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四十一章突擊提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一章突擊提拔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3更到。..dudu感謝,洲「陸郵,和,八識磨王兩位魔尊的仆」咐謝!,

「這咋。我也不怎麼清楚,如果說葉凡跟齊副省長有關係這個應該不可能,要知道當初他網畢業就被林泉鎮給安排到天水壩子那個民風特別彪悍的村子當一村官。

那個村子聽說就是當時的李洪陽和張曹中都大感頭痛的村子。還隱晦的許下了承諾,誰能解決天水壩子的老大難問題就給提一級,葉凡一個海大畢業的高材生到那裡實際上有配的嫌疑。

不過小夥子的確有些手段。年紀輕輕的硬是降服了那個村子,結果也得到了特殊提拔。就任副鎮長。

不到二嚇,月又因為被人動了私刑提了副書記,又不到多久因為拉來了三千多萬投資,一千多萬的捐增款子,想搞林泉大通脈藍圖被楊國棟親點為林泉鎮鎮長。所以,如果他跟齊副省長有關係那當初絕對不會被扔到天水壩子那村子腮以我認為齊副省長下來釣魚應該是巧合。」賈寶全談了自己的看法,也很有道理。

「也許是吧,晚上再視情況再說了。不過不管有沒關係。齊省長既然到了婆羅山,估計葉凡同志在事先不知情的情況下也許把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給透露給了齊省長,這個也許是無心的。

不過,齊省長知道了此事。面上不說心裡肯定也會打個結。你們縣委縣政府要當機立斷,在晚上飯桌上要拿出個態度來,不能再拖了,這事處理不好也許一叮,大大的問號會存在齊省長心裡的,這個對你們魚陽不利。從大的方面講,對咱們整個墨香市都不利。

齊省長最近也在大力提倡招商引資,對於這種人才他肯定很是欣賞的。你看看。你不是心底里也十分的喜歡葉凡同志嗎?」周乾陽很親切的跟賈寶全談著。

「那周書記您的意思是立即表態恢複葉凡同志的職務?」賈寶全有些拿不定主意,心裡十分的茅盾,如果恢復了葉凡的職務玉史介在縣裡耳目眾多,玉雅枝又在常委會裡。他知道了肯定心裡不痛快。那自己那兩筆款子有得麻煩了。

「我知道你的顧慮,是不是怕玉史卜扣住那兩筆款子?那你換個角度再想想,齊省長那頭重還是玉史介那頭重?孰輕孰重要分清楚。作一個主政一咋,地方的第一把手,耍有拿得起放得下的狠心。看準目標。分清輕重。有些東西看似很緊要。實則不然。..該出手時就要出手了,不然拖拖拉拉的兩咋,不討好,最後受損的總是自己。」周乾陽談著心裡話。

「我明白了周書記。唉」賈寶全嘆了口氣,無奈地放下了電話。

心裡暗道:「你這是坐著說話不腰疼,沒有了省里的七八百萬款子我拿什麼去擺平年底要做的事。」

四點半左右。

市委書記周乾陽和縣委書記賈寶全幾乎前後腳跟著就到了,市長羅浩通正準備著去都燕京跑項目的計劃,聽了衛初蜻的彙報也是急巴巴的趕來了,不過他幸好沒在墨香,不然五點半是無法趕到的。

齊振濤也知道,既然給衛初婚知道了自己的到來,再想瞞住市裡兩個頭頭是不可能的了,所以也是泰然處之,再說他也有自己的目的。既然葉凡幫了齊天的大幫,他也應該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齊振濤雖說只是練了一點皮毛,不過他卻是最清楚國術修練想突破一個小境界那都是難於登天的。

葉凡助力齊天突破到了國術第三段的第二層次,這可是相當了不起的事。

不然齊天想正常突破到那種地步估計還得三年左右。國術境界對於齊天軍銜的提升至關垂要,間接的也等於幫助齊天為下一次提拔作好了準備。

不然齊天如果想再一次提拔到中校級別。估計得離開獵豹才能辦到了。不過齊天非常堅決的表個態。即便是得不到提拔也得呆在獵豹。因為他愛獵豹,不願意離開的。

齊振濤可是最清楚獵豹的權力了,為了兒子的級別職務能再上一次樓。冒然離開獵豹也是很可惜的,因為離開了想再回去就難了。

齊振濤清楚,即便是把兒子弄出獵豹利用一年時間軍銜提高到了中校級別,但回到獵豹后也得重新考核,估計照樣得降到少校,因為獵豹不同於普通部隊,它有嚴格的自行規章制度,不容許任何人鑽空子。

