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九十四章家裡來了個未婚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四章家裡來了個未婚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戀么,結果怎麼樣。..小狼破天和鎖占雄都直盯著葉幾一拋刪好奇。

對於秋山秣一夫此人國術者們還是如雷貫耳的。

「飛刀我不敢用,怕暴露出古獸山的伊賀之戰來。跟他**的對頂了六招,感覺秋山林一夫的劍上似乎托著一座泰山,重如泥糊,而且劍劍狠辣。似乎不戳出血噴來絕不罷休。非常的陰狠,根本就不是我所能摹

估計那老小子有著八段身手了。第七招后我想溜了。不過請神容易送神就難了。最後還是被秋山林一夫給踢了一腳。

差點把我的屁股給踢成兩半了。」葉凡網講到這裡逗得鐵占雄和狼破天張強三人狂嚎不已,一個個眼神怪怪的盯著他。

「我是說真的。直到現在這半邊屁股還在麻。不過。後來我受傷后直接竄來竄去的,那秋山將軍府非常的大,聽說常住有三百人。我的輕身提縱術秋山林一夫還是不及的,最後倒給我溜了,不過一不小心給溜到了秋山林一夫孫女那閨房裡去了。」葉凡一臉的尷尬相。

「哈哈哈」

鐵占雄和狼破天,張強三人差點笑破了肚皮。

「兄弟,你威風啊!居然鑽進人家8段高手孫女閨房裡尋歡作樂了,厲害!厲害1鐵占雄連連兩個「厲害,弄得葉凡很是不自在。

」呵呵!事急從權。當時情勢所逼,不進去就沒命了,秋山林一夫提了把很粗的寶劍在後面追得緊。」葉凡苦笑道。

「就這樣完啦。後面應該要生點什麼風流韻事吧?」狼破天瞅了葉凡一眼。十分的想知道那閨房中生了什麼。

」這個不宜外傳。..秘密,呵呵」葉凡笑著。轉念又想起三人的古怪。問道:「鐵哥,你給我說句實話。以前你是拼了命要把我留在獵豹,現在又使力往外推,事太反常必有妖精在作怪,說來聽聽兄弟也好明白著點,是不是惹著什麼人了要我躲起來?」葉凡隨便那麼一說,是想蒙一下。倒真給蒙對了。

「唉」算啦,告訴你吧。是你惹著洛姑娘那母親梅千雪了」鐵占雄把事情的大概說了一遍下來了,葉凡臉上那冷汗珠子自個兒就出來了。

「鐵哥,我這次秘密回來不會有人傳出去吧?」葉凡趕緊問道。心道:「倒霉了!梅千雪可是8段位高手。老子雖說是七段階的一流高手,可在她面前就是一小碟菜。七段跟8段天差地別。人家一巴掌可以扇死一個整編飲事班的七段。」

「沒有,獵豹有紀律的,而且你回來時也是沒下過車子,也沒人看見。我想梅千雪這樣的大高手也不屑去當什麼間諜什麼的。

而且洛雪飄梅身上老毛病患了,梅千雪自顧不瑕了。暫時應該沒心情跟你這小毛蟲鬥氣。你好好在政府里混就是了國家近來了沒什麼大事件,如果真需要你時再說了。我想事情總有解決的辦法。」

鐵占雄安慰著葉凡。其實他心裡也特沒底的。要是梅千雪突然某天心血來潮到了水州,逛到魚陽的話看見葉凡那可是真要倒大霉了。

不過那個幾率極為微南福省有著六七千成*人口,想偶遇一個人跟大海里撈針又有何區別。

「葉兄,我倒是有叮。主意不知成不成?」狼破天難得的詭異一笑。說道。

「你說!都火燒眉毛了,要是真給那娘們整瘸了一條腿那可是真慘了。」葉凡是真的有些擔心。因為那些高手脾氣古怪,而且往往都是一言九鼎。..講出這話來估計就會辦到的

「好像,「好像我看那個洛始娘對兄弟你有點,那個」狼破天眼神怪異的說著。

「那叮,?哪個?」葉凡一時沒反應過來。有些犯迷糊。

「我看洛姑娘也不錯,聽說才丑歲,在梅千雪內勁滋潤下已經是五段的開源階高手了,可惜老毛病患了,聽說是陰氣過盛到致血脈冊性過強。被阻塞了。

現在功力又迭到了三段左右小可惜了。聽說很難恢復了,說起來造成洛姑娘如此的還是因為這次任務。

不過特勤組那些草藥聖手對這怪病也是無可奈何。這次是特勤欠了她一個天大人情。

我觀兄弟滿身陽氣直溢。似乎陽氣有些過剩了,說不准你們倒是絕配。」鐵占雄可是極力慫恿著葉凡什麼。

「葉哥,洛姑娘可是一等一的大美女的。聽說外號「蓮花仙子。以前她母親梅千雪在年輕時可是江南第一美女。現在的洛姑娘絲毫不遜色梅千雪的,有過之而無不及二

聽說洛幕:2燕京大學畢業的,當時在學校就浩成了蠢動,連口據著燕大的校花榜,只到她畢業后許多燕大學子在呃腕嘆息,說是美人已乘仙雲去,此地空留遺香恨。

說的都什麼事,這不是詛咒洛姑娘嗎?有個這樣的良侶也是人生一大興事張強居然也湊上了熱鬧,前次葉凡幫他搞定了跟雷香草的事,這小子現在反過來居然想搓合葉凡跟洛雪飄梅的事了。

