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六十五章修理軍中嬌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六十五章修理軍中嬌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小子當然在一旁沒事偷著樂了。..9u.net嘴都快咧開了二輝「出聲音來罷了,還是有點怵梅亦秋的。

周圍圍觀的軍官們全傻了眼,本來只是想看場熱鬧的,沒想到事情鬧得太大了,居然到了開除人的地步。

這下子幾位爺們軍官心底里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了。高月雖說平時有些傲氣,但人其實也不錯的。再說大家都還是戰友,不過此刻也沒人敢出頭去觸獵豹2號長的霉頭。

「妹子,你怎麼傻站那兒,哎呀!誰欺負你了,怎麼那貓尿眼淚都快掉出來了。給梅姐說說,到底咋回事兒?。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道鶯鳥般好聽聲音問道。

「梅姐」我」高月不敢幅度太大小轉臉現是梅亦秋過來了,叫了一聲,感到委屈,那淚珠子一下子沒關處,一下子就狂飆而出了。

「齊天,是你欺負高妹子是嗎?你堂堂一個大男人也不懂得害臊,欺負人家姑娘,丟不丟人,哼1梅亦秋一眼看見正斜靠在車前的吊二哪鎖樣子的齊天大大,他果然當了替罪羊,那臉一板就叫了起來。

「梅營長,請你說話客氣點。這次的事跟我沒關係,不然的話,哼1齊天罕見的也在梅亦秋面前充了回爺們。令得梅亦秋一下子微微有些愣神了。

暗道:「好小子,以前被我們揍成豬頭的事都給忘啦?看來幾天沒修理一下他又嘎起來了。有的人就是賤,皮痒痒了,欠揍啊1因為梅亦秋是獵豹一營營長小獵豹一個兵團其實就三個營,三個營長是經常切磋功技的,用鐵占雄的話說武功技巧等等,那就是要常練,練著練著就能增功了。

以前齊天沒突破前不過二段頂階身手。而梅亦秋可是三段開源階身手,齊天的下場可想而知了。

那個時候齊天幾乎回回都成豬頭,舊傷網好新傷又到,而且梅亦秋好像對齊天同志很不感冒,常常叫嘯著,說齊天是靠關係升的少校營長。..

不然一個才二段身手的人怎麼能擔當獵豹的營長一職。有時估計是有故意的嫌疑,所以齊天才會那般子怵梅亦秋。

不過前幾天葉凡助力齊天突破到了三段的截流之境。跟梅亦秋實力差不多了。

所以這小子不願再受氣,現在腰杆子也挺直了起來,作風也硬朗了起來,不過齊從骨子裡來說都有些怵梅亦秋的,這個就是一個精神層面的東西了,也許兩人有些相剋吧。

「客氣點,你對我妹子高月客氣了嗎?不要以為自己是獵豹的軍官就能任意的欺負第二集團軍的姐妹們,我梅亦秋先就不答應。哼1梅亦秋聲音越提越高了,一時也沒注意到葉凡同志來了。

「哼1這時葉凡坐車裡冷哼了一聲,一道寒芒直捅捅的彈在了梅亦秋那如花的臉盤上。

「你」。享什麼」梅亦秋惱火了。在大庭廣眾之下居然有人敢哼自己,一轉臉就要小姐脾氣。

網哼出一句來,後來的話還沒來得及講出慌得失聲「埃了一聲,「啪。地一聲,立正敬禮叫道:「獵豹兵團一營營長梅亦秋向長問好1

「嗯!站一邊去,我這邊事處理了再說。」葉凡嗯了一聲梅亦秋臉色難看得很,不過還是知趣。趕緊退到了後面不敢再作聲了。一雙冷目盡往齊天身上射去,如果目光能殺人的話估計齊天大大已經是千瘡百孔了。

「完了,這娘們被大哥甩了臉子卻是忌恨上咱了,到霉啊1齊天心裡一吧嗦,直呼倒霉。

梅亦秋聰明著,知道自己被齊天玩弄了,長在此也不知會一下。而且退到後面的梅亦秋猛地瞅到葉凡那牧馬人的車牌子,更是芳心狂跳不已,心臟好像炸開了似的「咯,地一聲響,差點脫口叫出來了。..

