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五十八章柔情似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五十八章柔情似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若夢需要安寧」安寧」凡子,」這時大殿後面隱隱的傳來了乾娘葉金蓮的一聲悲凄的嘆息,葉凡身子一震,心裡一陣子扎痛,轉身看了眾人一眼。..dudu

嘆了口氣,說道:「盧偉,算了,讓他們走,仿生若夢,幽夢纏繞,若夢需要安寧,不要打擾她了說完又嘆了口氣,看都沒再看大家一眼,慢慢的走進後殿去了。

後殿中突然傳來葉凡那略顯沙啞的哀傷吟誦:

紅酥手,黃滕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保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邑皎俏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哼!你們走吧!以後注意點,不要做犯法的事兒,不然,哼1盧偉冷哼了兩聲,收起了槍。

玉家人互相挽扶著,在李宣石帶引下終於安全的退出了大殿。李宣石和李橫山都是一身的汗,似乎網從河裡撈出來一般。玉家人網走,盧偉電話響了。

賈寶全在電話中冷冰冰哼道:「盧偉,馬上回縣裡。」

「鐵海,你跟盧偉去吧,我想安靜一晚上。」葉凡說道。

兩人道了聲走了。

跟李宣石幹了幾杯悶酒,他們也走了,殿中頓時空靈了起來,一股霎氣慢慢的升騰了起來。

「凡子,湯燒好了,去泡泡,身子暖和一些。」乾娘葉金蓮疼愛的望著一臉哀傷的葉凡,「人都去了,你也不要再放心上,好好的過自己的日子吧!想開些」想開些,唉這個就是人勸人,其它她自己比葉凡更傷心。

不久。

方倪妹輕輕走了進來,輕輕的給葉凡搓背,葉凡閉目躺木桶里不想說話,任由方倪妹輕輕搓著,也沒一絲的綺念,靈台一陣子空靈,如在最清澈的神盪空間遊盪,飄飄悠悠的似俗直上九天而去。..

「倪妹。你歲數也不小了,找個好人家吧!唉」葉凡淡淡的說道。

「哥這麼早就厭倦妹子啦?」方倪妹心裡一陣子扎痛,淚珠在眼眶中打著轉兒。

「唉」我大學談的那個」那個」唉」不說了」葉凡撒謊了,心道自己也不知是否有命回來了,不能再擔誤了倪妹了。

從一旁的衣服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卡說道:「這麼久了,哥也沒給你買過什麼新衣服,你自己去買,就當是哥給你的嫁妝了

「我不要,」方倪妹搖了搖頭不接。

兩人默默良久。

方倪妹突然抬起頭來,說道:「哥,再愛倪妹一晚上好嗎?倪妹想再伺候哥一晚上,好好的愛倪妹吧

珠峰流蝶,迴旋溝3,一夜真綿。兩人盡情,甚至有些荒唐的亂扭在了一起。

無語,

第二天早上,葉凡再次看望了葉若夢,拜訪了李老爺子,開車飄然而去。段海跳著去上任的,當然激動給鬧的。

鄭力文是他哥哥鄭場長親自送到了招商局臨時的辦公地點,其實就是葉凡宗教局裡的那個破宮。

鑰占日晚上,葉凡到了墨香市角溪鎮自已搞的小紙廠。燕照月還是如前的風韻依人,因為太晚了,余草草早就睡了。現在倒沒睡廠棚子,在外面租了座木樓祝

小紙廠已經又開工了,葉凡的哥哥葉強來轉悠了幾圈子后就溜了,基本上都是由燕秋林和燕照月姐弟倆在打理。..

