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八十八章見人就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八十八章見人就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大將軍打賞,祝各位茶誕快樂,兩更連!這兩天訂閱很是低迷,令狗子感覺無限的「蛋疼」聖誕時心裡很是鬱悶」

「滋啦1

一聲微響輕顫過後,猙獰著臉的青年魔士那血淋淋的頭顱已經跟身體搬家了。9u.net

此獠那嘴還在呲牙著就是不出聲音來了。說起來慢其實都是生於電光火石之間。

「厲害!這東東怎麼有點像是電影中演的血滴子,聽說那東西彈出去后能張開,一爪抓住人的頭顱就拽了下來。端的是狠辣無比,是雍正帝稱雄的殺人利器。民間一談起血滴子那是聞此變色。

葉凡正驚詫時就邊狼破天也是驚訝不已地盯著洛雪飄雪的那個古怪玩意兒,兩人心裡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子寒意來。

洛雪飄梅抖了抖那蓮花狀玩意兒,一小使力,那東東上面沾著的血滴自動的滑落到了地下,蓮花上又是光潔如新,好像剛才沒沾過血液似的。一旁的張強更是驚訝的差點合不攏嘴了。

「呵呵,有啥好瞧的,這個是我們神宮的祖輩們利用血滴子改造來的利器,名叫「血蓮春洛血飄梅輕聲笑著,表情自然,一點殺人的恐懼勢頭都沒有,令得葉凡都暗暗佩服。說起殺人幾個人中就他最嫩了,估計是,畢竟是殺人,那個可是一點都不好玩的。

「血蓮春!的確是春天花開,只是太厲害了,有點滲人。」葉凡聳了聳肩。

「沒錯!蓮花開了人家那吃飯的腦袋瓜也開花了,血蓮春好啊1狼破天摸了摸下頜那幾根鬍子。

「不用擔心,我這血蓮春只殺壞人,不會抓你們腦袋的。」洛雪飄梅嫣然一笑,如百花齊花,美媚到了極至,使得葉凡都有一種恍惚如夢的感覺。

「美女殺手!這樣的老婆還真不敢娶了,這要是哪天弄她老人家不高興了,隨便的那麼一拋,血蓮春一抓之下腦袋瓜不就搬家了葉凡暗自嘀咕了一句感覺背上有些涼。..

不久往裡面慢慢貼牆根行了進去。

現又有情況,幾個魔士正想示警,葉凡的度更快,一絲淡淡刀影閃過。那幾個魔士已經莫名其妙地倒下了,兩隻眼睛鼓得像金魚,也是不甘。

張強一把刀劈將下去,那個青年魔士的頭,已經如爛西瓜一般盛開了艷血的鮮花。

而同時洛雪飄梅又拋出了那可怕的「血蓮春。如子彈一般撲到年青人胸前一頭扎了進去。

「葉哧。一聲微響中那年青魔士的整個胸脯如爛豆腐一樣自爆開了。

奇怪的是那血花炸出后並沒四處飛濺開去,全被洛雪飄梅的蓮花利器包成一團。

只見洛姑娘好看的眉頭一皺,蓮花樣兵器向內一收縮,血碎之肉頓時凝成了一團被壓縮成了一個乒乓球大血團滾於她的手掌心中。

看得葉凡都感覺頭皮有點麻之感,心道:「這特勤組的人真是人人有絕活。洛雪飄梅人稱「蓮花仙子」原來是這麼個摧殘人的蓮花還仙子赦美女起狠來比男子漢還要可怕,至少我這殘肢之態就做不出來。」

「美沙櫻子,魔宮的秘室在什麼地方你知道嗎?」葉凡轉頭問道。

「不知道,那個方面是伊賀神宮的特級機密,就連麻生久太郎給的圖裡都沒標出。估計連他可能都不知道了。」美沙櫻子搖了搖頭。

「那我們只好一座座按了,見人就滅,下手要快葉凡寒芒一閃,冷著咋。臉,想到小僂鬼子在華夏八年抗戰中犯下的治天罪行,胸中不由得盪起了一股子殺盡魔宮妖孽的豪情。

雖說普通的小僂國人無罪,但這專門盜取華夏機密情報,干一些破壞咱們華夏安全的小僂國魔人可不屬於他們之列。..

這些人兇殘無比,估計就是小僂國本國一些普通民眾見到他們也是心驚膽顫的。

幾人後來又撥了三座破廟,乾淨利落地擊殺了四個魔士。好像這明面上的魔宮守護實力也不咋的。

直到現在也還沒遇上較強有力的對手。先前那個魔師在葉凡這七段高手一刀之下也是輕鬆搞定。也許高手都被三長老帶出去火拚斷刀流去了。

奇怪的是這堆破廟群雖說十分的破老。但一座座好像都有按一定的方位排列著,猶如迷宮。

幾個人在裡面轉悠了一陣子下來倒是感覺越來越迷糊,一道道淡淡的血腥味瀰漫於其間,好像隱隱的那些破廟都快變成洪荒猛獸了一般。

正搜到第十座廟時大家現了一座特別高大的較完整的廟堂尋思著這裡面應該是諸如大廳之類中心所在。而周圍圍著大廟的卻是有幾座小

狼破天小心的圍繞著巡了一圈下來,喃喃著說這裡是不是按九宮八卦方位設的一個什麼行軍防禦陣。

聽他這麼一說大家都注意了起來,還真有點像,正想靠近探探時美沙櫻子突然說道:

