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六十四章能整人時就不要錯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四章能整人時就不要錯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大強心蝶和霸道豬頭兩位大師打賞,謝謝!,※

「砸就砸了,有啥了不起,賠錢得啦!反正是報銷,又不用自己掏腰包。..」另一個女音更是翹皮,雖說聲音相當的好聽,但其中的傲氣十足的,令得葉凡心裡可就有點惱火了。暗道此女倒真是寵傲,估計有點來頭的,難不成是第二集團軍中的某要人的親戚?

不過一旁那幾個先前打過招呼的軍官們倒著實被嚇了一跳,心裡全是一股子興哉樂禍,暗叫:「高月啊高月,你雖說有個副軍長姐夫在後面撐著,但你現在砸的可是獵豹二號人物的車子。

就是你那姐夫也惹不起這軍牌子的。不過高月平時也太傲了,全把咱們這些爺們當蛤蟆了。

今天倒是想看看這個嬌寵的天鵝倒回大零也帶勁頭。最好那位2號出來好好收拾一下這娘們,罰站,不,最好是脫了褲子打屁股才帶勁頭,媽的!太翹皮子了。」

「原來是高月,此女也太傲了。好像跟梅亦秋那娘們關係很鐵的,整天稱姐道妹的。有一次老子被梅亦秋用拳頭羞辱了,此女還站一旁偷笑。哼!你不就有個副軍長姐夫嗎?好,讓高月去碰撞一下大哥也好,彗星撞地球,不知能否擦出炫麗的火花來,快意啊快意!痛快啊痛快。」

齊天這子不良的想著,差點樂歪了破嘴。這廝眼珠子一轉,又趕緊是添了一把火,嘴裡故意大聲,惡聲惡氣的哼道:「怎麼回來,誰幹的,怎麼踢球的,這眼往哪裡看了?沒長眼是不是?」這小子陰埃嘴裡頗有股子罵高月沒長人眼的吊吊在裡面。

高月正走過來,一聽,那河東獅火可就爆了,而且齊天的聲音她也聽出來了。

唇兒一翹,略顯尖刻,說道:「怎麼啦,我們的齊營長,撞了一下你那車了就壞啦?又不是泥捏的。垃圾車還差不多?如果齊營長是垃圾咱們就認了,哼!要不我給梅姐說一下,叫他來給齊營長補補車子,咯咯咖,」

此女妖嬈的笑著,胸前那**子顛得嚴重,晃得令人有些眼暈快暈菜過去了。..

不過她提出梅亦秋此女來可是有些傷人了,齊天那臉一下子成了豬肝,這可是戳中了他的心坎深處永遠的痛。

因為齊天以前經常被梅亦秋這娘們用拳頭揍成豬頭,那個時候齊天功力比梅亦秋差太遠了。9u.net這小子一聽大怒了,正想開口時卻聽見葉凡冷冷哼道:

「你叫什麼名字,怎麼說話的。我這車子什麼時候成了垃圾車了。那咱也成垃圾了是不是?哼!過來給我講清楚道個明白?不然,哼」葉凡那話語中威信十足,而且隱含著一絲警告。

「垃圾車裡裝什麼?那個什麼在場的是個人都懂的,咯咯咯,你自己想當成什麼了那就當成什麼了?就像齊天一樣,就是那個,哼哼1高月那傲氣可是被帶燃了,一向在這第二集團軍中當母螃蟹,橫著走慣了,這次不過也得估計也得濕濕腳了,因為他碰上了葉凡這咋。另類。

齊天差點吹起了助陣的口哨子,這個時候見大哥葉凡出面了反而不吭聲了,也不解釋指明什麼,這小子的心思當然是居心叵測了。

不過一旁的幾個軍官爺們可是群情激奮,絲毫沒有一點作為同個軍種戰友的思想覺悟,就等著看高月這娘們出醜了。而且,一個個脖子伸得老長的,像是幾隻鴨子突然被主人餵食時脖子給提吊了起來似的,不過這夥人那眼神卻是裝得一本正經,很是清明。不帶一絲雜念,裝著渾然不知葉凡身份似的,不過一個個想笑卻是不敢笑出聲來。

「咯咯咯」過來就過來,難道敢把本姑娘吃了不成,哼1隨著話語聲飄蕩著,緩緩的走來一位高挑女子,估計有一米七左右。..

一張溫婉動人的白嫩鵝蛋臉,一雙水靈汪汪的大眼,微翹的鼻子趴在臉盤中央最合適,厚薄適中,粉嫩的唇兒,笑起來很甜,不過此剪卻是兇巴巴的樣子好像要噬人。

此女並沒穿軍裝,下身牛仔褲緊蹦著圓潤的臀部,那性感的翹臀很明顯的鼓漲在身下,而且隨著走路的擺動在上下扭曲變形著,中間那溝渠子相當扎眼,引萬千男兒盡折腰的溝子令得一旁看熱鬧的幾個軍官們全在心裡歪歪著什麼。上身米黃色的皮茄克,溫婉中不失陽氣,頗有股子女人的英姿。

