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三十七章財政司司長也來釣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七章財政司司長也來釣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7更到,「豬哥泣魔頭強烈要求加更,俺加了!第可虱明上。..dudu

想不到齊振濤真的肯來自己這旮旯小地方。不過葉凡也曉得齊振濤是醉翁之意不在釣魚,而在他兜里的春宮丸上。

「明濤,快去準備釣竿,這庫區什麼地方是釣魚的最佳個置,如果能釣到一隻紅胡鰓就完美了。」葉凡轉頭安排道,田金花當然早就小跑著去泡茶準備茶几什麼的了。

要知道一些上級領導來庫區辦全都是為了釣魚,順便散散心,聊聊天。修生養性所以庫區辦倒是備有一套完整的釣魚工具,還挺高檔的。

聽說上一任的主任張明同志特別的拔了三萬塊準備好了這些用具。可活動的小茶几、靠躺椅子小太陽傘,魚餌等一應能用得上的工具應有盡有。而田金花和向明濤也伺候過幾批領導了,做起這事來手法那是相當的麻溜、熟練。

當然,這釣魚工具還分等級的,因為有好幾套。分為三等,股級科級領導最差,用的是第三等,處級是二等,廳級就是最頂級的釣魚工具了。

部級的當然也就沒準備了,因為這旮旯小地方估計就是把歲月坐穿了也盼不來省部級領導了,置辦好的話也是閑著,太浪費了。

就是廳級的釣竿也極少用,一直封存在庫房裡。好像在張明那一任上,庫區辦就迎來咋。一個副廳級幹部,聽說是墨香市的什麼副調研員到魚陽來巡視,不過一個閑職罷了。

不過就這麼一個閑職來,當時還喜得張明是屁顛屁顛的差點找不著北了。後來張明主任經常以此為驕傲,其實是當作吹牛的本錢了一老了還伺候過副廳級高官釣魚。

當然,這些破事兒葉凡當然是不曉得了。那是因為葉凡同志早上釣魚時隨手拿了一根就釣了起來。

當時還有些納悶,怎麼好幾個長長的箱子,而且一層層的分得很是清楚,也沒多想。..絕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麼多的層次、道道。

這時庫區辦辦公室主任向明濤同志很是小心地湊葉凡耳旁低語道:「主任,是拿第幾等釣具?。

「什存意思,還分等?葉凡給搞糊塗了。

「呵呵,以前張主任把釣魚工具分為三等,與之相配套的招待也分為三等。.9u.net比如,股級科級幹部用第三等。招待費用就不能過一千塊向明濤小聲的介紹了一番。

「那處級算是第二等了,不能多少?。時凡隨口問道,感覺這官場的道道怎麼就這麼的多。條條框框的堵得慌。

就連釣個魚還分等級,也許這就是規矩吧,無姓巨不成方圓、潛規則埃有時張明不在場手下人也能按這潛規矩自行辦事的,也省去了許多麻煩,此人倒是挺有點小手段的,葉凡有些感慨不已了。

「三千1向明濤伸出了三根指頭。

「嗯!這次用最好的就是了,招待費用沒底!拚命花就是了,呵呵。」葉凡小聲笑道,差點震掉了向明濤主任下巴,轉過身去再次隱晦的。偷偷地掃了齊振源幾個人一眼不敢作聲,悶聲去作事了。

心裡暗道:「老天,不會來的是市裡領導吧!葉主任不是說是招待費用沒底,沒底什麼意思,就是無限量。那要是等下去這些客人要去什麼地方逛一圈下來,用上上萬塊怎麼辦?。

「來葉凡,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財政部來的風清錄司長齊振濤親切的笑道。

「司長,還是財政部的。大人物氨。葉凡感覺胸口一陣子熱,麻,痛,癢。連走起路來都感覺有些輕飄飄的感覺。

其實齊振濤可是副部級高官小而且還是省委常委,比風清錄還要上一個檔次。..

不過人這個東西當然是望上面的。一聽說財政部下來的都給喜得有點蒙了,當然,作為財政部一個司長權力也未必會比齊振濤一個常務副省長差的,甚至可以說是更得力。

風清錄長得比較清秀,像個書生。如果戴副眼鏡的話就更像了,很有文人的一種特殊氣質。

葉凡微微一愣之後,趕緊小跑著上前,用不怎麼寬厚的手掌緊緊握著風司長的手喃喃道:「歡迎風司長到我這小地方來指導工作,不慎榮幸。」

「呵呵呵」齊省長可是說了,你跟齊天這孩子是拜把子的兄弟,年少有為啊1風司長一臉的笑意,葉凡當然知道人家是看在齊家人面上的,不然估計風司長是否會跟自己這小毛蟲握手都是個問題的。

