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六十二章市委組織蕭部長到寒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二章市委組織蕭部長到寒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傳來了某公安局長那慘呼聲。..叫道!,別打臉,力,刻咬,我的娘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紀委在辦案。

正打鬧時門口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葉縣長在家嘩。

「呵呵,是繆書記來啦。請進吧1葉凡嘴裡說著往門口走去,心裡也是十分的疑惑,繆勇這麼傲的太子爺怎麼半到自已家來。

難道是前次他姨丈蕭秉國副部長勸他來拜訪自己,跟自己搞好關係的。

不至於那樣吧?繆勇的家世可是硬朗得很,幾個姨丈都是實權級人物,自己雖說升了副縣長,但也沒到那種引起繆勇忌憚的地步,要來巴結自己。

不會是林泉紙廠的工人鬧事了,繆勇頂不住了所以來找自己解決什麼麻煩事吧!

悶葫蘆想著走到門口有些驚愕了,居然現了還站著一個人,正微笑著看著自己,那不是豐委組織部的副部長蕭秉國是誰。

「蕭部長,您也來了,快請進瞬間失神過後葉凡立即鎮定了下來,打著招呼。也猜不透蕭秉國的意圖,不過來者是客,也得熱情點。

「一直想來葉縣長家裡看看小可是事情太忙都沒空來,放假了終於逑到空閑了,先給伯父、伯母拜個年,呵呵呵,」繆勇詭異的笑著,很是真切樣子。葉凡知道這小子那熱情味兒鐵定是裝出來的,當然也是虛與委蛇,笑臉裝著回笑。

「盧局長也在?。繆勇現盧偉后也打了個招呼,齊天他不認識,所以只是點了點頭。今天繆勇的態度真是令人感覺震驚,什麼時候他變得如此的和藹可親了。

「他是我朋友,齊天,在部隊。」葉凡介紹道,又指著蕭秉國說道:「齊天,盧偉,這個是墨香市委組織部的蕭部長。..」

雙方打了個招呼,不過蕭秉國和繆勇雙眼頓現驚詫之色,一直隱晦的觀察著齊天。暗道:「怎麼也叫齊天,不會那麼巧吧?。

葉紫衣泡上了清香的鐵觀音。

蕭秉國叩了口茶,贊道:「不錯!香蘊其間,清而不膩,的確好茶。」眼神隱晦的掃了齊天一下,裝著很隨意樣子,說道:「齊先生在什麼部隊任職?」

「獵豹1齊天乾淨利落,不願多說話,心裡隱隱的有所感覺,覺得這姓蕭的估計是沖著自己來的。.9u.net

「獵豹1繆勇失聲叫了出來,一雙眼珠明顯的凸顯了出來,再也難掩住滿懷的驚愕了。

「謬先生也知道獵豹?齊天淡淡一笑叩了口茶瞥了他一眼,很是自然。

「久聞大名,聽說是神秘部隊,有特別權力的。」繆勇控制住內心的不滿,說道。

「嗯!那個都是謠傳,只不過跟普通部隊相比略好一些罷了。」齊天還是漫條斯理的。

「繆書記沒回市裡過年?」葉凡岔開了話題。

「回去吃了頓年夜飯,不過估計明天又要回林泉了,雜事太多,麻煩。這個葉縣長是最清楚了那地方了,呵呵呵繆勇的笑容有些苦澀,估計是給林泉紙廠鬧騰的。

「唉!一個十幾萬人口大鎮,不好管理啊,方方面面的事太多了,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扯到頭上來,繆。

「年輕人,多干點沒什麼。不像我們,年歲一大精力有限,事多了就感覺到累。

有時想幹些什麼感覺有些力不從心啊1蕭秉國嘆了口氣。..

「蕭部長可不老,又是市委組織部的頂粱柱子,那裡可是離不開你的。就是從年齡上看只能說是中青年,正當年呢葉凡笑道小的棒了蕭秉國一下,令他感覺相當的受用。

雙方不痛不癢的聊了一陣子小蕭秉國好像有什麼話說,不過見盧偉和齊天在場不好意思說出口來,一直隱晦的掃掃盧偉又看看齊天。

「大哥,我跟偉仔還沒逛街過古川縣城,我倆先去逛逛齊天也感覺到了,站起來說道。

兩人走了后蕭秉國沉默了一會兒,呻子口茶,嘆了口氣,說道:「唉!葉縣長,有些話我就直白說了,俗話說冤家宜解不宜結,我想,你跟魚陽玉家也沒多大的梁子,嬌龍不懂事,是有些冒犯你了。現在玉老爺子還在野戰一師里呆著,連年都沒法子回去過。」「呵呵,玉家的事我早就忘了。一點小糾結,算不得什麼。」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故意裝傻。

