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六十一章靠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一章靠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不是自只要去執行任務。..dudu葉幾也不會找曹萬年解作為市委組織部部長,他是一尊大神,一點小事去麻煩他太可惜了一些。好鋼要用在刀刃上才對,不過形勢所迫,葉凡也顧不及太多了。

轉頭笑著對張春林說道:「張伯,年過後就叫大援去縣裡財政局上班。聽說那裡還差個辦公室的副主任

「真」真的1張春林還沒出聲,他老婆楊蓮姑早就睜大了杏眼站了起來,似乎有些不相信。

「凡」凡子,你講的可是真的。」張春林也是雙眼睜得老大連煙都燒到手指頭了才痛得砸嘴。

「不會錯!不過你們得感謝人家鄭書記,去拜拜年還是應該的。正好我這裡煙酒,你拿些去打理葉凡淡淡的笑著,轉頭對張敏敏打趣道:「敏敏,我可是看你面子上才幫忙的,你要怎麼感謝我?」

「鄭書記,哪個鄭。

「呵呵,張伯,咱們古川還有幾個鄭。

「你是說最頂頭的那位?」張春林一臉的驚愕,心裡暗駭不已,想不到人家葉家老二打個電話,居然找的是古」的一號人物,縣委書記鄭和濤。在古川自己哪有資格去認識鄭和濤。自己當然認得他,可人家鐵定是不認識自己的。

嘆氣道:「唉!人家估計不會見我們的。」

「呵呵呵,這次他會見你們的,去試試。」葉凡淡淡一笑又望著張敏敏打趣。估計曹萬年已經把自己家透露給鄭明濤了,也許曹萬年就是想鄭明濤能夠稍微照顧一下自已家人吧!

「凡哥哥,我還在讀書,又沒錢,乾脆,我」我」給你把這盆臟衣服洗乾淨算啦張敏敏居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來,引得哄堂大笑。..

葉凡當然也給鬧了個大紅臉,這個想歪了的話可是有些曖昧,似乎有點那個意思了。媳婦兒給老公洗衣服那個不是挺正常嗎?廳中人笑過後也是眼神怪異的在葉凡和張敏敏身上掃來瞄去的。

「那敢情好啊!敏敏姐,走,我二哥那房間像狗窩子,咱們一起去收拾葉紫衣拍手稱快,爆了葉凡的老底子。而且話語中親昵得很,好像有叫姓子的意思。

「凡子,晚上到蓮姨家吃飯。dudu一定要來,叫大楓好好的跟你喝幾盅,不喝醉不準回來楊蓮姑興奮得坐不住了,跟張春林使了個眼神兒,兩人站起來回家準備了。

走前葉凡母親要送煙酒,不過張春林硬是不要。最後是被林秀芝硬塞著才拿走了幾瓶好酒和幾條好煙的。

初二的話因為本地風俗這裡是鬼節,鬼節連炮都不讓人放的,因為鬼節的意思就是家裡過逝的長輩鬼魂回來過年的意思。所以這一天葉凡的是輕閑了一天,因此大家都很知趣,不敢來竄門。

不過初三那天又收了一地的煙酒,好多都是來拜年。其實是想進招商局的一些幹部。

宗教局的張衛青副局長特別的恭敬,那天葉凡推薦了他暫時主持宗教局工作,雖說只是暫時主持,但這個暫時主持因為得到過縣委書記賈寶全的認可的,就很有可能得到提拔。

一般縣委在考慮宗教局局長人選時也會問問葉凡這個原局長態度的,而且葉凡現在升了副縣長,那他的推薦、建議的份量就更是大得多了。

張衛青又何嘗沒有向葉凡靠攏的心思。只是現在還不是很明朗處於初探階段。這個也正常,人都有顧慮的,還得看葉凡有沒那個意思。..

「葉縣長,以後宗教局那攤子事我會隨時向您彙報,請領導給以指示。開年後宗教局的大致展方向等等張衛青小心的說著。

「呵呵呵」衛青,你現在主持宗教局工作,局裡明年該怎麼做是由你這個局長領導同志們策劃的,我就不管這些事了。好好乾吧,我相信,宗教局在你的主持下一定能夠處理得四平八穩的,咱們縣的民族和諧,人民信仰等等你們宗教局可是起著監督和導向的作用」。葉凡親切的說著,倒真有些官相了。

「我明白了葉縣長,不過最近局裡的五朵金花頗有些怨言。一直吵著鬧著要咱們局裡補給他們那天活動的一個千元紅包。雖然她們枕邊人還沒話,但估計不遠了。葉縣長,您看那紅包是否補給你們。飛那天我是拿出了局裡規定和文件給以解釋說明了的。」張衛青臉上隱現一絲憂慮。

這個也正常,五朵金花後面代表的勢力圈子太大了一些,五個枕邊人分別是副縣長、人事局長、檢察院院長、政府力主任,信訪辦主任。他可是有些扛不住了,這五朵金花平時關係也不咋的※酬為這件事一鬧。現在倒是形成了一個小團體。有向呻酬青開炮的趨勢。

