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八十五章深海幽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八十五章深海幽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嘉謝「困惑的十方,大師打賞,謝謝!,…

王天河接話道:「是啊!氣得張司令差點擂破了辦公桌。..後來還是林站長陪了一瓶茅台了事。不久咱們軍區的陳副司令到飛每島視察基地張司令提出能否給飛魚島綜合新式集團軍也給配一神龍號。

結果陳副司令是這樣說的:中金啊!你太不知足了。你知道這神目前國家才幾艘嗎?

應該有幾艘吧?張中金司令有些不敢確定樣子答著。

幾艘,你以為是大白菜隨地可以拔的嗎?就2艘,一艘造價達酬乙一陳副司令一臉慎重說道。

啊!田,還億,這咋,也忒貴了張中金張大了嘴差點合不攏了。

所以,就這艘能落戶於咱們嶺南軍區的飛魚島已經是你們沾了大光彩。要知道其它集團軍那眼珠子都快凸得掉出來了,雖說我們無權調用,但真遇上什麼事我想林站長也不會不管的是不是?

要知道當時為了的落戶問題其它七大軍區長差點敲桌子摔盆子捋袖子赤膊上陣了。

最後聽說此艇是專屬於國家特勤組總部的才沒再鬧了。你知足吧,呵呵,近水樓台先得月,沾點光還是有的」

「今天我也覺得納悶,這年青人應該不會過力歲,我眼神看人一看一個準。真不知是什麼來頭的,厲害」小顧主任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小聲嘆道。

「聽說最近風向要變了,我們這個特勤站要直屬於一個神秘人指揮了,弊說該長就駐在離飛魚島不遠的地方。林頭兒已經事先給我們通氣了,那天開會你估計是漏記了。王天河少校神秘的說道。

「你兩個別在背後亂嘮瞌小心上軍事法庭。..」身後突然傳來林站長的哼聲,嚇得兩人趕緊閉上了嘴。

水下們o米深處,神龍號正緩緩地行進著。猶如大海中的一隻蘭色幽靈。此刻會議室中葉凡、狼破天等以及艇長曹墨上校都在。

「狼將軍,你來詳細介紹一下小僂國的伊賀魔宮情況。」葉凡坐在正中的位置上,人顯得非常的沉穩、冷靜。

。好!伊賀魔宮在僂國北部的康奈市,距市區還有上百千米。.9u.net隱匿在一片蒼茫的群山之中,山勢徒峭,溝壑縱橫一一難以尋找到。

他們這群人以圾取血液中的能量為進階的渠道,相當的詭異。

其功力境界由低到高分為魔士、魔師、大魔師,當然,還有魔尊了,不過魔尊也只有這個名頭沒見過人。就像咱們華夏把國術高手分為武士,武師、大武師、先天尊者也差不多。

聽說單是二三段的魔士就達2o來人,四段的魔師也有來人。

上面還有三位五到七段的魔師。

大長老橫木進二,七段開源境夫魔師。

二長老藤田歸沙。六段開源階上等魔師。

三長老麻生奈川,五段練勁階中等魔師。

倒是他們宮主是誰到現在也沒搞清楚。聽說是失蹤了或者是閉關了,目前伊賀魔宮由大長老橫木進二主持。

大家一聽也許會想,就咱們這幾個人去不是送死嗎?其實不然。總部網得到確切消息,他們大長老和二長老不知什麼原因帶了一批魔士、魔師急匆匆趕到南極那邊鄰近的地方去了。

估計沒有個幾天是回不來了。所以我們要抓住這個機會實施偷襲,勿必做到一次礙手,如果不成功就只得撤退了。..

不然伊賀的兩個長老返回的話那後果就太嚴重了。」狼破天臉色凝重地分析著。「狼將軍,不是還有一位駐守魔宮的三長老麻生奈川,他可也是一位五段中階的高手,也許魔宮中還隱藏有個把老不死的太上長老什麼的?」張強略顯擔心地問道。

「是的!這次的任務非常的艱巨。三長老就由破天兄負責伴住擊殺,其它的由我跟洛雪飄梅姑娘、張強、李山四人進去救人找那神秘鑰匙,順便能擊殺幾個算幾個了,救人第一。

只是那鑰匙卻是一個最大的問題,因為沒有任何有關那鑰匙的資料。直到現在也只是鐵團等一干人等的猜測,心裡想著有那麼一把鑰匙。

前次鐵團去了嶺南昌背山探秘。說起這「昌背山。以前還誤以為是長白山,害得鐵團還白跑了一趟,後來才查清了估計是諧音的緣故。

以解放前的「紅亞刀流會,為引子進去的,不過探秘查到最後現了一個奇怪的內洞,上面居然有一扇門,經過獵豹的專家推測可能是一個密室,不過無法打開。

經過爆破專家和聲波、光學專家幾方聯合組成的總部專家組探查后猜測,那個巨大的密室估計是要有

兒二秘的鑰業才能開啟。如果強行打開的話也許會引起炮且爆炸的當量相當的大。

即便是當量不大總部也含不得炸毀了,既然小僂鬼子撤退時搞出了這麼個神秘密室來,裡面肯定藏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悄天秘密。總部的意思是無論如何都得拿到開啟密室的鑰匙。為國家安全著想。

