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零三章財神爺的要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三章財神爺的要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才不起葉副具長。..dudu在商言商,商人就是為了贏利才辦叮公司賺錢的,不賺錢了還經什麼商?至於說積功德貢獻什麼的,我們飛雲集團前前後後的也為魚陽捐贈了幾百萬了,功德積得夠多的了」。肖傲霜頭抬得很高,斜視了葉凡一眼,勢氣高昂,一付吃定了葉凡的噱頭。

「就沒一點商量餘地嗎?」葉凡微微動怒了,口氣也強硬了不少。

「沒有!飛城董事長有交待,如果魚陽不能滿足飛雲集團的條件這事就沒得談了。

而且福春市那邊連地盤都給我們整理出來了,說是我們集團只要肯注資那邊廠子他們還答應免稅二年。

股份也只佔到四成,你們魚陽這邊跟福春市相比的話條件不如他們,交通更是差得離譜,連條完整的拍油路面都沒有。至於說到活動資金方面你們心裡更清楚了,這個我就不多說了。」

肖傲霜開始拋出福春市來,明擺著威脅人了。大有不答應他們條件立即甩手走人的勢頭。

「媽的!這女人真像茅坑裡的臭石頭,**的又臭不可聞。估計不在魚陽出生的,對魚陽根本就沒一絲鄉情可言了。一幅公事公辦樣子真是燥人得很。看來得另想辦法降服飛雲集團了。」葉凡暗想著點了點頭,也不想再交涉了,巡視了一圈廠房回去了。

「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太可氣了。」經貿委主任秦志明那臉都快氣綠了,鄭力文也差不多。

「唉!魚陽窮啊,惹不起這些財神、款爺的。秦主任,衛縣長怎備看這事?」葉凡嘆了口氣。

「打落門牙自已吞1秦志明就甩出了一句話,搖頭苦笑。

「這就是衛縣長的意思?」葉凡略顯驚愕。

「差不多就這意思,口氣嚴肅,一定要留住飛雲集團,無論花了如何的代價,縣裡已經是飢不擇食了。..

唉」他娘的,我這經貿委主任當得憋屈,下屬十幾個廠子,咱們縣幾個地方合資獨資情況都差不多,那些外地老闆全這幅嘴臉。他們是大爺,來砸錢撈錢的,咱們是孫子,去送錢賠笑的。」秦志明黑面著臉無可奈何直罵娘了。

因為葉凡以前還是他的手下,兩人關係也不錯,所以說起話來像兄弟一樣還較隨便。

對於葉凡的陞官度秦志明也只能是搖頭嘆息,不過半年多時間人家由自己手下的一村官居然派到自己頭上當了副縣長了。dudu

說秦志明心裡頭沒有絲毫忌妒那是不可能的。不過秦志明雖說有些想法,但也不會去玩陰的害葉凡什麼了,說起來葉凡可是他看著成長的,秦志明內心裡頗有一股子自得的欣慰。

如果找肖竣臣出面估計也不抵什麼事兒,肖傲霜太傲氣了,根本就沒把魚陽這暫,旯窮縣放眼中,估計在她眼中就是一破抹布。

三天一晃而過,葉凡還沒找到破解飛雲集團的路子,愁著。

「賈書記,我希望你能出面給葉凡打個招呼,真的不能放小波一馬嗎?我們可以賠償損失,給舊萬怎麼樣?今年市裡在財政預算拔款項目一方有向貧困縣傾斜的政策,不過咱們墨香市的貧困縣可不止你們魚陽一家,大家都困難,呵呵1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軟硬皆施,逼向了賈寶全。他也是沒輒了,侄兒王小波已經被盧偉查清案子后結案報到了檢察院,要求檢察院提起公訴了,法院判決。

縣檢察院和法院本來都還在觀望,希望能從王天亮手中多撈幾個錢,不過盧偉這個公安局長催得緊,逼了過去,案子已經拖了幾個月了,再拖下去盧偉威脅說是要直接通過市局上報到墨香市檢察院去。..

「哼!這隻老狐狸,又拿拔款說事了。娘匹子的,咱們縣窮就得受氣嗎?這家長不好當啊!

叫我跟葉凡說一下,那麼好說嗎?明顯是王小波動了私刑,還得叫葉副縣長打落了門牙往肚裡吞,那個也太那個了。

如果因此引起了葉凡的不快以後干起工作來處處跟我頂牛,或者出工不出力那損失也不

這小夥子是個有能量的人,也不知他跟齊振濤副省長是否有關係,還有一個宋部長,個個大佬。

如果是有關係,那怕是只有一點沾親帶顧的小關係我如果這樣子做那可是很令人忌晦的事。

我到底是勸與不勸。不勸的話王天亮肯定會在財政一塊動手腳,以後的日子也難過了。

沒錢難啊!這年頭什麼不需要錢,都是給錢鬧的」賈寶全迅在頭腦中繞了幾個彎彎下來,左右為難,似乎感覺都有些喘不過氣來之感

說道:「王局長,你是魚陽人,對見」友顧我心裡非常感激六不討泣次的事太大了點,,斷一方面倒是小事,只是省報記者和電視台記者那一塊很難令她們滿意的。如果縣裡不處理這事捅到省報上那我們魚陽就難哪!最重要的事是省委的宋部長親自過問了此事。還在等著結果,所以這事魚陽是兩難啊1

