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三十五章王天亮又在搗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五章王天亮又在搗鬼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各位書友,再加更,第更到,從明天開始每沁。..許犬新。

「聽說是只神秘部隊,在水州,稱作獵豹李宣石也略顯自得。

「獵豹!真的1咋一聽見「獵豹。二字,玉世雄一下子整個人都跳了起來,直愣愣的站沙上。

「世雄幹嘛,一驚一乍的。」玉雅枝臉一沉就要教人。

「姐,我朋友在獵豹當兵,你不要出聲玉世雄趕緊捂住電話小聲說道。全廳人都駭然的盯向了靠山虎玉世雄。「當然是真的,李哥啥時騙過兄弟李宣石樂道。

「那橫山兄弟啥時回來,你定要通知我。我真想跟他好好嘮嘮玉世雄急切的問道。

「估計就在這幾天了,年底前吧!到時我打你電話,掛了。」李宣石說完掛了電話。

「你什麼朋友也在獵豹當兵?」玉懷仁都忍不住了,問道。

「李橫山,天水壩子那個李家人的孫子。聽說還混了個上尉連長。不簡單,幾個月沒見到居然參軍還陞官了玉世雄喘噓不已,「叔,也許他認識那個齊天,剛才聽高一哥說獵豹兵團人數並不多。正宗的獵豹兵不過幾百人,如果橫山認識齊天也許還能說得上話

「這個有可能,不過他的級別還太低,齊天未必賣他帳。不過打聽一點情況應該是有的,目前那個齊天的底細咱們都打聽不出來,不知道他的底細就無從下手。

耍辦事就得找出打開路子的大門,這連門都鬧不著就很是難辦。

不過事情總是有跡可尋的。就是雞蛋也能挑出縫隙來的,只要我們用心去。廣開思路,總會找到解決的法子。..

所以,這事不能急,一急刻活匕套了,就像病急亂投醫也是白搭,反而損傷了身體,不合適。唉,等李橫山回來你立即去探探底再說。我們這邊接著想辦法

玉懷仁嘆了口氣,攤上這種事他一個常委的副廳級幹部居然束手無策。看起來不過一件小事。可這小事卻有變成大事的趨勢。

其實玉懷仁心裡相當焦急了小隻是面上表面得很是沉穩。自己當然不能亂,一亂的話別人更全看玉家的笑話了。這也是作為一個當家人的無奈。

早上8點。

葉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使得尚天圖和楊雲飛兩人順利突破了。兩人根骨太差,所以突破之路也是九波一折的。差點就浪費了兩顆雷陰九龍丸,慌得葉凡都驚出一身冷汗來。如果兩人任何一人經胳受損。或者壓制不住爆裂開了那就大條了。

葉凡心悸的想道:「以後要突破的話最好還是放在醫院去最好。一有緊急情況也好有個準備。小

兩人歇了一陣子到是都走了小因為年關了,兩人手頭上都有公司,很忙。

走時尚天圖一直想把那個叫鳳鈴稍的青純女子留下伺候葉凡,不過被葉凡堅決的拒絕了。不過見著冒煙而去的尚天圖,葉凡心底里還是微微有些遺憾。

罵道:「逞屁的英雄,人家有處*女送上門來了居然還裝大師風範,不好意思。唉!可惜了,那鳳鈴鎖那腰姿的確柔軟,居然能往後折成兩截,這樣子的女子壓身下那個爽勁不用想。是個爺們都會流口水的」。

不過尚天圖還是留下了一大箱子的高檔雪茄,聽說是直接從古巴帶回來的。一根根有大拇指粗,麻黃得純亮,很長的,跟香港動作片中老大嘴裡刁的貨色一樣的。

聽尚天圖說是古巴產的極品比如,網好一個朋友去古巴弄回來的,力支的一盒裝就要一萬多塊,差不多一根就要勸塊左右。..

點燃了一根,在煙霧裊裊中葉凡好似到了仙境。嘴裡鑼嗦道:「的確是極品,不過味道也不咋的,挺沖的。一根抵得上魚陽縣普通拿工資的一個小幹部半月工資了,這簡直就,是在燒錢,哪裡是在抽煙

「賈書記小波的傷勢還沒全好,我希望你能跟檢察院和法院的同志通通氣,再讓他在醫院治療一段時間再說。雖說他作出了一些出格的事,但解放軍還優待戰俘的嘛,何況咱們屬於人民內部茅盾,現在國家也在提倡法律也要考慮到人的實際情況是不是?等傷好后我親自送他到檢察院,接受法律的制裁小決不含糊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摸著自己的所剩不多的頭以商量的口吻說道。

