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七十章中南海保鏢頭子狼破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章中南海保鏢頭子狼破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尚子眾里仰來了幾年來的第塊雪了,冷啊!希望書們能以「訂閱。..dudu和月票來溫暖一下狗子那快被凍僵的手腳。說句實話,為了不停更,狗子這兩天都是抱著女兒的暖水壺在打字的」

除了坐在角落裡的葉凡是中校軍銜,張強是少校,其他的同志清一色大校外加兩個列席會議的將軍,會議級別不可謂不高。

當然,處在獵豹兵團內圈的國家特勤核心第八組成員不止這四個人了,其它的全分佈在南邊七剩像趙端、王五、李山嚴格來說只是屬於張強的手下,但也直屬於核心第八組的正式成員。其實他們幾個也是個例外,不然,也進不了特勤組的。

鐵占雄團長坐在中央的雕老虎的那個形似山大王的椅子上,呻了口茶。指著一個刀削臉,面色冷酷的老成年青人介紹道:「各位,這位想必大家很少見到人。但名聲在咱們中華特勤級里卻是如雷貫耳,人稱煞神的狼破天先生。」

「啊1會議室中頓時傳來了其它幾位高手的驚嘆聲,一個個都偷偷掃了過去。

要知道煞神狼破天可是特勤組中相當神秘的年青高手,聽說才凹歲就達到了六段位的截流之境,比鐵占雄還要高一小疇修為。

此人十分的神秘,具體出身於何門派,師傅是誰就連一向以情報著稱的燕京總部也沒搞清楚。

不過因為其人一向愛國,喜歡擊殺犯我華夏的外國特工,而且嫉惡如仇。

死在他手下的凶孽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了,而且其人曾經與階位高手,也就是段高手,嶸山的魏端長老切磋過。

其原因就是因為魏端的外號叫「血狗。聽到狼破天這名字就不爽一狼當然比狗厲害了。

因此在一個偶然機會下撞在了一起,所以想滅滅這年輕人威風。於是提出切磋。

雖說最後結果是僅僅舊招。狼破天就完美地敗了,不過當時血狗魏端卻是對其大加讚歎,笑道:「不錯!不虧為年青一輩人中翹楚,除了久未露面的華夏四秀,以及武當少林青城峨嵋的四派中那獨苗苗真傳弟子相比。那是一點也不遜色。是最有望進階九段高手的天才。也許能有希望衝擊「先天尊者。的頂峰境界。」

這才是煞神狼破天最令人震憾的地方,當時樂得總部長鎮國海上將差點找不著北了,因此他也是總部最有培養前途的寵兒,香車美女金錢都儘力的給以滿足的。

「哼!鐵組長過獎了。」狼破天傲然的哼了一句話出來,居然是冷冰冰的,彷彿一點人味都沒有。

此人就是這副德興,一向孤傲。在整個特勤組裡面也沒幾個國術高手是他能瞧得上眼的,因此朋友基本沒有。因為能當得了他朋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看樣子此人挺孤傲的,估計有本事的人都是這樣的吧,傲氣沖雲宵。哼1葉凡穿了一身的便裝,坐在會議室的一個角落處想道。

本來鐵占雄要求他上坐的。因為他也算是年青一輩人中翹楚,也想乘此機會讓燕京來的兩位眼高於頂的六段高手認識一下咱核心第八組也有天才,不過事先就被他堅決地拒絕了。「呵呵!原本打算先到金三角救人的,不過計劃有變,改成出僂國了。這次總部對去小僂國執行任務非常重視,還派來了國術實力達六段的大高手洛姑娘,同志們可能還不知曉,洛姑娘可是出身於巫山神女宮的,一手鳳舞九天之奇術鮮有對手,而且她的內勁能量跟咱們可有些不一樣的,」

鐵占雄也是特別的高興,爽笑介紹著。其實洛雪飄梅才飛歲,功力實成的算的話不過五段的初階。

只不過巫山神女把最好的寶貝給了她,使得她的實力揮到鼎勝時堪堪達到六段高手實力。並不是說她的境界真正的達到了六段境界。

葉凡隱晦地施出鷹眼探了一下,現她身上內勁能量的波動居然跟一般的國術武者不大一樣,也有點不同於武者的內勁元氣。..