婆羅山水庫辦迎來了最高貴的一幫領導。樂得水庫辦公室主任向明濤差點晃花了眼。一個個平時只能在電視中偶爾見到的大佬先後駕到。

衛縣長來了不久就來了縣委書記賈寶全。賈寶全到了不久居然迎來了市委書記周乾陽,一個多小時後市長羅浩通也匆匆趕到,令得向明濤主任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在作夢。..這難道不是真實的?

一張大圓桌子。

上面坐著主人葉凡,賈寶全。衛初蜻。齊振濤,風清錄,羅浩通,齊天七叮,人,秘書們全坐在另外一桌。本來葉凡是不夠資格坐這一桌子的。不過他今天是正宗的主人。周乾陽也沒說什麼。

「哈哈哈」周書記,羅市委,今天釣個魚還勞煩你們大老遠跑,來,我齊振濤有些過意不去啊!本來只是一時興起陪同風司長到婆羅山來釣魚的,不過倒是碰上了一個有趣的人,這裡的水庫辦主任葉凡同志很有趣。有趣。哈哈哈」齊振濤爽朗的笑著,也不知什麼意思。一下子就點出了葉凡來。

「風司長。不得了。不知是什麼司的司長?」周乾陽等人在心底里打了咋,問號,覺得這次來得太值得了,居然還有個司長。不管什麼司的司長,先混個臉熟再說。說不準什麼時候到京城辦事時就能用上。最高興的莫過於羅浩通市委了,正打算年一過完就到燕京去跑項目。這下好運的碰上了個司長,這不是天降福神嗎?

雖然大家極想知道風清錄的真實身份。但齊省長不介紹,風清錄自己不說大家也不敢多嘴去問這些。

不過,大家那是趕緊站起來向著風司長引:治呼,齊振濤是老領導,倒是丹所謂點「齊省長,風司長,你們都是遠到而來的客人,也是我們的領導。今天能到婆羅山來釣魚是看得起咱們魚陽。是魚陽等也等不來的難得貴客。我代表墨香市市委歡迎兩位領導的到來。呵呵呵」周乾陽舉起了酒杯先敬酒了。

後面市長羅浩通,縣委書記賈寶全,縣長衛初婚都先後按級別高低敬了酒。葉凡這咋,主人倒是沒什麼事了,根本就插不進嘴。而且這咋,場合也輪不到自己開口講話的。倒是樂得跟齊天兩人碰著酒杯子小酌。

齊振濤是軍人出身,人也很是豪爽,每人倒是小淺了一杯。風清錄是京城來的,什麼大場面沒見過,作為財政部經濟建設司的司長,每天來找他的省部級大員們見過多了。

所以只是泯了泯嘴,沾一下酒杯子算是回禮了,只有跟齊振濤碰杯子時他才會一飲而荊風司長這樣子做也無可厚非。在坐的肚裡里都明白,這就是以實權說話。

見大家一圈下來,葉凡也硬著頭皮站了起來,清心訣連轉了三圈才穩定了一些心神,雖然嘴裡給自己打著氣。不過那氣還是感覺有些渾濁,不紮實,心跳得很是厲害。

「齊省長,風司長,今天能來婆羅山水庫釣魚,我作為這裡的主人感到非常榮幸。周書記和羅市長在市裡,也算得上是自已人,賈書記和衛縣長更是本地人,我的直接領導,所以我先敬您們兩位領導一杯。我干三杯,兩個領導隨意。」