不久幾人到了點將台。

這釣魚最佳的位置當然就是「點將台。了。取的名字還挺威風的。

點將點將聳然就是點魚這個將領了。名很川白者也很自得,釣只破魚壞是將軍一般在點將,瓚械得以前建這檯子的人也想得出來。鐵定一揣摩領導的主兒搞的馬屁台。

「風老弟,咱們今天也來嘗嘗點將的滋味,看看誰點的將最多。賭一把子怎麼樣?」齊振濤呵呵乾笑。拿眼挑了一下風清錄司長。

這「將。當然就是指魚了。

「中!不過也得添點彩頭才是,不然不夠趣味。

」風司長也是乾笑著頂了回去。那是一點也不示弱啊,畢竟是京城來的司長。見多識廣,有大家風度。

「行!你贏的話那東西我讓你五成。輸的話你的那份頭就分給我五成。怎麼樣?」齊振濤打著啞謎,葉凡是一點也沒聽懂,不過這種場合也不敢亂插話,作一悶葫蘆了。

拿眼瞅了齊天一眼,拉一旁小聲嘀咕道:「那份東西是什麼東西。你知不知道?」

「呵呵呵,這咋。不好說,估計定了輸贏就明白了,咱們慢慢等吧1齊天還裝神秘,氣得葉凡兩眼翻白,要不是齊振源在場早被他一腳踹進水庫里餵魚去了。

兩人戴了個大蓋帽,其實就是農民用的那種草帽。不過做工精緻的多了,而且更加寬大,是特製的。

現在的領弓都喜歡回歸田園。有的領導沒事幹了,雙休日還喜歡開車到鄉下去租上一小塊地種種,嘗嘗當農夫的感覺。美其名日咱是回歸自然。

害得那些真正的,整天跟自然農田打交道的農夫老百姓們罵罵咧咧不已的喊道:「回歸自然,老子天天都泡在自然里幹得都尿流了,臉朝黃土背朝天的,這自然有屁的味道,就是一個字累!如果硬要加幾個字的話就是累死人!還臭哄哄的。屁的回歸,回歸茅坑還差多,我呸1

最舟還會補上一句,罵道:「純粹是吃飽了撐著1

當然,老百姓們沒到那些當官的高人的那種層次,體會不到自然的味道。不過人家純真,講的是真話,不是屁話。

齊振濤熟練的插上魚竿放好魚餌。看來釣過很多次了。現在一般的高官都喜歡這種能放鬆身心的活動,再且也很雅緻。

「葉小子,狼鼠湯準備好沒有?這次葯下重點,帶勁才行。」齊振濤很是直白,感覺前次在水州燉的湯藥性還不夠重。

「下重點,能行嗎?如果晚上您老人家沒回家,咱還不得去找幾個姑娘給您老人家泄火,那可就是找樂子了,咱一個庫區辦主任陪同常務副省長逛窯子,外搭一個財政部的司長,還是挺牛逼的。」葉凡暗地裡腹誹著,嘴裡那很是乾脆的答道:「行,下重一點就是了,保准夠勁。不過就怕太重了會惹麻煩的。這個不好解決。」葉凡隱晦的點小了點。

「麻煩,喝碗湯有啥麻煩,沒事。葉主任,咱們這身子骨都是鐵打的。受得了。去年到南粵去當時人搞了一鍋的鹿聳燉野雞,那味兒實在是重,真是帶勁頭子。喝了后一晚上都在沖澡,哈哈哈」風司長隨口說道。

「沒事,風老弟都不怕咱這當過兵的身子沒你想的那般子金貴。」齊振濤詭異的向葉凡隱晦的眨了眨眼,也不知是何意,葉凡一直在揣測。

難不成是齊省長要讓風司長出醜,那還了得,到時風司長下不了台還不拔了我的人皮。

玉史介不過一個省財政廳副廳長哼了一聲,咱就被配來巡壩釣魚了。風司長的級別跟玉史介相比那可是高了不止一星半點的,雖說實際級別只高半階,但實權那是天壤雲泥之別。他老人家要是哼一聲,估計咱這小毛蟲得被南福省的高官們給扔到水裡餵魚去了。

不過,也許估計他們自己有解決的辦法吧,咱也許是庸人自擾之了。

不久李宣石親自送來了殺好的狼鼠。謝媚兒親自派來了水雲居的高級廚師。葉凡交待了料理的方法后就去陪兩位大佬釣魚了。

那藥材早就配好了的,即便是那個廚師想偷學也絕對學不缺然,「叫花魚,葉凡早就開始微火起悶了,還是悶在泥土地里的。

一個多鐘頭過去了,齊振濤暫時領先,釣到了三隻巴掌大的鯽魚。樂得眼睛都笑眯了,得意地瞅了風司長一眼,因為風司長那桶里只不過撲騰著三隻三指寬的小鯽魚。

不過風清錄很是淡定,面帶微笑。眼睛注視著水面。不知是在看魚浮子還是在觀賞青山綠水抑或是想著什麼。

頭也沒回的笑道:「老齊,沒到收竿都不要得意,勝利往往在最後一刻間,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