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零一章辦公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一章辦公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紋謝「二晉油蝦青水秀小軒」書友測7聯滯州一引,「書友腮田,旺凹,陽」困惑的十方,「野馬之王,六位大師打賞,狗子謝了!,

衛初蜻在胡思亂想時賈寶全卻也在自語:「葉凡同志,我給你的權力不可謂不大。..dudu好好的展吧,最好是能給魚陽再製造出一隻不怕老虎的牛犢出來,這隻勝過老虎的牛特就是葉凡了。

想坐大,不是那麼容易的。費、肖、玉、謝四大家族會同意嗎?絕對不會允許魚陽再冒出一隻小虎來。

勢必造成牛虎衝突,有衝突好啊!有衝突就有機會,就有機遇,衝突中有利於經濟的競爭和展。

有利於我賈寶全制衡和掌控整個魚陽。目前從衛初蜻的表現看來這娘們似乎沒有爭權奪利之心,難道她真的就沒一點野心嗎?

不可能,如果沒野心就不可能從省經貿委下來的了。當官的誰不想成就一方諸候,王候將相寧有種乎,貽這女人隱藏得深埃我

「唉!鐵海,為了推你上去我是豁出去了。也不知會不會在賈寶全眼中留下什麼陰影,這次黃海平被拿下費家絕對會把這筆爛賬算在我身上了。管他個球。算就算,老子已經得罪了玉家,費家老早就在暗算我了葉凡想了想也釋然了。

順起了電話:「鐵海,你小子就等著請客就是了,呵呵。」

「小請客,沒問題,葉縣回來了我是該好好招待你了。你說個地方吧,是在林泉還是在縣裡趙鐵海一時倒沒想到什存地方去。

「呵呵呵,你小子陞官了還不該請客嗎?」葉凡的一句話好像一顆重磅炸彈,頓時就炸得趙鐵海差點蒙了。

傻愣愣問道:「陞官,升啥官。我不就一個小所長,難不成叫我當鎮長啦?」

」趙雷局長,明白了嗎?」葉凡拉長了聲音笑道,連官職都叫了出來,趙鐵海再笨也聽出來了。..「氨地一聲狂叫,「葉縣,我是不是升副局了?」

趙鐵海話語中充滿了不信。這個職個他可是想了許多年的。

「小牡!明白了沒有葉凡一句英語徹底讓趙鐵海掉了眼珠子,大叫道:「謝謝!謝謝葉縣,我說過,鐵海以後就聽你的了趙鐵海著顫音再次表了忠心。

」說這些幹嘛,不過有件事我得跟你說叨一下,這次黃海平給拿下了。dudu母為牽扯到原魚陽紙廠的事,所以如果賈書記什麼時候真記起了問你話時你聰明點,就說那線索是你提供給你的就是了。」葉凡交待到,倒真有些擔心賈寶全突然想起來時一問就穿幫了,不過這種可能性很

「小葉」,葉縣,你把功勞給我了。叫我說什麼好趙鐵海這漢子的聲音居然有些哽咽著了。

「小不過風險跟利益共存的你雖說領了功勞得到了提拔,不過這樣子一來可是得罪了費家,黃海平是費家的狗。你得小心點別被費家狗給咬了。唉!這件事我也不知道是否對得起你葉凡嘆了口氣,感覺這下子可是把趙鐵海拿下水了。

「什麼話葉縣,如果怕得罪人前次鏡月山莊的事我就不會參與了。玉家跟費家也差不多。得罪一家是得罪,得罪兩家也是得罪。而且我早就說過,跟著葉縣走了,怕個卵子」。趙鐵海拋出了一句粗話。

」嗯!好!不過這事你也不必擔心,我當時有跟賈書記說要求為你保密的。相信這事就我跟他知曉底細,他應該不會說出去的。要提拔你還不是他一句話就搞定的事,沒必要把這件事搬上檯面的。」葉凡安慰道。

「我不擔心。葉縣,有件事我想跟你說說,方倪妹定婚了。那天請人吃飯時本來想叫你的。不過打你電話說是關機了。」趙鐵海笑道。

「倪妹訂婚啦!那是好事,應該賀賀1葉凡猛地覺得心臟好像被人重擊了一拳似的,方倪妹那清純的面龐又在眼前懸浮著,大三輪上的瘋狂又閃現在了眼前。一股子酸味兒直衝鼻息,瞬間差點失神了。..

