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四十六章利益交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四十六章利益交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惑謝「書友傻們凹四7咕阿,馬!王。..dudu大師打得月樓的楚王閣里,只有兩個人,葉凡跟肖飛城先生。

「肖先生,回魚陽也有幾天了。我相信肖先生也看到了魚陽的大展勢頭。魚陽的經濟在復甦中。明年應該會迎來一個倔起的高峰期。呵呵呵葉凡淡淡的笑著,一臉的真誠。

隨手給肖飛城倒上了一杯好茶。笑道:「這茶是咱們魚陽本地產的「熟茶」無污染,全綠色產品。聽說只產在海拔達一千來米的山地上。雲蒸霧濾,十分的難得,肖先生嘗嘗,味道絕對正宗,呵呵呵」

「嗯!的確不錯,淡淡的苦澀中夾著一絲絲的甜味兒。好久沒喝到家鄉產的本地茶了,唉」,

少小離家老大回,

鄉音無改毒毛衰。

兒童相見不相識。

笑問客從何處來。

肖飛城有些哀傷,隨口吟起了賀知章的回鄉偶書」

「在外打拚也不容易,家鄉的展也不容易。作為一個魚陽人,我也十分的痛心。葉縣長的意思我懂。魚陽絲織線毯廠的現狀我也十分的清楚。

這事我也不矯情了,咱們打開窗子說亮話。飛雲集團注資絲織線毯廠要說虧本應該不會,但也沒多少賺頭,除非魚陽的交通等各方面的配套設施能跟上去。」

肖飛城講到這裡停頓了一陣子,又呻了一口茶,笑道:「聽說葉縣長認識南宮集團的董事長南宮鴻策先生?」

「嗯!是認識葉凡沒有否認,心道。..估計肖飛城想說一些南宮集團的事了。

「南宮集團在香港新建了天馬大廈,而我們飛雲集團專註於絲織布匹這方面生意。這種東西通得多利潤自然就上去了,我想,如果要飛雲集團注資魚陽線毯廠也無不可,只是這銷路方面希望葉縣長能替我打開一條。不然生產出的東西沒人要。再加上魚陽交通太差。堆在倉庫里全得成廢品了。工人還得工資,機品還得折舊。稅收還得交,又何來利潤?還得虧本。

。肖飛城拋出了條件,搖了搖頭。

「呵呵,肖先生請說,要我怎麼打通一條路,能辦到的我儘力」葉凡知道肖飛城拋出南宮集團來肯定跟它有關係,也許就是希望通過南宮集團去銷售一些絲織品或布匹了。dudu不過南宮集團的重心點並不在絲織布匹方面。葉凡心裡也有些疑惑,但並沒說出來。「說服南宮集團,在天馬大廈里給飛雲集團一層樓的鋪面,當然,我們會按市場價付給租金的。」肖飛城因為有事要趕回香港,所以也沒時間,直白地道出了目地。

「就這條嗎?」葉凡問道,「不知肖先生準備注資多少於魚陽絲織線毯廠?」

「簡單!如果能盤下天馬大廈一層樓,我注資沏萬。具體事務我會安排人手到魚陽來路你們洽談。不過有一點小請葉縣長放心。我肖飛城雖說不是魚陽土生土長的,但我的根在魚陽。絕對不會做有損魚陽。漫天要價的。適當的吃一點虧就算是給魚陽我肖家人作些貢獻了

肖飛城說得真誠,從相面術上感覺不像是在說假話。

「看來肖飛城極想得到天馬大廈的一層樓面,天馬大廈也許地理位置相當的佳,不過想拿下一層樓面估計是相當的難,不然肖飛城也不會一打聽到我跟南宮鴻策關係,寧願冒著貼錢虧本也要注資魚陽線毯廠了。..」葉凡瞬間在腦中繞了一個彎回來,笑道:「這事我得先問問南宮鴻策先生再說。不然現在答應你那是欺騙你是不是?。

「當然,不過這事非常的急,拖不得,一拖機會一失去就可惜了。我也表個態,天馬大廈的事一談下來我就立即注資。」肖飛城笑道。

「好!我馬上打個電話先問問南宮董事長的意思。」葉凡也知道這個很急,估計肖飛城的飛雲集團有什麼對頭也在競爭天馬大廈的樓麵店祖權。

「南宮董事長,好久不見了,身體還好吧,我是葉凡,呵呵呵葉凡當作面打起了電話。

「葉大師,你好。身體還行。就是年關了事忙。」南宮鴻策話語有略顯疲態。

「是這樣的,我想求你一件事不知是否能行?」葉凡收斂了笑意問道。

「你說南宮鴻策心裡暗自一喜,既然葉大師肯開口了那是更好。落下人情以後南宮家遇上什麼要緊事他也得還這介,人情不是。所以南宮鴻策不怕葉凡來找事,就怕他不來找事的。

「是這樣的南宮先生,我們魚陽絲織線毯廠跟香港飛雲集團合股辦了個新門味產一此兆織布匹面料,聽謊南宮集團最近圳天馬大廈,我們這邊想租下一層的樓面。如果能行的話就由香港飛雲集團代表魚陽絲織線毯廠跟南宮集團簽約。葉凡說道。先就把飛雲集團綁定了。

