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四十章齊副省長出頭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章齊副省長出頭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剛才我也聽了一大截了,葉凡這小子就是欠批啊!剛才居然在我面前吹得天花亂墮的,一個水庫辦主任能有多大能量,居然舔著臉說是自己怎麼怎麼的,真不知刮燥。..」齊振濤似笑非笑。先是給葉凡打了三十大板了。

」小子,芥副省長稱呼葉凡小子,這個小子,稱呼可以看出齊副省長好像是以長輩的口吻在教小輩。難道葉凡跟齊副省長有親戚關係。

應該沒有,沒有的話這個「小子。的稱呼就有些耐人尋味了。到底怎麼回事,子少從中可以看出葉凡跟齊振濤的關係不像是領導跟下屬那種關係。

雖說齊副省長表面好像在批評葉凡。又何嘗不是一種長者對後輩的關心。想不到葉凡還有這麼殷實的靠山,看來此人脾氣倔也倔得有點小資本,縣委這次對他的處理是太輕率了,這個明擺著有些不合時宜,該怎麼補救呢」

一個小子,兩個字卻是令衛初蜻浮想聯翩,心情複雜得很。絲絲後悔在心頭縈繞。

轉頭朝秘書姜月隱晦的眨了眨眼。姜月心令神會,悄悄的退出去打電話了。

「是有點,不過年青人有點脾氣正常。葉凡同志工作方面還是乾的很出色的。這點縣委縣政府也充分的肯定了,對於年青人縣委不是很重視嗎?賈書記也一直想給他加加擔子,這不,今天我到這裡就是想安排葉凡同志去專門負責招商引資那一塊的」

衛初精快的整理好思路。小心的回答著。此一時彼一時了,齊振濤可以當面甩葉凡臉子,自己現在可是不行了。

「賈書記,齊省長正在婆羅山水庫釣魚。聽說晚上還要在這裡用餐。也不知葉主任是否已經安排好了,衛縣長叫我給您說一下。」姜月裝著去廁所的機會打起了電話。..

「齊省長到婆羅山釣魚。」賈寶全瞬間失神,不過瞬間又恢復了過來,說道:「我知道了,我會馬上趕來,你給衛縣長說一下,叫她一定要招待好齊省長,特別交待葉凡同志。一定要安排妥當齊省長的晚餐。」

放下電話后賈寶全不敢怠慢,立即出了。

在車上打起了電話,說道:「周書記,齊省長現正在婆羅山水庫釣魚。我也是網得到消息的。聽說還要在庫區辦就餐。您有什麼指示。」

「什麼,齊省長到了婆羅山水庫?好,我知道了,你親自安排,一定要做到讓齊省長滿意,不能出任何的砒漏,還有,婆羅山庫區辦的主任是誰,交待他,一定要當成一件大事來抓,這是政治任務,做好接待工作。我馬上趕過來,你立即到水庫去,先行安排妥當一切。」

市委書記周乾陽正在附近的福春市檢查工作,想都沒想,安排好事情后也立即出了。福春市跟魚陽是接壤的一個縣級市,從市區到婆羅山倒是很近,估計不到一個小時車程。

心道:「奇怪了!年底了按理說齊副省長那是相當忙的,怎麼會有閑情到婆羅山水庫釣魚,不會是魚陽又出什麼事了?魚陽啊!真是不讓人省心點。我得問問賈寶全再說。別有什麼事齊振濤是來暗訪或者什麼的。」

「寶全,齊副省長到婆羅山水庫釣魚事先沒通知魚陽縣,說明他是想暗中去釣魚。衛初蜻是怎麼知道的?還有,衛初蜻怎麼會有閑情跑到婆羅山去,是不是去庫區辦檢查工作?你詳細給我說來,不準有絲毫的隱瞞,實話實說。

周乾陽心裡覺得不踏實,口氣嚴厲。

齊振濤可是常務副省長,在前次的經濟展工作會上還隱晦的批評了墨香的經濟展緩慢,領導在招商引資這一塊上好像不得力什麼的。..

要求改變思路,開拓路子,大膽用人,大膽創新,起用一些新人。有能力的人才周乾陽甚至懷疑齊振濤是有目而來的,也許是想巡視一下墨香的經濟展」

「這事說來還很巧,不然我們還被蒙在鼓裡。昨天魚陽香港「飛雲集團,的董事兒肖飛城先生捐贈的肖夢堂銅像,要落戶魚陽西盤鄉的南天頂寺。

所以,為此縣裡安排宗教局的葉凡同志負責此事,活動舉辦得有點聲有色。葉凡同志還請來了省報記者。省電視台客人。市裡的歌舞團還來演出了,市電視台也來搞了個關於肖夢堂先生的名人專題。不過在活動的時候出了一點砒漏。

