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零二章香港佳人寒傲如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二章香港佳人寒傲如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謝「大將軍友聯切泣大大打賞」

謝謝你了葉哥,我給你擦擦。..」丁香妹站了起來了,打來了水給葉凡擦拭了一番,很是溫柔,很是細心周到,像個伺候人的小女妖,令人顫慄。

「唉!我是不是私心太重了點,有點邪惡。」葉凡心裡嘆了口氣,其實要調丁香妹的老公顧凌改行到行政這一方那個非常的容易。葉凡完全可以直接調他進招商局當一名辦事員的。

現在縣招商局網成立,局長還沒任命,只有鄭力文一個副局長。兵丁無一介」進個把人對葉凡這個受命組建招商局的分管副縣長來說易如反掌。葉凡為什麼不肯調顧凌進格商局呢?

這是因為葉凡邪惡的私心在作遂。

如果把丁香妹的老公顧凌調回了縣裡,自己再想跟丁香妹像今天這樣子自由自在的瘋狂,那個就有些礙眼了。

顧凌在下面鄉鎮呆著,最多就星期天回來一下,聽丁香妹說顧凌一個月才回來二趟,這個可是大大方便了某人干某些犯騷子事了。所以葉凡私心裡還是有一股子邪惡念頭在作怪的。

當然,葉凡也不是說要長期霸佔著丁香妹,只是偶爾調劑一下生活還是有趣的。而且丁香妹好像也不怎麼喜歡她那個老公,以前結婚是被迫的。

下午。

葉凡到了縣絲織線毯廠,詳細了解了跟香港飛雲集團合資的事。這事目前是由鄭力文這個招商局的瓣局長在主抓,縣經貿委主任秦志明協助監管著。

「葉縣長,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廠子擴建的事。您也看見了,咱們廠在河美路,以前這周圍全是田地,也沒什麼人家。

不過十幾年的展現在全建起了樓房。擴廠子就得拆遷周圍的住戶,前幾天鄭局長了解過,廠子周圍住戶多達二百多戶,這拆遷費可是一項龐大的數目。

沒有咋。二千萬是搞不下來,而且還要異地安置,地皮又是一件大麻煩事。

咱們就一窮廠,去哪裡弄二千萬巨款?這事香港飛雲集團派來的肖傲霜老總提出的唯一條件就是擴建廠子。

如果不擴建廠子後續的3四萬款子將不划拔過來。dudu」廠長謝世興一臉的為難樣子直噴苦水。

「是這樣的嗎力文?」葉凡掃了鄭力文一眼。

「嗯!肖總的確是這樣子要求的。」鄭力文點了點頭。臉色也有些難看。

「肖總在嗎?我想見見她。」葉凡說道。

「剛才去巡視廠區了,我叫她回來。」謝世興打起了電話。

肖傲霜人如其名,寒傲如霜,估計刃歲左右,圓潤的臉蛋,一身素雅的披風,又直又長的秀高挽。亭亭立在上身穿的絲質白羊毛內衣上,披風內下身是及膝的厚尼白裙,露出了膝下那截圓潤白晰的小腿,足下是一雙粉紅色的細高跟鞋,襯得那西公分的身材更顯得修長。

完美的蘋果臉上淡淡施了薄粉,臉蛋上柔嫩的凝脂下似子有一層晶瑩的光採在玉膚下流動著。

向上微挑的細長濃眉下,那雙如深潭般清澈的鳳眼,看得人心如小小鹿亂撞。精雕玉琢的挺直鼻樑,配上鼻下那嫩紅的小嘴唇,稱得上是少*婦級美女。

「肖總,你好,我是葉凡。」見她裊裊而來葉凡搶前一步伸出了熱情的大手。

「你是」肖傲霜微皺了一下眉頭,並沒伸手,反觀著葉凡,估計是把葉凡當成什麼地方來的小老闆了。..

「這娘們,夠傲的!香港來的就牛氣啦?南宮鴻策那億萬富豪見了我還得搶步上前來握手呢?這小娘們倒是傲氣衝天的。」葉凡心裡暗暗編排著肖傲霜,不過臉上還是掛著淡淡的笑意。

「肖總,他是分管這一攤子的葉副縣長。合資的事最早就是由葉副縣長跟肖飛城董事長親自談妥的。」後面的鄭力尖趕緊上前介紹。

「想不到!真沒想到?」肖傲霜居然展顏一笑,如梅花傲雪一般伸出了嫩白的手跟葉凡手輕握了一下,沾手即開。好像葉凡的手帶著邪氣似的。

「想不到什麼,呵呵呵,是不是肖總先是聽肖董事長大讚我是如何了緩和點氣氛。

心道這娘們還真是他娘的霜寒。唉!每陽太窮了,一個個來投資的款爺們全像大爺,那屁股都快翹到天上了,老子們就得裝孫子。

「葉副縣長可不普通,我是驚嘆於你的年輕。」肖傲霜淺淺的笑道,露出一排潔白的貝齒。

「肖總,我想問一下,真得擴廠嗎?」葉凡收斂了笑意,一本正經問道。

「那個是肯定的,沒有任何商量餘地。」肖傲霜…心二了淺笑,恢復了那般午傲與,嚴肅的說「我想葉副縣長也看見了,這廠子如此的小不利於以後的長遠展,肖董的意思是想把魚陽這個廠子打造成一個絲織基地。如果現在不擴廠子建了新的大樓,等以後感覺擁擠后再想擴建不是又得重新規戈,太浪費了,而且嚴重的約束了廠子的快展,所以這事兒沒得商量。」

