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四十三章賣個人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三章賣個人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賈寶倉和衛初猜心裡不是個滋味,葉幾是提拔了。9u.net佼印賀憂干著鼻子提拔的。

玉副廳長知道了心裡會怎麼想?不暴跳如雷那才怪,估計魚陽以後再想去弄錢那就不容易了。

最重要的是省財政廳那兩筆款子怎麼辦,那可是七八百萬的大筆錢埃就是被壓后二個月,那這日子都難過了,這年還怎麼過?

想了想,賈寶全硬著頭皮,麻著膽子說道:「葉凡同志是個好同志。這次推薦的副縣長職務市裡批准后,我們縣裡還準備給他分管一部分的財政方面的事務。

經濟的展,招商引資跟錢總是掛勾的。我希望市裡能特事特辦。把關於葉凡同志的任命就在這二天內辦下來,現在到年關了,省財政廳還有兩筆款子沒拔到咱們魚陽。我希望葉凡同志能提前介入,專門負責這兩筆款子的運作

「這事早上的時候組織部門網好遇上討論這方面的人事安排問題,估計已經有結果了。等下我先打個招呼,叫組織部門明天早上下來考核。特事特辦。其實葉凡同志可以事先先進入角色。既然你們縣裡在省財政廳還有兩筆款子交待葉凡同志去辦,那就安排他去辦吧。」周乾陽和賈寶全好像在演雙簧。

齊振濤似笑非笑,知道賈寶全這個節骨眼上提集這件事來其中肯定有貓膩,估計那兩筆款子在省財政廳遇上大麻煩了,不過他也不說破,只是淡淡在笑。

當然,葉凡那臉早就綠了,心道:「陞官是好事,可叫我去省財政廳跑款子,那不是叫我湊上臉去讓玉史介這個副廳長甩耳刮子嗎?

賈寶全這咋時候提這個東東來不是強人所難。他難道不知道我跟玉史介的瓜葛,知道了為什麼還要我去出醜,安的是什麼心?

難道是報復齊振濤壓著他們提拔我的事?這個時候應該不敢,齊振濤還在場,他有十個膽子也不敢如此直白。來是想利用我了。」

心裡想著,嘴裡趕緊說道:「賈書記,這省財政廳方面的事務我不怎麼熟悉,款子怎麼爭取,怎麼運作這方面我是全茫然不知,您把這麼大的事交待給我,我是有些擔心到時弄不回款子來可就擔誤了縣裡的大事。

這事我看還是請縣裡派一些經驗老道的同志去辦比較好,年關了,魚陽的幹部職工總得過年,我怕誤了大事。dudu「葉凡硬著頭皮想推掉這個難堪的大蓋帽。

「小葉同志,賈書記剛剛誇了你,你看看,準備撂挑子了是不是?不熟悉跑跑就熟悉了嘛!不懂的可以問嘛!可以叫縣財政局的同志陪你一起去嘛!年青人,不要有畏難的心理才對,即便辦不成,摔倒了沒事。就怕不肯去爬

羅浩通市長估計也猜到了,他可是在心裡犯嘀咕,如果魚陽在年底前弄不回那筆款子來還不得市裡給他們擦屁股。

最後要是弄得甫財政不得不再拔上幾百萬救急的話,那自己的腰包不是又得縮了,所以也顧不及齊振濤在場了,也趕緊湊上了熱鬧逼向了葉凡。

不過此兩人都還有另外一打算,說不準乘此機會,可以利用葉凡同志使得齊振濤在高興勁頭上時句話。那玉副廳長難道還敢阻攔不成。要知道齊振濤正好管著財政廳的。說是直接的上下級關係也不為過的。

要知道財政廳的同志都有那種眼睛長在天上的怪毛病,眼界高著呢!

一般的普通的副省長,不是分管他們頭上的他們未必怕你。不過帶常委的他們還是不敢造次,要捋自己官帽子還是有辦法的。因為這個關係著利害關係。

「不是的」葉凡感覺有些冤。..故意喊道。當然,他的主意也打在了齊振濤身上了。

齊振濤果然中計了,其實是不想再哩嗦了,笑道:「不是是什麼,小葉,說清楚,年青人,多干點工作有啥不好,何況人家賈書記那麼的信任你,你看羅市長都話了。

儘力去做吧,真的能力不及時領導也不會怪罪你的,是不是?不過年青人,總得要有一股子敢打敢拼的勁頭,幾個月前在天水壩子,當時你去追那殺人犯不是很英雄的嗎?

