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七十八章蒼海雷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八章蒼海雷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那般的慘,我就曾經看到過一個雜貨鋪的小老闆,後來一次喝醉了,聽他自己吹噓說自己以前可還是什麼八卦門的掌門人。..9u.net

當時一聽哪,差點驚掉我下巴,我還以為遇上了武林高手。甚至聳時還冒出了要拜他為師的念頭。

一件異外的事說出來的話大哥你可能會笑破肚皮。幾個混混跑來吃白食強要煙抽,當場要拿走三條中華,那什麼八卦門的掌門老闆當然就不肯了,一頓拳腳下來打得那老闆是滿地找牙。

我還以為遇上騙子了,心裡罵道:什麼破掌門,連幾個混混都對付不了,後來於心不忍,幫他趕走了混混。問他為什麼要吹噓自己是什麼八卦門的掌門。

誰知那老闆真的搬出了祖宗留下的令牌,還有幾本黃的拳譜來證實他自己的確是八卦門傳人了。

不過他自己後來也一臉沮喪的說,他自己根本就不是練武的材料,因為沒有根骨。雖然打小練了幾招,但也只是擺擺花架勢,中看不中用的招子,其實在武功功底上是連街上那些混混都不如,真他娘的晦氣。

你說說,這掌門跟擺地攤的有何區別。咱們華夏的國術居然淪落到了這種地步,我當時心酸已。

所以,現代社會,一切都是向錢看,沒有錢門派想找個弟子都難。

而且門派利用自己的國術技巧做一些生意也好做些,拳頭大就是硬道理在混黑那方面還是很吃香的。所以當然有一定優勢了。」齊天一邊講一邊喘噓哀嘆著直搖頭。

這些現代江湖中的一些新鮮事還是令人感覺到耳目一新的,葉凡也是饒有興趣。

原本以為已經是現代社會了,那些所謂的武俠江湖什麼的早就滅跡了,想不到還有相當多的門派世家隱匿的存在著。

只不過實力和勢力跟古代相比都大打折扣了,其真實實力跟還不如以前的一成左右。..國術的確是沒落了。

現代槍械炮彈電子技術等當然是罪魁禍了。有了方便的子彈,誰還願意去吃得了練功那個苦頭。還不如拔出槍來一顆子彈就能解決掉一個國術五段的高手。

即便是六段七段位的高手也照樣子不能以身試槍的。當然,有國術功底子在身跟普通人相比也是強了不少。同樣一把槍在五段高手手中拿著的話殺傷了是增長的。

而且六段及以上的高手你普通人拿著槍想一槍幹掉他也是相當難的,除非是阻擊槍手在遠隔幾十米距離背後放冷槍還差不多。

因為他們的身手太敏捷了,往往你還沒扣動板機人家早就閃開或者把你給打殘了,還動什麼槍?

「嗯!自己親親的二哥被抓了,而且生死未知,雷香草作為妹妹肯定愁死了,連帶著張強這個男朋友的日子肯定也不好過了葉凡搖頭嘆息。

「這個倒不是最令人愁的。最主要的是現在的雷家家主雷章一向跟水州鳳家關係較好。

所以這事就求到了鳳家頭上了,昨天晚上在帝狼歌舞城我們遇上的雷章估計就是去求鳳家的。

而且雷香草在水州音樂學里可還是排名第舊來號的大美女。所以無奈之下雷家主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已女兒身上。

好像是聽說想把雷香草許給鳳家的二小子鳳九飛。就是昨晚上看見的那個傲氣傢伙。

這下子正好遂了鳳九飛的心事,因為那小子好像也一直在追香草,只是以前雷香草不怎麼鳥他。

這一下子正中下懷,雷家有事求到門上了,鳳家當然也不肯放過這個機會,很是隱晦地提點了一下此事。

雷章那個老狐狸當然立即就明白了。..雖說十分的疼愛香草,可是時下二兒子的命都不知是否能保祝結果也只好狠下心來想搓合香草和鳳九飛的事了。

最倒霉的就是那鳳九飛可是一個正宗的花花公子,在水州他可是騷得出了名的。

仗著一身不俗的功夫糟蹋起姑娘來那是一點也不會含糊的,道上人稱花花太歲。當時雷香草一聽就嚇著了,當然是尋死覓活的,唉

齊天也是難得地居然嘆了口氣,沉默了一陣又低聲道:「我好像聽張強說是香草在今天早上無奈之下已經打算點頭了。」

「香草怎麼能這樣,那張強不是要去殺人了。」葉凡心裡一動,一股子邪火就冒了出來,冷哼道。因為他是最討厭那種朝三暮四,水性揚花的女人的。這種人不值得一提。

「唉!香草也可憐,你可能不知道。昨天晚上居然把張強逼到黑天鵝去灌醉了他,最後,,最後居然倒貼上去。

哭著喊著說要把身子交剛……口陽…8。o…不樣的體驗!

