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九十八章列席常委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八章列席常委會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到,今天再增加張月票就在晚上加更。..dudu」十方。大大打卓,「現在尋找,大大的3張月票。

「玩夠了,回家去。」葉凡嘿嘿一陣子乾笑,粗蠻的拽起玉嬌龍往家裡而去。

「咱們玩個鴛鴦浴怎麼樣?」到家后見家裡人全看花燈去了葉凡笑道。

「不行!我自己洗。」玉嬌龍點了點頭,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要吃人的樣子。

不久洗完了澡。

葉凡剛進到房間頓時就愣神了。

房再里居然給妹妹葉紫衣搞得全變樣了。

床上鋪的是大紅的新棉被,枕頭是鴛鴦的大紅枕頭。葉紫衣居前剪了個大大的雙喜貼在了床上。

旁邊還寫了一行小字:祝哥哥嫂子百頭諧老,早生貴子。

「這丫頭,搞什麼搞?」葉凡暗罵了一句,再往床上一瞅,更是差點噴血了。

因為房間里有葉凡從市裡淘來的二手空調,所以非常的溫暖。五小嬌龍穿著一身半透明的睡衣直直的躺在床上,山峰勾壑清晰可見,肉色隱隱約約,茵草朦朦朧朧。

眉心的那顆美人痣在微微的顫慄著,此刻她微眯著眼,眼眶邊還掛著兩條淺淺的淚痕。兩條修長白晰的腿兒露集了下面一截大腿來。

見葉凡在一旁愣,玉嬌龍突然睜開了雙眼,兩道冰寒電光射了出來。

咬牙切齒,說道:「姓葉的!我玉嬌龍今天就把保護了侶年的最寶貴的身子交給你。希望你以後能對我好點,如果始亂就棄的話我會死,給你看的,說道做到」

那眼神絕對是能殺人的那種,像是一把寒潭寒冰鑄的寶劍,深深的扎進了葉凡凡窩窩裡。..

這廝沒來由的心裡一陣子扎痛,暗思道:「我是不是作得太過份了一些,玩笑到此為止吧,本來還想再貼近玩些花樣的,看來是不能再進行下去了。這娘們估計也不好惹。連死都敢說出來,真的惹禍上身被她給沾上的話那以後的日子估計就是水深火熱了。老子還年輕,還沒玩夠,玩出火來太早給縛上不可齲」

見葉凡沒動靜,像一電線竿子站著,玉嬌龍心裡一動,譏諷道:「怎麼?不敢了!放心,我不會管你外面有多少女人的,你們這些當官的全是一路貨色,別以為我不清楚。在群眾面前道貌岸然,晚上就是一禽獸,所以,你儘管玩吧,玩,」

一雙寒煞煞的眼神令得這廝是頭皮麻。

「有啥不敢的!美人床的,哼1葉凡假充好漢,砸巴了一句出來像個將軍一般沖了上去,心道給一個娘們看輕了還了得,再怎麼說都能拿下她才行。某豬哥下定了最大的決心,決定假戲真做了。

顫慄著魔爪子一把就抓到了兩隻山丘上,感覺彈力十足,手感覺細膩柔嫩中有一股子說不出的堅挺硬實。

「你」真敢」玉嬌龍亨出了三個字,殺人眼光盯著某豬哥最後看了一眼,乾脆閉上了美目,當然,淚線又給流出來了。剛才玉嬌龍當然也是在賭氣,真的遇上動真格的了她又是凄楚了。