賈寶全也聰明,乾脆直接搬出了蘭閩竹和宋初傑來壓著王天亮。葉凡倒是給略去一邊了。

「我想宋部長一個大部長,管著南福幾十萬官員帽子,哪有空來管這破事兒。

這點還請賈書記放心,應該沒事。至於省報記者那一塊不是聽說那天晚上已經擺平了,我想她們也極難得到魚陽來吧。呵呵呵這事如果能成,今年我可以給魚陽一個縣多爭取到沏萬的補助展資金。

賈書記,你可是要想好了。呵呵,掛了。」王天亮一個輪胎大的金磚可是砸將了下來,差點砸蒙了賈寶全。

「多給勸萬哪!為了勸萬,我賈寶全點,作一回蠢材吧!唉,這都什麼事?。賈寶全嘆了口氣一臉的苦澀。

朝秘:「通知盧局長到我辦公室來。」

「奇怪!今天老闆的心情好像特不好,口氣很沖的。以前叫我通知什麼人時總會先叫聲小吳,這次居然連名都不叫了。到底怎麼回事,難道是那咋,盧局長惹著他啦?。吳奇勝秘書心裡鬱悶著打了電話給盧偉。

不久!

衛初蜻縣長刨賽到了市裡領導電話,差不多的意思就是叫她出馬勸勸葉凡同志,從全縣大局出,忍一時之氣。退一步海闊天空什麼的。肯定也是王天亮找來的「托。啦。

衛初蜻態度堅決,回答說是力勸葉凡放過王小波。因為展經濟更是衛初嬌這嚇,縣長的份內事。。口上不去直接打的就是她這個縣長屁股,所以一聽說這事後直接點了頭。她沒有賈寶全那麼多顧慮。一雙媚眼看著的就是增加的勸萬款子。那可是一大筆款子,能做多尖事啊!

一張人情官勢大網鋪天蓋以,全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來。王天亮的能量可不市財政局局長的威力不亞於一小炮彈。

盧偉被了后黑著臉走出了賈寶全辦公室,一拳砸在攔桿上出的聲音。

「大哥,王天亮在背後使壞了盧偉哼聲道。

「使壞,就讓他使吧,我網接到衛縣長和賈書記電話,要面談什麼,估計就是王天亮在作遂。

哼!這次決不手軟,我要讓王小波到監獄唱著《鐵窗淚》,本來以為年前就會處理的,當時賈寶全也點頭了。

雖知才過了不到力天就變卦了。這世道風雲變得還真是快,想不到這事又被賈寶全給硬壓了下來,這是典型的干涉司法公正。」葉凡硬抑梆的說道。

「嗯!我也不會放手的。

實在不行我搬人去,媽的」。盧偉粗口罵道。

「別急,老弟你那邊就聽賈書記的就是了。你這局長的寶座還沒敲定下來,縣人大那邊可還懸著的,不能跟賈寶全鬧僵了。

至於治王小波那騷包,我自有辦法,咱們表面都答應下來,這事只要往水州四美那邊捅上去就是是

相信她們隨便出來一咋,吆喝一下就夠王天亮喝上幾缸的,哈哈哈葉凡干聲笑道。

「絕1盧偉乾笑著吼出了一個字掛了電話,心道大哥現在也開始玩陰的了,厲害,水州四美個個有家世。隨便一個就能嘎至少一個副省級高官來。

大美趙四小姐家在軍方擁有著舉足重輕的地步,只要她那個藍月灣的趙括伯父「哼一聲,估計省軍區司令鎮湯成也會賣他面子。

人家雖說是咋,不管事的常委,但好歹也是省委常委,居於南福省官階頂層的十幾個人中佔有一席之地。省委常委之怒哪是王天亮能摹

二美蘭闃竹聽說其父親蘭基文是海大副校長,門生顧舊遍天下。其父哼上一聲自然有尊師的學生官員為老師的千金出頭賣力的。聽說墨香市紀委書記曹英培就是蘭基文的真傳弟子,如果魚陽檢察院和法院不作為的話,人家市紀委倒是可以下手來查辦個瀆職罪還是行的,貪污罪就沒必要了。

三美宋貞瑤父親宋初傑,管一省帽子的組織部長,直接來說的話此人最可怕,權勢最重,打個噴嚏估計魚陽的官員那帽子都得晃三晃。

第四美葉可可也不得了。水州四大國術世家之一,跟老子家裡同級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