「那你的意思是?」葉凡故意想試試張衛青,淡淡的問道。

「我堅決執行您的指示,不能?如果都這樣子任由她們胡鬧的話咱們宗教局還怎麼開展工作。有怨言我給以解釋,如果真要鬧騰的話我可是要批評教育了。」張衛青瞅了葉凡一眼態度堅決,這也是他向葉凡表態,緊跟葉凡步子的明示了。

「嗯!國有國法黨有黨規,真要鬧騰的話咱們就公事公辦,連以前沒來上班的事都給翻出來好好算算帳,那得扣多少錢。哼1葉凡冷哼一聲,表示支持。

「是!我聽葉縣長的。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執行,太不象話了。這幾個女人。」張衛青了狠話。

下午盧偉和齊天一起到訪,不過盧偉連楚雲衣一起帶來了,美其名日是帶雲衣去同學葉紫衣家玩。

三人中規中矩的給葉辰西和林秀芝兩人拜年,樂得夫妻倆嘴都差點笑歪了。葉凡留下他們倆住一晚上,哥三好好聚聚。

楚雲衣當然跟妹妹葉紫衣笑鬧成了一團。

「雲衣,你家那口子現在可是堂堂的縣公安局局長了,我是不是該叫你局長太太才對,哧哧哧,陞官太太了。不得了,以後我這窮同學來估計都不理人了」葉紫衣當堂開起玩笑,聽她那麼一說,盧偉忍不住隱晦的偷偷掃了楚雲衣一眼。

「我打死你這咋,死紫衣,胡說什麼。我還是學生,哪有口子的?」楚雲衣不依了,追打起葉紫衣來。

「救命啊盧偉哥,你看你家那口子打人了,你這個公安局局長可得管管才對,不能以權壓人,欺負咱這小老百姓。」葉紫衣打趣道。

「唉!我哪敢?」盧偉一臉的苦瓜相,逗得楚雲衣臉蛋紅紅的跟葉紫衣哧哧妖笑不已,二女那腰姿狂蝶一般扭動著,震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唉!要是玉夢柚雪也在就好了,她可是大美女,咱們音樂學院里校花榜排名第二的可人兒。」葉紫衣嘟著嘴嘆了口氣,眼光在葉凡臉上掃過。

對於玉夢柚雪跟二哥葉凡兩人之間有沒那種朦朧的關係葉紫衣可是猜測著,她當然是希望有那種關係了。玉夢柚雪人長得美賽天仙,能有仙女作自己二嫂那臉上也有光彩的。

不過她很是失望,葉凡一點反應都沒有,好像路人甲一般,其實葉凡思緒早就飛到了那天晚上給玉夢柚雪塗抹「後宮玉顏丸。的綺麗時復了。眼前晃幕著的儘是玉夢柄雪那如花的容顏,筍竹般胸脯」

「玉夢柚雪排第二,那第一是誰?那估計得美死人了,禍國殃民啊1齊天忍不住有些好奇,玉夢柚雪他見過,的確堪稱為仙女之姿,才排在第二個,那第一位不得飛天了。

「說起咱們校那個美驚凡塵的第一校花,她二哥也許哥聽說過。」葉紫衣一臉的得意勁頭。

「誰?」葉凡脫口問道,轉眼搖了搖頭,笑道:「不可能,你們學院美女沒有上萬也有幾千,來自天南海北。就連港粵台歐洲那邊都有人來留學,我怎麼會知道,又不是神運算元能掐會算的。」

「她可是魚陽人喲!人稱「寒宮仙子」冰冷時能透人骨頭,熱情時能燒你成碳。比我們大三屆,今年大四了。」楚雲衣如一隻妖傲的孔雀,見三位男士都瞪大了眼睛,嘴裡哧笑不已。

「那當然,這可是咱們墨香的驕傲,魚陽也算是墨香嘛!聽說在學校里追他的香港公子哥已經能排成一列火車了。就連水州大學,海江大學都有公子哥,你們講的太子爺送花送什麼的。不過奇怪的是好像是從沒聽說什麼人追到手。去年有個水州本地的學生,像個牛氓地霸,想用強,不過後來那姑娘的哥哥親自到了水州,聽說第二天那個牛氓學生的腿就被人硬生生的踢斷了,過後再也沒人敢對那校花用強了。咯咯咯」活該」葉紫衣也是相當得意樣子,好像校花是自己一樣。

「看來你們校那校花還挺有來頭的,到底是什麼人,我的仙女,快點招供吧?」盧偉忍不住了,雙眼放彩。一時說漏了嘴,連審犯人時的「招供。兩字都跑出來了。

弄得時凡跟齊天一臉的訝然,斜瞄了楚雲衣一眼趕緊低下了頭,心裡嘆道:「偉仔,自求多福吧,估計河東馬尖要生獅子折騰猴子的事了。咱們雖說是兄弟,但這是你們的家事,不好摻和,呵呵,不好摻和,咱們就當沒看看見就是了。」

果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