「這咋,太晚了一些,我先問問。半個小時后回你電話南宮鴻策顯得有些為難。看來是不好拿下的。

「好!麻煩你了。我等著。」葉凡掛了電話。臉上那笑意消失了。說道:「肖先生,我想天馬大廈應該有其它什麼事吧!或者說樓面已經人祖去。希望肖先生能開誠布公的跟我透個底子,咱們也好商量個對策是不是?既然肖先生有意注資魚陽線毯廠了,以後大家都同坐一條船上了。」

「唉!香港布升集團也是經營絲織布匹生意的,我們兩家是老冤家了。溝溝坎坎的相鬥了幾十年了。

這次布升集團也有意搶佔天馬大廈。因為那塊地盤的位置的確最佳。

不過布升集團先下了手,聯繫上了南宮董事長的親弟弟南宮鴻華先生,現在正在洽談中,也許已經簽定了意向協定。」肖飛城嘆了口氣。知道這蓋子想捂也捂不住了小乾脆透了底子。

「誠如葉縣長所說的,以後合資的話咱們就是一條線上人了。利益共享風險共擔,我想葉縣長也不願意看到廠子利益受損吧肖飛城把自己也給綁定了過來,壓著葉凡,逼著他去想辦法拿下樓面了。

「南宮鴻華,唉!本來不想摻和進南宮家族的內部爭鬥中,看來這次是逃不了啦。也不知南宮鴻策是否肯冒著跟其弟弟翻臉的危險給飛雲集團一層樓面。這事看來不怎麼好辦,南宮鴻策也處於兩難之中。」葉凡心裡有些亂,有些煩,想不到節外又生枝了。

兩人各懷心事,嘴裡不咸不淡的閑聊著,實則在等電話。

半個時后南宮鴻策來了電話。

說道:「第四層整個樓面都被布升集團簽了下來,如果飛雲集團想要的話我剛才挪了一下位置,在第三層挪出了半層的樓面,就剩這點了。再多也沒辦法。實在對不起了葉先生,你第一次開口就遇上了這事兒。唉」南宮鴻策顯得有些內疚樣子,其實就是那第三層的半層樓面都是硬挪出來的,頗費了一番唇舌,甚至南宮集團還吃虧了。

「謝謝!待我先問問飛雲集團的肖飛城先生再說,等下給你答覆。」掛了電話葉凡把情況給肖飛城說了。

「搶先了,我也估計到了。算了。半層就半層,先拿下來再說。如果不拿下來全給布升佔去的話就更麻煩了。不過第三層的位置比第四層更好一些,可以答覆了。」肖飛城先生說道。

敲定了租樓面的事,也讓肖飛城對葉凡的能力是刮目相看。

暗道:「葉先生看來能量很大。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副縣長所能辦到的事。難道葉先生背後有著什麼殷實的靠山?不然南宮鴻策怎麼會那麼乾脆。我們飛雲集團奔波了幾個月的事,人家一個電話就拿下了。面子很大啊!估計這第三層的半層樓面都是南宮鴻策硬挪回來的,是什麼力量能讓南宮鴻策下定了這麼大的決心。鐵心在幫葉副縣長的

「葉縣長,我得立即趕回香港,先把樓面簽定下來才行,這事不能有閃失。注資的事我安排人手回來談。為了表示飛雲集團的誠意,這裡是一張勸萬的支票,我先交給你。

作為飛雲集團前期的注資款項。估計後面應該還有勸萬左右,等洽談下來后也可以到位了。

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呵呵呵肖飛城臉上放鬆多了,這幾個月來一直擔心的事總真是有五成的作落了。雖說被布升搶了先機,但也得奮力趕上,不然就有被布升全面擊潰的危險。

「謝謝!謝謝肖先生對魚陽的厚愛,我代表魚陽線毯廠的全體幹部職工感謝你了。」葉凡說著感謝話接過了支票,心道:「總算是撈了點資本回來,不然賈寶全會認為被齊振濤逼著給自己升了個官,心裡不痛快著。」

「還有一件事得勞煩葉先生了。就是小女茵兮的事。聽說葉先生會神奇的針炙之術,還有那種什麼藥丸。不管能否治好,希望葉先生儘力一試。如果能治好小女的麻斑,我會按香港市面上的治療費用付款的肖飛城說道。昨天差點被老婆和女兒嘮叨死了。

「不用了肖先生。我當時說過只收成本費用的。」葉凡笑道。,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出,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