澀的笑道。其實玉世雄這咋。人對朋友還是很肝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