似乎有股輕飄飄的感覺,難道是傳說中的特異功能?還真是神奇,不過那些都是作家丫丫杜撰的,這世上哪有什麼特異功能,不過沒鬧明白前葉凡同志也挺好奇的。

不過此女也是一臉的冷傲,坐在椅子上就像一冰雕女神。一雙圓眼深如一潭寒氣騰騰的冰渣,望一眼都會令人隱隱生出一絲顫慄感覺冷。

跟蘭閱竹美妹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被她掃一眼后渾身都會起雞皮疙瘩的。

一個字寒!

再加幾個字的話就是「寒透骨髓。

「哼1洛雪飄梅居然轉過頭狠狠地盯了角落處的葉凡同志一眼,似乎感覺到了有人偷窺似的,輕傲地哼了一聲,臉上極為不悅樣子。

弄得核心第八組的馬陽春、張強等人都是莫名其妙的暗自犯嘀咕。.9u.net」且…真們不知是不是有神經病,咱們叉沒招她煮她,眾難甘濃高年的臭脾氣?

鐵占雄心裡一涼,感覺有些不妙,心道:「娘的!這三個小祖宗千萬別鬥氣打起來就麻煩了。我這核心第八組可是不夠他們拆的。」

「媽的!還真是靈敏,老子的一向自喻為最神秘的鷹眼好像都被她現了。厲害,果然不同凡響。」葉凡逑逑的想著,也略感吃驚,擠出了一絲笑容有點尷尬,就像一賣唱女正在向客人諂媚一般。

「這位是,,狼破天好像也感覺到了一點什麼異樣狀況,出聲問道。

「這位,,這」鐵占雄頭上都冒汗了,因為葉凡先前加入特勤組時有提出條件。就是身份要隱匿。

當時鐵占雄也是無奈的同意了,除了核心第八組幾個領導,像馬陽春。蔡正陽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外估計總部也沒什麼人知道,是否有備案這個只有鐵占雄清楚。

「一個閑人。鐵哥叫我來湊熱鬧的葉凡淡淡一笑並沒多少驚慌。

「嗯!小子,鐵組長肯出面請你出來配合我們行動,估計某方面是有點特殊能量吧,還這般年輕,也不錯狼破天老氣橫秋,冷冷地說道。「不過嘛!以後招子得放亮點,別沒事亂瞄亂動的,知道嗎子?」狼破天毫不客氣地教記起人了。

因為特勤組有時執行特殊任務時也會請一些某方面的專家出手協助的。比如某次行動需要一個電腦天才配合,就花錢請了。不過只是一種臨時性的國家雇傭行為,付錢解決。

「呵呵,六段高手,也還算不錯。」葉凡淡淡回話道,「不過,也希望閣下以後不要亂瞄亂吼的,本人喜歡安靜。

「什麼?媽的!夠牛哇小子,咱哥倆熱乎熱呼。只要你在我手下能撐過舊招,咱狼破天立即叫你大哥,有膽嗎?有種嗎!不然,留下一條腿就行了。哼1

狼破天勃然大怒,想不到在核心第八組中一個毛都沒長全的小子還這樣的狂妄,這還了得。此風不可長,此風不殺還不反天了。那火氣上冒騰地站了起來。

要知道核心第八組中只有鐵占雄功力最高的,不過六段的開源境,比自己還低了一疇,狼破天有八成把握拿下鐵占雄的。

所以狼破天口氣才敢那般的大,如果是在總部他當然也不敢如此放肆了,因為總部還有一兩個七段位的老疙瘩坐鎮的。

「我支持!跟著叫你大哥。」洛雪飄梅冷冷地盯著葉凡說道。臨了還補上一句道:「如果輸了的話本姑娘也不要你那條破腿的,太臭!臉嘛!成豬頭就行了,咯咯咯咯

一串串銀鈴般的脆笑在室中響了起來,震得吊頂上的大吊頂都在瑟瑟顫慄著快掉下來了。..「完了!我就知道會出事的,一山難容二虎,何況三個心高氣傲還不上刃的年青人。煞神狼破天是總部寵兒,洛雪飄梅更是巫山神女宮的宮主梅千雪的親生女兒,聽說那老太婆一向護短成性,還是位8段位頂階高手。不要說老子惹不起,就是總部那幾個老疙瘩也有些頭痛,這下子怎麼辦?」

