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九十七章徹底栽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七章徹底栽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朗幸豬哥和張天彬兩位大師的各五張月票,感謝四心的十方,大師打賞!

「嬌龍,別理他。..dudu」林秀芝拉著玉嬌龍罵了一句,轉眼逼向葉凡,說道:「凡仔,她爸的事你先給解決了,現在就打電話給你那個朋友兄弟齊天,無論如何得先放人了。不然以後那個齊天就別進咱們家門了,咱們是窮人,高攀不上人家軍官。」

「媽!這事不是我說了就能算的。」葉凡趕緊辯解,垂死掙扎著。

「不管成與不成,你立即就打電話給齊天,用免提鍵,讓全家人都聽聽你儘力沒有。

如果儘力了不能辦到的話咱們也沒話說,現在就打,臭話放在前頭,你小子不賣力的話今天就擔上鋪蓋捲兒滾蛋去,哪裡涼快去哪裡。

你是副縣長了,咱家窮,供不起你這尊神仙,我葉辰西就當沒生這個不孝子。」葉辰西破口說道。

「爸!媽!你們別逼凡哥了,我」我」沒用」還是讓我走吧」下輩子我給你們當女兒,作鬼行馬報答您兩個老人。」玉嬌龍那嘴一溜一溜的,話說得那個十分的有水平,人家水州音樂學院的,口才的確不賴的。

「我過一陣子就打。」葉凡無奈地點了點頭用的當然是拖字訣了。

「不行!現在就打,當作大家面打,你打不打1葉辰西和林秀芝居然同時出口了,眼瞪著葉凡,不打肯定是不行了。

「完了!今天老子是徹底載在這娘們手中了,衰氣啊1葉凡暗地裡嘆了口氣,鬱悶得直想去撞牆。

拿眼偷窺了玉嬌龍一眼,現她眼皮子一跳,估計內心正在狂喜了。

「我打還不行嗎?」葉凡無奈的點了點頭,按起了按鍵,當然用的是免提了。

「齊天,年過得不錯吧」。..葉凡先打了個招呼。

「相當不錯!娘們玩了幾個,真他娘的爽1齊天不知情,一出口就是一嘴的粗話,葉家滿門一聽那個當然是十分的汗顏。

葉凡心底里更是汗顏,趕緊說道:

「嗯!玩得痛快就好。我想問一下,玉家那案子結了沒有?。心裡卻是叫苦連天,暗道:「千萬別把老子下陰手的事從這扛子狗嘴裡給吐了出來,不然就慘了。」

「還沒有?怎麼?是不是玉家跟你聯繫上了。dudu我可是聽說玉家那天跟你吵架的那個叫玉嬌龍的姑娘是水州音樂學院的頭牌,是不是美人垂淚大哥你心軟了,哈哈哈」。齊天賊笑不已。

「呵呵,呵呵!算啦,能結就早點結了吧,大過年的,一老頭子呆裡面也難過。」葉凡陪笑道。

「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呀大哥,這事不是你」齊天就快噴出葉凡來了,估計是想說「這事不是你安排的嗎?,慌得葉凡這廝那是趕緊說道:「老弟,閑話少說。結不結,給大哥一個準信,還有,該怎麼結?。

心裡暗暗叫苦道:「娘的!差點就被這小子給出賣了,幸好我反應得快。」

「那大哥你說說怎麼結,兄弟我聽你的。」齊天也是收斂了笑容說道,心裡也是納悶得很,覺得大哥今天怎麼那麼反常,這沒道理呀?難不成真的是玉家打通了大哥的關節,大哥手下留情了。仰或是玉嬌龍以身相許軟化了大哥。

「好!既然你這樣子說玉家如果事不大的話就放人算啦。」葉凡終於吐出了這句話來,心裡那個可是十分的憋氣。

「好的!我馬上安排人結案。這事我查清了,跟玉家沒多大關係,不過大哥既然開口了我能還說什麼。

不過玉家涉嫌開賭場子估計得罰些款子,人也關了不少時間了,算拘留的話也到頭了。

我等下就把案子轉到市公安局去,以玉家的能耐不用費什麼力應該能撈出玉懷升來的。..

不過大哥,兄弟我可是出了大力的,你那個東西能不能多給幾顆,我的用完了,還真是好用啊!哈哈哈這小子又猖狂的笑了出來。

「這小子,幸好沒把春宮丸三個字給噴出來,不然真得挖個地道鑽進去了。」葉凡暗罵著笑道:「那個沒問題,二顆吧,掛了,謝謝了老弟。」

「三顆」這時電話中在葉凡掛機時傳來齊天的狼吼聲,不過葉凡沒理他直接給掛了。

「哼!還想三顆,老子不拔了你皮都算不錯了,真是笨啊!連我的語氣有些怪異都沒聽出來。如果聽出來推脫一下演演戲,說此事很難什麼的,到時玉家老爺子在裡面繼續呆著跟咱也沒啥關係了。唉」可惜了,玉家又逃過了一劫,本來想以後用此事來要挾玉家幫我作點事的,這下子全便宜玉家了葉凡暗暗嘆氣不已。

