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四百九十九章爭鋒相對大戰費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九章爭鋒相對大戰費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到,感謝「野馬之王,和「賀大將軍,兩位大俠」引「謝謝。..dudu看到這麼多朋友支持,狗子心裡不安,加班碼了一更上傳,再過三天是狗子生日,不知會收到什麼禮物,蛤蛤蛤,」

現賈寶全是面無表情,紀委書記周長河正在冷笑,估計此獠正在想著立案的陰事了。

組織部長備峰一臉的淡然,玉雅枝一支筆在筆記本上戳著什麼。謝強半眯著眼彷彿在冬眠,肖竣臣一臉嚴肅不知在想些啥,反正是姿態萬千」

於是冷笑道:「黃鎮長,林泉紙廠的事跟我這筆款子有啥關係。你自己怎麼搞的,弄得人家胡董要撤資。

唉!虧得我以前費盡了周折才把胡董從省城水州拉到林泉,想不到我這一走居然鬧出了這麼一檔了事來。

呵呵,你這鎮長當得水平很高啊!而且!這筆款子是用來修路的。你想挪去投到其它地方我葉凡絕不會答應的。」葉凡話語擲地有聲,鏗鏘有力。

「怎麼用那是林泉鎮政府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指手劃腳的,先把錢交出來。然後接受紀委調查。

賈書記。我看這事涉及的款子數額巨大,那可是勁萬。為了避免給國家造成更大的損失,我建議紀委先行立案調查。

至於葉凡同志因為是涉案人,所以應該先免去職務,接受紀委調查才對紀委書記周長河口氣更沖,非常的強硬,這次是鐵了心要拿下葉凡了。其實他跟費默早就合計好了。

「周書記,立案,憑什麼立案,我在國家法律允許下執行一個監督人權力,有何過錯?我不明白,難道白底黑字的有效法律文書變成一張廢紙啦?」葉凡絲毫不懼,直統統的質問著周長河。

「瞌瞌

這時賈寶企敲了幾下桌子,說道:「葉凡同志,注意口氣。..你現在正在接受縣常委會的質詢,有事說事,有話說話,要注意端正自己的態度。至於理由我們給你機會講清楚。不是靠喉嚨大就能解決問題的。」

「白底黑字,在什麼地方,請葉凡同志出示證據文書?」周長河咬緊了葉凡絕不放手,立案是鐵心立案了。

「這個我放在臨時住處。」葉凡說道,掃了一眼衛初猜。

「嗯!你立即去取來。」衛初猜點了點頭。.9u.net

「好,我去去就回來。」葉凡說著直奔縣委分給他的一間臨時頭房間而去。是個帶衛生間的大房間。其實中間被隔開了,外面一個廳,後面一間室,沒有廚房。

當打開門后掃了一眼,頓時冷笑出聲,哼道:「果然給我料中了,小毛賊子給光顧過了。翻得還真是亂埃亂七八糟的。幸好老子有兩手準備,想跟我玩,咱就玩到底了。」掏出電話直接就打了過去,裝著相當氣憤的說道:「賈書記,我的房間被盜了,我想請公安局的同志先來查驗一番

「確定被盜了嗎?」賈寶全心裡暗暗一震,難道是這小子耍花招,如果不是那就另有隱情了,這事就相當的複雜,也許是費默又在起鬨想拿葉凡開刀了」,

「絕對沒錯,口月飛那天我鎖上門走了。今天打開后,門倒是沒被椎,就是裡面東西翻得相當的亂,我又沒住過怎麼會這麼亂?」葉凡答道。

「那好,你關上門,別破壞了現場,我安排縣局的人來堪察現常你立即回到常委會,這邊的事還是給大家先解釋清楚。賈寶全口氣還較和緩。

葉凡開車直奔水雲居拿了資料沖回了縣裡。

「葉副縣長,聽說你家被盜了是不是?」周長河一臉陰陰的問道,好像很關心人似的。..

「嗯1葉凡應了一聲。

「有沒丟失什麼財物及貴重物品,還有你說的南宮集團給你的那張白紙黑字的法律文件?」周長河口氣又開始怪氣了起來。

「周書記這是什麼意思?。葉凡不客氣地問道。心道你這老小子肯定認為老子是在欲蓋彌彰。堅守自盜。估計這屋裡。個常委有舊個都會這麼想的,剩下一個不這麼想估計也不會相信我的。

「呵呵呵,,沒什麼意思。請出示文件讓各位常委過目一下。」周長河乾笑著。

「當時那份文件南宮集團做了二份,林泉鎮政府黨政辦也存得有一份。是我親手交給黨政辦的王元成主任的。能否讓黃海平同志打個電話給王元成,抽出那份文件來?」葉凡先是不言被盜情況,而是轉了介,彎子從林泉鎮那邊抽文件了。

