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四十五章考核提拔升副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五章考核提拔升副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謝謝曹哥,還有一件事,就是墨香市電力集團那個據甘心的事。..dudu」葉凡說道。

「那個等以後見了面再說。既然王亞哲此人那麼不識相,那就讓他再坐坐冷板凳吧,呵呵呵。」曹萬年一句話基本上等於判了王亞哲死,刑。

早上八點鐘,蕭秉國副部長帶著幾個人,到了魚陽。

一伙人先後到林泉鎮去逛了一圈下來,回到縣裡走訪了宗教局,縣府。隨後順帶著還考核了另外一個副縣長名額,進行了組織談話,民主測評」,雖說時間緊迫,但該走的程序一個沒落下。

晚上,在縣委禮堂宣布了市委組織部的決定,任命葉凡同志為魚陽縣副縣長,同時因為李佩竅副縣長調走又補了一名,還是個女人,叫肖伊林,聽說是魚陽肖家的人,得益於這次肖家老祖宗銅像回歸的造勢。

同時還增補了一個副處級的縣長助理名額,叫玉春嬋,其實是玉史介為墨香市弄了一咋,大項目,所以從周乾陽手中落下了這麼個名額,其實有強化魚陽玉小家勢力的趨勢。

對於從市團委空降下來回到魚陽擔任縣長助理一職的玉春嬋,反應最強烈的當然就是魚陽的費默了。

不過他也是無奈,雖說有個市委常委妹妹費玉,但玉家在市委卻是有個玉懷仁,人家是專職第二副書記。排名比她這個市委秘書長高多了。玉家跟費家在市委這次也是好好的掰了回手腕。

這個作為市委書記的周乾陽當然是樂於見到的,因為聽說在市委有漸漸的形成魚陽派的可能性,所以周乾陽先下手為強,以一個縣長助理為餌就破解了魚陽玉家跟費家的利益聯盟。

慶功宴在魚陽酒樓舉行,蕭秉國舉著酒杯,微笑著說道:「葉凡同志,祝賀你了。你可能是咱們墨香乃至整個南福省都算得上最年輕的副縣長了,後生可畏啊!,「謝謝蕭部長的誇獎,瓚書記也不大,現在可是魚陽第一大鎮林泉鎮的書記。..前途無量啊!呵呵呵葉凡謙虛的打著哈哈回了過去。隱晦的也誇了繆勇一次,令得蕭秉國十分的受用。

「呵呵呵,看到你們這群年青人。我都覺得自己老了,真的老了。」蕭秉國笑道,「以後繆勇的工作還需要葉副縣長支持啊1

「哪裡的話,一起做事,雖說跟繆書記相處時間不會很長,不過他有一股子撞勁,我相信林泉在他的主政下一定會迎來一個新的展時期。

」葉凡笑道,跟蕭秉國扯著。

「曹部長可是很照顧葉副縣長的。」蕭秉國突然小聲地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哼!原來拉話拉了半天其它都是幌子,想查我的底子了。」葉凡心裡暗哼道,淡定自惹,笑道:「曹部長,他可是大部長,如果有幸能結識的話就好了。不過人家堂堂的常委怎麼會,不過倒真的得去拜訪一下曹部長了,感謝,」

葉凡說了半句,打著哈哈,口風緊著,一點意思也不表露出來。令得蕭秉國也猜不透葉凡跟曹萬年的關係。

說是有關係的話好像又不像,說是沒關係的話好像又不像,因為曹萬年對葉凡的考核方面交待得非常的慎重。

「也許是市委周書記交待的事曹萬年怕出什麼砒漏吧!真是我多心了。葉凡一個鄉鎮幹部。怎麼會跟曹萬年搞在一起,應該不可能,層次還不夠?檔次差太遠了。

如果真沒關係王亞哲的事咱就可以安心的助力一把了,不然鬧不清這其中的關竅會不會惹到曹萬年不高興。

唉!王亞哲呀王亞哲。人家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還不到一個月,人家由一個鎮長一口氣就爬上了副縣長的個置,按這樣的度攀升的話不用幾年就過咱們了。..