「嗯!擴廠是大勢所趨,不過周邊的情況我相信肖總也了解過了,要擴廠就得拆遷,拆遷費可不便宜,那是將近二千萬的巨額資金投入。絲織線毯廠的總資產不過幾百萬,怎麼能負擔得起二千萬的征地賠償補助等費用?」葉凡說道。

「那咋小我們飛雲集團不管,這是你們政府和原廠子的事。要我們飛雲集團注資的先決條件就是這樣。至少你們得把廠基整理出來。而且還得合乎我們的要求。這個也是我們飛雲集團考驗魚陽縣政府的是否能拿出的一個態度問題。你們能拿出多少誠意來我們飛雲集團也肯投入多少」肖傲霜那張嘴可不得了,字字帶刀子逼向了葉凡。

「如果我們把拆遷的事辦好了你們集團肯追加多少投資?」葉凡反問道。

「一千萬」。肖傲霜吐出了三個字。

「加上先期的勸萬總共就是切萬了是不是?」葉凡淡淡一笑。

「測旨!總投資原本是打算肋萬,不過肖飛城董事長考慮過後認為自己祖家是魚陽的,也應該為祖家出些力了。

所以直接追加了旭萬後續資金。不過唯一的條件就是要擴建廠子,重新規哉廠區,把魚陽絲織廠打造成南福的絲織基地。

以後主攻的就是絲織方面的生產了,在養蠶一方面還得你們政府出力多作宣傳,鼓勵大家多養蠶,咱們公司負責收購。」肖傲霜也露出了一絲笑意。

「雙方股份分成比例多少?」葉凡問身旁的都力文。

「香港飛雲集團佔百分之五十五,原魚陽絲織線毯廠佔百分子四十五。合資后重新成立「魚陽天絲公司」廠長由飛雲集團安排,咱們這一方安排個副廠長,公司經理也一樣的鄭力文答道。

「要求增加多少廠區面積?。葉凡又問道。

「翻一倍,原來的廠區面積是刃刀平方左右,翻一倍的話估計將達到紅功平方米了。

如果那樣子換算的話我們魚陽吃虧太多了,假如一平方地價按勸塊算,烈四平方米地盤估計可達助萬。

加上原廠固有的機器,廠房等設備設施曰。萬左右算的話咱們等於投進去了凹萬。

飛雲集團才投入助萬反而佔了五成五的股份,這個很不合理。」鄭力文分析著數據。

「肖總經理,這事我希望你能給個說法。總不能出大頭的反而要佔小股份,好像不合理啊!葉凡說道。

「那咋小是你們的演算法,我們估算過,地盤總價不過犧萬,機器全是一些快要淘汰的舊機器,加上老舊的廠房估計也就如萬左右,所以你們的總資產不會過如萬,而我們出了,勸萬當然要佔大股份了。」肖傲霜言詞犀利,一點也不肯讓步。

「多!吃定我們魚陽了是不是?來投資的全是大爺,咱們真惹不起嗎?。葉凡心裡有些惱火。魚陽絲織線毯廠坐落於河美路,那裡可是現在的街道中心,推倒圍牆后稍微一改造就能成為商鋪。從現在的地價算來一平方勸塊已經算是最低估價了。

肖傲霜最後缸四塊都喊出來了,比林泉鎮街面的地價還要便宜。機器再舊的話二成折舊總有的,肖傲霜完全是把這些機器當廢鐵算了。飛雲集團明擺著是以錢壓人,吞食國有資產了。

葉凡知道這就是魚陽的現狀。明明知道國家吃虧了也沒辦法就怕惹惱了投資方,人家拍屁股走人怎麼辦?

所以魚陽的引資完全是在裝孫子,把錢先塞些給投資方,以後二三年都白乾,表面看上去縣裡稅收經濟總量都增加了,也增加了就業的勞力,實際上全進了來投資方的腰包。

「肖總經理,你們的演算法可是令人有些難以接受。河美路我想肖總也看得很是清楚,這裡的地價就是當垃圾算的話也不止殉塊一平方的。廠里的機器可不是廢鐵,有一半的機器還是近兩年內購置的。招商局這邊的核算只估價到了三成新,已經算是非常低廉了。

我想肖總的祖上也是魚陽人吧,為家鄉作些貢獻也算是為老祖宗積些功德是不是,呵呵呵」小葉凡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