而且咬牙的齒的說是絕不會做不起張強的事什麼的出來就什麼」齊天難得也有些心酸酸地說道。

「就怎麼樣?難道是要去尋死?」葉凡心裡一驚問道。

「估計是!不過昨天晚上張強也特別冷靜,即時醒了所以沒造成什麼憾事生。血紅著眼說是要殺了鳳九飛,最後是雷香草跪地安求下跑了出去,他在一個俱樂部里把人家的沙袋打破了十幾個。

今天那俱樂部主任打電話來要錢,結果還賠了幾千塊錢了事。唉!出去喝幾杯怎麼樣,咱們陪陪張強,我怕他會做出傻事來。

鳳家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如果真出什麼事估計張強得一輩子浪跡天涯了。媽的!這個世道有錢有權就是娘」齊天氣憤地嚷道。

「你不會去求求你家老頭子。叫他給蒼海市國安局打個招呼,看看能否把雷香草的二哥給撈出來。估計那子的事應該不會很大的,國安局有時也有些小題大做吧1葉凡好笑的看著齊天。

「這個我可是不敢,老頭子雖說貴為常務副省長,可是他最不願意沾上國安這方面邊的。

而且人家國安是直屬國安系統的,未必會賣老頭子的賬。那樣子不是太丟人了,這事萬萬不可。

而且我也打聽過了,其實當時雷香草的二哥加入紅刀會只是一時玩興大喝醉了才加入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紅刀會的頭頭是個間諜。所以他自己的事不大。

我是懷疑蒼海市國安局是不是被水州的鳳家買通了,所以以此事來要挾雷家嫁女的。

而且雷家雖說降到了二流世家,但其家裡財產可不少,如果能跟雷家結成親家鳳家的勢力不是就更大了。那水州盧家就更會被他們逼得要跳崖了。」齊天趕緊說道。

「水州盧家?是不是盧偉的家族?」葉凡心裡一愣,問道。「沒錯,就是二哥那家族,最近盧家跟鳳家有火拚的趨勢。不過兩家真扛起來的話盧家肯定吃虧的。鳳家勢力太大了,唉」齊天嘆了口氣,為盧偉擔心著了。

「火拚,砍人!為什麼?」葉凡問道。

「還不是生意上的事,現在又沒什麼打仗的由頭了。為了家族的利益都是在暗地裡互下黑手的。」齊天瞥了一下嘴說道。

「嗯!有機會咱們得幫幫偉仔才行,既然鳳家想拉攏雷家,咱們他娘的就去破壞掉。一來直接幫了張強,二來也間接幫了盧偉。」葉幾詭異的一笑,顯得有些寒森森的,令得齊天都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

暗道:「大哥起狠來可也是個狠角色,並不象他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子和氣。」

「妙!一箭雙鵰啊大哥。如果能把雷家給拉到盧家去不是更完美。」齊天又出了個更餿的主意。

「這個估計相當的難。得慢慢來吧。」葉凡搖了搖頭。

突然笑道:「好了!叫上張強,咱三個去喝個痛快。」葉凡順通了張強電話,說道:「張強,雷喚強的事怎麼樣了?你給我詳細說說。不要漏了一點。

「唉!長。當時香草的二哥雷喚強因為被父親罵成廢物,所以賭氣之下出去喝酒。

最後認識了黑龍會的大當家秦暴,最後想都沒想就加入了進去。

他還以為哪不就一個黑社會組織。現在的世家哪個手中沒控制著一兩個黑社會組織,也沒什麼奇怪的。

因此就作了黑龍會的二當家,他也是想回去顯擺一下,證明給老頭子看看咱並不是一廢物。誰知倒霉的居然扎進了小僂國鬼子設的圈套中運背1張強喘噓不已。

「那蒼海市國安局準備怎麼處理他?」葉凡追問。

「這個難說,可輕可重。重的話可是勾結外國有叛國之嫌,輕的話也就是一個誤入歧途的混蛋年青人,估計坐幾年牢就罷了。不過聽說鳳家家主有打來電話問了一下,後來怎麼說的我不知道了。」

張強到是十分淡定地說著,也不知他內心是怎麼想的。

「你不是核心第八組的正式成員嗎,難道就不能利用特權把雷喚強撈出來?而且這事對你來說並不難,權力這東西,該用時也要用一下的。」葉凡小聲問道。

「這個不行!絕對不允許,要上軍事法庭的。而且我的職務太低,無權聯繫上省國安廳的。這個長您最清楚了,能指揮動省國安廳的只有鐵團一個人。

蒼海市國安局只不過是省國安廳下屬的機構,知不知道我們都難說,知道一回事,能不能幫你辦事又是另一回事,估計只有通過省國安廳才能辦得成。」張強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就直接找鐵團辦了就是了。」葉凡直白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