想起來就來氣啊,老子當時是負責這案子的,命令你回來居然敢頂牛,看來你小子頂牛是頂慣了,以後這方面可得注意點。」

「頂牛?不會吧老齊,你可是堂堂的常務副省長,當時小葉不是聽說還在天水壩子當一村官,一個算不上品的股級幹部頂你的牛,你可是副部級大員,這要是在古代可就是三品大吏了。

哈哈哈,,

九品芝麻官跟三品夫員頂牛。不想要腦不腆厲不到,想不眾時風清錄司長來了興越飛搖了好幾次頭,像被風吹動著的小樹苗,其人也有些訝然,甚至驚詫,忍不住多瞅了葉凡幾眼。

周乾陽、賈寶全等人一聽。也是來了興趣,想聽聽齊副省長怎麼被自己下屬的一個村官頂牛的犯騷子事。

暗道:「難管這小子敢跟玉史介副廳長較勁,原來就是這般的沖。連常務副省長都敢頂下面的哪個還不敢頂。也許就是因此才認識齊振濤的,華夏不是有句俗語,不打不相識嘛」小

「當時這小子拚了命去追那群通輯犯。耍知道那伙人可是國家正在通輯的級罪犯,連公安、守衛士兵都殺過的重案犯。

當時你們魚陽的縣委書記命令他回來,頂牛了,後來不是墨香市的李國棟也下命令了,也給頂牛了。

我當時受省委委託,臨時頭負責指揮此事,聽到下面彙報后立即下命令叫他回來,主要是擔心這小子平白無故的送了小命,不值,還有一個是這小子的膽識令人欣賞。

你們知道這小子說什麼嗎?讒卜子說什麼,槍斃就槍斃,你們說說。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當時如果我在場的話肯定掏出槍來斃了他的。不過這小子也不簡單。因為此事,居然得到了公安部和國務院表彰,也算是莽撞的代價吧!

唉!一個不怕死的村官,我還有什麼理由要責罰他。說起來還是一個英雄。草莽豪傑不,說句更直白的話。我齊振濤佩服這樣的人。呵呵呵,」

一個「佩服。兩個字再現了齊振濤對葉凡的直接褒獎。

「是的齊省長,我」我又犯頂牛的毛病了。」葉凡不好意思,裝著有些難為情樣子摸了摸頭,喃喃道。

「這次頂的是誰?」齊振濤笑道。又來了興趣。

「玉副廳長。」葉凡很老實的說道。

「玉副廳長,是誰?為啥頂牛?」齊振濤知道這子估計是想拉自己進陷井了,不過心裡好笑的想道:「就順竿子再幫你一回小子,老齊我是為兒子還債,這人情夠大的了。以後再求老子辦事可就不容易了。」

「齊省長,玉史介是省財政廳副廳長。」衛初蜻搭話解釋道。

「昨天在魚陽西盤鄉的南天寺。因為跟他孫女以前生的一點事。他罵我「不是個東西」所以我生氣了,頂了牛。」葉凡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頭有些低垂。

「你罵他了,怎麼罵的?」齊振濤倒真有點興趣,心道不知這小子怎麼罵的玉史介,聽聽還真是有趣。

「我回罵他是「老東西」葉丹老實的說道,「不過我也是給氣的。」

「哈哈哈」齊振濤和風清錄都大笑了起來。不過他們可以笑。周乾陽和羅浩通等人可是不敢笑。這話這笑要是傳到玉史介耳朵里那以後不是給自己找麻煩,這省里的財神爺作為下面的領導可是得罪不起的,所以他們是拚命的憋住了。憋的挺難受的。臉型都有些扭曲著了。

「哼!他罵你「不是東西,也沒錯,你本來就不是東西,你可是堂堂正正的人。

你罵他「老東西,他當然生氣了,因為他是人而不是東西,居然還加了個「老。字,有意思,以後不能這樣了。

玉副廳長雖說是財政廳的,但也算是你的領導,對領導要尊敬,有意見在私下裡可以交流一下,不能當作那麼多領導的面給他下不了台的。

以後注意著點,不過嘛現在有些官員啊,也的確有些不像話了,算啦。不說了齊振濤打住了,其實他是間接的也批評了玉史介有些擺老資格,以權壓人等。這個周乾陽等人當然能聯想到那邊去的,桌妥人全是聰明人,沒一個傻子的。

「齊省長,既然您在這裡,能不能幫助說兩句,讓省財政廳早點把款子拔下來,魚陽的廣大幹部和群眾們可還在盼著它過年。」葉凡眼巴巴的望著齊振濤。心道,只要你肯點頭,還不是一句話的問題。

「省財政廳有省財政廳的難事。它要顧及到全省的財政拔款。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的。我想。不光是魚陽,全省大大小小的縣有一百多個。接近二百,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齊振濤淡淡說道,就是不開口

葉凡急了,過了這村可就沒那店了,要是今天齊振濤拍拍屁股一走。明天縣裡叫自己去省財政廳要錢,那可就得丟大臉。玉夾介會給好臉子給自己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