我剛才也細細地查了一下總部給的資料。現伊賀魔宮最近好像跟愛川縣的斷刀流組織有些糾紛。斷刀流的一個長老的孫子與伊賀魔宮三長老麻生奈川的孫子為了一個歌妓大打出手了,兩人爭風吃醋。已經到了拳腳招架的地步…」葉凡說道。

「葉副帥,斷刀流是個什麼組織?」洛雪飄梅問道。

「斷刀流聽說是個忍者武士組合,其實跟咱們華夏的國術練功者一樣的,只是叫法不同罷了。

宗主叫正野一鶴,聽說有六段開源階實力。宗門內還有二個五段到六段的長老。

其總體實力比伊賀魔宮要略弱一些。我想能不能利用他們的矛盾挑起戰端拖住伊賀魔宮,我們好乘機下手。

而且,我們正好有一些伊賀魔宮正宗的服裝。等到僂國后與駐僂站長聯繫上了再說。」葉凡冷靜地分析著。

「嗯!這個辦法好,至少也會分化出伊賀的一部分魔士魔師去,方便咱們行事。」狼破天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幾人又分析了一陣子如何設套等問題,過後就開始喝茶聊天。

「表哥,你可是好久沒回家裡了。」艇長曹墨輕聲問李山。

「脫不開身,最近事多。你們還好些,不是窩在洞里就是藏在上千米的深海里,很少出任務,我們就不一樣了,整天在陸地上飛跑。唉!忙啊!都快變成飛鷹了。」李山挺一臉的無奈,鬱悶地苦笑著。

「噢!你倆還是表兄關係,真沒想到啊1葉凡掃了他倆一眼,笑道。

「呵呵,是的副帥。表哥從小就欺負我直到現在小時候整天被他揍得是鼻青臉腫的,您作為表哥的領導可得勸他常回家看看。不然…」曹墨話裡有話,後面沒說出來。

「呵呵!我可不是他的領導,這個得問鐵頭兒去了。」葉凡似笑非常瞥了李山一眼,對著艇長曹墨笑道,「難道你表哥是故意不回家,這又是為什麼?」

「躲美記!哈哈曹墨得意地乾笑。

「艷福不淺啊李老弟。哈」張強可是抓住話柄調侃了起來。

「看來不光是齊天要地里還有幾個跟他遭遇也差不多,就像李山。」葉凡暗暗好笑,感覺還是自己好,出身窮人家庭,雖說經濟上困難了一些,但活得也是自在逍遙。

父母除了疼愛的嘮叨幾句外,對於自己找女朋友方面那是很開明的,任我自由。

潛艇經過一段時間的潛航已經接近目標地。

「報告葉副帥,我們現在已到硫石島。這裡有許多淡船,浮上去不易被小僂國的電子聲納等防禦系統現。你們準備好,潛艇只能在距水面一百米處放出你們了。完成任務后就在這裡匯合。等下有淡船送你們到一個偏僻地方…」曹墨一臉正色。

幾人穿上特製潛水服出了艇,一般的普通潛水員想潛到水下四深度那個水壓可是受不了的,不過葉凡他們都是國術高手,所以這方面卻是佔了很大便宜。在漁船相助下距小僂國二十來千米之地停了下來。稍微休息一陣子后直往小僂國潛游而去。

這個也是對體力和耐力的持久考驗,二十千米也是相當遠的。一般的普通人那是根本就不敢想象,這也是特勤組的厲害之處,估計就是小僂國的防禦系統再先進也無法探測到人在海里遊玩吧。

幾人順利抵搭飛鷹岩下一個長草叢裡。

與一個叫楊再庭的矮胖,長相極為普通的中年人接上了頭,他就是特勤組駐小僂國的秘密站長,五段開源階身手。

幾人換了衣服,跟著楊站長到了一座相當氣派的院子里,一座三層大樓。

裡面裝修相當的豪華,大廳中還有幾個穿著三點式的姑娘在拚命的扭擺著屁股賣弄風騷,台下圍了一大堆人正狂叫著。

有的還往台上扔票子,這些姑娘好像膚色各異,好幾個看上去都不像小僂國人,倒像歐洲那邊的娘們。奇怪的是裡面人來人往的。全是一對對互相摟著,摸著,捏著,打笑著進了房間。

「楊院長,你這裡好像是那個吧?」張強忍不住干聲笑道,眼神十分的曖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