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五十二章踩盤子查舊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二章踩盤子查舊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四百五十二章踩盤子查舊案

『豬哥』和『淡哥』兩位妖人聯手。砸下了105張催更票,所以,狗子又一次見錢眼開了,決定明天上傳4更,晚上1點傳第1更。希望各位官術的書友兄弟們能繼續支持著小狗子。其實狗子非常的感激兩位兄長般的妖人,還有一個團的弟兄們,是你們一直支持著狗子,謝謝!

*****************************************************

「這個那個幹什麼,難道公安局這麼大一個局子還能跑了不成?要錢也行,我給你,到宗教局去領,不過嘛,呵呵呵,以後就不用再說什麼了。」葉凡臉一沉,不高興了。話語中含有一些特別的味道,謝老闆自然明白,生意人聰明著呢!

前次自己剛到宗教局上任時也正好帶著局裡人到魚陽酒樓吃飯,當時這位謝老闆就非常的勢利,差點不給飯吃了。所以,此刻葉凡也沒什麼好臉子給謝老闆看的。

「那好,葉縣長說了。我就再過些時候來。」謝老闆打了個招呼知趣的退了出去。

「唉!有奶就是娘,沒錢就是爛渣。」盧偉一臉的苦相,以前在市局擔任刑警隊隊長時還真沒為錢發過愁,現在自己主政一個局子時才曉得這當家人那是真不好當的。

「算啦偉仔,手頭上實在拮据的話我弄點給你算啦1葉凡笑道。

「多少,不會幾千塊吧1盧偉半信半疑,心道:「你以前分管宗教局還不是窮得叮噹的響,聽說一年的經費不過五千塊,就那五千塊還有閑錢分給我,庫區辦估計會好一點,但也不寬裕,難道還有閑錢施捨給公安局?」

「不說了,我還得去林泉。你想個名頭出來,庫區辦那邊給你五萬,宗教局給你五萬,乘我還沒卸任前這隻筆還有用,給你點實惠沒啥,不然又得罵我這大哥怎麼的,怎麼樣?縣政財那一塊就甭想了,我這個大哥夠大方的吧,要知道衛初婧那婆娘不過才給二萬的,我一出手就是10萬,呵呵呵……」葉凡一臉的得意勁兒。

「真得太感謝大哥了,有大哥罩著就是好。財神啊1盧偉一臉的yin笑,眉頭一揚說道:「名頭多著呢,比如縣公安局協助庫區辦做好安全巡查工作,保水庫平安。協助宗教局處理好民族和諧問題等等,這個小菜一碟,不怕想不到,就怕沒有錢撈的,項目,那個多著呢,有幾千萬我也能撈回來的。」盧偉賣弄起了學說,一臉子的猖狂之態又顯露出來了。

「呵呵,你小子鬼點子多,沒事。不過,好像也有道理,乾脆你再協助縣財政局搞好警民共建不是更好。快去弄個報告來我給划拉一下,去財政局老馬處撈10萬應該有,老馬現在手頭上應該還有幾百萬。」葉凡乾笑,加了一破點子。

「我的天爺,咋就沒想到財神爺呢1盧偉一拍腦瓜子趕緊交待人去辦了。

「唉!真想跟大哥去林泉逛逛,可惜局裡破事太多,抽不開身子,你這副縣長倒是悠閑得很。」盧偉嘆了口氣。

「不過這次的事你乾的是正事,還真的要你跟我去。」葉凡收斂了笑意,一臉的嚴肅。

「怎麼回事。林泉出事了?」盧偉也正經了起來,眉頭皺了起來,他可是最怕出什麼事的。

「現在倒沒出事,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唉!天水壩子,那裡躺著一個姑娘,一個清純得能滴出水來的姑娘,跟李春波唱的『小芳』差不多。她叫葉若夢,父親葉水根……」葉凡嘆了口氣,久久沉默,盧偉知道大哥有傷心事,也沒作聲,默默的遞了根煙過去給他點上了。

「天水壩子有條神女溪,在神女溪的下游不遠處就是大名鼎鼎的景陽林常五年前,若夢的爸爸葉水根也是林場的一名普通工人。他本來在場部開的一間木器廠工作的,工資也還不錯。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得罪了林場場長鄭輕旺被發配去守山巡山去了。

