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三十六章齊副省長駕臨庫區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六章齊副省長駕臨庫區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感謝「豬哥為情生,馬巴王。..四位牛人的打賞,謝謝,狗子豁出去了。希望訂閱跟上,月票跟上。

「那好吧,我儘力安排。葉助理最近有許多事要他親自去做,所以我看看能否調整一下把他抽出來,會儘快給你答覆的。」放下電話後衛初蜻那臉色有些不好看。

「怎麼?」賈寶全問道。

「非要葉凡洽談,其他任何人都不行,真有些怪了。」衛初猜臉色慍慍的說道,「要抽調葉凡就得恢復他縣長助理的明頭,可我們早上網免了他的職,難道又恢復,這也太兒戲了。不過不這樣子做他肯定會耍性子。一句老話又來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而且這件事咱們縣委政府時他也的確有些不公平。心裡有氣那是肯定的了。此人年青,遇事有時也不講章法,有些難辦。」

衛初持微微搖頭,一臉的幕色。

「恢復助理職務那是不可能的。玉史介盯得緊。現在縣裡兩筆高達七八百萬的款子在他手頭上,說是先拔一筆下來給咱們救救急過年,另外一筆可能要等明年了。

如果一恢複葉凡的職務估計此事就有大麻煩,唉小夥子太年青氣盛了,當時如果能忍下來什麼事都沒有了,說句實話,我是臨陣滅將

無力的嘆息著,感覺自己一個縣委書記在魚陽還算行,可是一出魚陽就顯得那般的蒼白無力。處處受制,也許這就是官場的無奈吧0咱們兩頭只能兼顧一頭了,肯定得取大放小了。省里的款子肯絞鄭不然這年沒法過了。

如果想兩頭兼顧的話」要不然我打個電話給葉凡商量一下,叫他忍著點,先把項目洽談下來再說。

目前也沒什麼好的法子可想了。..」衛初蜻臉陰沉沉的,感覺自己一個縣長還得去求一個守水庫的,也的確有些掉價。不過形勢所迫。如果魚陽的經濟搞不上去也許這個縣長位置都處於飄搖之中,哪還能顧及到面子上。

「打電話估計沒用,那個小夥子很獨物,有年青人的傲勁,也心人都是這樣子的吧!不如你親自去一趟算了,說不準還能說動他。可以隱晦的暗示一下,等這陣風過去了可以恢復職務。年過後縣裡準備成立招商局,第一任局長」呵呵」賈寶全放出了一個煙霧彈,還是甜的。dudu

「還有,把經貿委的秦志明叫去,聽說跟他關係還不錯,呵呵。」賈寶全一雙深邃的珠子好似一汪黑洞,深不可測。能忍能放收縮自如,這才是縣委書記的風範,大度。

「那好,我手頭上事處理一下就去一趟衛初蜻點了點頭,心裡很是氣悶。自己一個堂堂的縣長這下子反而要去求一個守水庫的破主任,這都是什麼世道。

心裡把葉凡同志都給破罵了幾千遍了,甚至已經到了咬牙切齒的地步。如果現在葉凡同志在場的話,衛初蜻縣長甚至在想自己是否會撲上去狠咬他一口的。

「媽的!那個娘們在咒我,我怎麼感覺手臂微微有些痛,這心也有些毛毛燥燥的。怪哉了1一根雪茄已經抽到煙屁股的葉凡正躺在大壩上一搖一搖的,那搖擺椅子還是挺舒坦的,有點像是老爺椅子。楊雲天送的,聽說是紅木做的,一把也在上萬塊左右。

早上的時候出納田金花和辦公室主任向明濤都趕回來了,叫人家一個大主任一個左獨守水庫兩人在家裡心都不踏實。雖說葉凡面上看上去還是很可親的,這年頭誰知人家大主任心裡會刮燥什麼。

不過晚上大家都會回來,因為過幾天就放假了。葉凡這個主任也得跟大家見見面不是?

而且庫區辦的同志們聽說葉主任從來都很大方,只不過在宗教局裡呆了幾天,聽說那局裡人年底全包了一個千元大紅包。..

還有什麼豬肉,草果,祜子,被子毛毯的,這件事可是在縣委里傳開了,令得其它各介。行局科辦的同志們都十分的眼紅,一個個嘆息說是宗教局的同志們踩中了狗屎,攤上了一個有能量的局長。

