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九十章做個交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章做個交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淡木推,難不成是伊賀魔宮那個大老長橫木講二餉咋,狼破天隨口問道。..9u.net

小哼!沒錯!就是他的父親。這兩父子狼狽為奸,蛇鼠一窩。橫木推一暗算我時也被我擊成重傷,現在也不知躲什麼老鼠洞里療傷修養,也許該突破到段了吧!可恨的是我不能親手宰了這畜牲」。秋山屯田破口罵道,那蒼啞的聲音聽來像是老鴉在叫,刺耳得很。

「我想他們估計是想從你這裡掏出件么秘術或秘密吧?」葉凡笑道,恢復了鎮定。

「那個當然,老夫的「紅血刀法,不要說僂國,就是在整個地球來說都是響噹噹的秋山屯田講起自己的神秘絕技那個自信又上來了,

「紅血刀法葉凡跟狼破天那眼珠子又快凸出來了,暗道既然能砍張有塵一刀的刀法肯定是絕世刀法,練武的哪個不貪此種秘術。

「小嘎嘎嘎」兩個小娃兒,是不是想得到老夫的刀法?」秋山屯田得意的笑道。「嗯1兩人都很是自然的點了點頭。在這種高手面前也沒必要虛化。

狼破天問道:「你有什麼條件。可以提出來

「小紅血刀法是不可能傳給你的,不過我想你們攻進伊賀魔宮來無非是想得到一把鑰匙是不是?」秋山屯田道出了一個大秘密。

小鑰匙!前輩知道?」葉凡問道。

「沒錯!那個叫照月鑰,我的「好,徒兒橫木推一當時下狠手毒害我無非也是想得到伊賀老祖宗留下的「照月鑰。

傳說這把鑰匙能開啟華夏某個地方的一個神秘宮殿,裡面有突破功力的強葉蓮芝,有伊賀祖輩們留下的絕世秘術。

你們華夏被八國聯軍打進來的時候,當時我的師傅宮田糾四君還秘藏了許多關於華夏的秘密情報和一些珍貴古董在秘殿中。

當然,他們也想得到我的紅血刀法,不然早就殺了我,哪還會留我一條殘命至今秋山屯田神秘的說著。..

「小老前輩的意思是想用那「照月鑰,作為交換條件換取你的自由?」葉凡一想就明白了。

「不不不!我這條殘命無所謂了,你想錯了!我給你們「照月鑰,你們幫我做一件事,咱們就是做筆交易。」秋山屯田嘴唇抖瑟得厲害,看來也相當的激動。

「小可以,你先說說那是什麼事,我們能辦到的當然答應,辦不到能力所不及也莫可奈何。.9u.net」葉凡點了點頭。

「你們肯定能辦到的。兩個小娃兒,你們的功力不低啊,估計有著六七段身手吧!

就是在以前也算得上是大師級了。天才啊!唉!不知我的孫兒是否達到此段位。」

秋山屯田吧嗦了一陣子莫名其妙的話,突然好像清醒了過來,笑道:「我的條件就是你把我的腦袋割下來送到秋山家族的秋山林一夫手中。要親自交到他本人手中才行。」

「我們可以連你整個人都救出來送去不是更好嗎?」葉凡有些吃不定這老頭打什麼主意了。

「救我!不可能的,你們看看我身後的幾根鐵鏈,全是玄鋼打制的。不好弄斷丁最主要的就是你即便是據斷鐵鏈,但山腹后秘藏的炸藥就會立即引爆。

而且老夫最近也感覺到大限將至,活不了幾天了。要交換的話我寫下遺書你們裹在我頭上帶走。不然你兩人還是快滾吧,沒時間了。」秋山屯田突然變得冷冰冰起來。

「換了1葉凡拳頭一捏。見狼破天也點了點頭,說道。

不久,秋山屯田咬破手指頭寫下了血書。

。我以華夏神龍老祖宗作證,拚了性命也要把秋山屯田的頭顱和血書親自交到秋山林一夫手中」接過血書後,葉凡跟狼破天都慎重的下了毒誓。

小我相信你們!咱們僂國有武士道精神可以剖腹,你們華夏也有國術大師精神,這點我不懷疑你們的。..拿去」。秋山屯田突然鼓腹運氣。掩出最後一道力勁。那嘴張得老大。

不久。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一道血花噴了出來。不過裡面卻是夾雜著一把血乎乎的像鑰匙的東西,不過很是明顯,那鑰匙似乎從中間被人扯裂開成了兩半。

。上當了」。葉凡和狼破天心裡一沉,怒瞪著秋山屯田喊道:「老頭,怎麼才一半,另一半呢?」

「唉!不是我誠心欺騙你們,想當年在4o多年前老夫已經是口段高手了。有必要欺騙你們這兩個小娃娃嗎?