宗教局的局長葉凡同志因為以前的一點小茅盾,跟省財政癢的玉副廳長頂了幾句。

這事我們縣委縣政府也很難辦。周書記,您從的,魚陽的經濟太落後了,年底了。巳經快到揭不開鍋胃的地步。魚陽有兩筆款子現還被省財政廳扣著。所以,,所以,」賈寶全說到這裡有些說不出口,當然是指對葉凡的處理那方面了。

「所以是不是處理了葉凡?」周乾陽覺得心裡一格追問了過去。直覺這事跟葉凡此人好像有些什麼瓜葛。

又補充說道:「那個葉凡的情況你也給我好生說說。」

「嗯!葉凡本來皆著縣長助理一職,不過當時因為情況特殊我們縣裡還沒來得及報給市裡,所以他只是個正科級級別的縣長助理。我跟衛初蜻,費默三人商量了一下,免了葉凡縣長助理那職務。

宗教局局長一職倒沒免了,只是暫時停職,調往婆羅山庫區辦任主任。這個我也是沒辦法,當晚我就去拜訪過玉副廳長了,他隱晦的就是有那方面意思,縣裡也很是無奈。我心裡實在是不願意,形勢所逼。」賈寶全有些委屈的把情況給說了一遍。

「調就調了,這個我明白你們的處境。玉史介貴為省財政廳手掌實權的副廳長,不要說你們得罪不起,就是我這個市委書記也不敢得

他。

唉!都是錢給鬧的,咱們墨香要展。想騰飛,哪一點能離開省財政廳的支持。這一點你們處理的也沒什麼不妥當,舍而抓大,這是咱們的一向原則。

當然,葉凡同志也是有些委屈了。形勢逼人,這點我理解你們魚陽班子的決定周乾陽反過來安慰自己的手下賈寶全,「不過衛初蜻怎麼會跑到婆羅山去,難道她事先已經知道齊省長會到那裡?」

如果真是這種情況的話那周乾陽心裡肯定有疙瘩了,衛初蜻能事先曉得齊副省長下來釣魚,那說明她跟齊副省長關係還不錯。衛初鑄可是市長羅浩提上去的,難道羅浩通跟齊副省長有什麼瓜葛?如果事情如此的話那就相當的事麻煩了。所以周乾陽對這方面那是相當慎重的,一定要搞清衛初持是什麼原因知道了齊副省長到波羅山釣魚的事才能穩下心來。

「不是,應該也不知道。這個又跟香港來的那個肖飛城先生扯上了關係。葉凡就任縣長助理,縣裡原來的打算就是想叫他負責招商引資這一塊。

魚陽太落後了,再不想出點輒子來那是絕對不行的了。此人人年青。不過口周歲,海大畢業的。人有些沖,但在招商一塊很是有些能耐。

畢業才半年就由天水壩子一個村官節節爬到了林泉大鎮鎮長一職。不進前次因為退街和老支書意外死亡的事被調換到了宗教局任局長。

此人雖說有些小毛病,但在半年時間內卻是為林泉紙廠拉來了三千五百萬的資金,重新全面的盤活原魚陽紙廠有望了。把他調到宗教局任局長,這是人才的浪費,說句實話。我心裡很痛心的。

不過周,我網到魚陽,各方面關係還沒理順,時間太匆忙了。當時葉凡撞上了衛初蜻的槍口。再加上費默又虎視眈耽,一直境覦著林泉鎮鎮長那咋。個置,無奈地只好先拿下了葉凡。

本來只是想先涼涼他的。不過這小夥子很有能耐,到宗教局的活動也辦得有聲有色的。網好遇上肖飛城先生回老家,我就安排他去說動肖飛城,無非是想叫這大老闆投些錢到魚陽絲織線毯廠,為魚陽經濟作些貢獻。

葉凡也不負縣委所託,也不知使了什麼手段,才三天時間就說通了肖飛城先生,今天早上肖飛城主動打電話來要求跟縣裡洽談注資魚陽線毯廠的事。

不過他要求只跟葉凡洽談,這事也真是奇怪了。沒辦法之下我只好叫衛初蜻親自跑了一趟婆羅山小夥子心裡肯定有氣的,所以無意中現了齊副省長在那裡釣魚的事賈寶全語氣中透出對葉凡的欣賞,對他不懂事跟玉史介頂牛使得縣裡不得不忍痛眨謫他的痛心。

「嗯!唉!寶全,有些事你我都有無奈的時候。這個跟官大官小沒什麼關係。

不過聽你這麼一說,看來那個葉凡同志還真是個人才,我也記起

了。

去年那小夥子因為勇斗歹徒還獲的過公安部和國務院大獎的。當時為了給他爭到一個省里跨「世紀英才班,名額,此事還上了常委會討

當時的市軍分區的顧司令一直力挺那小夥子。我是在想,你們這次把他直接給配到了婆羅山,不會這麼巧吧,第二天齊副省長就下來了,這事是不是有跟他有點什麼關聯的?」周乾陽有些憂慮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