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五十三章難纏的對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三章難纏的對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要到,感謝「野馬之王,大尖打「鄭場長經營好幾年了,以前不如現在的。9u.net景陽林場經過七八年的展,絲毫不輸給城市裡的一些單個了,甚至有過之,因為山溝溝里地域廣,再加上綠化得當,相當的漂亮,可惜地理位置太差了一些,不然人人擠破頭都想進來了。」趙鐵海笑道。

「嗯!儼然一個國中之中,很氣派!鄭場長可以當一山大王了,哈哈哈,」盧偉點了點頭直笑。

「葉兄弟,好久不見了,稀客啊1車子網停穩鄭輕旺和方家姐妹。鄭力文,段海等人早等在草坪上了。

「提前來給鄭哥拜個早年,力文。段海,還有方主任,過得還好吧1葉凡淡淡一笑。

「還行,就是年底了事忙,有點累。

」鄭力文強顏歡笑,恭敬的說道。

「聽說你到農機站管幾台破農機去了,段海更厲害,到廟坑當傳達室老伯去了,哈哈哈,,還是倪妹厲害,黨政辦主任個置還能占祝」葉凡直言不晦。

「算啦葉老弟,不說這個了。咱們喝酒去。」鄭場長眉頭輕皺了一下又舒展開去。

「鄭哥,給你介紹一個人,我的好兄弟盧偉,網到縣裡公安局上任。」葉凡說道。

「歡迎歡迎,盧局長大駕光臨使的咱們景陽是蓬篳生輝啊!想不到。想不到咱這山溝溝里一下子冒出了幾尊大神。」鄭輕旺熱情的說道。臉上並沒一絲異樣生。

「哪裡的話,咱們是專程來拜訪鄭場長這尊大神的。聽說景陽的狼鎖谷的野豬大如小犢子,我很是渴望能親中一頭,燉上一鍋野豬王湯,那個帶勁。..」盧偉打著哈哈,隱晦的觀察著鄭輕旺其人。

「那敢情好,咱們明天去逛逛,幸許能遇上一次,能讓大家看看盧局長的槍法那也是一件很榮幸的事。」鄭輕旺輕鬆自若的說著,沒有一絲異樣顯於臉上。

盧偉暗暗稱奇,心道:「從面相上看鄭輕旺絕不像個下陰手能設計害死人的兇手。整體形象趨向於一個書生樣子,談吐也挺風趣。談到葉水根的遇害地點那也是不著痕。如果真是他害死的葉水根,至少也的在心底里留下一絲陰影的。往往會不願再談那個地方。.9u.net難道此人已經修練成精了,害人手段,心智,都達到了爐火純青,不露痕的地步。

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那此人堪稱一個強勁的對手。好!好!我盧偉就喜歡跟高手過招。人生難得幾回斗小鬥鬥更有趣。」

突然,盧偉被一個魁偉的身材吸引了,笑道:「這位是」

「盧局長好,我是景陽林場分局的韋虎。」這時一個臉上有塊刀疤的青年人主動上前熱情的介紹了自己一番,然後指著那魁,偉漢子說道:「他是我們林場的馬副場長。馬副場長那槍法一點也不含糊的。倒是跟盧局長可以比試一番。」

「韋局長,馬副場長,你們好。難道馬副場長也玩過槍?」盧偉裝著一臉的訝然。

「呵呵呵,」玩過幾年了,以前在部隊經常打靶子。這些年回來后就丟啦,手生不行了,哪能跟盧局長比試。韋虎,你不是叫我去丟臉嗎?」馬占魁抬眼掃了盧偉一下,態度有些莫名。

「不會是他害死的葉水根嗎?」盧偉頭腦中莫名的劃過了這麼一咋。莫名其妙的想法,隨即搖了搖頭,認為自己是不是破案都破得有些神經過敏,草木皆兵了。看到高大威猛型號的都成了嫌疑犯。高明的罪犯往往是最知道隱藏自己的。就像鄭輕旺一樣。

酒桌上狠煞勁頭了,基本上形成了兩派,也就是景陽派跟外來派的對決。..鄭力文和段海,方倪妹當然也是力助葉凡一夥了,喝得是胡天蒙地,個個都堪稱酒國好漢。

鄭輕旺好像也早有準備,今晚這張能坐下力個人的大圓桌上全是景陽的酒中英雄,居然有三四個女子,絲毫不輸給男士們。

葉凡和盧偉,趙鐵海三人成了進攻的對象,酒炮轟了幾輪下來大家都有些醉意了。

這時玉標轉回車裡拿來了一個清致的木盒子遞給了葉凡。

不久,古巴產的高檔雪茄叼在了男士嘴裡,屋裡更是香煙裊裊,頗有股子人間煙境勢頭。

「葉老弟,你這雪茄估計不便宜?」鄭輕旺優雅的吐了個煙圈,掃了一眼那雪茄標誌,略顯異外,笑道。

「呵呵,嗯1葉凡應了一聲。

「葉縣長,這一隻可能要幾十塊吧,比一包中華估計都要貴。」林場分局局長韋虎同志貪婪的猛抽了一口,嘆道:「果然好貨色,淡中生猛。純1「幾十塊,刊二來盧偉噴,個煙圈,搖大家都一臉的幌一:笑道:「大哥,這一隻估計能抵得上我二個月工資了吧!簡直是在燒錢吧。」

