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六十章攪局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章攪局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秀姨,眾個跨縣區調動可是要經過市裡的,不好幾切凱海暗暗叫苦,想不到一句話倒給葉凡惹出大麻煩來。..9u.net

如果那個楊蓮姑真的要把兒子給弄到魚陽,葉凡不是得背上一大包袱,所以趕緊提醒林秀芝。

「也是,這咋。太麻煩凡子了。實在混不下去了再說吧1楊蓮姑嘆了口氣,心底里卻是沒怎麼放下。

「楊姨,大瑰現還在水產局上班嗎?。這時葉凡聽見趙鐵海的聲音從樓上走了下來。

張大祝跟葉凡從小玩到大,同穿過一條褲子的很鐵的小時候偷瓜掏鳥蛋哪個會少了兩人。當然,挨板子的時候兩人也一起的。

「唉!原來分配下來還是坐辦公室,說是辦公室的科員,協助辦公室主任雷向波處理水產局的事。

不過最近好像風向變了,水產局越來越不景氣,好像都快不出工資了。周局長說是要搞什麼優化組合,要分派一些閑雜人員下到地方的一些養殖場去當管理員。

說是管理員其實就是養魚工,一個場子就兩個人還管理啥?誰管著誰?

這幾天大撫都吃不下飯了,一直愁著呢。這不,今天連你這邊都不肯來了,說是說出去丟臉子,這都火燒眉頭了還丟啥臉子。」楊蓮姑皺緊了眉頭。

「哥,你就幫幫大接哥吧,你現在是昏縣長了,這還不是小事一樁大楓以前很是照顧葉家的人,打架時總是沖在第一線的,所以葉紫衣叫道。

「這事現在過年了,年過後再說吧。晚上叫大撈過來吃飯,這小小子,關起門來當小媳婦是不是?」葉凡沒好氣罵道。

「凡子,你一年到頭也沒幾個時候回來,能幫的還是儘快幫幫大撫吧。..不然大楓連個飯都吃不好母親林秀芝瞄了葉凡一眼,有些嗔怪的說道,認為兒子是在推脫。

「凡哥哥,你就幫幫我哥吧,整天躺床上都快躺出病來了,這大過年的哪裡都不去。」張敏敏那聲凡哥哥卻是叫得非常的順溜,令得葉凡的心裡一震,如果自己這次一去不復返了,祝子的事到還真給擔擱了。

於是笑道:「行!我試試,成不成咱們再想辦法。楊姨,楓子從小跟我長到大的,我不幫他還幫誰?不過你得先說說愧子到底在水產局作什麼才行?」

「掛了個沒用的辦公室副主任頭銜,說是正股級幹部。dudu什麼正股級。從來沒撈到過一包煙抽。人家鎮關城裡的那些個正股級的所長,主任的多氣派,走出去都是吃喝得醉熏熏臉紅得像猴子屁股。」楊蓮姑沒好氣說道。

「奇怪了,大楓不是「蒼海財經學院。畢業的嘩雖說是大專生,但在咱們古」也沒見到過幾個財大畢業的。按理說應該分配到財政局才對。或者到其它好單位理財才對呀?」葉凡一臉的疑惑不解。

「唉!這個說來話長,本來是分配進財政局的,後來被人挪換了。就是因為嫌咱們送得少,結果塞水產局那垃圾地方去了。

當時買了兩瓶酒,還去了我一個月工資。全是白眼狼,喂狗了」。楊蓮姑氣憤的哼道。

「噢!我試試葉凡無奈,打起了電話。

「曹哥好啊,祝你步步高升。」葉凡賀年道。

「咱們還興這一套,你老弟啊,呵呵呵。一起高升曹萬年心情相當的好。

「想求曹哥一事,這大過年的,有些不好意思。」葉凡說道。

「說這話就見外了,說吧,有什麼事,能幫的我一定幫。..」曹萬年也不矯情了,直白的說道。

「是這樣的,我從小玩到大一個非常要好,親如兄弟一樣,叫張大楓。「蒼海財經學院。畢業,本來分配到古川財政局的,後來太老實被人挪換了。現在水產局上班,不過那局子的確破落葉凡解釋的一下,並沒說其它什麼,相信曹萬年作為市委組織部部長,這點東東他絕對懂的。

「你的意思是」算啦,我先問問,等下給你電話曹萬年掛了電話。

「先等等,我朋友說等下回電話」小葉凡笑道。楊蓮姑和母親林秀芝拉起了家常。

「鐵海,這次調整,你暫時沒動,主要是因為公安局副局長的位置太敏感了,跟其它行局相比也重要得多。不過沒關係,有機會了我會給你爭取的,如今縣局局長盧偉是我好兄弟,我也跟他說過了。雖說費家的費志明因為處理記者的事不當被免職了,但現在好多雙眼睛都盯著他空出的副局長位置的,此為敏感時期,誰冒頭都會遭來費家忌恨的,費家忌妒恨倒也不怕,就是太多眼睛了,所以,這事你先等等看葉凡親切的說道。剛那種想縣只經幫我講了縣局黨委班子,我也征舊了。

