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五十四章異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四章異外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當中任並不就說明你不能當官。..好了,揭謎底※

力文提拔為招商局副局長,段海到波羅山庫區辦任主任,也是實職副科級幹部,好好乾吧

葉凡一語道出差點震掉了全室人之眼球。

「葉,葉縣長」我」我鄭力文和段海激動得早站了起來,手足無措樣子。這個太震驚人了。一下子居然都提拔為副科級實職幹部了,兩人作夢都不敢想。

「段海,我在庫區辦也當過兩天的主任,給你留了十幾萬塊作為活動經費。先干著,以後再想辦法調回縣裡。」葉凡拍了拍段海肩膀。

又對鄭力文說道:「招商局正在籌建中,你是第一個成員。我也給你留了十幾萬塊活動經費,好好用著它,好解一定要用在刀刃上,作出點成績,多拉點款子給縣委的賈書記和衛縣長看看。」

葉凡語氣真切,段海和鄭力文只剩下連連點頭「唔唔,應聲的份頭了。兩人趕緊轉上衛生間去,當然是去擦臉上的激動之淚了。

「段海,想不到啊,你我都是副科級幹部了,而且還是實權型號的。以後到庫區辦釣魚你可得多準備一些餌料。」鄭力文開玩笑道。

「鄭哥,回縣裡我可是整天要蹭飯的。到時別消失掉就行了,呵呵呵段海一臉喜色。

「段海,咱們們人以後就當葉縣長的哼哈二將了。」

「嗯!那是肯定的。咱們跟定了葉縣長。」

四隻大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可惜了,當時杜朋沒挺祝唉鄭力文嘆了口氣。

「談他幹嘛,一個只會見風就倒的牆頭草,永遠別想成大器。..麻痹的,孬種1段海沒好氣的罵了一句。對於黨政辦主任王元成的侄兒杜朋他是一點好感都沒有的。當天從龜嶺村回來后還跟杜朋狠吵了幾句的。要不是有人在一旁拉開,兩人早拳腳相加了。

「哼!讓這小子後悔死去,我呸!,小段海又罵了一句,才覺得解氣了一些。

「葉兄弟,不說多餘的話,好兄弟一個。以後有事招呼著就是了。我鄭輕旺以茶代酒,咱們幹上一杯。」鄭輕旺也頗感異外,想不到弟弟居然能坐上招商局副局長位置,有葉凡這個副縣長罩著,以後力文的官路也大有可為的,心裡著實高興,只是不善於喜形於色就是了。

晚上點。

葉凡、盧偉、鐵海、方倪妹四人到了天水壩子。葉凡是想乘走前把乾娘的事安排好。

現在的老宮裡就剩下葉金蓮和二芽子住在裡面,二芽子每個禮拜五都會回來住兩咋。晚上,現在放假了倒是在。

見葉凡到來乾娘葉金蓮也是特別的高興,拉著葉凡絮絮叨叨的說了許多廢話。

「二芽子,你哥還沒來信嗎?。葉凡問道。

「還沒,也不知怎麼回事?二芽子有些鬱悶,怒了,哼聲道:「死在外面更好,我沒那哥哥,哼1

「你這孩子,說什麼話呢,你哥吳桐興許有事擔擱了,部隊里哪能那麼隨便?」葉金蓮嗔怪的笑罵道。

「還說我,豪哥不是也沒來信,都快一年了,蓮姨都不想他嗎?」二芽子一句話撂了出來,葉金蓮身體子一震,那眼眶又溫潤了,估計是想到了什麼。

「豪哥是誰?」葉凡有些詫異。在天水壩子也呆過幾個月了好像從沒聽過有人外號叫豪哥了,聽二芽子口氣好像跟葉金蓮還挺親密的。也許是葉金蓮的侄兒輩吧,葉凡也沒放心上,只是隨口的那麼一問。..

「豪哥你都不知道,他可是蓮姨的親兒子,也在部隊當兵。已經三年了,也不知當官了沒有?。二芽子一臉的的訝,想不到蓮姨沒告訴葉大哥。

「乾娘,到底怎麼回事,若夢也沒跟我說,原來我還有個大哥葉凡也顧不得葉金蓮的感受了。追問道。

「唉!凡子,他是若夢的哥。比若夢大三歲,今年也快飛了吧。部隊忙,一年都沒來信了,電話也不打一個,這孩子,也不知忙些啥。去年打電話給我還說有可能會提什麼干,說他們團長很照顧他什麼的」葉金蓮談到兒子葉豪,想到了已經逝去的女兒葉若夢,那眼淚都禁不住流了下來。