這次的事也真是透著股子詭異,周書記怎麼肯親自關注一個副處級幹部的任命,如果葉凡是魚陽縣副縣長又兼常委的話還差不多,不然,這小小子是怎麼進入周書記視野的。

看來我得跟謬勇好生交待一番,不要跟必卜子唱對頭戲了,這小子簡直就是一條快要騰飛的巨龍,能不招惹最好不要惹上一個這般強勁,打不死的小強。

幾個月時間幾起幾落,免職提拔再免職又提拔,真是有些詭異」蕭秉國心裡不是個滋味。

王亞哲通過王天亮這個哥哥連上了他這條線,一直在搗鼓著想坐上市電力集團的寶座。

不過范仲揚也不是孬種,人家也有一大幫子人,謝國忠也不是吃素的。范家跟謝家的關係相當的好,是那種世代傳下來的朋友家族。

想上位難啊!近期以來蕭秉國也還在猶豫之中,如果葉凡摻和進來

如果葉凡跟曹萬年真有一手的話那王亞哲就堪憂了,如果自己出面為王亞哲處理,恐怕會因此得罪了曹萬年。

這點上蕭秉國是萬萬不想看見的,因為曹萬年坐上了組織部部長寶座。他屁股下的那個常務副部長的位置可是空出來了。

蕭秉國雙眼可是盯得快酸了,常務副部長跟副部長雖說僅僅只差了「常務。兩個字,但實權卻是差了不是一星半點的。

先級別就差了一級,在市委組織部里,常務副部長是正處級的,其它副部長只是副處級別的,實權那個就更不用比了。

如果曹萬年不在,組織部一般的臨時尖持人都是常務副部長的。而且常務副部長也是升部長的一個過渡門檻,誰不想坐上一把手的位置?

這次王家兄弟連上線,蕭秉國何嘗沒有想利用王家兄弟在市裡影響力的心思,王天亮作為市財政局的正職,那個朋友也是一大堆的,跟財神爺作朋友那是每個人的夢想。因為這個世道上誰也不會嫌錢多的。

其實蕭秉國的事說白了就是相得益彰,各取所需罷了。

華夏公曆鵬年2月舊號,陰曆是出,恿過四天就過年了,縣裡的打算是舊號放假,所以僅剩兩天時間了,一切都緊張忙碌得很。

早上8點,衛初孀招開了縣長辦公會議。

重新調配,安排了各個副縣長的分工。

不過,從大體上說沒有多大變化。

只是肖竣臣這咋。常務副縣長的職權跟張曹中當縣長時相比那是大大增強了,重新奪回了財權,這個跟肖家在魚陽的勢力穩步上升當然也脫不開關係的。

葉凡作為新進的副縣長,分管招商引資。科技,宗教局,庫區辦」不過最後也不知賈寶全和衛初蜻安的是什麼心,居然還加了一條一協助常務副縣長肖竣臣管理財政這一塊。

要知道財政這一塊可是縣裡最大的一個香餑餑的,一般都是由常務副縣長協助縣長管理的,這次居然又加了個葉副縣長進來,令得肖竣臣心裡估計是打了個硬疙瘩。

暗道:「看來賈寶全和衛初蜻還是防著我一手,不放心,把葉凡這個新貴給砸了進來,難道是想制衡我?哼!姜還是老的辣,一個毛都沒長全的小屁孩也想制衡我,天方夜譚1

葉凡心裡也是暗暗叫苦,也想到了這方面,有些謙意的瞅了一眼上面的肖竣臣。在相面術下現肖竣臣的氣機有些激蕩,看來是微微有些動怒了。

暗罵道:「唉!才上任就挑起了我跟肖竣臣的誤會,賈寶全啊賈寶全。你也太狠了。為了制衡各方面勢力,你是無所不用其及。

眼見我的勢頭有所上升,你馬上就在我的頭上套了一個無形的枷鎖。看到肖家勢力有所抬頭,又把我給拋了出去刺激一下肖家。

平衡是官場一個永遠的藝術,這官場上的事真是複雜愕很,每一道政令,每一項人事安排好像都有一些道道在裡面

省里那筆勸萬的款子倒是直接共拔到了魚陽財政局的賬面上,不過那筆切萬的農業補助說是來不及下拔了,得等到明年了。其實當然是玉史介在從中作梗了。

那勸萬是省財政廳廳長楊話了,玉史介腦袋再犯渾也不敢去觸楊廳長的霉頭的。葉凡一上位的事宣布后,玉雅枝當然,立即就把此事彙報給了自己的叔爺玉史介。

當時,在省財政廳的辦公室內,玉史介已經砸壞了三個茶杯了。嚇得秘書一直在掃地收拾小心翼翼的不敢有絲毫大意,這要是惹毛了正在氣頭上的玉史介一腳踢了自己都有可能。

「媽的!賈寶全這隻老狗1玉史介憤然罵出了一句髒話,「陽奉陰違,不過這事還真是有些詭異。昨天楊廳長怎麼會直接插手魚陽的下拔款子?

而且還親自批示,特事特辦,要求立即下拔。

難道賈寶全打通了楊廳長的關節,應該不可能。賈寶全昨天不是還在魚陽,人又不會遁地術?

這其中到底是什麼人出手了?絕對有人,而且還是尊神。

不過那筆勸萬的款子楊廳長並沒交待,看來魚陽並沒有打通楊廳長那一節,如果有打通為什麼不一起批示了,反而還要留一手

玉史介絞盡腦汁,磨死了上萬個腦細胞也沒理出一個有說服力的道道來。不過賈寶全給玉家的玉春嬋安排了個副處級的縣長助理個職。也許算是賠禮吧!

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