「不會吧,一根煙抵咱兩個月工資,雖說它個頭長些粗大些。中華才幾十塊一包呢?」趙鐵海猶如一市井小民,絕對想不到有那麼貴的東東的,表示極度的不信。

「一盒一萬二,刀根裝的。水州一個朋友送的。」葉凡也不矯情。直白了。

「天!一根幼塊,真抵我二個月工資了。可惜了,咱這一抽就抽去兩個月工資。葉縣,要不再來一支?,小趙鐵海大大咧咧慣了,話一出口覺得有些不妥,臉上微有變色,不過煙霧騰騰的也沒人願意去注意那些細節。

「行!玉標,給大家再來一支。剩下的全給鐵海了,叫他抽得痛快死過去才好,哈哈哈葉凡干聲著打趣道。

「那敢情好,咱啦!,小趙鐵海那是一陣子狂喜,差點流口水了,眼睛在盯著玉標煙,最後算算。居然只落下了一根,差點氣蒙了。

「鄭哥,景陽林場木具廠的工藝品聽說經常出口,能不能給盧老弟挑一座精緻的雕品擺辦公桌上,也氣派一些葉凡隨意說道。

心道:「既然葉水根的死是從被木具廠調換到巡山開始的,那就從木具廠試探起

「二順,等下帶盧局長去精品室挑挑,順帶著給葉縣長也挑一座大氣古馬。

」副場長馬占魁笑道,眼睛不經意的膘了一眼葉凡。

喝得差不多了,一堆到到了林場歌舞廳,旋轉燈已經在緩緩的轉著。燈紅酒綠的迷人眼球。

盧偉和趙鐵海跟著馬占魁和陳二順去挑辦公精品根雕了,馬副場長跟趙鐵海關係相當的好,聽說以前還在同一個部隊呆過,當然年份不相同罷了,算起來還是戰友。

方倪妹一身粉淡粉色的尼料厚裙。靜靜在坐在轉角沙上不吭聲。不過被她姐姐用屁股硬擠到了葉凡身邊,扭捏著不想說話。

「倪妹,怎麼啦?幾天不見就不認識了?」葉凡拉話了。

「我哪敢,有人是堂堂的大縣長了,我一個小毛蟲哪有那福份方倪妹反嘴道。

貼面舞曲又響了起來,「走。跳舞去1葉凡色心又起,拉著方倪妹進了舞池,方倪妹扭捏了幾下拗不過葉凡。只好順著他了,池中燈光非常的暗,舞曲網響起不久,裡面就快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了。一雙大手在方倪妹身上遊走,不過妹子也沒拒絕,任由歹徒胡作非為了。

山峰溝谷任其遊走,好像還很是動情。身子猜命地向著某豬哥情里擠去,似乎想把整個人都擠進某豬哥身體里,最好兩人都化成一堆爛泥。稀合一下再湊成一個人更好。

一道長長的世紀粗吻終於令得方倪妹臉帶著桃花心滿意足,湊近某獃子耳旁輕聲說道:「葉哥,等下妹子給你搓背。」

「那好,有人搓背咱耳不是傻子。有福享了。」某人小人得意樣子輕笑不已。

8點,葉凡進到林場舞廳包間喝茶聊天。

「力文,段海,準備一下,明天估計有人下來考核了,呵呵呵,就當是我提前送給你們的新年祝福。」葉凡呻了一口茶,對著一臉恭敬的鄭力文和段海笑道。

「葉兄弟,謝謝!力文的事又讓你費心了。」鄭輕旺心裡一震,隨即就明白了,那是十分的高興,趕緊稱謝。

見鄭力文和段海在一旁焦燥不安。想問又不敢問的樣子。方蘭馨善解人意,替他們問道:「葉縣長,是不是到招商局,唉!力文能弄到一個科長就足了。總算是進城了。鄉鎮呆久了也不好。」

方蘭馨嘴裡的科長當然不會指正科級幹部,實際上指的是招商局裡一個內部科室的科長,實際上就是一個正股級幹部。

「蘭馨,問這些幹什麼,葉兄弟自有安排。能到招商局某一個科室去當主任也算是一大進步,葉兄弟,不要打啞謎了,快揭蓋子吧,連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力文知道了也好早作準備。不知招商局內部都有設什麼科?」

鄭輕旺都有些急了,這邊怪方蘭馨多嘴,那邊自己也忍不住相問了。

「呵呵呵,不是科室主任,那個有點」葉凡吊人味口。

「葉縣長,謝謝您!能進招商局就好,當不當主任無所謂鄭力文搶先說道,表個態,其實心底里還是有些遺憾,能當個科室主任總比一個普通科員強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