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五十一章有奶就是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一章有奶就是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四百五十一章有奶就是娘

五朵金花那臉黑如墨漆,嘴巴咂巴了幾下最終沒發出聲音來。還怎麼較勁下去,再較勁下去的話葉凡真豁出去的話完全可以建議縣裡開除自己五人,因為好幾年了,自己五人都沒請過假,要算曠工的話都有上千天了,拿哪裡去都是直接開除了。

雖說五人的枕邊人厲害,但人家葉副縣長占著個理兒,有理雖說不能走遍天下,但人家要拿這事說事那個麻煩可是不校一千塊跟工作相比孰輕孰重,五朵金花們再蠢也能想到的。不吭聲那個是明智的選擇,不然這事估計會越鬧越大,而且還不利於自己等人。

「同志們還有什麼話說嗎?我這人從來很民主的,你們有什麼想法可以提嘛!促進咱們局裡工作更有效的開展下去,促進民族大團結,咱們局裡的同志還是很關心局裡工作的,能提些有建設性的意見當然更好了。有責改之,無責加勉嘛,咱們局這個公辦會議開得很成功嘛!著實的體現了班子民主,體現了咱們局各位同志都有一顆關心咱們局事務的向上的心……」葉凡淡淡笑著甩下了一攤子廢話,見大家都不吭聲了也就散會了。

「民主。民主個屁,誰還敢說話,那不是找死。」局裡某些同志恨得牙痒痒的。

「老弟,這局長位置坐得舒坦吧,哈哈哈……」葉凡翹著二郎腿,坐在盧偉辦公室的轉椅子上搖來搖去的,好不悠閑。

盧偉已經提前到魚陽縣公安局上任了,不過公安局局長還要經過人大任命才行,所以暫時還只是代局長。

不過人大任命只是走個過程罷了。這個體制內的都曉得,純粹一種形勢。不過如果縣委書記要從中作梗的話也有可能翻船的。

「不錯!不錯個屁!累都得累癱過去。這魚陽一個窮旮旯縣,要錢沒錢要車沒車的,這些都沒有,就張著要飯吃的人口子多。

一個縣局,人數總和居然達到了上千人,完全可以編一個正規團了。這裡面的人真是魚龍混雜,學校畢業的有,軍轉幹部有,亂七八糟靠關係塞進來的更多。戰鬥力沒有,領工資的特別多,幹事的沒有,要獎金的聲音比誰都大。

副局長有四五個,局裡副科級的幹部有十來個。

警車全是快報廢的車輛,就連我這個局長坐的都是一輛快報廢的二手三菱,如果真遇上什麼緊急的事這破車還能開?一加碼力估計就得拋錨了,老子總擔心這破車散架了,。」盧偉牢騷滿懷,「周柏成移交時財務賬面上就剩下幾千塊錢。館子里還欠著幾萬塊沒付,這日子沒法過了。」

「呵呵呵,魚陽就是這個樣子的。你自己家不是有好幾輛車子嗎?隨便弄一部下來自己還開著不就成事了,什麼車能跑得過你家那輛法拉利。」葉凡竊笑道。

「不成!老頭子交待了,既然到地方工作就要像個樣子,還批評我說是牛里牛氣的像個花公子,這樣子不行。既然決心入仕途,想在公安戰線上干出一番成績來就要做好吃苦頭的準備,所以就連每個月的零花錢都給縮減了一半。唉……完啦,現要想瀟洒都沒法子了,以前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盧偉一臉的衰氣。

「哈哈哈……好!伯父幹得好。就應該這樣子才對,公安局長可是很要有形象的,它可是保一方平安的大神,你自己都不撿點還怎麼能治理好一個這麼大的行局。不過,我相信你老頭子那一個月的零花錢也不會少吧,即便是縮減了一半估計都有上萬吧。」葉凡興哉樂禍不已。

「我說大哥,你自己開的可是一百多萬的改裝牧馬人,咱就開那輛快報廢的二手三菱,這差別也太大了。就許你這副縣長放火,可以腐敗,就不許咱這小老百姓點點燈?」盧偉反唇想譏道。

「呵呵。我那是被逼的,原來也只是想搞部退役的車子,誰知鐵大哥弄了這麼一部好車子給我,幸好外部搞得還像輛舊貨,不然真不敢開出去了。」

葉凡笑道,「不過前次那案子你可是功臣,收繳了那麼多賭徒的車子於局都沒給你帶一輛來?弄一輛奧迪也行啊!再不就是新三菱搞一輛。」

「想得美,於局最摳門了,別說車子,一個輪胎都休想弄到魚陽來。還說市局也不富裕,沒錢什麼的,好像比我還窮似的,真是氣人。」

盧偉氣悶著了,轉眼嘿嘿乾笑著,湊了上來,說道:「大哥,聽說你還分管著協助縣財政那一塊,既然上任了能否拔些款子給咱們局配上幾輛新的警車,我的那輛要求就不要太高,新的三菱搞一部就是了。其它的巡警用的麵包車配幾輛就是了。」