「不是那裡面,我好像聽麻生久太郎有次喝醉了說是有座高大的神廟裡設的全是陷井。如果有敵人來正好引入套中來個瓮中捉鱉,裡面全是機關什備的。而神廟後面的那座不起眼的大院子才是長老們議事的地方。不過她人又深思了一陣子頭微微動了動,也有點不敢確定樣子。

「你的定?」葉凡問道。

「我不敢確定,好像是有說過。」美沙櫻子搖了搖頭。

「等不及了,到後院看看再說。」葉凡下了命令。幾人小心的繞到大殿後面,真的有個頗大的院子,兩個魔師正在閑聊著。

「血狼,你說三長老會不會滅了斷刀流?」一個魔師乾笑著問道。

「滅!不是那麼容易的,人家裡面也有高手,不過現在好像都不在。去歐洲那邊幹什麼去了。

。血狼叼了根煙搖了搖頭。

「媽的!斷刀流那群狗雜種就應該全砍死才對1先前說話的魔師凶辣的說道。

「鐵狗,說起凶咱們不凶嗎?其實大家都是為了生存。不凶自己的場子就快沒了,有啥辦法?。血狼倒是有點講理樣子笑道。

「血狼,你說大長老和二長老去南極幹嘛?」鐵狗問道。

「呵呵,這裡面有道道,他們其實不是去南極,那個只是個幌子,真正要去的是英聯邦的「享德利莊園」聽說是做一筆很大的買賣血狼小聲說道,但還是被葉凡的蝠耳通聽見了。

「啥買賣?」鐵狗來了興趣。

「聽說跟咱們對面的華夏國有關係,裡面有一個東西,是八國聯軍在華夏搶過來的。聽說那玩意兒可以應用在貯能板上,能讓能量板大幅度增加容量。也有人說那個是華夏一種古老的鑄劍術,練鋼方法,聽說華夏那邊的武者叫什麼玄鐵,鑄成的寶劍特別鋒利,以劍斷刀吹毛斷。」血狼神秘的湊鐵狗耳旁說道。

「動手1葉凡手一揮。四把飛刀分擊兩人,喳地一聲微響兩人正談得高興時同時中刀了。不過因為兩人功力較高,警覺性很強,飛刀只是扎進去一半,人還沒斷氣。

兩人打了咋。滾就想呼叫。不過煞神狼破天和蓮花仙子洛雪飄梅那度也不慢,身子如風樣飛撲了過去。只見一道劍影晃過,血狼那頭已經被狼破天割得在空中滴溜溜的轉了幾個圈子落在了張強手中。

因為怕砸到地下搞出太大的響動來。而洛雪飄梅還是用那血滴子樣的血蓮春,一下子就抓斷了鐵狗的頭顱。

院子里亮著燈光,不過沒見到一個人。幾人撥找了一陣子,用儀器測了一下,也沒生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奇怪了!難道是咱們搞錯了?」張強小聲說道,「不會是有什麼機關吧?」

「機關?」葉凡聽了一愕,鷹眼張開。現院中貯立著一座石雕,雕的是小僂國的八歧大蛇。八個猙獰的頭顱怒目而視,在燈光下顯得有些摻人得很。

「這大蛇雕應該放在前面那大殿中才對,放這院子里幹嘛,不會這機關就在這大蛇身上吧?」狼破天也注意到了,一直在八歧大蛇身上觀察著。

「嗯!你們看這個是不是有點古怪?。這時狼破天指著八歧大蛇的座基上的一咋。彈頭上東西說道。

「是有些怪異,八歧應該是遠古的神話傳說,而這彈頭是現代所有,難不成這上面有玄機。」葉凡分析說著,「你們退後,我來試試

「想退,晚啦!殺1這時頭頂上傳來一聲蒼啞叫聲,「。地一聲幾團煙霧騰起,院中頓時霎蒙蒙了起來。

「大家注意,閉呼啦戴罩子,估計是毒霧1狼破天經驗老道一聲大吼幾人迅戴上了一個輕便的防毒罩子。

不過魔師們可是不會放過他們的,罩子還沒戴上幾道劍光已經從幾個方向砍刺了過來,夾雜在灰濛濛的煙霧中如幽靈之光一般。

「哼1葉丹冷哼一聲,鷹眼中現好像後院中出來的是個頭上有個大戒巴的和尚,此人手中揮著一把開山斧,力劈華山一斧獅子厲地劈向了張強。

「當唧」一聲脆響中張強連退了三四步,手中寶劍已經被砸斷成了兩截,趕緊一個懶驢打滾躺開了過去。不過地下突然冒出幾把竹筍樣的黑鐵鐵尖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