鐵占雄感覺都快火燒屁股了。這三個人可都是驕子天才型號的,憑著狼破天的脾氣葉凡今天的那條腿是跑不了啦。

不過葉凡好像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雖說其真實實力最多達國術五段階個,但好像離六段也不太遠了。

也許是五段的純化之境,過得幾年就是位六段高手了。特別是他手中的「小李刀。堪比子彈,但如果拚命起來也會傷了狼破天,,

而室內其他幾個組員可是快石化了,張強見頭兒鐵占雄臉上都冒出汗珠子了,知道頭兒下不了台了。

而且葉凡對自己還有恩的,也不忍心看著葉凡被殘了一條腿子,只好硬著頭皮出頭了。

:尚子眾里仰來了幾年來的第塊雪了,冷啊!希望書們能以「訂閱。和月票來溫暖一下狗子那快被凍僵的手腳。說句實話,為了不停更,狗子這兩天都是抱著女兒的暖水壺在打字的」

所以,小心地站了起來,謙恭的笑道:「煞神先生,你可是國術六段截流境的大高手。大家都是同屬於特勤組的。都是為國家效力是不是?如果真要切磋點到為止就是了,千萬別傷了和氣是不是?至於腿什麼的我看就算了吧,」

除了坐在角落裡的葉凡是中校軍銜,張強是少校,其他的同志清一色大校外加兩個列席會議的將軍,會議級別不可謂不高。

馬陽春和蔡正秋也不知作何想法,悶聲不吭,也許這時正在冷笑,心道。你小子不是掛2號車牌子嗎?就讓你去牛氣一回,蠢牛撞煞神,殘了一條腿也好。

當然,處在獵豹兵團內圈的國家特勤核心第八組成員不止這四個人了,其它的全分佈在南邊七剩像趙端、王五、李山嚴格來說只是屬於張強的手下,但也直屬於核心第八組的正式成員。其實他們幾個也是個例外,不然,也進不了特勤組的。

趙括中將和顧天棋少將砸巴了一下嘴終究沒出口,主要是礙於身份。他們雖說是將軍,但也只是協助核心第八組的外圍部隊,在這裡根本就沒有話語權的,純粹是帶著耳朵來當看客的,兩人也很是無奈。

鐵占雄團長坐在中央的雕老虎的那個形似山大王的椅子上,呻了口茶。指著一個刀削臉,面色冷酷的老成年青人介紹道:「各位,這位想必大家很少見到人。但名聲在咱們中華特勤級里卻是如雷貫耳,人稱煞神的狼破天先生。」

「1

「啊1會議室中頓時傳來了其它幾位高手的驚嘆聲,一個個都偷偷掃了過去。

一聲巨震響起,張強話還沒說完,不過人已經從窗戶口被一個沙鍋大拳頭給硬生生砸了出去。

要知道煞神狼破天可是特勤組中相當神秘的年青高手,聽說才凹歲就達到了六段位的截流之境,比鐵占雄還要高一小疇修為。

此人十分的神秘,具體出身於何門派,師傅是誰就連一向以情報著稱的燕京總部也沒搞清楚。

不過因為其人一向愛國,喜歡擊殺犯我華夏的外國特工,而且嫉惡如仇。

死在他手下的凶孽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了,而且其人曾經與階位高手,也就是段高手,嶸山的魏端長老切磋過。

