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五十六章拔槍對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六章拔槍對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彼吏到!有月票的不弟來幾張吧!,門※

「嗯!在局裡,我當時想給嬌龍出氣,所冉」所以動手了。..不過好像沒打到人,被躲過了。」玉貓說道。

「躲過了,唉!找死呀1李橫山罵了一句,掏出電話說道:「葉哥。我是橫山呀1

「橫山,怎麼樣,在部隊過的不錯吧1葉凡回道,「我正準備過來拜訪一下李老爺子,不過這麼晚了估計他睡了,明天算了。」

「你在天水壩子?」李橫山聲音提高了不少。

「嗯,來看我乾娘葉凡隨口答道。

「那敢情好,宣石哥也在,咱們喝幾盅?」李橫山笑道。

「算啦,我陪陪乾娘,明天吧。」葉凡說著,其實他是想去陪陪葉若夢,她太孤獨了。

「好吧1李橫山掛了電話。

玉家人當然也聽見了,面面相覷。一時有些放不下臉子。

「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李橫山急得跺了跺腳。

「橫山兄弟,我們一起去老宮走走玉世雄下定了決心,去探探葉弗的態度再說。

「哥,我也去,我去向他賠禮道歉。」玉嬌龍小聲說道,咬了咬嘴唇兒,很是可憐樣子。

「嗯!好吧」玉世雄疼愛的掃了妹子一眼,有些無奈。

「一起去吧,我也想跟葉兄弟好好喝幾盅了。」李宣石想作這個和事佬,開口說道。

到了老宮,奇怪的是並沒見到葉凡。..

「蓮姨,葉哥呢?。李宣石問道。

「他,陪若夢去了,唉」葉金蓮臉上淚痕未乾。

「我去看看。」李宣石遲疑一陣子才說道。

「算了,他說晚上不願意任何人打撓,你看盧局長不是都在宮裡,本來是想隨去的都被他拒絕了葉金蓮一臉的哀痛。

「盧局長。你就那個盧偉?。靠山虎玉世雄臉一沉,想到自己的鏡月山莊好像就是此獠帶人操掉的。這惹事的正主兒原來在此。dudu想到老父親正在野戰一師裡面受苦,心裡那股子怒氣是再也忍不住冒騰了出來,厲聲問道。

「沒錯!你是,」一旁的盧偉見來者不善,也沒什麼好害怕的,冷冰冰問道。

「這旮旯人都叫我靠山虎玉世雄仰起了頭,輕掃了盧偉一眼。火氣在蘊量、膨脹。

「媽的!就是你帶人劫了鏡月山莊王小貓第一個忍不住了,在後面破口罵道。

「你是什麼人,怎麼說話的,給老子小心你那破騷嘴1盧偉什麼時候挨過這種罵,一臉兇相叱道。

「找打,龜兒子的!我玉貓打的就是你這種渣,媽的1玉貓彈身而起,一個大跨步上前,使出吃奶的力氣一腳踢了過去,雖說左手被高手下了陰手有些軟,但這腿功還在的。氣勢還挺唬人的,如果是普通人倒真會被嚇倒,不過,可惜盧偉不是。

「哼1隨著盧偉一聲冷哼,迅抬腿。也是一腿,**架去,看來是要腿對腿了,玉貓不過一段左右的低劣身手,跟普通人相比只是稍強一些罷了,盧偉卻是四段的下等武師。實力相差太大了。

所以,當然就是「叭嚓,一聲,毫無玄念,玉貓同志已經摔在了幾米外的天井裡,此刻正哼哼著,看樣子一時是爬不起來了。

「有兩下子,接招1玉世雄怒吼一聲,躍地彈身就要出狠拳。..「慢著玉老弟。李宣石和李橫山趕緊縱身而上,一左一右的攔了過去。

「怎麼李老哥,你也要幫這破局長?。玉世雄非常的痛心樣子,感覺李宣石是不是有些勢利,其實他是不知道根由。

李宣石當然是最難了,今晚上雙方的人都是跟自己關係較好的。盧偉可是唐朝主公的後代,李家當時只是主公的家將,要論關係即便是李炎亭在這裡庖槐摺

而靠山虎的玉家跟自己關係也很鐵。而且,從今晚上的情況看,盧偉是跟著葉凡一起來的,對於葉凡這人,李宣石是打心眼裡服氣。而且葉凡所做的事對天水壩子人來說都是有利的,這些李宣石又是不瞎子。都看在眼中的。

估計要論真實關係的話李宣石跟葉凡是最好的了。所以,這個真是愁壞了李宣石和李橫山,夾縫中那個做人就難了。

「世雄,我們是來幹什麼的?你想想輕重李宣石趕緊搗鼓出了葉凡的事來想消消靠山虎的邪火。

「世雄,冷靜點。」玉雅枝也話了,轉頭掃了盧偉一眼,說道:「你就是新來的縣公安局局長盧偉,我是玉雅枝。」

「原來是玉部長,想不到在這裡也能遇上,幸會1盧偉不卑不方打了個招呼。

玉家在魚陽勢大,但水州盧家要論勢力那是玉家拍馬也難及上的。想到大哥葉凡所受的鳥氣,,節火也在冒騰。不討玉雅技在常辦沒出來罷

現場又沉默了,,

「盧局長,鏡月山莊涉及賭常這個市局該怎麼處理玉家沒意見,糾由自取也怪不得別人,只是為什麼一直不放人,這點我倒是奇怪了?」玉雅枝冷煞煞逼問道。

「這個出了點意外,涉及到軍事機密,已經由軍方全面接手了。市局只是收了幾輛車子,連贓款都被軍方先封了。所以,玉部長要問就去問軍棄的負責人吧,我想於局長也已經跟玉書記說過了。」盧偉應答如流。

