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三十八章衛縣長光臨庫區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八章衛縣長光臨庫區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咱還是喜歡拔得頭疇,總是搶了個先。..這個釣魚啊跟做官也差不多,遇上好的位置就要行動起來,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你要站在後面就等著吧,猴年馬月。鬍子白了還在聯蹤歲月對你不公,其實歲月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你不去爭取人家為什麼要降機會給你」

齊振源這話中大有深意。齊天撇了撇嘴忍不住說道:「這個也不一定,老天註定的東西你搶也搶不到,未必後來者就不能佔先了。沒有關係搶了先還撞得頭破血流的,不划算1

「多!你小子放什麼屁。給我滾一邊涼快著去。好好想想,這裡面道行很深的。」齊振濤毫不留情面,一頓板子打在了齊天身上,這子頓時就蔫了。瞪了一眼又罵道:「你看葉小子,才舊歲就是正科級幹部了,人家就是靠自己爭取得來的。你以為天上會掉大餡餅,砸不死你了兔崽子。整天窩在獵豹,以為我不曉得你那鬼心,這次說什麼都得去見見人家。太沒禮貌也不行。再搞自殘那鬼把戲的話小心老子真把你給殘了。哼1

齊振濤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爆猛的板栗,差點拍暈了齊天,估計是逼著齊天去相啥破親了。齊天這廝一雙可憐的眼光直往葉凡身上瞄去,估計是希望葉凡能站出來說說情。

葉凡只好抱歉的聳了聳肩,表示愛莫能助,不是一個級數的怎麼說情,那不是找不自在。

如果有鐵占雄在場自己麻著膽了也許還能抽冷子說一二句,這個時候葉凡可不想去觸人家堂堂的常務副省長的霉頭。

玉史介的教可是很深刻的,一個副廳級大員都能把自己當猴子耍,那就更別說齊振濤這個帶常的副省級大員了。

估計直接捋光了自己直接打回天水壩當一村官還不是人家一句話就能搞定的。你白忙活了好長一段時間,好不容易爬上去有點苗頭了,人家一句話能就送你回到了解放前。

葉凡當然也不想直接被捋得光溜溜的,那個回家過年時也太難堪了。無臉見江東父老。

「振濤,齊天也不大,哥給他玩幾年也沒什麼?不著急。」這時風清錄司長倒是來解圍了,湊了一句話。他出面講幾句倒是網好,同一個層次的好說話。

」手!不著急,主要是這小子毛里毛燥的,我是怕他長不大。今年年一過都出了,現在軍隊裡面提拔什麼有時也會看家室的,沒有家室不穩定。..政治上面就不能取得領導信任,俗話不是說嘴上無毛辦事不牢嗎?咱們華夏官場很注重老成和資歷的,所以想再上一級都難。

特別是獵豹,對於政審方面更是嚴密得近乎苛刻。一點不合格都不行,齊天想再上一級。提個中校那是相當的困難。

沒有真本事估計得再挨上幾年了,唉!老子像他這個時候都已經快升上校了,生個兒子都快成孬種了。虎父犬子啊!真他娘的丟人。」齊振濤毫不避晦這些。估計跟風司長關係也是很鐵的才說這種話。.9u.net

其實風司長跟齊振濤還有親戚,而葉凡也不是什麼外人,所以齊振濤才沒注意到什麼的。不然,那作為一個常務副省長,說話當然也注意形象了。只有在親人面前還會如此隨便的,露出軍人本性來。

「你那個年代跟現在比什麼?拿竿槍能多殺幾個人就能陞官了。而且當時爺爺還在部隊當長,所以要提拔那還不容易,現在這個行不通了,立了大功最多給你一個獎就不得了啦,想提拔門兒都沒有。」齊天在一旁小聲嘀咕,意思是齊振濤是靠著老頭子關係上去的。