「呵呵,這事以後再說,我才舊歲,不急。」葉凡搖了搖頭,並沒接受他們的建議。

心道:「洛雪飄梅太美了,有點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這樣子的姑娘娶來給人一種不真實感覺,像是在作夢,而且使用的武器其實就是血滴子。那個也太可怕了,想起來頭皮都有些麻。」

處理好獵豹的事務,葉凡也傷好了背傷。正月元宵那天才往家裡趕去,正好回去吃個團圓飯。

不過當葉凡一推開大門時頓時差點凸掉了眼珠子,揉了揉心道這絕不是作夢。

你們道怎的?

玉嬌龍居然正跟母親林秀芝,妹妹葉紫衣三人蹲廳中擇菜,這日頭難道打西邊出來了啦?

轉頭見葉凡如一石雕呆立在門口,玉嬌龍嫣然一笑,親昵的跑了過來,抓住葉凡的手喊道:「葉哥哥,你回來啦?」話語中透顯著一股子親切。怪異小兒女之態完全顯露。

「你,你」。葉凡網拉扯著說了兩個「你。字出來就被母親林秀芝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說道:「你還懂得回來啊!自打初四齣去到今天都十六了,連個人影都沒見到,打你電話說是關機了。你看嬌龍多好。初八就來了,一直陪著我跟你妹妹直到現在。天天搶著洗衣掃地整理房間的,你好意思,天天出去不歸家,哼!這還是不是你的家,把人家姑娘一個人丟在這裡

。媽」,我,沒」葉凡被噎住了。說不出來了。

「哥,我說你也真是的。嬌龍都快成為我未來的嫂子了,這事都快訂下來了你還蒙著家裡人,要不是嬌龍姐跟我同一個學校,倒真給你蒙過去了。說吧,你是怎麼把咱們水州音樂學院的校花給勾到手的,是不是鮮花都送了幾千枝了,我看不會,你都狠得下心丟下嬌龍嫂子自己一個人出去瀟洒怎麼余,

葉紫衣更是嗔怪著哥哥葉凡不該丟下玉嬌龍一個人去瀟洒,葉凡感覺自己快被冤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來。

玉嬌龍啥時當起特務打入了自家內部,在妹妹和母親嘴中差點成了自已老婆,難道是玉嬌龍自已說出來的。這事還真是透著股子邪勁兒啊!

葉凡氣大了,一把扭住玉嬌龍,裝著很親昵樣子硬是把她給扭進了房間,「,地一聲關上了房間門。

後面傳來母親林秀芝的丁囑聲道:「別欺負嬌龍,凡仔,不然我可是不答應。「媽!我知道了,跟嬌龍說說話。」葉凡趕緊答道。

「這孩子,年輕人啊,談戀受還躲著家裡人,這都什麼事,多好的姑娘,多俊的媳婦啊!真像個仙子。人又善良,能幹。賢惠。懂事,凡仔有這樣的老婆照顧著是我葉家祖墳冒煙了,明天得再去祭祭再行。」對於玉嬌龍此女子,林秀芝嘴裡嘮叨著,估計是一百二十個滿意了。

「小你跑我家來幹嘛?」葉凡兇巴巴問道。

「我沒跑你家。我是回自己家裡,哼1玉嬌龍冒出了一句話,差點嗆著葉凡了。

小自己家,你家不是在魚陽玉家大院,這個窮家是我葉凡的,跟你有啥關係?。葉凡氣得嘴唇都在顫慄。

「誰說沒關係,我是你女朋友,你說說這不是我家是誰的家?媽天天給我說要早點訂下來,紫衣也是我同學,現在更好。」玉嬌龍臉蛋通紅,頭仰得高高的,居然撂出了這麼一句能熏死葉凡同志的話來。

「你,,我啥時認你作女朋友了,咱們見面不過二次吧,第一次我就被你送進了縣公安局的關押室,第二次還挨了你們玉家那個不可一世的財神爺的臭罵。別胡鬧了,快回你自己家裡去。不然」葉凡威脅開了,拳頭捏得啦啦直響。

「不聳」不然怎麼樣?你總不能吃了我,哼1玉嬌龍吃定了葉凡,氣都嘟的。

「手!我知道你是想叫我出面求齊少校是不是?這事我幫不上忙,你白來了。」葉凡冷冰冰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