心裡總算是明白了蕭秉國來的意圖。這時才想起蕭秉國跟玉懷仁還是姐妹夫關係。兩人的老婆是親姐妹,都是繆勇的姑姑。

估計是玉懷仁不好出面,就整出蕭秉國來想求得自己出面打通齊天關係,放出玉懷升來。

玉家也是給逼得沒辦法了,儘管玉家從省里到市裡再到縣裡訃一一、毖著,但就是獵豹那神秘部隊像石頭疙瘩難以啃訴據台

儘管玉高一在野戰一師任上校團長,可連玉懷升這個堂哥的面都見不到。玉家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無計可施的地步了。

玉史介試圖利用自己省財政廳副廳長的身份打通墨香市國安局的范宏網局長,因為錢這個東西沒有人會嫌多的。通過市公安局局長於建臣已經打通了國安局長范宏剛

不過這次的案件是由齊天全權審理,墨香市國家安全局只是從旁協助。范宏網堂堂的一個大局長根本就是一跑腿的,也是無奈只能是苦笑搖頭。

幸好他還不知道玉家得罪葉凡的事,如果知道了估計得協助齊天下陰手把玉仁升給蹲在監獄里了。要知道範宏剛這個局長的位置完全是由葉凡一個電話給鐵占雄交換任務換來的。

令謬勇和蕭秉國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這裡居然碰上了兩個年妙的人

盧偉和齊天。

盧偉是帶人抄掉玉家的鏡月山莊的罪魁禍,而齊天是審理此案的最高長官,居然都在葉凡家裡。

兩人微微有點感覺,似乎那鏡月山莊被抄難道是葉凡乾的。不然事情不會那麼巧,葉凡一被抓當天晚上鏡月山莊就被端了個底兒朝天,最後居然還整出什麼軍事機秘來。

不過兩人想想也覺得應該不可能,葉凡當時已經被關進了縣公安局,那天晚上端鏡月山莊的計劃可是非常周密的,沒有經過一段時間的策共是不可能密謀得如此周全的,所以暫時倒把葉凡給排除在外了。

「呵呵,我知道葉縣長是個明白事理的人,胸中能裝天下的人。能忘了這事就最好了,一點小茅盾而已。」蕭秉國這個市委組織部的副部長,居然拍起葉凡這位網提拔的副縣長馬屁來,這要是給墨香的官員們聽見了也不知會掉多少眼鏡。

要知道蕭秉國雖說也只是一個副處級幹部,但組織部的權力比葉凡這個副縣長可是大得多。管的是全市官員帽子,交友往,人脈寬,市裡是個官都要給他一點面子。

「蕭部長過獎了,一個俗人而已,哪能敢言能裝天下,這話放蕭部長身上還差不多。」葉凡倒騰著又反拍了蕭秉國一記小馬屁。

「繆勇,看到沒,人家葉縣長就是謙虛,你可得好好學著點。葉縣長的年齡比你還不過我們的古人都知道達者為先,呵呵1蕭秉國對比參照,又教育起自己久侄兒繆勇,實則在棒葉凡。他越是這樣葉凡越是感覺怪異,如果自己是市委常委的話蕭秉國如此說還有點道理。

葉凡心裡清楚,接下去蕭秉國估計就會說正事兒了,還不是玉家那檔子事,估計是蕭秉國事先在找一個切入點。叫人家組織部的副組長開口求自己一介。小副縣也的確有些太難為人了。

「那是,我哪能跟葉縣長比,有些汗顏,呵呵呵」繆勇跟他姑丈演著雙簧,變著戲法的小棒著葉凡。

轉口說道:「葉縣長,聽說你跟獵豹的齊營長關係非常的好?」

「來了1葉凡心裡喊了一聲,笑道:「呵呵,還行吧!網認識不久,以前天水壩子那慘案時齊營長來協助圍捕級犯人時認時時他只是一個小連長,還沒提拔。」

葉凡當然是盡量淡化跟齊天的鐵哥們關係了,不過剛才齊天那聲「大哥。可是隆2還現在稱兄道弟的也特別多,台上兄弟台下互為對手的也不在少數,所以也沒什麼稀奇的。

「葉縣長,魚陽玉家鏡月山莊的事你可能也聽說過了。現在玉老爺子還關在野戰一師裡面,聽說這次審理案件的主審官就是齊營長。

鏡月山莊是幹了一些違法的事,但那只是開了個賭場罷了。現在這種事屢見不鮮,也沒什麼稀奇,罰點款子關幾天就完事了。再說玉家一幫子人在野戰一師裡面也關了不少日子了,就是拘留的話也到期了是不是?這大過年的,唉」蕭秉國又繞到了玉家鏡月讓。庄了,看來已經接近主題了。

「鏡月山幕的事當然聽說過了,好像就是那天我跟玉姑娘起了爭執被關進審訊室的那個晚上吧。

聽說抓住了幾個款爺正在豪賭,贓車也有好幾輛。不過我也正納悶。不就一個賭場子嗎?

獵豹犯得著大驚小怪的一直咬住玉老爺子不放?我也問過齊營長,不過他只是嚴肅的說道:這事你最好別問,不要惹什麼麻煩事,呵呵呵」唉!玉老爺子連大年都沒法在家裡過了,本想打聽一下情況,反而差點被齊天甩臉子。」葉凡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