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章拿下黃海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章拿下黃海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看來是越來越猖狂了,仗著有費默和周長河撐腰活燃化口只一個副縣長逼向了死角,再不出手以後是個人都來自己頭上拉屎拉尿還了得。..dudu

「葉凡同志。希望你說話注意點,怎麼能胡亂污衊人。多」。費默看不過去了,覺得葉凡是以官勢壓人。

「呵呵呵」賈書記,我有事情單獨向你彙報。」葉凡突然笑道。

「有什麼事不能當作大家面說嗎?」賈寶全微微有些愕然。

「這事不好處理,我還是先向你彙報請示一下較好。」葉凡說道。

「行1賈寶全巡了一眼大家點了點頭,兩人到了隔壁的一個小房間。

「賈書記,我認為黃海平不能再擔任林泉大鎮的鎮長了,如果繼續下去我怕一個十幾萬人口的大鎮會被他敗光了。林泉經濟上不去就會拖了全縣後腿。那將是致命性的。」葉凡說道。

「哦!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黃海平不能繼續再擔任鎮長一職,葉凡同志。咱們都是覺員,要有黨性原則的,不能隨便說一個同志的。」賈寶全一臉慎重說道。

其實他心底里非常的興奮,如果葉凡同志真有證據搬到了黃海平,相信費默一時有些措手不及了。那自己就可以乘機立即安排自己中意的人上任林泉鎮鎮長一職。林泉可是大鎮,在魚**有至關重要的戰略地位。拿下林泉就等於衝破了費家一統魚陽鄉鎮的勢頭。

「在這裡。您看看,原魚陽紙廠跟水州隆興紙板廠的交易」。葉凡亮出了最終於的底牌,最後還補了一句說道:「賈書記,這事是林泉鎮派出所的所長趙鐵海提供的重要線索。

後來我親自到水州去查驗過了。..害群之馬呀,估計還不止這些,這也許只是冰山的一角。

就這一角貪污公款就達到了約萬之巨,不過幸好隆興紙板廠的老闆在我的說服教育下主動補還了那,刃萬款子。

現在那張支票還在我手裡,本來是想拿去還林泉紙廠工人的。不過後來我被匆匆調離了林泉,再加上年關到了,我也怕打草驚蛇,所以這事我一時擱在一旁了

「混蛋1屋裡傳來。地一聲巨響,茶杯在劇烈的跳動著,看完證據后賈寶全氣得嘴唇都在顫慄。

「你敢以黨性原則擔保這些證據都是真的嗎?」賈寶全威嚴的問道。氣勢逼人。

「嗯!賈會自弄刃萬款子去整倒黃海平嗎?有這筆錢我還不如辭職自在逍遙去了。」葉凡收斂了笑意,說道,「不過,趙鐵海同志可是最大的功臣,沒有他提供線索我也不可能查到的。所以我希望賈書記能委以重任。鐵海同志一直以來在公安戰線上都是非常優秀突出的,」葉凡乘機推出了趙鐵海。

「你認為什麼職務適合趙鐵海,咱們當然得獎勵有功之臣。」賈寶全又恢復了常態,一臉的高深莫測,似笑非笑的,典型的一隻老狐狸。

「那我就明說了,我也不怕賈書記說我拉幫結派什麼的。我葉凡沒那野心,鐵海同志的確優秀。在前次天水壩子血案中表現突出,連省廳都嘉獎過。我想不能寒了同志們的心。不過此事希望組織上能為鐵海保密,畢竟有些方面不好處理。」葉凡提了要求。

「嗯!那你說說如果黃海平真的下去了什麼人比較適合坐那位置?林泉是大鎮,咱們都得對林泉十幾萬老百姓負責,不能再出現另一個黃海平了。」賈寶全又問道。也不知什麼意思,難道在考驗自己的貪心。

「這個,這個」我當時工作的地方在林泉,像鐵明夏同志都不錯,謝端副書記也是一咋,玲通的,我不好說,這事還是賈書記你眼光高,我只是局限在一個小地方。..」葉凡謙虛的說道。