其原因就是因為魏端的外號叫「血狗。聽到狼破天這名字就不爽一狼當然比狗厲害了。

因此在一個偶然機會下撞在了一起,所以想滅滅這年輕人威風。於是提出切磋。

雖說最後結果是僅僅舊招。狼破天就完美地敗了,不過當時血狗魏端卻是對其大加讚歎,笑道:「不錯!不虧為年青一輩人中翹楚,除了久未露面的華夏四秀,以及武當少林青城峨嵋的四派中那獨苗苗真傳弟子相比。那是一點也不遜色。是最有望進階九段高手的天才。也許能有希望衝擊「先天尊者。的頂峰境界。」

這才是煞神狼破天最令人震憾的地方,當時樂得總部長鎮國海上將差點找不著北了,因此他也是總部最有培養前途的寵兒,香車美女金錢都儘力的給以滿足的。

「哼!鐵組長過獎了。」狼破天傲然的哼了一句話出來,居然是冷冰冰的,彷彿一點人味都沒有。

此人就是這副德興,一向孤傲。在整個特勤組裡面也沒幾個國術高手是他能瞧得上眼的,因此朋友基本沒有。因為能當得了他朋的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看樣子此人挺孤傲的,估計有本事的人都是這樣的吧,傲氣沖雲宵。哼1葉凡穿了一身的便裝,坐在會議室的一個角落處想道。

本來鐵占雄要求他上坐的。因為他也算是年青一輩人中翹楚,也想乘此機會讓燕京來的兩位眼高於頂的六段高手認識一下咱核心第八組也有天才,不過事先就被他堅決地拒絕了。「呵呵!原本打算先到金三角救人的,不過計劃有變,改成出僂國了。這次總部對去小僂國執行任務非常重視,還派來了國術實力達六段的大高手洛姑娘,同志們可能還不知曉,洛姑娘可是出身於巫山神女宮的,一手鳳舞九天之奇術鮮有對手,而且她的內勁能量跟咱們可有些不一樣的,」

鐵占雄也是特別的高興,爽笑介紹著。其實洛雪飄梅才飛歲,功力實成的算的話不過五段的初階。

只不過巫山神女把最好的寶貝給了她,使得她的實力揮到鼎勝時堪堪達到六段高手實力。並不是說她的境界真正的達到了六段境界。

葉凡隱晦地施出鷹眼探了一下,現她身上內勁能量的波動居然跟一般的國術武者不大一樣,也有點不同於武者的內勁元氣。

似乎有股輕飄飄的感覺,難道是傳說中的特異功能?還真是神奇,不過那些都是作家丫丫杜撰的,這世上哪有什麼特異功能,不過沒鬧明白前葉凡同志也挺好奇的。

不過此女也是一臉的冷傲,坐在椅子上就像一冰雕女神。一雙圓眼深如一潭寒氣騰騰的冰渣,望一眼都會令人隱隱生出一絲顫慄感覺冷。

跟蘭閱竹美妹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被她掃一眼后渾身都會起雞皮疙瘩的。

一個字寒!

再加幾個字的話就是「寒透骨髓。

「哼1洛雪飄梅居然轉過頭狠狠地盯了角落處的葉凡同志一眼,似乎感覺到了有人偷窺似的,輕傲地哼了一聲,臉上極為不悅樣子。

弄得核心第八組的馬陽春、張強等人都是莫名其妙的暗自犯嘀咕。」且…真們不知是不是有神經病,咱們叉沒招她煮她,眾難甘濃高年的臭脾氣?

鐵占雄心裡一涼,感覺有些不妙,心道:「娘的!這三個小祖宗千萬別鬥氣打起來就麻煩了。我這核心第八組可是不夠他們拆的。」

「媽的!還真是靈敏,老子的一向自喻為最神秘的鷹眼好像都被她現了。厲害,果然不同凡響。」葉凡逑逑的想著,也略感吃驚,擠出了一絲笑容有點尷尬,就像一賣唱女正在向客人諂媚一般。

「這位是,,狼破天好像也感覺到了一點什麼異樣狀況,出聲問道。

「這位,,這」鐵占雄頭上都冒汗了,因為葉凡先前加入特勤組時有提出條件。就是身份要隱匿。

當時鐵占雄也是無奈的同意了,除了核心第八組幾個領導,像馬陽春。蔡正陽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外估計總部也沒什麼人知道,是否有備案這個只有鐵占雄清楚。