「葉先生!我把賬目拿出來給你過目一下。」燕照月蔫然一笑,那股子少*婦的成熟風韻頓時就閃冒了出來,葉凡微微震了一下,不過也沒什麼想法。

「不用看了,我相信你葉凡揮了揮手阻止了,「我今晚上來主要是來看看你們,大家過得好就好。唉葉凡忍不住嘆了口氣。

燕照月估計是思想有些想歪了,臉蛋上開始爬上了一些淡淡的紅暈,更是艷照桃花紅。胸脯也在劇烈的起伏著,偷偷地瞥了葉凡一眼,見他並沒什麼反應,而且眉頭輕皺著。

「葉先生有心事?」燕照月輕聲軟語。風情萬種。

「呵呵」沒什麼,快過年了,人感覺有些累,也許累著了葉凡隨口押了口茶。

「要不,晚上,你就在我這裡休息?。燕照月體貼的說道,不過聲音有些軟。

「在你這兒休息?」葉凡嘴裡念叨了一句,在燕照月身上掃了一眼,眼神略顯怪異,房間里瀰漫著一股子淡淡的處於萌芽狀態的曖昧氣息。

燕照月也感覺到了葉凡的一些想法,趕緊說道:「我這裡還有個客房

看著燕照月那紅艷滿滿的臉。睡衣下的飽挪舊二,胸袍下偶爾顯露的圓潤臀部。雪白的片粉頸微微聯十幾突然起了促狹之心。

故意有些魂動樣子,說道:「那就住下了,不過嘛!我不睡客房。」

「不睡客房,那睡」?」燕照月沒想到葉凡提出了這麼一個羞死人的非份要求來,一下子有些語塞了,臉蛋紅得能滴出紅墨水了站那兒有些愣了。

「睡你的香閨。」葉凡有些輕狂樣子。嘴角一翹,淡然笑道。

「這個」這個」燕照月感覺太突然了,雖說自己對葉凡有好感,但還沒到那種為了報恩獻身的地步,不過也不好拒絕,葉凡說起來簡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沒有他的話自己現在估計還在賣著鮮花。在溫飽中苦苦掙扎。

而且自己現在是一寡婦,雖說頗有點姿色風韻,但葉凡是不可能娶自己的,如果同意了就等於要作他的情婦。這個燕照月暫時還沒做好這方面的心理準備。

要知道作人情婦說難聽點就是小老婆,這個需要相當大勇氣的。

「呵呵呵!我走了。」葉凡淡然一笑準備回市裡了,本來只是即時興起開個玩笑,不過想想這個玩笑開得有點過了。

「我把草草抱走1燕照月好像下定了什麼天大決心,沖著葉凡背影說道。

這句話暗示著什麼,傻瓜也能想到。葉凡有些意外,轉頭掃了燕照月一眼。

「我」我不是個輕浮的女人,除了我那個已去的人沒跟任何人」燕照月怕葉凡看輕她,把她看成什麼浪蕩女子,趕緊半解釋著說道,頭低垂著很是難堪,胸脯劇烈的動蕩著很招人眼球。

「唉!廠子交給你我放心了,我走了,你保重。」葉凡沒再說什麼,轉身走了。

獃獃的望著葉凡的背影。燕照月心裡亂成一鍋粥糊了。喃喃道:「你」你到底是個什麼人?有時你是一座山,挺拔著能幫任何人擋風雨,一拳下去能砸破蒼穹,一腳跺下能踩塌小丘。不過有時你又是一個沒長大的孩子,有時你甚至有些放蕩,有點色,這難道就是男人本色,不!你像古代的草莽英雄

「李書記,最近事忙,一直沒到市裡來,對不起,提前給你拜個早年。」葉凡到了原縣委書記李洪陽家裡。

「唉!葉凡,以後那脾氣要注意著點。不要太沖,有氣要忍著點,沒有人會喜歡你這脾氣的,你是有一定的能量,但一個官員,一個領導,在選擇下屬時即便是寧願用一個庸才也不願意用一個整天跟他頂牛的能人的。

這個等你真正能主政一方百姓時才會體會到,這對於你的任途有很大的阻隔。雖說你現在是副縣長了,陞官度之快堪稱咱們南福省一絕,但你丟官的度也絕對可堪稱一絕。

要善於利用各方優勢,魚陽四大家族關係複雜,隨時可以結盟也隨時可以互相扯肘,你現在能量還太要學會於夾縫中求生存。就拿費默來說吧,你對他很有意見,他估計也是一樣的。不過你現在還處在展時明,還沒有多少的資本去抗衡他這隻老牌的土老虎。

充其量你集算是一隻有些莽撞的小犢子,你要學會圓潤,要由小小犢子變成一隻狐狸才行,狐狸人人都喜歡,小犢子為什麼人人都不理它,就因為它太沖,怕被它刺傷了小

李洪陽離開魚陽了,不過他也是不甘心的離開的。自從調到市裡后原魚陽的手下沒有幾個來看他,葉凡的突然到來倒是令他頗感欣慰,此剪像一個長輩在推心置腹的跟小輩談著心,講的話非常的實誠。

兩人喝了一陣子茶,聊了一陣子天,非常的融牽葉凡走了,李洪陽老婆隨手把送的煙酒耍放進貯藏庫里擱。

「慢著惠枝,我看看李洪陽突然想起葉凡走時說的話。

「李書記,我走了。這煙是一個好朋友送的,聽說是上面的。你嘗嘗,味道不錯,很純的。」

「難道裡面有錢?老李,你都離開魚陽了下屬還會送那東西給你,人家又沒什麼求你的,就你那破局長子,門可落雀,不可能的。唉」李洪陽老婆柳惠枝沒好氣的說著。頭還直遙似乎言語中還隱有一小股子怨意在裡面。

「你懂什麼?。李洪陽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細細的察看了那條煙一陣子,小心的拆開了包紙,拿出一包打開后抽了起來。

「中華你又不是沒抽過,以前在魚陽的時候收得可多了,還不是要我去退給店裡賺點小錢花,哼1柳惠枝羅嗦道。,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有,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