「軍方,我爸一個正經人,怎麼會涉及到軍方去,你們胡說,你們這是純粹的污衊?」玉嬌龍哭叫道,一聽說居然跟軍事機密掛勾了心裡更是陰暗,身子骨都在抖動。

「嬌龍,別哭1玉世雄拳頭捏的嚓直響,那骨關節聲音委膽

耳。

「你就是玉嬌龍,那天車站生的事葉勇縣長已經交待縣局要重新審理,我們已經查過了,人證物證齊全,那天的責任完全在你的身上。明天你到縣局錄個口供,該怎麼處理明天再說。」盧偉一臉嚴肅。倒真像是公安局長,一副公事公辦的勢頭。

「那他」玉嬌龍本想說「調戲我。三個字,不過沒出口,因為她突然想到了還要求葉凡救父親的事。也就硬生生憋回去了。

「你是想說調戲你是不是?哼!純粹污衊。你作為車禍的舉事者。受害者躺地下你管都不管,一點憐憫之心都沒有,開車就要強行離開。

人家葉凡同志救了那位水果攤攤主不說,想攔住你處理完事再走。你卻是叫出耍牛氓來。難道受害者要求肇事者留下也錯了嗎?

你撞人沒事,人家攔你就是耍牛氓。能任你開車揚長而去吧!一咋。小姑娘,怎麼心地就不能好一些。」盧偉來氣了,順便給葉凡出氣了。

「盧局長,你這是說什麼話。我妹妹難道會說謊?」玉雅枝見妹子被貶得一文不值,心裡很不痛快,連葉凡的事都給忘了,出口質問。

「有沒說謊公安局只看證據,你們玉家人涉嫌在公安局裡毆打受害者。污衊受害者,這幾件事縣局都已查清楚。而且,這位玉貓同志就是剛才那個妄圖對我行兇的歹徒吧!正好了,跟我走一趟吧,鐵海,給我錚起來先押回林泉派出所關著。」盧偉提高了聲音。故意要給玉雅枝難堪的。

「好1趙鐵海反正跟定葉凡了,也不知從何處居然晃出一副亮的手銷就要拿人。

「你敢!我靠讓。虎絕不答應你們亂來,別以為縣公安局局長就能指手遮天了玉世雄橫跨一步,如一座泰讓小樣子挺在了盧偉跟前。

「靠山虎,正好了,那鏡月山莊不是你負責的嗎?鐵海,一起拿了。正好可以交給軍方的人一起處理了,哼1盧偉聲音更是刺耳冷冰冰,針尖對麥芒,對上眼了。

「慢著!盧局長,你憑什麼說我弟弟是鏡月山莊負責人?」玉雅枝差點氣瘋了。

「這個公安局和軍方自有證據,玉部長,雖說你是縣委常委,但也不能干涉公安部門依法執法。」盧偉但氣十足,毫不相讓。

「嘎嘎嘎」老子就站在這裡。看看哪個敢來拿我。」盧偉的一頓子話可是激起了靠山虎的火氣來了,一陣狂笑過後,擺出了隨時進攻的架勢。

「玉世雄,我希望你能放明白點,跟國家的執法部門相抗,這就是拒捕!拒捕者的後果我想信你也會明白的。想跟國家機器相抗,你還嫩著,哼1盧偉義正詞嚴,嚴厲警告。

其實盧偉是在虛張聲勢,只不過是想打擊一下玉家的威風擺了。不過如果真說要拿靠山虎那證據也不是沒有,只要齊天一出面先抓了人。然後秘密搜查,還怕找不出證據。盧偉這兩天經過細心翻查,也已查找到了一些證據,足夠關他幾天了。

「我不許你們抓我哥,哥」你快跑」這時玉嬌龍突然沖了上來,用身子擋在了靠山虎前面,哭喊道。

「盧局長,有話好說。」李宣石在一旁勸道。想不到事情居然展到這種地步,早知就不來老宮了,李宣石真是後悔莫及。

「對不起!我是在執行國家法令。有法不依國家還像國家嗎?以後玉部長在常委會上參我一本不是糟糕了,所以,國家法度不能廢的盧集板著臉孔,毫不退步。而且是連譏帶諷,一點不給玉雅枝面子的。

「哪個敢胡亂拿人,還得問我這把槍答不答應。」玉高一吼啦一聲。居然抽出了一隻黑騰騰手槍來。玉高一作為野戰一師的上校團長,帶得有了防身手槍很是正常。弈旬書曬細凹曰混姍不一樣的體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