那個時候鄰近村子經常有一些不務正業的混子盜木頭,葉水根是個非常負責的人,在他的巡守下盜木賊對他是恨之入骨。

六年前的國慶節大家都放假了,可是葉水根卻被鄭場長安排去繼續巡山。10月3號,若夢的爸爸一去就沒再回來,正當若夢和她媽媽金蓮姨焦急萬分之時。

晚上六點鐘左右,林泉三霸的老三李德貴卻是背著葉水根回來了,不過那個時候葉水根已經斷氣了。

身上骨頭都斷了十幾根,滿身是血。聽德貴說是不小心滾下了山崖下摔的。

德貴走後若夢哭泣著正想給爸擦擦身子換上新衣好入棺,誰知葉水根突然活了過來。

其實他原來本就有一絲氣,不過他見到若夢娘倆只說了一句話就逝去了。」葉凡講述到這裡心底里一陣子扎痛,眼眶濕潤了。

「說了什麼?」盧偉也有些傷懷,問道。

「德貴不是好人,不要去林常叫若夢娘兒倆注意遠離他。後來在天水壩子搶金馬慘案中若夢為了救我不幸中槍,她去了……」葉凡有些哽咽著了。

「後來我一氣之下追殺*級犯人。倒是把德貴追著了。只是那小子怕死,把葉水根很可能是被害死的事全倒了出來。

我也覺得此事很是奇巧,不過一直沒有證據。鄭輕旺可是正處級的幹部,我當時不過一個小股級的村官,有什麼能力去擺平這件事。而且當時那事已經過去幾年了,什麼證據都沒有,我只好慢慢來了。老弟,大哥年過後就要去執行一趟緊急任務了,能否活著回來……

唉!不說了,這件事我先拜託給老弟你了,如果大哥就此去了你想辦法查清這件事,給葉金蓮一個交待,在若夢的墳頭上告訴她一聲。

不然大哥九泉之下難安,還有,葉金蓮我現在已經認作了乾娘,希望老弟有空時能去看看她就是了,那個當然是我回不來的情況下。」葉凡的聲音略顯沙啞。

「大哥,這事你怎麼不早說。別說喪氣話,你會長命百歲的,兄弟我等著你回來,咱們和齊天三兄弟還要打下自己的一片天呢,縱橫官場,快意人生。葉水根的事你放心。我拚了命也會給乾娘一個交待的,不查清此事我盧偉誓不為人1盧偉斬釘截鐵,雙眼直視前方,如一尊神挺立著。

「大哥,晚上我跟你去林泉,咱們先到景陽林場采采路子再說。」

「好!你安排好工作,咱們就出發。不過我也僅僅是懷疑,也許不是鄭輕旺乾的,你小心查證,別打草驚蛇了。而且,鄭場長這個人還不錯。」葉凡拍了拍盧偉肩膀。

「我明白1盧偉慎重的點了點頭。

「世雄。橫山今天晚上回天水壩子,我明天跟他一起到縣裡辦事,咱們兄弟可以好好喝幾盅了,哈哈哈……」李宣石給靠山虎玉世雄打去了電話。

「中,橫山兄弟晚上回來了更好,我也好久沒去拜訪李老爺子了,正好,聽說天水壩子那地方是個打獵的好地方,咱們晚上見,哈哈哈,李哥,有野味湯的話燉上一鍋,咱們晚上喝個痛快。」玉世雄心裡一陣子高興,救星居然回來了,正想打聽獵豹的事,這不就來了一個。

「那敢情好,野味沒問題,我去村裡轉轉,弄一隻小事。」李宣石微微愕然了一下,玉世雄居然急著要到天水壩子來。

心道:「玉世雄好像心裡挺急啊,不會是有什麼事找橫山?聽說玉老爺子還被關著沒出來,這都快過年了,玉世雄怎麼有空跑天水壩子來逍遙……」

放下電話后玉世雄轉頭對玉雅枝說道路:「姐,獵豹的李橫山回來了,我去天水壩子跑一趟,順便把玉貓帶上,讓李老爺子看一看,真是有些奇怪。玉貓好好的怎麼那手就抬不起來了,到醫院檢查說是沒發現什麼異常情況,真有些詭異了,難道中邪了?」

「中邪,那個不可能。不會是受了什麼暗傷吧?」一旁正坐著的小叔玉高一插話道。

「暗算!有可能,不過誰能暗算他,最近又沒跟什麼人爭鬥,而且也毫無異狀。」玉世雄有些疑惑。

「既然叫暗算當然難以覺察了,請李老爺子看看也好,他經驗豐富。現在雖說癱坐輪椅子上,但經驗還在的。我跟你一起去吧,天水壩子聽說很久了,還沒去逛過。反正提前放假了,也該休息一下了。」玉高一說道。

「哥,我也去!我要去求橫山哥救救爹。」一向傲狂的玉嬌龍最近瘦了許多,想到父親玉懷升還在野戰一師的臨時監獄里受苦,連人的面都見不到,也不知會受到什麼折磨,一下子那眼圈子就紅了。

「嬌龍,你一個女孩子去幹什麼?聽姐的話,好好在家呆著,別急壞了身子,唉……」玉雅枝也是心煩不已,最近為了老爺子的事已經心力憔悴。

「姐,你就讓我去吧,不打聽清楚爹的事我睡不著。姐,我不再開那輛跑車了,還給姨了。」玉嬌龍聲音哽咽著快哭了,好像一下子成熟了不少。

「唉……」玉雅枝嘆了口氣,摸了摸妹子那有些蓬亂的頭髮說道:「好吧,我跟你一起去,不問清楚,姐也睡不著。」

5點鐘,葉凡跟盧偉,趙鐵海三人車開到了景陽林場,天剛麻麻黑。

「想不到一個山林子里還藏著這麼漂亮的一個花園式工作生活區,看來鄭場長很會打理,是個能人。」盧偉淡淡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