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四十四章風司長出馬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四章風司長出馬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惑道豬頭和野馬!王,兩哥們的打賞。..dudu諷洲洲腮沂各位大大很支持狗子,狗子心存感激,謝啦!順手求月票!

牙一咬,瞅了瞅一旁的風清錄,想道:「既然這個也是財神爺,還是財政部里來的,能不能求他出面說叨一下,一般來說也有用的。齊叔也幫了我許多了,這個副縣長可就是他面子上撈來的。

不然周乾陽和賈寶全那麼好心,立即就任命了,還特事特辦什麼的。這世上還真難,我們抖命追求的官帽子人家那些大佬一句話,開玩笑似的就解決掉了

嘴裡說道:「風司長,您是大領導,能遇上您的機會那是萬分之難。市裡、縣裡領導信任我,給我挑重擔子。特殊提拔,再怎麼說我也得表現一下不是。

不然周書記羅市長賈書記衛縣長怎麼看我,所以這第一件事雖說難度極高,但絕對不能辦砸了。

您看看能否幫忙說兩句,讓魚陽的幹部群眾回家能過個好年

葉凡滿面含笑,笑意真誠,恭敬但並不顯諂媚,初步做到了張馳有度。鬆緊適宜。就連齊振濤都在暗中點頭,感覺小葉長大了不少。

「嗯小葉說得實誠,今天小葉的招待也是令我感到非常的舒坦。這樣吧。你們在省財政廳的那兩筆款子是什麼名頭的,金額有多少?」風清錄司長開口了,不過不是盲目就答應,而是先了解情況再說。像這些大領導一般有把握的事才肯出手的,這才能顯出個沉穩來。

「謝謝您風司長。一項是關於農業科技展補助,有如萬。一項關於扶貧,地方經濟性補助項目。有勸萬左右。這兩項款子上面都已經審批了,就是在款子到位一項上財政廳說是年關緊,一時排不過來,也許要推到明天再哉拔過來了。魚陽是貧困縣。這個拖不起。」衛初蜻作為縣長。這方面當然非常熟悉的。

「嗯」。風清錄聽了后並沒立即表態,嗯了一聲后在考慮著什麼。

幾分鐘后笑道:「這樣吧。兩筆款子,勸萬那筆我打個招呼,看看能否趕在年底前拔下來。就當是提前賀一賀小葉同志高升了,呵呵呵」。風清錄也很乾脆,直接掏出電話打了起來。

說道:「學正兄,好久不見了。哈哈哈

「風老弟,你這一眨眼功夫就不見了人影子,聽說你下來,可就是不見真神,害得我好找啊!,小南福省財政廳廳長楊學正笑道。

「看來兩人關係相當不錯,這風司長難道在財政部任職?有可能,不然省里的大財神爺楊學正此人風司長怎麼喊出兄弟來了。..」周乾陽等人心底里暗暗驚嘆。

「我在魚陽婆羅山水庫釣魚小遇上一個有趣的小夥子,叫葉凡。是這裡的庫區辦主任,聽說快提副縣長了。

隨意中談到了魚陽縣年關的事。好像日子過得挺難。說是魚陽有筆扶貧性質的經濟展補助,估計有勸萬左右。

也許勸萬在沿海地區算不得什麼,不過在魚陽可是一大筆巨款,說是能否在年底前拔下來,聽他叫得那般子的慘,我也有些心酸。魚陽的經濟是該挪騰了。呵呵,這小夥子很有手段。.9u.net搞的那咋。「叫花魚。堪稱一絕,老楊你沒下來,可惜了風清錄說完后也沒再說其它的什麼,掛了電話。

「謝謝!謝謝」葉凡連聲說了三個謝謝。衛初蜻和賈寶全也是跟在後頭連連稱謝。

「呵呵,謝我幹啥,我沒做什麼啊!只不過跟老朋友打了個電話。講了講釣魚的事。談了談你的叫花魚。」風清錄一臉的輕鬆,令得葉凡是感慨萬千,人家一個電話魚陽的同志跑斷了腿還難辦到。

