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三十九章葉大大對昴衛縣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十九章葉大大對昴衛縣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7大大打賞。..9u.net謝謝!更到一一門※」不過齊振濤兩人還是像截一木頭,沒啥動靜,只是齊振濤的秘書可是不樂意了,微微惱,回哼道:「縣長那架子就大啦?到了燕京還不如一個賣棍饒的,哼!小姑娘,以後說話小心著點。」

這句話一丟出來,差點沒把衛初蜻那眼鏡秘書姑娘氣得噴血過去,怒目瞪了那男秘書一眼正想作,不過衛初蜻卻是先哼聲了,說道:「姜月,說什麼呢?站一邊去。」

「噢1姜月氣呼呼的不吭聲了,又瞪了葉凡同志一眼,看來是恨上他了。

「瞪啥瞪!還想把葉哥吃了不成。小妹妹,要學會溫柔一些,不然。以後沒人要就麻煩了。要知道。爺們都喜歡溫柔型號的,那種兇巴巴的夜叉不是咱們的愛好,哈哈哈」小齊天瞅了眼鏡秘書姜月一眼,張狂的尖聲笑道。

有點像是被人捏緊了嗓子出的聲音。當然是故意的。因為齊天心裡有氣,葉凡被貶到這個旮旯來聽說就是身前這個衛縣長乾的好事。

「算啦齊天,衛縣長,我這幾個朋友就是那脾氣,你擔待著點,呵呵」葉凡苦笑道,「衛縣長今天光臨咱們庫區辦是不是看到快年底了來給辛勤的守壩人送溫暖來了,稀客氨。葉凡當然語含譏諷了。

「不是!今天找你有事交待你去辦。」衛初嬉臉也不怎麼好看了。直白的就說了出來。

「什麼事衛縣長請說?在我職責範圍內的我一定儘力完成,呵呵。您是領導嘛葉凡一句話出來先就把路給堵死了,那個職責範圍內幾個字可是咬得很清楚。

意思是不屬於職責範圍內那就對不起了,咱可是不再拚命賣力的了。..這賣命的下場太凄慘了。

葉凡也有種預感覺,估計是肖飛城的事。因為昨天給他的女兒肖茵兮試過那「後宮玉顏丸」那丫頭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看到了希望絕對會死咬住不放的。

而自己的條件就是要求飛雲集團投資魚陽線毯廠的

估計昨晚上回去已經動了母親的枕頭風優勢,動員他的父親肖飛城女倆一起夾攻下來,肖飛城即便是一鐵疙瘩都受不了的。9u.net

「還是關於說動香港的飛雲集團注資咱們縣線毯廠的事,這次的事賈書記有慎重交待,還是由你全面負責。希望你能不辜負縣委縣政府對你的期望,銳意進取,找到說服肖飛城先生的最佳方法,走一條有魚陽特色的經濟盤活廠子之路。現在咱們回縣裡,估計肖飛城先生在魚陽不會呆太久的,時間不等人氨。

衛初特一臉嚴肅,官勢微微溢出,倒像那麼一回事。

當然,肖飛城打電話指名要葉凡出面洽談的事她並沒說。

「大哥,不久前你好像還是林泉大鎮的鎮長吧,眨眼間功夫就成了縣裡最偏門的宗教局局長,不過幾天又掛了個縣長助理空頭銜,還括弧正科級,我只聽說過縣長助理是副處級的,沒聽說過是正科級別的。

不過這次你可是很「瘦。埃二三天時間又變天了,這下子更好。你乾脆到這婆羅山水庫來當了個光榮的巡庫員,難不成這水庫辦主任還是副處級別的?

我都懷疑這庫區辦是不是省級的。比如成都的都江堰那旮旯估計是正處級單個,哈哈哈,

看來你們魚陽縣的書記縣長還真是看重你啊!受教了,庫區辦主任還兼職縣招商引資,真是笑話,天大的笑話,呵呵呵」齊天是連譏帶諷,笑得衛初蜻失了顏色。..

「這個同志,你是怎麼說是話的。葉凡同志作為黨的幹部,就應該要有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精神。賈書記和衛縣長把這麼重要的任務都交給他了還不是重視他嗎?,小姜月再也忍不住了,頂嘴道。

「重視是重視,聽說葉先生的縣長助理是被免職的。縣裡就是這樣重視他的,看來還真是重視。我可是聽說前次他們宗教局辦活動搞的很有特色齊振濤的秘書見齊少被頂牛,氣就不打一處來,開口冷笑道。

「算啦,免就免了吧,這是我工作沒做到家,所以我這人也沒什麼本事。衛縣長,關於跟肖飛城先生洽談的事你還是另請高明吧,我一個庫區辦的主任去湊什麼熱鬧,沒意思。

縣裡有那麼多的局長處長的小也不少我這一個。我的職責是守好水庫大壩,那天早上臨時頭接到賈書記電話,他勒令我在點鐘就要出到庫區辦上班接替,還說這水庫關係著下游幾十「眾的甘命財產安倉,絕對不能有北毫的馬蔗和大※