另外半邊鑰匙被我師傅交換給了英聯邦的羅克家族。你們來時是不是沒見到大長老跟二長老。估計他們也得到了消息,去羅克家族談判交換那半邊鑰匙了。

老夫話已講到此了,信不信由你們。唉!來吧。引九」老夫也撐不祝秋山有田言語中極為落暮,不陳丫杜說假話。

「慢著,老前輩,好像還有一個華夏人和小僂人也被關在這魔宮裡面的,你知道他們去處?」葉凡突然想到這次來的任務還有營救一個人。

「好像是有那麼一個。男的小估計現在也老了。關了幾十年了。女的就不清楚了。

有幾次我還聽見外面傳來了鞭打的聲音。這山壁左邊還有個牢房,你們可以去看看。

不過時間很緊,估計這山谷再過十幾分鐘就會自爆了。你們去看看,那血池肯定開始翻騰了,那就是自爆的兆頭。」秋山屯田說道。

兩人趕緊衝到左邊大牢里,炸開后還真是現了十來個人,全像叫花子一樣被綁在牢里。

「小郭老」。葉凡和狼破天大聲叫著。

「我,,我是」這時最左邊一個牢房裡傳來了一道低沉的聲音,那聲音如乾枯的樹枝快斷時出的聲音。

兩人沖了過去,拿出照片對照了一下,臉雖說皺巴巴的了,但臉型還在,就是他了。不過此老雙腿都被打殘了,兩隻腳掌都不見了,狼破天伸手就把郭老背在了身上。回到大洞。

「小秋山前輩,對不住了。我要動手了葉凡一聲大吼,一刀下去,那種血淋淋場面還是很滲人的。

「來吧!那洞道肯定已塌,你們走那顆紅楓樹下,上面有落腳的地點秋山屯田話說完那頭滴溜溜的轉著到了葉凡手中。

「破天,你帶著人先迴轉艇上,我熟悉小僂語。去送人頭。不用等我了。送回郭老和鑰匙要緊。」葉凡說道。

「不行,要走一起走,他娘的,要死也一起死。」狼破天目光堅定,一邊跑著一邊喊道。

「我是副帥,這是命令,命令!你的任務不輕。張強又受傷了,還得帶著個殘腿的郭老游渡十來千米海面,很重的。執行命令。」葉凡咬重了命令兩個字,一臉凝重。大將氣度彰顯,很是令狼破天信服。

小好吧狼破天在葉凡那寒光逼灼下終於垂下了頭服了。因為這次行動的負責人是葉凡,他才是第八組的副帥,軍人鐵的紀律使得狼破天無法顧及兄弟情了。

對於特勤組來說更是講究以服從為天職了。沒有鐵的紀律就沒有一個神秘有效的特勤組。

果然。

進來的地洞已被炸塌了。看來洞中還有殘存的魔士在作怪。

兩人找到那左邊的紅楓樹,拋出鐵爪子摒命攀了幾十米后現上面真的有一些腳坑樣可以踮腳的地方,攀著樹枝很快上去了。

才到半山腰山谷里出震天的轟響聲,整個山谷地動山搖,火北,衝天,血氣騰起有幾十米高,看來全毀了。

剛到谷外洛雪飄梅拉著張強等人早就在外面等著了。

「怎麼樣?礙手了嗎小老公?。洛雪飄梅見葉凡一身血淋淋的上來沖了上來,擔心的急問道。不小心連打賭時的小老公,都給叫出來了,實際上洛雪飄梅也不知怎麼回事的。

心裡總是有些矛盾,但又有一絲絲牽挂著這個惡嘴尖牙的混混樣子葉凡。

剛才一直在心底里念叨著請求神佛保結小小老公,的半安。所以此刻心一急失口了,才會鬧出了個大笑話出來。

不過此刻大家都關注在這次行動的任務上,沒什麼人去取笑洛雪飄梅了。

「完成!大家準備撤退」。葉凡微微一愣也就恢復了。心裡暗道這洛姑娘的那聲「小老公,倒是叫得順溜。

「櫻子,我們在裡面沒有現女人,所以你母親的事對不起了。」葉凡有些不好意思。

「啊!母」美沙櫻子頓時淚流滿面,身子一軟就倒了下去。

葉幾趕緊伸手扶住了她。另一隻手從袋中掏出裝有鑰匙的盒子遞向了李山,慎重說道:「用生命保護它!

。是!人在盒在」李山嘴裡喊著伸手去伸盒子。

「滋啦1

一聲怪響,葉凡感覺背上那敞開的特製皮袋突然一聲悶響,身子被那聲悶響炸得飛到了二米開外,連背上衣服都給炸裂開去了。背上頓時火灼一樣的疼痛。

。副帥1

正接盒子的李山聽到響動抬起頭來,突然現原本斜靠在葉凡身上的美沙櫻子那檀口大張,心裡一暗立馬喊叫著撲了上去。

一根針大怪東西如閃電一般扎進了飛撲在葉凡的李山身上,盒子被美沙櫻子一把拽在手中轉身彈飄而起。

這邊狼破天早就一劍直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