晚餐過後喝茶聊天。

周乾陽、羅浩通和賈寶全等人被齊振濤趕走了。

「齊老哥,今天我可是大獲全勝,你那五成是我的了,哈哈哈風清錄也暴出了猙獰的狂笑,也許喝了些酒的緣故,估計應該是很開心。

「唉!這魚它娘的也是勢利眼。見你風老弟是從財政部來的財神爺全往你那口子上撞,看來有錢也能使魚上鉤啊!老子省里的就不來問津。真是有些躁人

齊振濤無奈的嘆了口氣。突然掃見了一旁正默不作聲陪著笑臉的葉凡,氣道:小子,我的損失就由你來陪了」當1

「我賠,賠啥,您可是省長小賭的肯定是高檔貨,我可是賠不起?。葉凡一慌,趕緊站了起來連聲推脫。

「賠不起也得賠,哼!齊振濤狠聲說到,逗得風清錄在一旁狂笑不已。很是得意。看來兩人真的很隨意,互相鬥著取樂。

「齊叔,我真不怎麼你們賭什麼,這無影的東西叫我咋賠?」葉凡苦瓜著臉,瞅了一眼正乾笑的齊天叫道:「賠什麼,你說」。

「嘿嘿嘿,大哥,就是那個,那個玩意兒齊天陰聲乾笑不已。

「那介」那咋。什麼,我」。葉凡不明白。

「跟娘們有關係的東東齊天湊葉凡耳旁賊笑道。..

「啊1葉凡嚇得差點凸掉了眼珠子,隱晦的偷窺了一下齊振濤和風清錄,暗道:「兩位大領導要春宮丸,我的老天,大領導也好這口子?」

「瞪啥瞪,只許你們享受就不許咱們這些半老頭子樂呵一下了。沒啥。增進情趣的東西,男人嘛!偶爾為之有益於身心,食色性也是不是?風老弟,你說是不是,哈哈哈」齊振濤一點也不感害燥,直言不晦。

「嗯!男人風流不是病,正常1風清錄也開了句玩笑。

「說說,你小子還有多少存貨,全拿出來齊振濤問道。

「我」我沒有幾顆了,是人家配製的。古代秘方,純草藥,無副作用的,很難配製,真的很難。那個配製此丸的老前輩雲遊去了。」葉凡趕緊打著哈哈想堂塞過去。「別羅嗦了。快拿出來,咱們得趕回去。」齊振濤哼道。

「就三顆了1葉凡巴巴的說道。

「那麼少?」齊天突然睜大了牛眼,嘴合不攏了,「那我的份頭不是」風叔,正好,一人一顆,嘿嘿

「不對!我是一顆半,你老頭子可是輸了的,他得給我半顆齊老哥。半顆分了有一

知品乾脆你那一顆倉給我得!下來一插不容易圳嘗風清錄那臉皮一點也不嫩,畢竟是財政部出來的,都練成鍋底子了。

「嗯!算了,齊天那一顆給我,你獨得兩顆。」齊振濤哼道,臉上不悅了。

「爸,我」我盼了許久了。」齊天麻著膽子小聲叫道。「好像」好像我還有點存貨。給齊天一顆算了。」葉凡斯斯挨挨說道。

「還是大哥好哇,哈哈哈」齊天露出了狂勁頭。

「好小子,跟我打馬虎眼。還有多少,全拿出來。」齊振濤吼道。倒真有點像是一頭怒的雄獅子。

「我看看。」葉凡拿出了盒子,打開一數,正想回話。

「盒子拿過來吧,還數啥?」齊振濤居然不顧一個堂堂常務副省長形象。葉凡網遞到他跟前就被他伸手奪了過來。

眼一掃,哈哈爽笑,說道:小子,還想藏,不錯,六個瓶子應該就是六顆了。風老弟三顆。拿去!我二顆,齊天一顆,齊天那一顆就,放我這兒保存了,咱們是一家人小還分什麼的彼此。」

齊振濤樂呵著分完了藥丸。風清錄也沒矯情,自然地放進了皮包里。就剩下齊天黑著個臉不作聲。那是不敢作聲,估計一出聲真的會被齊振濤幹了一個暴栗子嘗嘗的。

齊振濤休息一陣子后就走了小葉凡網送到門口,乘齊振濤不注意時偷偷塞了一咋,硬抑抑的東西給齊天。這小子那手比鷹還快,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麻溜地塞進了皮包里。

