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零九章先斬後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九章先斬後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dudu佣暇感謝…」牙大大打賞,狗子謝啦!,。四暇

王元成現在真是後悔啊,後悔得直想去撞牆。侄兒杜朋時不時還會在他面前脾氣,說他當初瞎了眼聽了姨丈的話,如果當時執意跟著葉凡的話那自己的前途真是無量埃

跟杜朋同一時期的段海,人家提拔為正兒八經的副科級幹部到庫區辦任主任去了。那裡雖說較偏僻,但好歹也是個主任,聽說油水還不少。

鄭力文就更不用說了,一上馬就到招商局擔任副局長了,現在正局長還沒定,招商局基本上就是他一個人說了算。

聽說就是林泉鎮派出所的所長趙鐵海升公安局副局長的大事也是這個葉凡給提的。

能人一個。

現在杜朋只有苦瓜著臉,打落了門牙往自己肚裡吞了。

「命好個屁!事在人為。老王,別泄氣,咱們有的是機會。人家欺負你都到這個份頭上了是個人都受不了的。」劉馳肚裡的那點花花腸子王元成怎麼會不曉得,王元成自有自己的打算。

「有點怪!盧副市長好像專門來為葉凡棒場子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賈寶全心底里暗暗駭然,因為盧塵天那話講得太直白了,簡直就是**裸的誇獎。

聯想到盧塵天的侄兒盧偉猜命為葉凡奔走要法辦王小波的事,賈寶全也有些釋然了,估計這兩人有一手。不然盧塵天絕不會如此棒葉凡的。

「這小子厲害呀!什麼時候又傍上了盧塵天這個在市委常委中佔有舉足重輕地位的常務副市長。」衛初蜻很是納悶。

費默更是在心裡嘀咕道:「小到底怎麼回事?難道市委三巨頭真的很欣賞姓葉的小子嗎?應該不可能,也許是葉凡為那藍圖拉了相當多的款子令得三巨頭感覺到此小子厲害,是個化緣高手罷了。..」

魚陽一夥的鄉鎮一二把手全當了悶葫蘆,都在重新審視著林泉經濟區的第一任當家人葉凡同志。葉凡在他們心中的份量無形中卻是加重了不少。

紀委書記周長河那臉子可不怎麼好看,有點紫青色。正在暗罵:「這小子簡直就是一根臭不可聞的棒棒糖,好像市裡有幾個領導都在關注著似的,真的出了什麼事要拿下這小子的話估計有得麻煩了。」

「各位領導,各位來賓。dudu魚陽的兄弟姐妹們,你們好。今天站這裡,說句實話,我心裡是既激動又滿腹的忐忑。

激動的是林泉經濟區的成立將預示著咱們魚陽騰飛的翅膀雛形初具了,上級領導重視,在盧副市長帶領下特別來了一個調研團,說明市裡也下了決心,幫助咱們魚陽人脫貧致富。

賈書記和衛縣長對於魚陽經濟的復甦,奮起也是充滿了信心。下定決心,排除一切不利因素,要錢給錢,在人給人,大開綠燈,設立了林泉經濟區。

不過!

兩位縣太爺把這副擔子壓在我身上的同時也給我壓下了一個看得見的經濟指標,那就是要讓魚陽林泉經濟區的凹指標在兩年內增長率達到百分之五以上。

我也表態了,完不成這個指標我回家賣紅著去。我想,作為林泉經濟區的每個群眾,每一個幹部都應該為實現這個目標而奮鬥。目標只是表象,但大家富起來才是實在的。

所以,為了實現這個自標,我想,「林皋大通脈藍圖,是先要實現的。

如果能實現這個目標,將使得我們這個小區域將以林泉為中心建成一個寬達口米,全路面拍油的,貫通六鎮二鄉的血液似通脈。有了這個大動脈,我相信,經濟的騰飛不再是夢想。..林泉經濟區人民的富裕也不在是夢想。

當然,這個目標的實現也是難於登天的,但是,我們魚陽人不怕,個個都是可以登天而上的好漢。

說句實話,講這句話前我還沒跟賈書記和衛縣長溝通,是我個人先下了決定。

既然賈書記和衛縣長給了我這麼大的支持和自由的空間,我已經下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

我想信賈書記和衛縣長也會支持我的工作的,剛才盧副市長就談到了「林泉大通脈藍圖」聽他口氣好像也頗為高興。既然高興那肯定就會支持了。

那我今天就以林泉經濟區管委會主任和黨委書記的身份向盧副市長當面提出請求,請求市裡支持援咱們魚陽的,林泉大通脈藍圖。盧副市長,賈書記,衛縣長,我是先斬後奏了。不知您們能支持多少?。