「好!好!我什麼時候去看看他。不知是哪個部隊?」葉凡大為高興。乾娘有個兒子在那也好一些,至少有個牽挂。

「好像在瀋陽軍區,具體什麼部隊我也不清楚。」葉金蓮搖了搖頭。擦巴了一下眼淚。

「乾娘,盧偉以前你也見過,他現在調到咱們縣任公安局局長了,厲寸么事你儘管打電話給他,我的好只弟,不要怕麻一幾介

「乾娘,你好1盧偉也叫上了。

「乾娘?別這樣叫,叫我蓮姨就行了。」葉金蓮馬上糾正道,知道盧偉是富家公了,想不到現在搖身一變成縣公安局局長了。在葉金蓮眼中,那可是個不得了的威風的官。

「沒事,乾娘,他跟我是親兄弟一般,叫聲乾娘再合適不過了,呵呵呵葉凡擠出了點笑意。

「是的,我跟大哥沒得說了,乾娘以後有什麼事儘管叫我,就當自己兒子一樣的使喚盧偉說著抽出了名片遞給了葉金蓮,說道:「乾娘,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有事直接拔這個我准開機著。」

「方主任,趙所長,你們也來了」小葉金蓮打著招呼,眼神有些怪異的在方倪妹臉上掃了一遍下來,笑道:「方主任長得越是水靈了,越來越漂亮了。誰如果有福氣娶了你那可是有得福享了。」說完后那眼神還不經意地在葉凡身上晃了一下。

「蓮姨,我還年輕,沒人要。」方倪妹隱晦地偷掃了葉凡一眼笑道。

「這麼俊的姑娘沒人耍,誰說的。耍不等我家豪子回來」。葉金蓮打趣道,偷偷觀察著葉凡跟方倪妹表情,估計也是有所覺察,女人對這方面都較敏感,何況葉金蓮可是過來人。

呵呵聳,,

大家都在尖,方倪妹羞紅了臉,不敢抬頭。

天水坦子李家大院里也正熱鬧著。

一個破鑼嗓子正扯得歡,當然是李橫山了,這小子一身筆挺的上尉野戰服穿身上,倒是頗為威風的。在這古老的旮旯村裡那是特別的扎眼。

此刻,這小子公鴨所春一般,笑道:「玉妹子,長得越來越像七仙女了,水靈靈的,叫人眼讒,嘎嘎嘎

「橫山哥威風埃像天神下凡,轉個眼就是上尉連長了小妹佩服。要是穿上軍裝往我們學校一站。包準迷倒一大片玉嬌龍強顏歡笑。

「那敢情好,橫山能迷倒一大片的話,哪咱們天水壩子李家真是祖墳冒煙了,你看他那臭德興,哼1李宣石哼了一聲,笑道:「聽說「水州音樂學院。是中央音樂學院的分院,裡面漂亮妹子肯定很多,要不玉家妹子給橫山找一個能對得上眼的介紹給他,好好管管這小子,不然真得翻天了。」

「那個容易,我同室的室友就有好幾年,一個個美賽仙女。明年回校后我把同學帶來給橫山哥挑選,咯咯咯」玉嬌龍笑得妖氣。

李橫山這個大老爺們也不由得臉紅了,有些訕訕笑道:「我只是咋。粗人,人家音樂學院的妹子全是秀氣的不得了的,哪看得上我這莽夫,還是算了。」

說完后直晃腦瓜子。

「哈哈哈,」

院中傳來一陣子的鬨笑。

咕嚕嚕」,

李炎亭的車子推了過來,臉色有些不好看,說道:「玉貓估計是給人下了陰手,手上經絡有不暢的兆頭。得趕緊找到高手活絡通氣,不然長久下去這隻手估計就廢了。」

「氨玉嬌龍驚得失聲叫了起來。「怎麼辦?李爺爺,你幫幫忙吧?。

「唉!如今我這個樣子還能幫什麼忙。小李炎亭嘆了口氣,臉上也是無奈,說道:「宣石功底子還太保像這種活絡經脈的功夫至少得五段身手才行

「五段,去啥地方找,那可是強人。」李橫山嘴裡叫著,暗暗吃驚。心道,聽說大哥葉凡就是一位五段高手。

「唉!玉家最近真是連走霎運。老爺子現在還關著的,玉貓又出了這檔子事。難道老天真要折難我們玉家嗎?

我玉世雄算不上什麼好人,但也絕沒幹過什麼傷天害理的破事兒。開開賭場玩幾咋。女人還是有的,這世道上不是有許多人都是這樣子的嗎?為什麼專門針對我們玉家,這到底怎麼回有」靠山虎玉世雄憤怒的嘆息著,好像一下子蒼老了下去。

「咕嚕」一聲整進了一杯老白乾。

「玉老爺子被關了,怎麼回事?」李橫山一臉的驚異,問道。

「唉!橫山兄弟,這話說來話就長了。前段時間,有個晚上我有事去親戚家守夜了,老爺們幫我看著鏡月山莊」玉世雄把鏡月山莊被市公安局抄查的事給說了一遍,反正這破事兒整個魚陽都知曉了,也顧不及丟臉了。

「玉老爺子還沒出來?,小李橫山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