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八十章登門攪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八十章登門攪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道豬頭惑的十方,兩位少俠打賞,硼…求月票。..

此刻酒席還沒開始,大廳中是一團和氣。雷章和鳳家的二長老鳳弘德談笑風聲,像是一對親密的老朋友,其實都是些皮笑肉不笑的老傢伙。

而雷火雲正與鳳九飛這兩個即將成為親戚的小舅子也談得火熱。當然,一旁還坐了一些南部各省的世家公子也是來湊熱鬧的。

比如水州四夫家族的孫家大公子孫排空、葉家大公子葉飛宵等家族的公子哥都在旁邊陪坐著。而蒼海市的一些名門千金,官員家屬當然也跟來湊熱鬧了。

大廳中好生熱鬧,濟濟一堂,估計有好幾十人,正好開。

要知道蒼海市作為一個擁有二百多萬人口的大城市,地理位置相當的重要,隔對面不遠處就是台灣,國家在這裡布得有重兵把守的所以,除了四大世家以外還有不少的小世家。魚龍混雜濟濟一堂。

只有雷香草不肯下樓,一個人躲在樓上房間中人比黃花瘦,暗暗凄淚不止,好像懷中還藏著一把小匕。

不過今晚也僅僅是初次見面會,並不是正式的訂婚,就跟企業初步談成生意后鑒定意向書的意思。不然鳳家家主鳳凌空肯定也會來的。

不過今晚也是很關鍵的,如果順利的話這門親事差不多八成就定下了。

晚上吃餐飯的目的就是在向南福省的其它家族、富翁闊太太,商界名流、官員顯貴們出信號,咱兩家準備聯姻了。

「請問幾位先生要找誰?」門口二個穿著傳統武者練功服的精幹漢子攔住了葉凡他們。

「噢!我們是香草的同學,今天來看她的盧偉很是自然,一臉淡然說道。看來演戲也很有天賦,令得一旁的葉凡都在暗中豎起了大拇指。

「客人先稍等一下,我問問。..」一個壯碩年青人走了進去,一會皺著眉頭出來說道:

「對不起,家主吩咐過,今天晚上有客人,所以小姐沒空,請以後再來。」攔門的兩個武者還是挺客氣地說道,不過兩隻眼睛閃出的眼神不怎麼中看罷了,隱隱的帶有一絲不善。

「怎麼樣哥們,連門都進不去還怎麼」盧偉兩手一攤有些喪氣樣子朝著葉凡苦笑。

「你去給雷章先生說一聲,就說我有雷二公子的消息,見不見隨他便。

不然,咱們就走人,哼1葉凡冷冷地哼道,大師風範彰顯,有點神秘高人勢頭。dudu當然,這些是葉凡故意整出來的噱頭唬人的。

「二少爺,啊!你稍等。」那個年青壯漢愣神了一秒,趕緊是跑著進去!

不一會兒,雷章緊步著走了出來。當一眼看見張強時臉色一沉,冷哼道:小子,不是早跟你說過,不要再來糾纏香草了,真以為我蒼海雷家太過良善了是嗎?」「對不起,我只是要見見香草張強臉色一暗,一下子陰沉了下來,情緒非常激動,也是冷冰冰地答道。

「送客!李鋼,以後不要什麼人都給通傳,沒有紅堂請束的一律不見」享!一群宵小之輩。」雷章冷哼著很是不耐煩樣子,甩了一下手就想回屋去。

「紅堂請束,挺氣派的,好大氣1盧偉忍不住有些不屑的笑道。

「紅堂請束,什麼東西?。葉凡看著盧偉,覺得這請束不就是一張紙嗎?還分什麼紅堂白堂的。

「水州老字號紅堂出產的精品請束,價格從四塊到,咖塊不等,都是一些名流家世家請客時才用得起的。一些小老百姓就甭想了。」盧偉略帶譏諷口吻淡笑道。

「嗯!是不便宜,最差的那個三等請束也抵得上我一個月工資了,好的那種一張可以管我三個月飯錢了。..就一字貴!再說幾個字一

貴得蛋疼!唉!太可惜了,要是能換回錢該多好。」葉凡笑著調侃道。

當然,這兩人都是在明褒暗損,雷章那有聽不出來的,臉一沉就要火了。

「強哥,你來了,快進來吧1身後突然傳來了雷香草那楚楚可憐的哽咽聲音。

「香草,你出來幹什麼,這種朋友交來幹什麼?咱們雷家丟不起那人,連張請束都用不起的聳卜

雷章冷著個臉十分的不高興,這時見雷香草出來,好像門口生了爭執,那鳳九飛和雷火雲也跟著出來了,孫家葉家公子也跑了出來,門口倒是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咋一見到盧偉,幾大世家公子倒是小吃了一驚,不過誰也沒吭聲,估計是認識的。