葉凡說完后立即臉朝向了盧塵天副市長方舟行了一禮,目光坦然。盯著盧塵天。

這下子可是不得了。

賈寶全和衛初蜻那臉上肌肉都在微微顫慄,本想出口制止的可又不好開口。

暗道:「完啦!小葉啊小葉,你這不是逼丙川盧副市長即便是表面同意了以後心甲肯定會落下陰影瞅州你萬的話明天照樣子會扣了回去。而且」唉

「哼!這小子還是很沖啊!當作幾千人的面居然敢如此作派逼宮堂堂的常務副市長,看來他這個副縣長是當到頭了。」費默和周長河相互交換了個興哉樂禍眼神。

在現場官場體制中混的人中。絕大部分人都震憾了,甚至可以說是目瞪口呆,倒很是興奮,倒盧塵天,這個在市委常委里穩坐第五把交椅的大佬如何的應對,如何的下台。

「呵呵呵,小夥子,將我軍了是不是?」盧塵天那爽朗的笑聲從麥克鋒里傳了出來。

巡了一眼台上台下愕愣的眾人,笑道:「說吧,你要我怎麼支持你?不過要取得我的支持的話我也是有先決條件的,你這個林泉大通脈藍圖我也看過了。

要打通六鎮二鄉,使宅形成一個全面貫通的,在鄉鎮裡面來說相當高檔的公路網所需要的經費至少也得刃力萬左右吧?

刃四萬款子就是在我手頭上也是一大筆的巨款,就是在整個魚陽來說那數目也不我好像聽說魚陽的財政總收入一年不過化功多萬。

你這林泉大通脈藍圖只止一項就要耗費全縣一年的財政總和。所以,在我看來,這個暫時是不可能實現的,有點不切實際。

飯都吃不飽了何來錢修路,還拍油。當然,我還是想聽聽你的說法,資金的籌措你有什麼打算,我只聽實在的,虛報的,或不能到位的都不算

盧塵天面上雖說在笑,但言詞那是相當的犀利,句句扎中要害。如果葉凡弄不來資金的話那就丟大臉了。在眾個官員心日中先就留下了一個好高婆遠,不切實際的極端惡劣印來

聽他這麼一說,在場眾位幹部們全都倒抽了一口涼氣。三千萬,那個數字的確夠大的,對魚陽人來說那就是天文數字,差不多魚陽全縣一年的財政總收入了。

即便是對於一些手握重權的市裡行局頭頭來說也是一個大數字的。

這時眾人那揣測的目光又全聚向了站在話筒前的葉凡身上,看他又是怎麼作答。

現場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一靜!

只聽見了喘氣的呼哧聲音在進出。

「呵呵呵,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這是咱們華夏一句古老的名言,我想在坐諸位都聽說過了。今天,也許。」說到這裡葉凡停頓了一下子,環顧了一下周圍,說道:

「許多的同仁會說我葉凡猖狂,沒辦法了,為了魚陽,為了林泉經濟區的幾十萬老百姓能過上好的生活,我葉凡就猖狂一次了。盧市長,如果我能弄來2四萬資金市裡打算支持多少?」葉凡鬥氣昂揚,一雙電目盯著盧塵天,看來好像是昂上了。

「葉凡同志,怎麼說話的。市裡領導能出多少當然是根據實際情況而定的,咱們墨香又不止魚陽一個縣,市裡有市裡的難處。盧市長著眼的是全市,不是一小塊地盤。

。這時賈寶全覺得再不集面可就一安不可收拾了,所以嚴肅的哼道。

「哈哈哈」賈書記,沒事,葉主任。這個時候我叫你官名。既然是涉及幾千萬的大項目,咱們慎重點。你能弄來力。萬現款的話我代表市裡給如萬支持林泉大通脈藍圖建設,如果你能弄得更多些市裡就按總價的百分之十二補助怎麼樣?」盧塵天很有親和力的笑道。

「中1葉凡點了點頭。

轉頭沖台下的鄭力文喊道:「鄭副局長,上菜1

「上菜1聽葉凡一喊,全場幾千人全蒙了,難道葉主任就準備在這主席台,在這大操場上招待客人啦,好像只見到了一條條木凳子。

前十幾排領導坐的是椅子,後面的那些科級幹部,股級幹部坐的全是魚陽二中學生坐的那種**的長條凳子了。

這沒桌子怎麼吃飯,難不成要讓領導們站著,端著碗吃。而且現場還有從六鎮二鄉趕過來看熱鬧的二三千群眾,去哪裡搞這麼多飯來吃,簡直有些莫名其妙。

「是1

鄭力文很是乾脆答著,不久。一陣和緩的輕音樂響起,走過來三排身著本地翕族服飾的姑娘來,個個清秀純美。

一個個都托著一個古雅的木托盤,裡面用紅綢遮著的也不知是什麼。

「難道這就是一盤盤的菜,好像不可能吧,難道葉主任搞來了龍肉燕窩,要用它來拍賣換錢修路。這能弄多少錢,簡直是傻冒一個。」現場大多數人是如此想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