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六十三章002號帶來的震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三章002號帶來的震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們哪!二天沒見到月票票了?????覷「是啊!不就一個賭場子嘛!葉縣長,這事你能否幫助再問問齊營長,早點結案,該罰多少款子玉家也承諾交上。..dudu不過希望能早點放出玉老爺子,讓老爺子也能沾點年氣。」蕭秉國看似隨意的笑著,露出了廬山真面目,醉翁的意思終於挑明了,兜了幾十個圈子終於又兜到正事上了。

「這事不好說吧,我都問過一次了,再問的話真怕惹上什麼麻煩。不過既然蕭部長這樣子說了,麻煩就麻煩吧,那我再問問,成與不成那個就」葉凡虛與委蛇,當作蕭秉國面打起了電話。

「齊卓長啊!怎麼樣?咱古川人傑地靈,歷史悠久,挺好玩的是不是?」葉凡說道。

「還行!大哥有事嗎?,小齊天問道,心裡直嘀咕,好好的打什麼電話,屁事都沒提一句。

「噢!是這樣的,我想問問玉家那案子獵豹準備什麼時候結了?玉老爺子也被關得夠嗆了,讓人家早日回去沾點年味,畢竟也沒犯上什麼大事葉凡剛講到這裡齊天明白了。

故意大聲說道:「還想回去過年,不被槍斃就算不錯了!大哥,這事你最好別再問了,再問的話這點兄弟都沒得做了。那是機密,不能外傳的。

齊天根本上就是吼出來的,坐一旁的蕭秉國和繆勇當然也摸糊的聽見了,當一聽見那個「槍斃,兩個字繆勇臉色大變,蕭秉國雖說面上還算鎮定,但氣機已經有些紊亂了。

葉凡那靈敏的相面術還是很靈的,隱約的感覺到了。心裡差點笑破了肚皮。

暗罵道:「齊天這騷人也真是敢出這狠話,連槍斃都給整出來了。這兩個字就是咱送給玉家的最好的年貨,估計老蕭同志把這口訊傳回去的話玉家又有得忙碌一陣子了。」

葉凡掛了電話,臉色有些難看,喃喃道:「蕭部長,這事不好處理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再想其它辦法吧,我怕遲了就有些,唉」

「怎麼。..齊營長怎麼說?」蕭秉國故意問道,想證實一下剛才自己的耳朵是否聽錯了。

「他說」他說還想回去沾年味,不,不好說,不說了。」葉凡一臉菜色的搖了搖頭。

三天轉眼而過,初四的早上。

葉凡再次留戀的在自己的出身地古川縣城轉悠了整整三個大圈子,三輛車直飆向水州而去。9u.net

因為事忙,到水州后連盧偉的家裡都來不及去,匆匆到了胡董事長家裡,幫胡重之再次活絡通氣一番后回到自己的,楚天閣葉府」

給陳嘯天坦然了自己要去執行秘密任務的事,宅子就托負給他打理了。

「梅子,來一曲「十面埋伏。吧1葉凡斜躺在龍椅上,盧偉、齊天、陳嘯天三人坐在下側的客座椅子上。幾人都微微有些醉意了,心情都不怎麼好受,一直在拿著酒撒氣。

不久,激昂,磅的琵琶聲響徹在「楚天閣葉府,的廳堂中。葉凡突然大吼道:

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

昔有豪男兒,義氣重然諾。

睚眥即殺人,身比鴻毛輕。

又有雄與霸,殺人亂如麻,

馳騁走天下,只將刀槍誇。

今欲覓此類,徒然撈月影。

網唱了兩句,盧偉,齊天一起張嘴跟了進來,三人在廳中醉意中大聲的吼誦著,狂放猶如三個蛻去了現代外殼的粗擴野人。..

陳嘯天半眯著眼,不過氣機也有些激進,看來也頗受了點影響。

「哈哈哈

葉凡一陣子狂笑,「,地一聲響,古董酒杯在地下哀鳴著粉身碎骨了。

「盧偉,就此別過。齊天,我們走。」葉凡大吼一聲,在院門口轉身沖陳嘯天老頭喊道:「陳老,給梅子二年的工資吧,她家等著用錢。盧偉,梅子年都沒回家過,你派人用車子送她回老家過年。」