「謝謝大哥,我知道你不會就這樣丟下兄弟的不管的,呵呵」齊天湊葉凡耳旁低語了幾聲鑽進車子走了。

車網開到婆羅山水庫到武溪的交叉路口時,齊振濤掃了齊天一眼,哼道:「給了幾顆了?」

「什麼幾顆,爸?」齊天強作鎮定想矇混過關,其實臉上頓時就布滿了黑線,心裡哀嘆一聲:「完啦!老頭子那當過兵的眼簡直就是鷹眼。」

「真想吃板子是不是?」齊振濤頓時臉放了下來,冷聲哼道。

「別,爸,我也不知道。當時沒看。」齊天黑著臉,連腮幫子那肌肉塊都在顫慄,拉開皮包一數。說道:「三個瓶子1

「再拿二嚇。瓶子過來,給你小子留一顆。年青人,這東西雖說沒副作用,但用多了對身體也有損傷的。」齊振濤振振有詞。

「爸!留兩顆吧1齊天差點喊出來了。

「再喊,一顆都沒有。」齊振濤臉真的板了下來,「你小子。還想跟我打馬虎眼,唉!這玩意兒的確是好東西。爸雖說有三顆,但那邊兄弟多,一人半顆的話試用一下也不夠分的。可惜沒辦法量產,不然投資搞個廠子倒是財了,哈哈哈

「量產肯定不行,這個要內勁之息蘊育才行,聽說要達到七段的高手才能制用出來。

咱們華夏像那種隱世級老頭不會過四隻巴掌數。大哥不錯了。還挺大方的,估計他那兒也所剩不多了。

而且此丸的藥材聽說是絕品。沒地兒來的。爸,省財政廳那個玉廳長跟大哥不對付,你不如跟那個玉老頭打個招呼,剩下的那筆農業補助款子也給拔給人家魚陽算了。

他們縣的賈書記把那兩筆款子的爭取權交待給了大哥,其實有點強人所難。

大哥網陞官想儘快撈回這筆款子,如果玉老頭從中作梗的話那款子估計八成得黃了。再說年底了。也拖不起,大哥人不錯,這事對你來說不過舉手之勞罷了。」齊天為葉凡說情。

「齊天,有什麼事不能全靠著別人,既然葉凡跟玉史介有茅盾。他作為一個年青的副縣長,就應該自己學會去處理好這件事才對。雖說這件事很麻煩。越麻煩越能磨練他。

如果什麼都是別人給他打理好不利於他的成長。如果他連這件事都處理不好人家周乾陽為什麼會提他為副縣長,我的面子是一方面,但你大哥葉凡也的確有些鬼才。這小了機靈著呢。

我相信他會找到解決的辦法的。

人哪!總是在不斷的磨難中漸漸成熟的。沒有磨難哪來人的成熟,溫室里的花朵永遠不如野花有韌性堅強的。

你大哥想飛得更高,就應該要有勇氣去承擔一切。你小子也得向他學學。人家一個平頭百姓,半年時間連升了好幾級,運氣當然也有一些,背後有人幫也佔了二層。

但如果是斤,像阿斗一樣的人,怎麼也扶不起來的。葉凡願意作蠢材阿斗或者是做霸主劉備,這個就由他自己選擇吧」齊振濤順便也教育著兒子,語重心長的說著。

轉頭掃了齊天一眼,笑道:「你真以為我為了幾顆藥丸會專門跑婆羅山來嗎?那嚇。只是介,噱頭罷了。官場的水很深,你小子還得學著點,軍隊里一點不比政府機關好混的,那是另一種官常」

「我明白了。」齊天點了點頭,遞過去了兩顆藥丸。

晚上舊點半。

市委組織部的曹萬年老哥樂呵呵笑道:「葉老弟,先給你賀喜了。你這陞官之路就像是坐火箭。我是拍馬也難以趕上了。明天早上市委組織部的蕭秉國副部長會親自下來考核的,周書記交待了,特事特辦。一邊考核一邊宣布了。你老弟到底走了什麼門路,弄得建臣老弟都一直嘀咕,說是自己像你這個年齡還是一個小警員。」

「謝謝,這嚇,說起來也是很複雜,運氣好了一點,唉!這官路也是幾起幾伏的,有點走馬觀花的繁雜感覺。謝謝曹哥的提醒,我是不是該準備點什麼?」

葉凡小心的問道,當然,婆羅山生的一切他不會說的。這個當時齊振濤在周乾陽面前交待過。不想鬧起沸沸揚揚的。主要是考慮到風司長的身份。

「你這事既然是周書記親自話的,蕭秉國跟你又沒什麼磕絆。即便是有點什麼小磕絆他也不敢使壞了,畢竟這是市委書記交待的事,誰敢暗中使絆子,那不是跟自己的帽子過不去。你安心工作就是了。我會給老蕭說一下,不用擔心。你就等著請客就是了。」曹萬年也是相當的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