「嗯!你先出去,把衛縣長和費副。

賈寶全這次倒是開心的笑了,心道:「這小子,還挺會弄事的。

雖說有點貪勢,不過他這顆心倒是很直白的,能為朋友作想。估計那個趙鐵海和鐵明夏跟他關係都不錯吧」。

衛初蜻和費默進去後半個小時三個人都出來了。三人表情都是相當的嚴肅,費默更是一臉的陰霾,像是一個倒霉蛋。

不久決定出來子。

黃海平停職接受調查,由紀委立案,縣公安局和檢察院協助調查。

林泉鎮的鎮長一職暫時由謝強的兒子謝端這個副書記代著,任命趙鐵海同志為縣公安局副局長兼任林泉鎮公安分局局長,負責林泉周邊六鎮二鄉的公安工作。

督促葉凡同志立即啟動天水壩子建路工程,縣裡成立一個指揮部,葉凡同志為總指揮。

「混蛋!你看石…品下了什麼破事。,費默回家后就把家裡用了十幾年的州棵伯砸成了碎片,沖著兒子費武雲吼道。

「爸!當時黃海平給我說過了,說是魚陽紙廠的事全處理好了。媽的!處理個屁。留下了這麼大條尾巴給人還說處理了,活該1費武雲憤怒的應道。

「叫我說什麼好!丟大臉了!丟大臉了。」費默嘆了口氣,掃了兒子一眼,說道:「你自己的事處理好了沒有,這事就怕賈寶全會叫人暗中繼續查下去,如果查到你身上就麻煩了。」

「呵呵呵」爸,絕對沒事。我早就脫手了。」費武雲一臉的自信。

「脫手了就好。這次只能犧牲海平了,不成氣的東西。唉!好好的一咋,大鎮長居然被謝家那小兒鑽了空子,虧1費默罵道。

「爸!這次的事肯定是葉凡搞出來的,麻痹的,這小子簡直是欠揍!要不我叫人修理他一下。也算警告,不然」。費武雲乾笑著望著老頭子。

「修理!你能修理幾咋。乙最近不耍動任何人。不然就成此地無銀三百兩啦?」費默恨鐵不成鋼。當聲道。

「爸!黃海平還在門外,說是想給你解釋一下。」費武雲說道。

「叫他滾!這個時候我不想見他。蠢材一個,扶不起的阿斗啊!可惜了,當初我怎麼會讓他去擔任林泉鎮鎮長一職,瞎眼啊1費默手一揮像趕蒼蠅,厭惡得很。

「賈書記,這約萬耍不投入林泉紙廠算啦,不過紙廠的事還是沒解決,怎麼辦?」衛初蜻坐轉椅上望著賈寶全。

「解鈴還需系鈴人啊!賈寶全淡淡的冒出了一句精典名言。

「解鈴還需系鈴人1衛初蜻嘴裡念叨著這句話,那眼眉突然一抬。笑道:「你是說叫葉凡出馬?」

「嗯1賈寶全嗯了一聲。

「不過有點難!他只是分管招商引資,科技,庫區辦,宗教局。林泉那一塊現在不在他的責任範圍內,我擔心他會找由頭推卻,此人那脾氣倔起來時九頭牛都拉不回來。而且這次弄回了約萬,拿下了黃海平他可是頭號功臣。」衛初蜻搖了搖頭覺得這事相當的難辦。

「呵呵呵,你調整一下副縣長的分管範圍不就成了。工業嘛也讓他去湊湊熱鬧,招商引資來幹什麼,當然是為了辦廠子成立公司賺錢了,招商跟工業湊一塊更有利於開展工作,相輔相成嘛1賈寶全淡淡一笑成竹在胸。

「工業可是肖伊林副縣長主管的,那個可是很大的一塊。冒然調整肖竣臣同志估計有意見的。聽說肖伊林是他的堂妹,這事有些難辦衛初蜻覺得頭痛,魚陽太複雜,好像每個副縣長身後都站著一個大家族。牽一而動全身。

副職們分管的東西好不好。就體現在權力大不大了。分管公安。財政的副縣長明顯比分管文教衛生的副縣長實權大得多了。

「呵呵呵,」工業當然還是肖伊林主管的,不過咱們可以另闢蹊徑賈寶全說道。

「另闢蹊徑,而又要讓葉凡插手林泉紙廠,要做到兩全其美,我想想」衛初椅閉目思考了。

不久,睜開眼笑道:「賈書記,我倒有個設想,以前葉凡同志提出個建立「林泉大通脈藍圖。雖說後來因資金過於巨大擱淺了不過我們倒是可以重新設立以林泉為中心的小地方區域性經濟展圈子。

就像時下一些大的縣市設立的開區一樣,咱們何不也設咋,「林泉經濟圈。以林泉經濟的快展去推動周邊另外五鎮兩鄉的展,只要這個圈子展起來了,咱們縣的凹收入應該能大幅度得到提高。也許還能帶動全縣經濟的高展。」

「嗯!不錯!你這咋。想法比我的設想更為大膽,新穎。葉凡同志就是這個經濟展圈的核心了。可以設立一個指揮部,統疇六鎮二鄉。成立一個「林泉經濟區管委會或黨委會。黨委書記就是葉凡了,而黨委委員就由六鎮二鄉的書記擔任了。才好九個人,一個縣中之縣啊!不錯」賈寶全一下子就想到了那麼多,倒是大膽放權了。

「那我回去組織規小一下,制定一個具體的方案出來。」衛初蜻笑著走了。

心道:「葉凡啊葉凡,看你還想怎麼推,到時你是林泉經濟區書記。林泉紙廠的事當然也屬於你的份內之事了。不過這樣一來這小了的權力可是不估計比肖竣臣這個常務副縣長還威風了。魚陽經濟展最好的六鎮二鄉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了。難道賈書記就不怕養虎為患,最後威脅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