一條粗舌頭舔在了姑娘那溫濕的唇口上,不過是一沾而過,並沒有深入,兩人心裡都是一盪。

葉凡已經是幾進宮了還好一些,玉嬌龍可是破天荒的頭一遭,那種男性陽烈氣息再加上一股子味兒刺激得玉嬌龍身子都在顫慄。

不過後來就沒動靜了,一張大被子從天而降,穩穩地蓋在了玉嬌龍身上。

「我只是沾了一下你的櫻唇兒,這事就算是結過了。..你應該來說不算虧的,我虧點就虧點算啦,老子是爺們,不是孬種,哼1葉凡漏出了這麼一句話趕緊溜走了。

一夜無事,葉凡同志最後睡的是地板。第二天早上起來當然是腰酸背疼了。而且昨天晚上那淫蕩的心靈可是倍受煎熬。

如花美人在床卻是只能看不能玩,而自己還得睡冷冰冰的地板,這都什麼事兒。

「媽的!這都什麼事?」早上起床後葉凡同志遺憾得想直接撞牆,最後牆是沒撞倒是把頭給抓了十幾根下來。

網起來就接到了衛初蜻縣長電話,說道:「葉副縣長,你馬上回縣裡開會。」

「唉!連上班都忘了。聽衛初蜻的口氣好像有些不善啊,難道又有什麼牢啥子的破事等著我去修理。」葉凡嘆了口氣,匆匆吃了早飯,掃了玉嬌龍一眼,笑道:「我送你回家。」

「嗯1玉嬌龍展顏一笑,估計是裝出來的,不知她心裡在想些什麼。

一路開著車子,兩人在車裡就像是兩個悶葫蘆,誰也沒開口。居然連瞧對方都不瞧一眼,專註地盯著前方,彷彿前方那破敗…一:二公路啥時變成了飛機場跑道樣敞闊六※※

到魚陽後下車時玉嬌龍才說道:「我們玉家欠你一個大人情,以後有什麼事可以還你一次。絕不失言!走了。」

「你能作主?」葉凡不屑的瞅了她一眼渾沒當回事。心道玉家人雖說寵你,但在大事面前決不會含糊的。

「能1玉嬌龍「哼了一聲。

「哈哈哈,」好」,好,,小老婆,來個吻浪漫點分別怎麼樣?」葉凡突然猖狂的笑著,有點玩世不恭味兒。

「就你,還玩吻別,想得美!全天下男人死光也輪不到你,大牛氓1玉嬌龍啐了一口,臉蛋一紅,乾脆跑了。

此地只留下某豬在獃獃的望著那道美麗倩影離去,喃喃道:「有咋。性,老子喜歡,當一回伯樂試試也無不可。」

古」縣到魚陽縣不過二個多小時,口點半就到了。葉凡到魚陽時又接到了縣委辦主任張新輝電話」丁囑他立即到會議室來,好像有什麼急事。

「張哥,到底給事,催得這麼急?」葉凡心底里一盪,眼皮子狂跳了。

「不清楚,通知你列席常委會。」張新輝估計很忙,漏了一句后掛了電話。

「列席常委會!這個可就難說了,往好的方面想的話那可就是重用。因為常委會可是縣裡。個常委們商議全縣大事的地方,叫你參加你差不多就是一個準常委了。往壞的方面想的話也許是常委們要問責你幹了什麼破事兒,無疑又變面了審案會」葉凡心情複雜的想著衝進了縣府。

輕輕的推開會議室大門,就聽見賈寶全拋出了三個字,有些嚴肅的哼道:「亂彈琴1

「亂彈琴!果然不是個好兆頭。」葉凡心裡想著居然現了一個人,林泉鎮的黃海平鎮長,這廝此刻好像一斗敗的公雞,垂頭喪氣,樣子十分的滑稽,葉凡心裡大感暢意。

坦然的面對。個常委笑了笑,點了點頭權當打個招呼,正想輕輕的走在旁側的第二排椅子坐下時,不過衛初嬉不讓他坐直接開炮了。

說道:「葉凡同志,聽說南宮集團捐贈了勁萬款子你沒移交給黃鎮長,是否有這事?」

衛初蜻的口氣相當的沖,一幅咄咄逼人架勢,就差叉上雙手真像一母夜叉了。

「是有這麼回事?我當時給還在林泉鎮財政所當所長的鄭力文交待過了。」葉凡猛吸了一口氣,感覺黃海平是來者不善,估計是在黨群書記費默的授意下開始瘋狂飆了。「葉凡同志,你還有一點黨性原的沒有?那可是國家的錢,雖說是私人捐贈的,但人家是捐贈給林泉人民的。不是你個人的私有錢財。

你這種行為往大的方面講就是貪污,往小的方面講至少也是挪用公款。

你看看,錢被你拿走,黃鎮長現在這鎮長可是遇上大麻煩了,你這一挪動誤了林泉一鎮人民,那可是十幾萬人口啊1這時費默瞅了衛初蜻一眼,開始起鬨了,口氣犀利,句句似針扎,什麼屎盆尿盆一股腦的往葉凡同志身上扣了上去。

「費副書記,我不明白你講的意思?這勁萬捐贈款子先前南宮集團有申明,由我全權負責,主要針對的是天水壩子那條路。

年前事忙那路一時無法動工。我正準備年過後給賈書記和衛縣長彙報一下,執行工程招標,把天水壩子那條路的鋪築啟動起來。

我什麼時候成了貪污犯了?請費副書記拿出法律依據,拿出證據來。」葉凡心裡一股子火冒騰而出,針對針,槍對槍的逼了過去,心道你是黨群書記沒錯,但你費家勢大也不能這般子欺負人。

「由你負責,當時你在林泉當鎮長,由你負責也是無可厚非。可是你現在已經離開林泉了,就應該把那筆巨款交給林泉鎮財政所的同志。

當時移交時就應該講清楚,這樣不明不白的像個什麼,純粹就是貪污巨額公款,這可是一大筆款子。不是一毛二塊的。

現在林泉紙廠工人人心渙散,聽說水州的老闆要撤資,前幾天工人們已經到鎮政府鬧事了。

我希望你能把這筆錢立即交出來,讓林泉鎮政府來打理。」黃海平一點也不怵葉凡這個副縣長,當然是因為有費默和周長河在場撐著了,氣勢洶洶的居然逼著葉凡交出款子來。

「原來這麼回事,估計是水州的胡董事長揚言要撤資,而魚陽又拿不出現錢來加快林泉鎮鬼嬰灘廠基建設,所以挖錢挖到我手中來了。」葉凡心裡一轉就明白過來了,瞅了一眼在場的常委們。,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