現在林泉也有一定的話語權,繆勇和黃海平也不能拿我怎麼樣?不過最近林泉開始有些燥動不安了,聽說水州的胡董,尚董等人揚言要拆資,林泉紙廠的工人開始坐不安了。

那可是上千人,我怕會鬧出什麼亂子來,黃海平這個年估計是沒得過了,昨天下午還在紙廠做大家的工作,就連衛縣長都從縣裡趕到了林泉,去廠子做廣大職工幹部的思想工作,要求大家放心過年,不過好像效果不大,工人們並不相信她講的。」趙鐵海顯得很是恭敬說道。

「嗯!這個的確是個大問題。不過我相信衛縣長和黃鎮長會處理好的。哼1葉凡哼了一聲,心道,這始作俑者就是老子,不給衛初蜻和黃海平一點厲害瞧瞧真還以為我是病貓。

「鐵海,方倪妹不錯,你照顧一下她,唉,」葉凡不由得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不過最近黨政辦的王元成可是氣色不大好,一直哀聲嘆氣的,好像連走路都在打羅嗦似的,不會是中風了吧1趙鐵海乾笑道。

「中風!有可能。」葉凡淡淡笑了笑不想多講,心道:「此人跟周拍成差不多,一個典型的牆頭草,估計是看到我升副縣長了心裡後悔交加,又擔心我記愁,所以那精神狀態肯定好不了。王元成啊王元成,你也太小看我了,就你這種小毛蟲我葉凡不屑對你報復,有什麼意思。」

「紙廠水州胡董投的勁萬地基落成款子估計被費武雲吞得差不多了,唉!可惜,」葉凡嘆了口氣。

「那個肯定了,段海和鄭力文被黃海平一上任就捋了帽子,紙廠那一攤子事全交給了費武雲的「武辰公司」聽工人們說是那工程質量方面肯定有貓膩。

胡泰和總經理後來也不知怎麼的,也無心管理林泉的事了。所以就聽之任之,基本上全交給費武雲了。

黃海平這介。闊氣鎮長整天只懂得喝酒玩女人,最近聽說又換了個情婦,跟那個大波婦鄭雪妹聽說扯上了。那女人,那**的確大。簡直可以當屁股坐了。

」趙鐵海乾笑著。

「鄭雪妹1葉凡哼著,心裡大為驚詫,暗道:「大波婦鄭雪妹以前跟前二任鎮長蔡大江經常玩雙飛,後庭花估計還沒玩過。

我在林泉時繆勇那小子就挺照顧她的,當時就懷疑她跟繆勇是不是也有了瓜葛。

不過繆勇作為市裡的太子爺,如果連鄭雪妹都要的話那也太沒品味了。不過這事也說不定,不然難以解釋為什麼繆勇如此的照顧鄭雪妹。

還不是那大**給鬧騰的,此婦那大波的確厲害,估計沒幾個男子能受得住那份子騷壓的。

想不到沒隔多少,大波婦又扯上黃海平了,看來此人快成精了,搞不好過得一段時間整個林泉就會上演鎮長書記爭波記,有意思」

「這謠傳繆勇知道嗎?」葉凡笑道,其實是想從此事上生點事出來給繆勇上上眼藥。

「估計還沒聽說過,我也是一次偶然機會,去紫雲酒樓辦事,上廁所時居然聽見隔壁的衛生間里傳來男女夾雜的聲音。

當時很是好奇,心道媽的,男女一起拉尿,那也太有情趣了。後來想辦法貼到小窗戶下一聽,不得了,居然是黃海平跟大波婦鄭雪妹在衛生間玩吹蕭。

當時黃海平還把他那根小玩兒放在大波上,說是揉啊擠的特別的刺激。鄭雪妹當時還嗲聲嗲氣的說是黃海平噴出的那啥的玩意兒可以當護膚品抹大波上,滋潤大波,更是爽勁。

黃海平淫笑著說是自己的種子能種在大波上生根芽長出更大的波來不是更刺激」媽的!害得我回去連換了兩條短褲,真他娘的衰氣到家了。」趙鐵海小聲罵道,興奮不已。

「哈哈哈」葉凡是再也忍不住狂笑了起來,引得一屋子人全側目了過來。也不知什麼時候,父親和張春林也進了屋子,正在聊天抽煙。

「嗯!這事兒可以適當的讓繆勇參與一下的。」葉凡點了點趙鐵海。

「那個容易,我也有此想法。」趙鐵海小聲乾笑。

不久曹萬年來了電話,說道:「剛才我跟古」縣的鄭和濤講過了,他答應了,叫大愧年過後就去財政局上班,聽說還差個辦公室的拜主任。」

「行!謝謝你了曹哥。」葉凡心裡一陣子蕩漾,想不到這麼容易。看來只要手中有權,別人鑽破腦袋解決不了的大事人家一張口,一個電話就解決了。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