「新三菱,還麵包,老子自己還想啃呢!你去查查,看看縣財政上還有多少錢,估計馬鐵林局長要到公安局來化緣了。」葉凡一臉的苦笑。

「不會吧,真的那麼慘,魚陽可是人口大縣,縣財政一分錢沒有還怎麼過年。完了,我還想去問衛縣長討點錢,年關了。局裡民警們加班加點辛苦了一年總得發點福利嘛!看來得泡湯了,這下怎麼辦?」盧偉一下子心底里那是扒涼扒涼的。

「嘿嘿,不過剛才衛縣長可是從我手中接過了一張三百萬的支票,你小子趕得急的話估計還能落下幾萬塊錢,去晚了的話估計就連湯渣都沒得剩了。」葉凡一臉的乾笑,氣得盧偉那是牙痒痒的。

「不說了,我先打個電話提個醒兒再說,不然真像大哥說的那樣子我這局長沒法子幹了。」盧偉說著就打起了電話。

幾分鐘后一臉的青色,放下了電話,恨得咬牙切齒,罵道:「衛初婧真是個娘們,那錢袋子都捂到**里去了。**!就答應了二萬塊錢,300萬啊,就給這點渣,頂屁用。還叫我要注意開源節流,可以去市裡要些等等,這都沒米下鍋了還開什麼源節勞啥子的流。上千民警全眼巴巴的望著我,我拿什麼發福利紅包。」

「就給了二萬塊?」葉凡似乎不信。

「我還騙你幹嘛?」盧偉不像說假話,一臉的認真相。

「那是太摳門了一些,她可是剛撈了300萬的,聽說省里那筆500萬的款子也到了魚陽財政局賬面上,都花到什麼地方去了?」葉凡也有些疑惑不解,直搖頭。兩難兄難弟的。

「誰知道,是不是全砸進情夫那根棍子上了,哼1盧偉沒好氣的,粗話連篇。

叩叩叩……

有人叩門,「進來1盧偉吼道。

「盧……盧局,魚陽酒樓的謝老闆來了,說是……說是……」那個進來的民警望了葉凡一眼,好像不認識,不敢說出來。

「有屁快放1盧偉吼道,像吃了槍子兒,估計這可憐的民警哥們當了衛初婧的替罪羊。

「謝老闆來要招待的錢。咱們局裡賬面上就那點了,總得留點買汽油,不然車子全得熄火了。真遇上急事兒出不了警那事就大了。」那老年民警有些畏懼的說道,估計被盧偉給吼了幾聲嚇著了。

「好了,叫他進來。」盧偉揮了揮手,無奈的說道。

「謝老闆,你看看能否拖到年過後再結,局裡的確沒錢了。」盧偉一臉的苦笑。

「盧局長,這錢可是拖了一年了,有二萬都快三年了。我們做生意的也貼不起啊!前前後後的都快10萬了,你好歹弄一半給我回去救救急。不然,我那酒樓沒米下鍋了。」謝老闆也是很無奈,一臉的可憐樣子。

「一半就是五萬,我局裡賬面上全湊一塊也才三萬,謝老闆,再等等!年底前一定弄三萬先付了。」盧偉鬱悶得想去撞牆。

「這個……這個叫我怎麼回去交待,要知道這酒樓並不是我一個人的。好幾個合股的,就怕大家嚷嚷著這日子沒法子過了。」看樣子是硬賴上了,大有不拿錢就不走人的架勢。

謝老闆其實是魚陽謝家的人,有著謝強這隻笑面虎撐著的也不怎麼怵公安局長,不然根本就不敢來討錢的。

「**!你那酒樓誰不知道是謝家人開的,還幾個人合股,合股個球球,盡拿事來壓老子。」盧偉心裡直罵娘。

「謝老闆,公安局暫時有困難,咱們魚陽的家底子你也明白,就再寬限一些時間吧,呵呵呵……」葉凡突然轉動了轉椅子,面對著了謝老闆。

「啊!葉縣長,您好。這個……那個……」謝老闆吃驚了一下又恢復了過來,臉上一臉的為難。

不過聽說這位新提拔的葉副縣長還協助管縣財政一塊,主抓招商,這招商一攤子以後招待方面那油水可是很多的。

聽說其它縣招商局一年的招待費都達到幾十萬的,如果全砸進魚陽酒樓那可是筆不小的油水。

這可是尊大神,謝老闆可不敢冒然得罪了,要是得罪了以後招商局不來魚陽酒樓就虧大發了。雖說謝老闆是謝家人,但人家葉凡大大也不是好惹的。人家可是連費家的老虎屁股都敢摸的好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