「王局長,這次的事說句實話,鬧得太大了。省報省電視台記者都在。最主要的是那四個姑娘裡面估計是有人跟省委的宋部長有關係,這事就大了。

縣委如果不處理就怕人家不肯,我也是很無奈。不處理無法向宋部長交待。人家問起來怎麼辦?所以這次的事恕我無能為力了,還請王局長諒解著點,唉」縣

省里組織部部長宋初傑親自打電話來過問四個姑娘被調戲的事。魚陽還想再捂這嚇。蓋子就有些枉法行為了,而且這事證據確鑿,事實清楚。

不要說宋部長不答應,如果那個蘭記者一氣之下見了報紙估計魚陽真得丟大臉了。

昨天葉凡跟省財政廳的副廳長玉史介頂牛,賈寶全肉痛不已的把葉凡打下去巡守水庫去了,憑白了折損了一員拉投資的幹將。這邊四個姑娘的事又牽到王天亮,魚陽縣副縣長孫榮春公子,黨群書記費默的公子,真是快亂成一鍋粥了。

省里的財神爺玉史介得罪不起,市裡的財神爺王天亮也更是得罪不起。孫榮春整天在耳旁通過一些好友來刮燥,費默雖說面上沒明說,不過對於賈寶全的處理也有彼有微詞。

認為賈寶全有偏像上面的嫌疑等等。難啊!賈寶全感覺自己都快被這些仇死了。自己也網到魚陽。本來不宜樹敵太多的,如果這事處理不好一下子就得罪了一大堆要員們,從省里到市裡,再到縣裡都有。

賈寶全覺得這魚陽縣簡直就是一活火山。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爆了。不把自己烤焦的話至少也得弄個灰頭土臉的。

對於葉凡被配刻連衛初妨縣長也頗有微詞,認為正是該大用葉凡的時候。而且聽說他跟香港飛雲集團來的肖飛城已經取得了初步的聯繫。魚陽絲織線毯廠很有可能得到飛雲集團的注資。

不過這一下了全黃了,葉凡被配去守水庫難道還肯為縣裡搏命去賣命拉投資,賣命的結果就是這等凄涼下常不得不令人寒心了啊!

衛初嬌作為一縣之長。抓好經濟才是她的要大事。這樣子正在關鍵時亥滅了大將無易於殺雞取卵。太可惜了。

「衛縣長。葉凡的事你也清楚。有的事咱們也是無奈。玉史介的款子明天可能會到魚陽的戶頭上。這筆款子沒下來你我的日子都難過啊1賈寶全嘆了口氣,無奈的坐在轉椅子上轉了二個圈子,那是賈寶全太煩燥時的慣用動作。

就在這時候,肖竣臣打來了電話:

說道:「賈書記,香港飛雲集團的肖飛城先生說是有意跟葉凡同志商談一下入注資於縣絲織縣毯廠的事。不知什麼時候能否安排個接洽的時間。

肖先生說了,葉助理思想開拓,眼光高遠,前瞻性強,能充分考慮到地方經濟跟時下布匹絲織界的現狀。

葉先生的話讓他想到了許多,也讓他為葉助理的真誠所感動。說葉助理是咋。值得信賴的朋友,他有些心動了。而且還說,年底了。他沒有太多的時候了,最多等一天。晚上就得趕回香港去了。」

「感謝肖先生對咱們魚陽的信任,我馬上叫經貿委的秦志明主任過來跟肖飛城先生商談注資線毯廠的事。」賈寶全心裡一喜說道。

「這叮,恐怕不行,肖飛城先生有慎重交待。魚陽方面除了葉助理他不跟任何人談注資料的事。不是他不相信其他人。主要是這事是由葉助理說起的。如果換了一咋,人什麼都得從頭再來。而且其它人是否有葉助理的獨特眼光肖先生也有些遲疑。我也不知道葉助理到底使了什麼高招使得肖先生如此信服。唉」肖竣臣有些為難的說道。

「這樣竣臣,你能否直接聯繫到肖先生。衛縣長跟他親自談。」賈寶全說道。

「行。我試試。」肖竣臣掛了電話,不久肖飛城的電話打了過來。「肖先生你好,對於你的誠意我代表縣委縣政府表示感謝。肖先生祖上也是魚陽人,對魚陽的感情很深,一直都關注著魚陽的展。魚陽的好多地方都有肖先生愛心的表現」你看這樣行不行,就由我代表絲織線毯廠跟你談談注資的事怎麼樣?對這此事賈書記也相當的重視。」衛初奸不虧為海歸。那舌頭也是挺牛的。

「呵呵呵,過獎了衛縣長。不過此事我還是希望能跟葉助理談談。他是具體的負責人。即便是我今天跟你這縣長談了什麼,可是你也沒時間來具體負責這件事。

作為一縣之長,我知道你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方方面面都要照顧到,如果叫你一斤,縣長來具體負責這個項目那應該是不可能的了。

以後如果另換一嚇。人來這事又不好處理了。所以。我是需要一咋,能具體負責這件事的人,葉助理就是一個最佳的人選,呵呵呵,」肖飛城死咬住葉凡不鬆口了,他的目地在南宮集團身上,注資魚陽線毯廠只是一個幌子罷了。

這事他當然不能明說了,所以令得衛初婚也是無奈得很。,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忙,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