要知道那些小幹部資一個月才三百多塊,千元的紅包那是相當有份量的了。再說宗教局以前幾年了從沒見過紅包,這樣兩相一對比那紅包的份量就顯得無限放大了不少。

所以婆羅山水庫辦的同志們心底里也是無限的嚮往,當然也希望葉主任能再大方一次,整個沏塊的紅包就夠了,千塊的太大了,扎手。不敢想。

葉凡正搖擺時電話響了。

「葉主任,我作為市,電力集團的副總,兒在老總不在,集團內部的事也是由我代為辛持。所以對羅遼庫區辦關心不夠啊!有些慚愧,年底了,集團也得表示一下。

感謝庫區辦的同志一直堅守在本庫的第一線,為了庫區大壩的安全。為了下游的百萬老百姓,為了電站能持續電,你們辛苦了。集團決定在年底拔給庫區辦出萬作為活動經費,我已經安排財務人員作好了報表,估計下午那錢就能直接划拔到庫區辦的賬頭上了,你安排財務人員去查收一下,呵呵呵」市電力集團的范仲揚副總滿臉笑容,在電話中說道。

葉凡當然知道範仲揚有投桃報李的意思,人家是看在市裡組織部長曹萬年老哥份上特別給的。

當然,對於此等好事葉凡同志也不會傻到去拒絕錢太多太扎手了。現在庫區辦就剩下一萬塊打底了。有了這出萬來年的日子就好過多了。

「謝謝,感謝范總對我們庫區辦全體同志的關心,我代表庫區辦謝謝上級領導的關心和支持,呵呵呵,范總,有空時來釣釣魚」不錯的。呵呵呵

葉凡爽朗的笑道。感覺怎麼好事一個接一個的到來了,一時心情也是大好,搖了搖椅子,說道:「明天我會到市裡,我已經給曹老哥說過了,就選在臉譜閣了。」當然,最後一句話才是范仲揚最想聽到的。

「那好,謝謝葉主任了。我去安排,這事當然我請客了,怎麼還能勞煩葉主任破費,呵呵呵」范仲揚開懷大笑了,心裡舒坦得多了,一會兒又問道:「葉主任,不知曹部長都有些什麼特別愛好沒有,我也好有個準備著。」

「特殊愛好,這個我到不怎麼清楚。我想曹老哥喜歡去臉譜閣,那裡的金劇味很濃的。」葉凡笑道。

「我明白了,謝謝葉主任提點。以後葉主任有啥事儘管打我電話」范仲揚笑眯眯的掛了電話,在屋子裡轉了幾個圈子,一拳擂到桌子上,喊道:「有了1

范仲揚感覺自己突然間好像年輕了十幾歲,似乎又回到了那個漏*點噴血的年代了。

下午一兵半。

葉凡網吃完飯,正曬太陽,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唉!這冬天的太陽就是舒服。就這樣子曬一輩子好像也不錯的,可惜啊,人生有太多的無奈得浮生半日閑講的就是這個了,不然為什麼不要去偷半日的輕閑,說明想輕閑也是來之不易的。」

葉凡搖著搖著嘆了口氣,「老楊這把椅子還不錯,真是個懂得享福的主兒。」

葉葉咋,,

遠處隱隱傳來車聲。

「不會是齊天這小子來了吧?」葉凡站起來瞅了瞅,「不知齊副省長是否有空來,這年底了應該沒空。人家一大省長的哪有時間來釣魚。算啦,不多想了。」

葉凡搖了搖頭。

兩輛奧迫,很有氣派的。

「葉小小子,看著啥愣呢?見老子來了還不把你屁股下那張搖椅子搬過來伺候著,是不是皮痒痒了。哈哈哈」齊振濤是南福省常務副省長不錯,不過外號不怎麼雅,叫做「齊大炮」而且軍隊里出來的,直爽,可見他那破嗓門的粗大了。

不過齊振濤一點也沒有不高興,反而常常自詡這咋。「齊大炮。外號就是好,至少能幾枚炮彈,搞不好還能炸著幾個人。

經他那麼一吼,再加上水庫最近也沒開閘放水什麼的,所以那破鑼聲音一直在水面上回蕩著,嗡嗡直響。吼得正在樓里的向明濤主任和田金花出納都跑了出來看熱鬧。

當兩人一掃見那敞亮的奧迫。兩人慌得趕緊從樓里沖了出來。也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大領導到了,兩人可是不敢怠慢。心裡對葉凡可是刮目相看,這葉主任一到任居然有大領導來看他,牛人一個。

「齊叔,想不到你真的肯來咱這破落小地方釣魚,我是作夢都不敢想啊!齊天,你小子給我出來,躲啥躲,齊叔來也不哼一聲,是不是想打我個措手不及,哈哈哈

葉凡非常的激動,心裡一直喊著淡定,淡定。不過這次沒有鐵占雄撐腰那個可是怎麼也淡定不下來了,腿兒就是有點打著閃兒,想穩都有些難度。

心裡罵道:「孬種!不就是個常務副省長嗎?又不是國家主席,怕個球1想歸想但膽子氣勢這個東西是長年累月積累沉澱下來的,不是一朝一昔就能撐起來的。其實葉凡已經算不錯了,要是一普通人經齊振濤那大耗話不軟倒在地就算天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