「小你個混小子,來勁了是不是?哼1齊振濤好像被戳豐了痛處,一下子臉沉了下來,快成包公了。

齊天嚇得一愣嗦。不敢再嘀咕了。

「小齊叔,我也聽鐵哥說過,獵豹部隊比較特別。我當時問過鐵哥了,如果齊天要提中校有什麼條件,他說主要指標在那個上面。那個沒到第四層次初階段是不考慮的。

因為中校往上再進一步就快到副團級了,獵豹的副團級其實是一個副兵團級別,不是一個普通的團。

這個齊叔比小子懂,齊天也很難的,這事咱們會想辦法的,盡量讓他爭取早點到第四層次。

不過也急不來,一年內肯定不可能了,剛到第三層次中段。要到第四層次估計得二年左右,這還得看運氣,急不來。

」葉凡無奈的硬著頭皮站出來說了幾句話,心臟可是坪陣直跳,自已耳朵都聽得見,如果測一下估計有幾百下了,還不是緊張給鬧的。

當然,葉凡說話很隱晦,一句關於武功內勁方面的字眼都沒提,只是用層次代表段位了。相信齊振濤應該了解這方面。..

「前次是你幫他的吧?」齊振源轉過頭來,倒是看了葉凡幾眼,心裡有些訝然。

其實葉凡在獵豹的真正身份齊振濤也不知道,這個是獵豹的機密,齊天那嘴也嚴實著,不敢泄露半句,那可是要上軍事法庭的。

在齊振濤的想法里也許葉凡老早就跟鐵占雄認識了,也許葉凡的身手還是鐵占雄傳的,所以葉凡有一定的功底子齊振濤猜也能猜到。而且也挺自然的。

不過前次齊天功力增漲的事是葉凡幫的忙這個齊振濤倒真不曉得。因為他認為葉凡即便是有點功底子也高不到哪裡去,最多比齊天略高一點就不得了啦,因為葉凡比齊天還

他是絕想不到葉凡在鐵占雄的眼裡已經是一個五段位高手了。如果知道了葉凡的真實七段位的話估計齊振濤真的得掉了大牙。

對於內勁一方面齊振濤因為轉業前還是個將軍,跟鐵占雄關係也不錯,還是知道得比較多的。

「呵呵,幫了點小忙,還是齊兄弟自己爭氣,不然也是白搭。」葉凡裝著渾沒在意樣子。肯定了前次的事,齊振濤表面還是較平靜的在釣魚,其實心底里已經開始重新審視起葉凡來了。

怎麼感覺這葉姓的小子有點神神咂乎隱品……涇有點世外隱十高人的那種雛形風範「這小子不會有個隱世高人師傅吧!如果真是這樣子的情況,那齊天這小子還真是運氣,能跟隱世高人的徒弟相交那可是受用無窮,也許是我多心裡了。不過前次他幫了齊天,咱也不能看著他在這破水庫受煎熬,總得做點什麼了,不然別人會罵我齊振濤薄情寡義的,我齊振濤是個有恩報恩,有怨還怨的人小決不含糊,此一碼歸一碼了

葉凡絕想不到齊振濤一個心思的小變化就能給他帶來令人震驚的好處。

壩旁又駛來了一輛桑塔納。雖說這「點將台,跟壩子相隔得較遠,估計有幾百米。

不過葉凡有靈敏的鷹眼,倒是感到了來者,有些愣神了幾秒想不到衛初蜻縣長會到水庫來看自己,這到底是為哪般,真有些邪門了。

只是葉凡同志裝著看不見是誰的車子,照樣子坐在一旁陪齊振濤幾個悠閑的釣著魚。估計衛初蜻來這裡沒行么好事兒的,葉凡相信自己的直覺。

水庫辦公室主任向明濤是專門接待客人的,聽見車聲就探出頭來了。一見是縣政府的牌子擱那兒的,那是三步並作兩步如飛樣小跑著下去開車門了。

遠處點將台上釣魚的葉凡都看得有些呆愣住了,心道:「厲害!老向估計都快。了吧,身手怎麼如此敏捷,像只山兔子。不會是隱世高人,練過的吧!估計是衛初蜻車裡那塊牌子在作遂,這人哪,都是這樣子的,誰都不能免俗…」

衛初精的眼鏡秘書姜姑娘先是走了出來。沖老向說道:「葉主任呢,衛縣長要見他。」

老向當然不認識衛初蜻了,正在心底里猜測是縣裡哪位大員大駕光臨,一聽說是衛縣長親到了,嚇得身子一激靈,那是連看都不敢看衛初嬉了。這要是跟縣長對上眼了那可就有得倒霉了,瞬間。身子頓時更是彎得像石拱橋。幸好老向不曉得齊振濤和風司長的身份,不然那背早就駐成驂職了,而且還是一隻老駱駝子。