所以,我當時一聽,堅決服從組織,服從黨和政府,聽從賈書記安排。二話沒說立即出了,連棉被都沒來得及帶。

出來時正好遇上賈書記正在給玉家那財政廳玉廳長等人送行,我還給賈書記表了態,我就是一顆螺絲釘。像釘子一樣釘在婆羅山水庫,堅決守護大壩安全,讓下游的幾十萬人民過個好年,犧牲我一個,幸福千萬家嘛1葉凡慷慨大義,話說的那是口沫橫飛,齊振濤和風司長那握釣竿的手都要微微顫慄著,差點笑出聲來。

暗罵道:「這小子,說起話來滴水不漏的,不知底細的人還以為他有多麼的愛國愛人民,愛崗敬業小呵呵」。

「葉凡同志,你既然說是服從組織安排,現在賈書記安排你去洽談你是不是就得去了,不然叫什麼服從組織安排。

還有你的能力方面,縣委縣政府是充分肯定了的。你在林泉時能為盤活林泉紙廠拉來三千五百萬的巨資,而且為了林泉大通脈藍圖聽說你也拉了上千萬的捐贈,這些我和賈書記都記在心裡的。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都記得住你的優點。有些事縣委縣政府也有難住,你要從大局出,拋卻個人恩怨,想法,扎紮實實為人民幹些實事,為黨和國家出謀劃策才是。

而不是像現在,要小性子,鬧脾氣。你人還年青,機會還很多的,」。衛初蜻倒匙良沉得住氣,苦口婆心。

不過葉凡今天是鐵了心了,主要是初四就要去執行任務了,已經沒心思放在這邊還出什麼力了。

衛初婚擺事實,講道理的講了一大籮筐了,可是葉凡是見招拆招,就是死賴在婆羅山不肯移步。

衛初孀火了,杏眼圓瞪,那股官勢和女人媚勁威風煞出來了。

說道:「葉凡同志,我希望你能服從組織安排,馬上回縣裡,跟肖飛城先生洽談投資合作的事。這事就這麼定了,這是縣委縣政府下達的正式命令,如果不執行的話你就等著處分吧!到時我衛初蜻是不會為你說話的,我先走了,縣裡還有許多事要忙,要走的話就跟我一起去,不去的話你自己好好想想,話我。哼1

衛初蜻氣得站了起來。轉身就要走人。

「慢走!不送1葉凡淡淡的喊了一聲,差點沒氣炸衛初蜻的心肺,轉身定定的盯著葉凡看了一陣子才轉身要走人。

「生氣啦,呵呵呵,要走1突然一道敞亮的聲音從前面一直專心釣魚的一個高個子嘴裡冒出,像子彈一樣一下子戳中了衛初蜻的心,覺得那聲音好像在什麼地方聽過。不過一時回憶不起來了,不過衛初蜻卻是停住了腳步,轉頭問道:「先生是?。「不認識啦,呵呵,,前幾天遇到曹光勁還提起了你呢,說是一介。瘋丫頭,好好的省府不呆硬要去魚陽那破地方幹什麼,會撞得頭破血流的。不過好歹也當了一縣之長,算得上是小主政一方了,年青人啊,大有前途嘛!呵呵呵

齊振濤笑著轉過了臉子,一臉的和氣。

咋一見到齊振濤那張熟悉的臉,衛初鑄一下子呆立在了原地,嘴張得老大沒出聲音來。齊振濤作為常務副省長,經貿委也是他分管的。

衛初蜻當時在經貿委當一個小小的副處長時偶爾還會見到齊副省長的,不過當時一般都在開會時候。人家高官往那會議桌前一坐,猶如一座難以撼動的高山。

當時的衛初蜻當然只剩下仰視的份頭了,不過衛初蜻作為海歸人士。在經貿委幹得還不錯。

有一次國家經貿委主任到南福省檢查工作,當時還只是副省長沒入常的齊振濤陪同一道,當時衛初蜻好運的還露了一回臉子,所以齊振濤記憶里還有一絲絲印象的。

衛初婚反應還算靈敏,一會兒就回過神來,頂著個半高跟鞋也顧不及形象了,趕緊小跑著上前了小微微彎腰見禮,恭敬的說道:「是齊省長

「不說這個,咱現在就是一漁翁嘛」。齊振濤點了點頭打斷了衛初蜻的稱呼。

聽到「省長,這兩個字,衛初蜻的秘書姜月那臉立馬慘白如紙,身子骨沒來由的晃了晃,偷偷地瞅了一眼剛才跟自己頂牛的那個像秘書樣的中青年男子,心裡惶惶的想道:「糟糕了!那個人肯定是齊省長的秘書,人家的級別也許比衛縣長還高,我剛才好像還譏諷他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舊,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