后再跟著一個清秀姑娘。

屹你」本人沒興趣,再說你也不是什麼好的食品,對於一些劣質產品本人很是倒胃口。」葉凡卻也是鐵嘴鋼牙,一出口就把那女子貶得是一無是處,成垃圾食品了。

「高啊!大哥實則高人也,不虧為海大畢業的驕子。那啥子的講著講著高月就成偽劣產品了,從女人角度看的話俗語稱之為「破訌。者渣子也說大哥外號給某女叫成,糊冊豬」看來真是有些名符其實了。哈哈,爽快,太爽快了」

齊天真想哼起「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這歌兒,不然難以表達心中的歡快勁。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想占本姑娘便宜,不扒了你狗牙我就不姓高」。高月是徹底震怒了,兇巴巴的沖了過去。探手就想從窗戶口伸進去抓車裡坐著,正一臉淡然的葉凡同志。

周圍圍觀的爺們軍官們全捏了一把汗,乾脆轉過臉去了,因為不敢看,那下場太凄慘太可怕太驚心動魄了。

「月姐1這時身後那個叫張欣的女兵來了個餓虎猛食,當然,她撲的不是虎了,而是沖了上去拉住了高月。

「幹嘛張欣,他們雖說是獵豹的,但咱們第二集團軍也不是吃素的。不用怕,有月姐在。我就不信獵豹能拿咱們怎麼樣了?。高月掙扎了一下沒掙脫。

「月,,月姐,你張欣嚇得那本來較白的臉蛋都快漲成紫青色了,身子顫慄著呶嘴呶了呶葉凡那車牌子方向。

高月也不笨,退後了幾步稍微一繞彎,猛地一見那啞號車牌子。心臟里猛地「咚。聲響起,頓時也是呆愣住了。

這塊車牌子代表的身份高月因為有一個副軍長姐夫那是非常清楚的,姐夫有警告過他,獵豹開前舊號車牌子的人絕對不能去惹。更何況今天自己惹的這可還是掛啞號,鐵占雄是四號這個第二集團軍所有軍官都曉得,那個又不是什麼秘密了。

鯉號當然從沒見過,想不到今天真是大開眼界了,啞號終於是神秘顯身了。

這胺號至少那級別不會輸給自己那副軍長姐夫的,要知道鐵占雄的地位在藍月灣基地裡面隱然比顧天棋軍座要高佔一疇的。

就是基地司令趙括中將有時也要妥協在鐵占雄的霸威下,一般都是以他的意見為主的。

去年第二集團軍搞了個修路神就是由高月的姐夫邱向中少將副軍長負責的。

該計劃經過第二集團軍和議后通過了,報到基地司令趙括那裡后,相當詭異的,他卻是淡淡笑道:「鐵團長看過了嗎?這是屬於改造基地的修路計」當然得鐵團長經手一下,轉鐵團處再說吧。」

邱副軍座聯繫到了獵豹,計劃送達鐵占雄手中后被一把筆給利拉著否決了,而且更奇怪的是連個說法都沒有。

弄得第二集團軍好幾個參與了該計劃的軍字們當了一回悶葫蘆,不過以前那個劉師長蹲監獄的事還擺在那裡,也沒人敢去挑戰鐵占雄的權威的。

不過邱副軍長在顧天棋軍座面前了一句子牢騷,說道:「獵豹是咱們的主子嗎?」

誰知顧天棋那臉立即就沉了下來,兩道寒芒直透過了邱向中臉盤,冷冷哼道:「這是什麼話,咱們都是黨的軍隊,是為了華夏人民共和國服務的。現代社會了還講什麼主子僕人的,老邱啊,你這種思想要不得的。以後千萬別再犯渾,要是給鐵團聽見了,呵呵」

最後顧天棋那句話講了一半。站起來罕見的拍了拍邱向中那肩上佩的麥穩外加一顆金星的少將肩章。

嘴裡說道:「老邱,你這肩章可得戴穩實了,呵呵」話中含玄音,頓時令邱向中就驚出一身冷汗出來了。

回到家后一直在思度著顧天棋抓自己肩章的那個動作,越想越后怕,汗珠子都冒了出來。

心道:「顧軍座的意思是不是如果我惹惱了鐵占雄此人,我這肩膀上的軍銜都將不保,這到底怎麼回事?鐵占雄不過一個大校,好像基地裡面上層軍官,人人都怕他似的,大校捋將軍帽子,老子這少將難道是山寨版本的?鐵占雄那大校是鐵帽子大校,唉,」邱向中雖說不滿,但從此後對鐵占雄那是顯得謙虛了起來,甚至略帶點恭敬味兒。

想到這些,高月那粉臉一下子就燥得通紅,胸脯更是起伏著。低著頭站在葉凡車門前,硬著頭皮,先行了個標準軍禮,小聲說道:「長,高月知道錯了1

「哼!牙尖嘴利的,看來你是不是不想在這裡幹了?」葉凡故意板著臉當了一回威風長官,七段高手那股子勢頭放出一些來還是挺唬人的。

「」長,高月認罰,請你原諒高月無知,求你千萬別開除高月」。高月心坎里頓時劇顫,胸脯高低起伏著,嘴唇都在抖瑟,她還真怕這位獵豹的二號長跟自己較真,如果他建議顧天棋軍座開除自己的話估計姐夫都救不了自己的,那種可怕的下場高月想都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