葉凡手微抖瑟著。幕著酒杯一飲而荊三杯啤酒下了肚皮眉頭都沒眨一下。

「哈哈哈」你小子,這算是將我們軍是不是?連干三杯,風老弟,咱們不幹的話這小子指不定會在肚皮里怎麼編排我們的。這樣吧。小葉,你干六杯,我和風老弟每人三杯怎麼樣?」

齊振濤很是親和,豪笑著直盯著葉凡。

不過那個「你小子。三咋,字一出口又是令在場的周乾陽和羅浩通,賈寶全心裡直犯嘀咕。

暗道:「看齊省長口氣好像跟葉凡同志很是親密,難不成是自家人。不可能,這點應該不可能。

這個真是詭異,怎麼聽起來齊振濤是以長輩口氣跟後輩說話的?看來是得重新估量這個葉凡小同志了,」

且不說大家在犯嘀咕,其實這是齊振濤故意的,他也是有心想幫葉凡一把,所以借著打哈哈機會讓大家心裡猜個痛快吧。估計幾個人回家得把自己這斤,「你小子。琢磨半天了,對於葉凡來說卻是受用無窮的。

「行,我聽從領導安排。」葉凡二話沒說,倒了酒後三杯又下肚皮了。「葉凡同志不錯!很有漏*點小今天在這裡能認識到他不虛此行。這三杯我幹了。」風清錄破天荒的舉起了杯子,也是連幹了三杯,齊振濤當然更不會慢的。差不多同時幹了進去。

風清錄的話更使得周乾陽。羅浩通、賈寶全等人差點跌破了眼鏡,幸好他們也沒戴眼鏡。當然。又是一陣子心思電轉般的猜測,當然他們磨死了幾萬咋。腦細胞也猜不透其中的關巧的,這個就連葉凡自己都感覺有些詭異。

要說齊振濤是想幫幫自己。拉自己一把還算說得過去。因為齊天跟自己是朋友,可風清錄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司長,而且是在財政部任職的。根本就沒必要鳥自己一個庫區辦的小主任的。兩人八竿子也難以生交集的。

「周書記,您是我領導的領導,我自飲三杯,您隨意。」葉凡接著打通莊。不過人顯得很是恭敬。並沒一點年少氣盛的樣子。

小葉,不能這麼說,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每人六杯乾過去。領導們隨意就是了。」這時齊振濤話了。

「好!我干六杯。領導隨意。」葉凡點了點頭。一輪六杯乾了下去。不過周乾陽,羅浩通,賈寶全。衛初嬌四人當然不敢只沾一下嘴了,人家齊省長和風司長都幹了三杯,自己等人當然也是一樣的,所以統統幹了三杯,倒是給足了葉凡面子。

「齊省長。風司長,周書記,羅市長」今天這桌子上有兩道奇菜。一道叫狼鼠湯。聽說是咱們墨香地方菜。一種叫做「叫花魚」是用咱們林泉鎮龜嶺村牛角濕出產的本地鬍子鮑悶的,保准叫絕。不信各位領導先嘗嘗,不叫絕我自罰十杯。」

說到「叫花魚。葉凡還是很有心得的。可是彼花費了一番苦心的。親自交待李宣石到龜嶺村跑了一趟搞回來的。

「叫花魚,這名很奇特。叫花雞以前電視中倒是演過,洪七公最喜歡啃的那個。這叫花魚難道真有奇巧之處?齊老哥。我先嘗嘗。」風司長來了興趣,用筷子夾了一片品嘗了起來。

大家都盯著他,不久,風司長突然睜大了眼睛,放下筷子后讚歎道:「妙!妙啊!奇妙1

連連三嚇,「妙。字下來更是勾起了齊振濤等人的味口,一番品嘗下來連聲叫絕。

「怎麼會沒骨頭,骨頭都哪裡了?」齊天忍不住問道。這個大家都是這般子想法。不過各位大佬們穩重,所以並沒開口問罷了。

「呵呵,商業機密。這叫花魚的做法用的是古方子,藥材配料都很是繁雜。這個法不能外傳,當時那個做這魚的前輩有交待,呵呵對不起了。」葉凡淡然的一笑。顯得有些神秘。

「算啦,這是人家的秘密咱們也不好問。來吧,動筷子小葉也很是費心了,哈哈哈齊振濤早就揚起了筷子。

不久,古巴最好的雪茄也送了上來,又是令眾人小小的震驚了一番。

「大哥,你這裡好貨好像不少啊!前次鐵團送給你的好東西也拿出來吧。給在坐的領導每人一包就是了,兄弟我也跟著沾點光不是?呵呵呵」

不過,雪茄還沒打開時齊天突然想起了前次鐵團長送給葉凡的那一大箱子特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