「大哥放心,我親自送她回老家。」盧偉聲音有點哽咽。「沒出昔,學娘們是不是。走了。」葉凡哼了一聲轉身開車再去。

走到半路,葉凡換了一身迷幻的中校野戰服,車牌子也換成了獵豹軍牌。

尾號卻是狽。

網開到藍月灣基地,站崗的那個上尉連長慌得趕緊行禮致敬,心裡暗道:「見到大人物了,在獵豹中排第6位。」因為齊天的車牌尾數是凶6號。

該上尉同志再往後一瞄,差點震掉了眼珠拜立即小跑著上去沖著葉凡的牧馬人一個標準軍禮,大喊道:「長好1轉頭沖幾個兵蛋子吼道:「媽的!還不敬禮,想找抽是不是?」

心裡那是暗暗駭然,大叫道:「不得了,居然是2號長。好像鐵團長掛的是號,什麼奶、咖、萬、酚、四都見過,就是

是第一次見到。開眼界了。神秘人物啊!也許在猜」處搞什麼的

葉凡絕對沒想到這麼個車牌子弄得那個上尉連長惶恐不已的。其實是鐵占雄耍了個小心眼,以葉凡的身份不要說給掛啞,就是能掛上四就不錯了。

不過鐵冉雄自個兒的意思卻是把葉凡當作未來的核心接班來培養的,所以認為自己是四」那自己的接班人暫時就掛啞了。才不會辱沒了接班人身份。

這其中的道道不要說葉凡沒搞清楚,就是齊天也暗暗駭然,當葉凡在車裡那密碼一開啟,車牌子換了過來后,當時斜倚在車一旁正噴煙圈的齊天一瞅,頓時也差點掉了眼珠子。

心裡跟那個上尉連長也差不多,暗駭道:「厲害!居然是啞號,這可是說不通啊!好像馬副團長小張副團長才到四、酚,大哥只不過掛個顧部的虛銜,說是跟馬副、張副同級別。

但份量應該沒他們大的,人家那兵團副職是實成的,大哥那顧部官職是虛的,算不得數。

怎麼會掛上o四號車牌。這可是獵豹2號長的象徵,到底怎麼回事?太詭異了,不會是鐵團搞錯了吧!此理不通氨

當然,齊天那腦瓜子想破了也絕猜不出鐵占雄的真實意圖的。獵豹裡面其實還有個核心組織,叫作「國家特勤組。的第8組。裡面有個常務負責人。叫馬陽春,也是位五段高手。專門負責核心第八組常務事務。

一般來說都是些秘密或重大的有關國家安全和軍隊防務方面的機密事,馬陽春此人做人很是低調,很少露面。

說起名頭還不如馬副團長的,不過實權方面就要調過個頭來了,除了鐵占雄基本上就是他了。

就連馬副團長都得聽他的,獵豹名面上的政委蔡正秋大校也只能排在第四位,掛的也是懈車牌了。

這些機密事只有排在卿號及以前的人會曉得,當然,葉凡同志自己對這個莫名其妙的啞號也是被蒙在鼓裡了,再說對車牌方面他也不怎麼熟悉,根本就沒想到什麼小所以換過車牌后他只是掃了一眼,也就無所謂了。

不過當初鐵占雄給葉凡掛這啞號車牌子里倒是引起了一番爭議的。馬陽春這咋,常務負責人嘴上雖然不說,不過心裡著實不痛快,就連政委蔡正秋同志也差不多。

心道:「一個毛頭小子,屁事都沒做過,居然爬到咱們這些老牌軍官頭上了。這世道,真是沒法子說了。」

不過鐵占雄其人那是鐵腕手段,是一個霸主霸權型號的一號長。容不得眼裡摻沙子的,所以馬陽春儘管不服,蔡正秋儘管不高興,但也像兩個悶葫蘆悶在心底里不敢哼出來。

葉凡的車子跟在齊天的車子後面,齊天整天進進出出的倒是跟同在一個基地的第二集團軍的許多軍官兵丁都熟悉,車子開過去時一路上碰上一些軍官見了齊天都會笑著打招呼。此時車度也較慢,齊天也點頭打著招呼。

不過當葉凡的車子冒出頭時那些個打招呼的軍官長們就會張大嘴巴驚愕使然,瞬間回過神來全都站得筆挺,行標準軍禮,問候一聲「長好」

「嘿嘿」讓你們也震驚一下,不然儘是老子張大嘴合不攏了。估計大哥也不清楚這裡面的道道齊天暗自小得意了一回,掃了那些個恭敬的軍官一眼。

葉凡也感覺有些莫名其妙的小如果說是第二集團軍中一些少校,尉級軍官向自己敬禮還有話可說,因為自己是中校嘛!

可是最後碰上了三個上校軍官,居然也恭敬的行著標準軍禮,葉凡可是在心裡暗自嘀咕了。

心道:「這年頭怪事還真是多了,我一個中校難道比人家一個上校還牛氣,這他娘的都什麼事?也許獵豹的地位特殊,中校就抵普通軍隊上校了。也不對,即便抵上校人家也是上校,打死了一個平級,用得著給自己行禮嗎?」

這一分神車子就停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一個圓狀物飛砸了過來,葉凡習慣性地頭一偏。

「」地一聲喳響,牧馬人的檔風玻璃被砸撞了一下,定睛一瞧,心道,原來是個足球,嚇了老子一跳,還以為是第二集團軍安射的炮彈。

不過牧馬人的前檔風玻璃可是很棒的,再說這可是經過特殊處潰那種特殊鋼化玻璃估計能擋子彈了。一個足球儘管來勁十足,但也奈不何此車子的。

「高月,咱們的球好像砸著車子了,不知砸破玻璃沒有?惹事了,得賠錢,你官大,得你賠,哧哧哧,」一個好聽的女聲傳來,不過話語中好像渾沒當回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