「什麼意思雷家主,我張強雖說只是一個窮當兵的。但你作為一家之主怎麼說話也這樣子刻薄,太沒風度了吧」張強氣憤地哼道,估計想說太沒修養了,不過見雷

小憐樣硬是把後半句話吞了下尖改成風度了

「刻薄,那得看對誰了。對文明人我們當然是文明對待,至於像你們這群混混不刻薄行嗎?無賴!快滾,不然別說我雷火雲脾氣不好。」雷火雲見張強如此氣盛,火了,沖了上來揮了揮手像趕蒼蠅似的,一臉的厭惡。

「哥,你」怎麼能對我的」朋友這樣雷香草氣得說話都不利索了,嘴唇抖瑟著,淚珠子在眼眶中打著滾兒快出來了。

「妹妹,我早就對你說過。交朋友一定得慎重,這些不三不四的所謂朋友交來會吃虧的雷火雲不屑地掃了葉凡等人一眼。

「雷火雲,你將為你今天所說的話後悔的盧偉可是大怒了,年青人的脾氣可是上來了,一隻手插在褲兜里,樣子有些不屑地冷笑道。

「後悔!可笑,太可笑了,就能令我後悔。老子的大牙都快笑掉了,哈哈」雷火雲有點歪斜著身體,話語中極為鄙視。「哼!他說得沒錯!作為水州盧氏家族的二公子他有資格說那話,而且是一點都不誇張。」雷火雲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冷冷的渾沉男音。

「叔,你怎麼也來了?」盧偉有些愕然地看著盧家的小長老盧志遠。

「呵呵!本來今天有事路過蒼海市,後來雷章家主相邀就來湊個熱鬧。誰知火雲少爺那脾氣還挺沖的,居然這樣子說我盧氏家族的二公子是混混外加無賴,不配什麼的,唉!早知道就不來了,哼!雷家主,告辭1

盧志遠一臉的不悅,臉上立即是烏雲密布,就快狂風大作了。乾脆雙手抱了抱拳,說著就要拂袖離開。

「盧」盧長老,今天這事全是一場誤會。小兒的確不知這位是盧家二公子,說話欠妥,請回廳中喝杯茶。盧公子也請進雷章心裡一格,暗罵聲「倒霉。

誰會想到這嬉皮笑臉像混混的年青人居然是水州盧氏家族那身份極貴的二公子。盧家雖說在水州四大世家中只排名第二,但也屬於那種隱世的古老家族。

而且最厲害的一點就是盧家有幾個家族成員在燕京部委任職,地方政府中官員也不少,軍隊中聽說也有個把。

實力跟水州鳳家相比這方面還要略勝一點點。鳳家勝在財大氣粗,盧家勝在政府官員多。

所以那是立即氣得雷章臉色鐵青著狠狠地瞪了兒子一甩小聲叱道:「還不請盧二公子進廳中喝杯茶」小

「呃,,呃」盧公子,誤會,真是誤會,進屋喝杯茶怎樣?。雷火雲臉龐紅得如爛西紅柿,趕緊擠出了一絲笑容道。

三人也就就驢下坡,進得廳中坐了下來

「盧公子,以後有空常來雷家大院走走,就像自已家一樣,呵呵1雷章笑眯眯的立即換了個臉龐,熱情地說著。自已女兒能認識盧家的二公子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俗語不是說多個朋友就多條路嗎?

「不知你身旁那位同學是」雷火雲微笑著眼神投在了葉凡身上,因為剛才葉凡扯謊說是雷香草同學,所以雷火雲才會那樣子問的。

他可是有些怕再整出一個什麼南宮家或徐家的什麼公子來就麻煩了。

「噢!我哥們葉凡盧偉隨口答道。

「不知葉兄家在何處啊?。雷火雲禮節性地問了問,因為他剛才已經快的在頭腦中捋過一遍了。

縱觀華夏國術世家中除了水州葉家以外好像沒有別的姓葉的名人,而且華夏一些富豪,軍政界重權在握,一些開國元勛的家族好像也沒叫葉凡其人的。

葉家的大公子葉飛宵還在這裡,剛才並沒表示什麼,說明這個叫葉凡的小子並不是葉家的人,因此雷火雲的口氣淡然了許多。

「一個農村來的土鱉蛋子也來湊什麼熱鬧,真是世風日下啊!這人哪還真不自知。

」側面突然有個蒼啞的聲音搶答道,聲音中極盡鄙視之意。

「噢!弘德兄知道這位葉小友?。雷章家主略顯意外地望著鼻樑上尊著一顆豆大黑痣的鳳家二長老鳳松德。

「就他,,還不配我知道,阿狗阿貓窩子能竄出什麼好崽子來?哼1鳳弘德眼神一抬更顯得不屑,當然是相乘機羞辱一下葉凡同志了。

因為前天晚上在帝狼娛樂城時鳳家的鳳平天不是一拳擂向葉凡,結果被葉凡暗下陰手,用五陰截脈指和破天拳湊一塊融合施出敲裂了他的骨頭。

直到現在鳳家還沒鬧明白鳳平天是怎麼搞成骨斷裂的,大部分鳳家人認為是鳳平天用力過,最後自己摔地下弄斷裂了骨頭的。,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