「謝謝凡哥了,那,那我回家去給家裡人說一下,他們肯定很高興的玉嬌龍那臉一變,頓時是百花怒放,轉眼就

「別急,你打個電話給家裡人報個訊就是了。晚上是元宵,咱們好好聚聚。」葉凡淡淡一笑沖玉嬌龍詭異的說道,那「聚聚。兩個字可是咬得特別的重,大有深意的,想信玉嬌龍會聽得出玄外之音的。

這廝暗「哼道:「辦完事就想溜,天底下沒有這麼便宜的事。

老子晚上得把本錢拿回來才對,你不是我老婆嗎?那就得干點什麼才不算虧本。麻痹的,美人在懷也是人生的一件大樂事,總算是找了點什麼回來,不會虧得連短褲都給虧完了。」

「是呀嬌龍,咱們都快成一家人了,過完元宵叫凡仔送你回去,先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就是了林秀芝一臉的笑意拉住了玉嬌龍。「沒錯嫂子,哥也網回來,你們好好聚聚葉紫衣哧哧怪異的笑著。

玉嬌龍那臉紅得快訴出血來了,扭捏著只好留下了。

晚上。

葉家全家加上玉嬌龍在一起吃了頓時和和美美的團圓飯。葉凡當然是非常的淡定了,反觀玉嬌龍卻是如坐針氈了。內心如波潮湧動,估計也在想著不知晚上葉凡會怎麼對付自己。

因為是元宵,所以特別的熱鬧,到處張燈結綵的。

「出去逛逛。」吃完飯後牛凡哼聲道。

「嗯1玉嬌龍溫柔的點了點頭跟著葉凡走了出去。

「你老頭子出來啦?」葉凡冷冰冰問道。

「估計後天會出來,謝謝你了。」玉嬌龍羞澀的低下了頭。

「挽著我的手臂。」葉凡講話有點像是下命令。

「這」嗯」玉嬌龍正想反嘴,巡了一圈周圍,無奈的把手穿進了葉凡手臂中。

「挨緊些,咱們可是戀人,還談了兩年的了,怎麼會顯得如此生份,給人一看不就穿幫了。」葉凡故意的手之緊就把玉嬌龍給硬是拉得跟自己緊緊的偎依著,這下子倒真像一對戀人了。而且還故意的用手臂蹭了蹭玉嬌龍那高聳的堅挺胸脯,感覺還不錯,彈力十足的。

「你」玉嬌龍氣得說不出話來,也感覺到了葉凡是在故意使壞。吃自己豆腐,不過她也無可奈何,既然人家幫了那大忙了自己也得犧牲一點什麼了。

「咱們倆的事啥時訂下來,你剛才不是在催嗎?」葉凡一臉淫蕩的譏諷著。當然,是裝出來的還伸出手指頭勾了勾玉嬌龍的下巴,顯得非常的輕挑。

「我」我知道你有氣,我們玉家是有些對不起你。不過我都這樣子向你賠禮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如果要經濟損失我可以付給你力萬。」玉嬌龍見躲不開那魔爪子乾脆不躲了,兩隻媚眼愣愣地盯著葉凡。

「錢,我不希罕葉凡搖了搖頭。

「那」那你到底想我怎麼樣?」玉嬌龍聲音提高了一點點,看來也有些憋不住了。

「我不想對你怎麼樣?你不是我老婆子嗎?我得用心疼你才對是不是?而且天經地義的你也應該盡到一個當妻子的義務是不是,呵呵呵」葉凡乾笑著又緊了緊手臂,兩人貼得更近了。

「不行!你打我罵我都行,就那不行!我我是被你逼的。」玉嬌龍覺得委屈死了,聲音居然有些哽咽了。

「哼!又搬出女人常玩的那一套可憐了。」葉凡暗哼著,面不改色笑道:「你這是講什麼話,我可沒有義務給你家說情的。算起來我還是你家的恩人,對恩人應該怎麼樣?我想你應該不會是一隻白眼狼吧?」

「報恩!錢你又不要,那你,那個不行。」玉嬌龍還是搖了搖頭,臉紅得能滴出紅墨水來了,更是誘人得很。

葉凡暗地裡吞了一口,心道,這娘們還真是能迷死人,難怪能高占音樂學院的校花榜位,的確有過人之處。

「我說過錢不希罕,既然要報恩就以身相許了,而且這個話可是你說的。連什麼省報的蘭記者都整盅了出來。」葉凡進一步逼了過去。

「你」你放過我吧」玉嬌龍換成了哀求的口吻。

「這是什麼話,你剛才可是哭著喊著要訂婚的,怎麼一下子就變了,我都成了現代版的陳世美了,你想想,我父母親會怎麼想,哼1葉凡板起了臉孔像一猙獰魔鬼。

威脅道:「你信不信?你父親現在還在野戰一師裡面,明天才會移交給市局,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他再呆上幾個月,哼1

這廝覺得折磨起玉嬌龍來特別的解氣,心裡那個暢快得直想高歌一曲了。

「好」好」你想咋辦就咋辦?我一個弱女子還能怎麼樣?。玉小嬌龍覺得委屈極了,終於又冒出眼淚了。

第四百九十八章列席常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