當然,葉凡也沒說是誰,害得老向還以為是葉凡的有錢人朋友什麼的。要是齊振濤把省政府的牌子也扔一塊到車前去,估計老向雙腿老早就直打吧嗦了。

」葉主任正陪幾個客人在點將台釣魚,我去叫他。」老向嘴唇顫慄著說道,激動得像個孩子。

也難怪老向,因為他從沒見過縣長,在水庫幹了十來年了,愣是沒見過縣太爺光臨,副職倒是經常見到,就是正牌的兩位太爺不見人影。

「算了,我過去。」衛初蜻早就瞅見了兩輛奧迫,只不過那奧迪上的車牌子也沒看出什麼名堂來。

那是因為風司長和齊振濤都喜歡低調,不想讓人看出什麼。不然屁股後面跟了一大堆的跟屁蟲官員們還釣啥魚。

所以才讓衛初嬉誤認為是葉凡的老闆朋友什麼的來釣魚,既然開得起奧迪的同志那也是有幾個錢的貴主兒。

順便過去認識一下,能拉來一些投資不是更完美,所以衛初鑄決定禮賢下士,親自去陪葉凡大大釣魚。其目的當然不在葉凡同志身上了。

老向趕緊又搬椅子去了。跟在衛初蜻後面直往點將台而去,不過衛初蜻的眼鏡秘書姜姑娘心裡頗有些不滿意了。認為衛縣長這樣子去見一個庫區辦主任有些掉價了。

領導來了葉凡作為庫區辦主任應該小跑著來迎接才是,就像老向一樣,那腰還應該彎成趙州橋的石拱那樣子的才能顯出尊敬味來。心裡想著,不由得瞪了遠處正釣魚的葉凡一夥一眼,嘴廊了一下不過也不敢出聲音來。

老遠,老向就大喊道:「葉主任,衛縣長來了。」

「向主任小聲點,別驚跑了魚。」衛初嬉難得的展顏一笑。令得老向還以為自己人老眼花花了。

心裡嘀咕,暗道:「怪了!縣長那笑還挺有風韻的,可惜咱是一老頭子了,不過縣長那笑難不成是對著葉主任笑的?不得了,這笑詭異啊!葉主任應該是單身,衛縣長聽說也是單身,單身對單身,不會對上眼了吧?

難不成這兩個真有啥瓜葛,不得了,真成對了以後葉主任那不是」不可能啊,如果有瓜葛葉主任怎麼會被配到水庫辦來,是我想歪了,想歪了。

不過,也許是葉主任想到下面來散心,所以衛縣長這個女朋友就同意了。

還說不準葉主任呆這旮旯地方方便跟衛縣長搞什麼情的,不會是衛縣長有男朋友了,跟葉主任只是搞地下情,所以安排葉主任到這鳥不拉屎的地兒來,那葉主任不成了衛縣長養的小蜜

老向心裡直搖頭,浮想聯翩的,一會認為不可能的,一會兒認為自己揣測的好像有些理兒。反正老向的心裡差點揣迷糊了,再揣下去的話估計會揣成一瘋子了。

「衛縣長來啦,請坐。」葉凡站了起來,把屁股下椅了擦了擦,裝著挺熱情的樣子,說道。

「我這裡有,葉主任,你也坐。」老向殷勤的趕緊把椅子放在了衛初蜻屁股旁,就地伸出袖子狠擦了擦,服務的確周到,令得葉凡沒來由的想到了「太監,兩個風騷的字眼來。不過老向的袖子也不怎麼乾淨,似乎帶點油漬,令得衛初蜻那般高雅的女人還微微的皺了皺眉。

」葉主任。這些是你朋友?」衛初蜻瞅了瞅,可惜齊振濤和風清錄都是頭戴大草帽子,再加上臉朝著釣竿,所以根本就無法看清面容。

不過,聽到衛初妨的問話齊振濤和風司長連頭都沒轉一下,專心致志的在釣魚。令得衛初蜻心裡沒來由的一愣,略顯怒氣,想道:「臭架子挺大的,有錢就是派頭,不就有幾個臭錢,顯擺什麼」

衛初精想的她那個姓姜的眼鏡女秘書卻是幫她哼出來了,女秘:「擺什麼臭架了?哼1說完后氣呼呼的站在了衛初精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