暗道:「糟了!怎麼會!怎麼會是2號,太恐怖了,我的老天,2號長在此,從沒見過啊,不是說葉凡同志只不過一個少校顧問,今天好像升中校了。

顧問怎麼成了獵豹的2號掌門人,這太震憾人了。那不是說除了鐵占雄團長,就是他最大了。糟了,不知他會不會老賬新賬一起算,前次在那個歌廳里我可是用槍指過他的,如果被他忌恨上就糟了,要趕我出獵豹怎麼辦」。

「好了,你抱著那球,給我罰站兩個小時,如果膽敢擅自離開的話就以不聽從上級指令罪論處,你們,誰來監督一下。」葉凡指著那幫子看戲的爺們軍官們說道。

七八個軍官一下子全低垂下了頭,沒一個敢應聲的。心道:「監督高月罰站,那不是找死。這秋後算起帳來還了得?」

葉凡臉一沉正想火時突然從樹後傳來一聲清脆聲音說道:「報告

高月一看心裡直罵道:「怎麼又是他。這個郭真奇,被獵豹開除了到了第二集團軍還不消停。」

「好!這任務就交待給我了。幹得好的話我會記得你的。」葉凡表揚了一句。

郭真奇激動得聲音都在顫小小跑著沖了過來,立即行了個標準軍禮,大聲喊道:「報告長,堅決完成任務1

「嗯1葉凡點了點頭,車子動了,不過又從車窗里探出頭來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郭真奇1郭真奇眼中充滿了希望。

自從因為得罪鐵占雄被趕出獵豹后郭真奇是後悔得直想撞牆。如果能給2號長留下一個好印象也許還有轉環的餘地,郭真奇似乎看到了自己重回獵豹的誘人場景。

「郭真奇1葉凡嘴裡念叨著猛然想起來那個被鐵團趕走的少校,好像就叫郭真奇。聽說痴迷獵豹,每天都在進獵豹的那個山洞子前轉悠上一陣子。

而且此人挺有來頭的,海軍哥司令員郭大川中將兒子,算起來也是軍中一大少。

鐵占雄也是狠,說不要就是不要,聽說當時就連嶺南軍區的副司令員梅長風都給郭大川請出來了,可惜還是沒用。

此人敢出頭當一個臨時監督員那當然是因為他尖親的虎威在,這高月即便是有些來頭估計也是奈何他不得。

車子在獵豹內谷停了下來。

當然,葉凡的2號車牌又是令守山洞道的幾個獵豹兵們睜大了牛眼,那個負責人還是個少校,其人連聲音都有些顫,那聲,長,喊得是特別的響亮,當然,身體挺得更像標竿。

「葉顧問,你好,我是馬陽春,暫時負責獵豹。鐵團長去燕京了,估計後天才能回來。」一個身佩大校肩章,精瘦,高顴骨中年男子微笑著走了過來,四隻大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此人又湊近葉凡耳旁,低語道:「葉顧問,這兩天你還可以閑散的休息一下,夾雜點必要的特殊練就是了。當然,這個由你自己決定,不練也行。」

「那敢情好,這年還沒過完人還真有些懶散,正好了可以多休息幾天了,順便活動一下筋骨也不錯,呵呵呵

葉凡無所謂,能跟朋友多相聚幾天是好事,也許這一去就回為來了,要說自己不怕死那個是不可能的。但怕死是一回事,不敢去執行任務又是一回事。

不能因為怕死就不去做該做的,那個是正宗的孬種。怕死也敢上的,那才是男兒本色。

「長好,請跟我來。」張強恭敬地行了一個軍禮,說道。幾人到了一個會議室喝茶閑聊開了。

「王五、趙端怎麼回事,一臉的衰氣相?」葉凡隨口問道,瞥了趙端一眼,因為他現趙端一臉的達拉相,很是喪氣樣子。就像是被哪吃抽了筋的軟皮龍。

鐵占雄有四員大將,張強為,後面有王五、趙端、李山。鐵占雄暗喻為包公的四大猛將一王朝、馬漢、張龍、趙虎。

張強、王五和趙端三人前幾天到魚陽在自己那雷陰九龍丸相助下已經突破到了更高的層次,李山倒是很少看見。

「唉!長,趙端」張強嘆了口氣說了半句。

「到底怎麼回事?」葉凡追問道。「趙端談了個女朋友,叫秦玉玉,聽說在水州音樂學院讀書,大四了,今年六月份畢業。兩人還不錯,處得來,聊得開。不過最近有個叫鳳平飛的富家大少經常到學校去糾纏她。送花一送就是上百朵,前天居然送了吶朵。」張強嘆了口氣,有些無奈樣子搖了搖頭。

「花有什麼?咱們整個一千朵壓死那小子,什麼東西,敢跟趙哥比闊氣?」齊天那大嘴巴一砸巴著笑道。

「那個我們也想過,不過一來鳳平飛這人不簡單,聽說是水州鳳家的人。二來那花也不是普通玫瑰花,聽說還是國外進口的,一朵就要上百塊的。他娘的,鳳平飛也真捨得花錢。

一次一百朵花的話就要上萬塊了。那凶口朵不就將近舊萬塊。咱們一個月津貼不過上千塊,加上出任務時的特殊補貼也不會過力四塊的,最多的一個月也才拿了一萬塊。

這些跟普通的工人相比那工資當然是相當的高了,不過,那正常的津貼拿去還買不了舊朵花。」

張強嘆了口氣,說得也是。

要知道當時水州普通工作人員的工資不過4。塊左右,張強他們有一千塊正常津貼已經算是高工資了。不過跟闊少相比那又顯得太寒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