「一個閑人。鐵哥叫我來湊熱鬧的葉凡淡淡一笑並沒多少驚慌。

「嗯!小子,鐵組長肯出面請你出來配合我們行動,估計某方面是有點特殊能量吧,還這般年輕,也不錯狼破天老氣橫秋,冷冷地說道。「不過嘛!以後招子得放亮點,別沒事亂瞄亂動的,知道嗎子?」狼破天毫不客氣地教記起人了。

因為特勤組有時執行特殊任務時也會請一些某方面的專家出手協助的。比如某次行動需要一個電腦天才配合,就花錢請了。不過只是一種臨時性的國家雇傭行為,付錢解決。

「呵呵,六段高手,也還算不錯。」葉凡淡淡回話道,「不過,也希望閣下以後不要亂瞄亂吼的,本人喜歡安靜。

「什麼?媽的!夠牛哇小子,咱哥倆熱乎熱呼。只要你在我手下能撐過舊招,咱狼破天立即叫你大哥,有膽嗎?有種嗎!不然,留下一條腿就行了。哼1

狼破天勃然大怒,想不到在核心第八組中一個毛都沒長全的小子還這樣的狂妄,這還了得。此風不可長,此風不殺還不反天了。那火氣上冒騰地站了起來。

要知道核心第八組中只有鐵占雄功力最高的,不過六段的開源境,比自己還低了一疇,狼破天有八成把握拿下鐵占雄的。

所以狼破天口氣才敢那般的大,如果是在總部他當然也不敢如此放肆了,因為總部還有一兩個七段位的老疙瘩坐鎮的。

「我支持!跟著叫你大哥。」洛雪飄梅冷冷地盯著葉凡說道。臨了還補上一句道:「如果輸了的話本姑娘也不要你那條破腿的,太臭!臉嘛!成豬頭就行了,咯咯咯咯

一串串銀鈴般的脆笑在室中響了起來,震得吊頂上的大吊頂都在瑟瑟顫慄著快掉下來了。「完了!我就知道會出事的,一山難容二虎,何況三個心高氣傲還不上刃的年青人。煞神狼破天是總部寵兒,洛雪飄梅更是巫山神女宮的宮主梅千雪的親生女兒,聽說那老太婆一向護短成性,還是位8段位頂階高手。不要說老子惹不起,就是總部那幾個老疙瘩也有些頭痛,這下子怎麼辦?」

鐵占雄感覺都快火燒屁股了。這三個人可都是驕子天才型號的,憑著狼破天的脾氣葉凡今天的那條腿是跑不了啦。

不過葉凡好像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雖說其真實實力最多達國術五段階個,但好像離六段也不太遠了。

也許是五段的純化之境,過得幾年就是位六段高手了。特別是他手中的「小李刀。堪比子彈,但如果拚命起來也會傷了狼破天,,

而室內其他幾個組員可是快石化了,張強見頭兒鐵占雄臉上都冒出汗珠子了,知道頭兒下不了台了。

而且葉凡對自己還有恩的,也不忍心看著葉凡被殘了一條腿子,只好硬著頭皮出頭了。

所以,小心地站了起來,謙恭的笑道:「煞神先生,你可是國術六段截流境的大高手。大家都是同屬於特勤組的。都是為國家效力是不是?如果真要切磋點到為止就是了,千萬別傷了和氣是不是?至於腿什麼的我看就算了吧,」

馬陽春和蔡正秋也不知作何想法,悶聲不吭,也許這時正在冷笑,心道。你小子不是掛2號車牌子嗎?就讓你去牛氣一回,蠢牛撞煞神,殘了一條腿也好。

趙括中將和顧天棋少將砸巴了一下嘴終究沒出口,主要是礙於身份。他們雖說是將軍,但也只是協助核心第八組的外圍部隊,在這裡根本就沒有話語權的,純粹是帶著耳朵來當看客的,兩人也很是無奈。

「1

一聲巨震響起,張強話還沒說完,不過人已經從窗戶口被一個沙鍋大拳頭給硬生生砸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