「我好像沒見過那份文件。不過我可以打個電話給王主任叫他送上來。」黃海平非常鎮定。打起了電話,用的還是免提,當然是以此證明自己的清白了。

說道:「王主任嗎?你把當時南宮集團捐贈款子時當時設立監護人,也就是交待葉副縣長全訌披二負責的那份女件拿出來叫人古即送縣裡※

「這事我沒聽說過,也許我記錯了,我馬上查查是否有這份文件。」王元成也是非常鎮定地答著。開始翻找了。

不久來了電話,說道:「黃鎮長,看來我沒記錯,是沒那種文件。倒是看到了一份南宮集團捐贈給天水壩子修路的文件存底,至於那筆錢使用上的監護人文件上並沒指明。」

「狗才!王元成,你是徹底倒向了費默了,我葉凡記下了。看來這次費默和黃海平等人早就算計好了的,非得跟我過不去了。周長河這個紀委書記在一旁嚷著要立案。死咬住不放。既然你們下狠手了也莫怪我葉凡下重鎚了葉凡暗暗罵著。

說道:「呵呵呵」看來林泉鎮黨政辦的王主任是老眼昏花,不再適合坐那位置了。黃鎮長。我建議撤去王元成黨政辦主任的職務。」葉凡淡定的笑著,信心十足的樣子,這一句話撂出去頗令人猜忌。

「呵呵」葉副縣長,雖說你是縣裡領導我得聽你的。不過人家王主任盡職盡責幹得好好的我有什麼理由撤去他的職務。難不成沒有文件王主任就得立即自編一份文件送縣裡來才算是盡職了。」黃海平絲毫不懼,膽氣十足,話中隱射著葉凡同志公報私仇。

「哼!葉副縣長,王元成的職務問題自然是林泉鎮政府的事,你這盲目插手很是令人費解啊1第二常務副縣長陳光旭也來湊熱鬧了。他這明顯是煽風點火。

「葉副縣長,還是把文件拿出來吧,大家都等著呢?」周長河冷笑出聲了,心情十分的暢意。

「葉副縣長,那東西是不是被盜了,如果真被盜了就等公安局結案后再論證怎麼樣?」這時縣委辦主任張新輝倒是出頭為葉凡講了一句好話。估計想拖點時間給葉凡準備一下。

「我看行!總得給葉副縣長一點時間處理一下吧,呵呵。」常務副縣長肖竣臣插了一句表示支持地。

「葉凡同志,是否真被盜了,我這是代表組織跟你說話,希望你能如實回答。」賈寶全一臉的威嚴,頗有股子黑麵包公架勢了。

「沒有!我放在另一嗜,安全的地方了。這麼重要的文件被盜了還了得。這就是」葉凡淡定的笑著把文件遞給了賈寶全,巡了一眼眾人,笑道:「文件上面寫得清清楚楚的,南宮集團捐贈的勁萬款子全權由我負責監督使用,其它任何人無權干涉。

而且這筆款子耍花在天水壩子建路上,不得挪用分毫。當然,路建成后款子的使用縣裡可以成立查賬小組審核,我接受審計部門的監督。

而且文件上面有註明,本文件一式三份。我、林泉鎮政府黨政辦,南宮集團三方各存有一份的。

你們看看,這明顯是王元成沒有盡職嘛!這麼重要,涉及到如萬巨款的文件都能搞沒掉,那他還能再坐在黨政辦那個位置上嗎?如果繼續下去還了得,會出大事的。」

文件傳閱了一圈下來。黃海平那臉快漲成豬肝了。

「哼!黃鎮長,王元成是不適合再擔任如此重要的職務了。撤了吧1賈寶全冷冷一「哼就宣告了王元成官路的終止,費默砸巴了一下嘴也沒出聲音來。周長河更是鼓著雙金魚陽臉色十分的難看。

「不過。葉凡同志,時下林泉鎮遇上了大困難。林泉紙廠已經處於飄搖之中,我希望你能從縣裡大局出,先借用一下那筆款子。」衛初蜻面無表情的說道。

「衛縣長,這件事白紙黑字的有規定,咱們不能毀約,不然南宮集團那一方我無法交待,恕我無法拿出款子了。」葉凡乾淨的搖了搖頭。

又說道:「而且,天水壩子那一方水士,人民我也無法交待。相信賈書記和在坐諸個都曉得天水壩子那村人的野性的,真的因為修路的事引什麼大事就麻煩了。我正準備向常委作出彙報,準備在3月份開始啟動天水壩子的修路工程。」「葉副縣長,當時你在移交前突擊下了近一百萬款子,後來擴街的事又留下了後遺症,到現在還沒處理好。

林泉紙廠又鬧出了大事端,龜嶺村老支書又被教學樓壓死,那地方村民經常鬧事,你走前答應給他們重建一所學校,現在學校建成了半拉子工程。需要資金達到的萬,這些錢,這些責任誰來付?」黃海平硬著頭皮,在費默鼓勵下再次出擊。

「呵呵呵」誰來付,你說呢?黃海平,不是我說你,好好的一咋小林泉紙廠給你敗得光光的,你還有臉子在這裡大言不饞,我都替你感到害燥」葉凡突然轉變氣勢,決定給黃海平好好的上一課。,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涵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