心道:。也好!我不娶她了也不能擔誤了人家。也好,」

葉凡喃喃著像個傻子走在路上,幾分鐘后才回過神來,隨口問道:「鐵海,她那口子是誰?。「你絕想不到,謝端!趙鐵海笑道。

,「謝端1葉凡失聲叫了一聲,心道:「娘的,這世界還真是居然是魚陽謝家的那隻笑面虎的兒子謝端副書記,聽說這次黃海平被免職后謝端臨時頭代替他主持林泉鎮政府工作。

唉!我當時給賈寶全提了鐵明夏和謝端。看來老鐵一時是沒有什麼希望了。

不過賈寶全也真是奇怪,謝端明顯是魚陽謝家的人,他怎麼肯讓謝端坐上林泉大鎮鎮長寶座,為何「

謝端雖說隨他老子謝強一樣是只小笑面虎。當老好人,但這樣的人再好也不會全聽賈寶全的,他肯定得聽謝強的。

而且謝端就因為太老好人了。所以網氣不足一點,這樣的人當鎮長能否鎮住林泉的十幾萬人民還真是難。

不過此人他老子謝強的圓潤倒是學到了一些,即便是生點什麼事有謝強這個常委老了撐著也沒什麼過不去的坎爾。

倪妹能跟了他這輩子就不用愁什麼了。唉!虧得我還一直想給倪妹弄個副科職務,這下子有謝家罩著了那個是小事了。唉。

葉凡連聲嘆息著」情非常的複雜,既為方倪妹能找個有靠的好人家而高興。不過心裡那股子失落勁頭卻是一時之間難以釋懷了。

想著事兒不久就到了宗教局辦公的破廟。

現裡面沒人,空蕩蕩的。鄭力文這個招商局的副局長也不知辦什麼事去了。

而宗教局裡幾個副職等一干人員都不在。抬頭一掃才現是已經下班了。難怪沒人。自己給方倪妹的事一鬧倒是給忘了這茬事。

招商局因為還沒錢建專門的辦公大樓再加上也是葉凡主管的。所以臨時頭也安排在這破廟裡辦公了。

「小葉縣。你來了?」這時一個轉氟處傳來了聲音,抬頭一掃是在掃地。

,小他們都走啦?」葉凡心不在蔫,問道。

」嗯!今天我值日,打掃完了才走,所以晚了點丁香妹的淺一笑,放下掃把洗了手正準備給葉幾泡茶。

「小哦」。

早被葉凡伸手。很是粗暴的拽入了懷裡,這廝現在正因為方倪妹的訂婚而鬱悶著。

隨手一撈就把丁香妹給抱了起來。直往樓上辦公室而去。

」葉葉縣。這裡是宗教局。我。丁香妹嚇得花容失色,稍微掙扎了一下趕緊小聲喊道。

「怕叮,球」。葉凡一聲大吼。震得廟裡大殿上那破瓦都在沙沙顫慄。。我,我把門給關了丁香妹說道。

」關啥」。葉凡粗暴的說著幾步就進了辦公室,先是打開了空調。一把就把丁香妹給放在了辦公桌上。

大手那是粗魯地就抓在了丁香妹的兩隻乳峰子上,重重的一抓一捏丁香妹身子一抖瑟。「哦嚀,出聲了。

拂弄了一陣子,兩人緊緊的摟在了一起來。兩張嘴兒緊緊地咬在了一起。

不久空調吹出了熱風。辦公室內終於溫暖了起來。

見火候到了,葉凡幾捋之下丁香妹頓時成了一具**羔羊。大理石般乳嫩的山峰往上挺著,幽深的叢林一陛無遺,伴隨著緊張和擔心,胸脯在劇烈的起伏著。

小嘴唇偶爾夢吟般的砸巴了幾下,修長的腿有時還會彎動一下更是撩人心火鼻血直噴。

「喳」。

乙簧。眼前晃動著方倪妹的身影。一把就撲了上去。來勢兇猛,一竿子直撞擊到了花心深處,丁香妹劇烈的哦咦了一聲。頓時春情泛濫。春水成災,

一道又一道猛烈的撞。葉凡如揮戈長進的將軍。把丁香妹送上了飄飄的雲。葉凡其實純粹是在泄。瘋狂的泄著。

丁香妹處於迷亂之中,努力迎合著。

剛開始時擔心在辦公室內如果某個同事突然因什麼落下了回來撞見就不得了啦。所以她是緊咬著嘴唇不敢叫。

後來在葉凡的粗猛狂攻下也是迷失了方向,嬌鶯的啼叫婉轉而鳴,久久在響在彌勒佛和四大天王的耳畔,不知他們是否也動了凡心沒有。反正彌勒那嘴一直在笑。四大天王是怒目而視了。

冤孽!

良久才停歇了下來。

「小葉哥!你真猛。我從來沒有這麼幸福過」。丁香妹那臉紅透了小聲喃喃,伸手拂了一下葉凡那滿胸的汗珠子說道。風情萬種。春音燃燃。

「你家男人的事弄好沒有?。葉凡問道。

「還沒有,就是人事局那個費局長一直扣著,說是我家那口子在中學教書,是屬於事業編製的。如果要正式調到政府工作就屬於行政編製。所以一直不肯點頭,東西送去也不收。唉!我知道以前扣那天舉辦活動的補貼紅包的事得罪了他老婆吳麗花。算啦!不行還是回去教書吧」。丁香妹既憤怒又顯得無助,倦在葉凡懷裡像只可憐的小貓。

「沒事!這事不急,過幾天我有空了給你弄韋費恩澤是不是?一個人事局長就能支手遮天啦?真惹著老子的話會給他好看的。哼1葉凡哼了一聲,反正現在跟費家徹底開炮了,只要是費家的人撞上槍口就得拿下,滅一個少一個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