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一十章跟常務副市長較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章跟常務副市長較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這小子不知又在玩什麼花樣?」周長河不屑的哼了一聲。..

「玩啥也玩不出凹萬來的,他除非成仙了能點石成金還差不多不然,哼1費默很是肯定今天葉凡應該丟臉丟大了,估計經過他這麼一鬧賈寶全心裡絕對會冒出個疙瘩來的。

「賈書記,葉凡到底在弄些什麼,好好的一個掛牌儀式怎麼弄得像個耍雜技的,亂七八糟的。他事先有跟你彙報過嗎?」衛初鑄湊賈寶全耳旁嘀咕道,口氣里很是有些憤怒。

「唉」這小子,放點權給他居然跟我玩迷乎,不管了,按理說他應該不會亂來的。也許這小子有鬼點子,只要能弄到錢由他玩吧!不按常理出牌也許不是什麼壞事。」賈寶全輕聲說道,心氣倒是很是平穩。

「就怕,唉,」衛初蜻嘆了口氣也不再說了。

「各位領弓和來賓肯定有些不解什麼意思?其婦良簡直,盧市長、賈書記,各個局長,能否請你們代勞揭開綢布一下。」葉凡笑著。頭一示意,一排俞族姑娘裊裊地依次走向了主席台。

「哦!有點意思1盧塵天含笑揭開了絲綢,心道,這小子跟我玩魔術是不是?「捲軸1

真相大白了,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我說這小子玩不出什麼花樣來是不是?幾幅破捲軸能玩出什麼,又不是古畫什麼的。」周長河鬆了口氣,跟費默嘀咕道。

「那當然,古畫可是屬於古董,國家不允許隨便亂買賣的而且這小子人何處去弄那麼多古畫來,總不能去盜墓,呵呵呵」費默也放鬆了心情,笑了。

「姑娘們,打開!垂下畫卷面對著各位尊敬的來賓們。」葉凡淡淡一笑,喊道。

唰啦一片聲音響起過後。..2幅捲軸全打開了。

「字1全場轟動了,原來是口幅字,各種體式都有,筆力工蒼勁,洒脫不幕。

什麼「難得糊塗寧靜致遠沉默似金財源廣進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全是些關於警示官員的名句,或者圖個吉利的關於財富的名句。

「葉主任,我想你不單單隻是拿出這些字來供大家欣賞吧?」盧塵天淡淡笑道。

「當然不是!這口幅字我是拿來準備送給給林泉大通脈藍圖捐贈的貴賓的。各位來賓也不要笑我是個俗人,咱們的大通脈建設的確需要錢。今天就以捐贈經額的數量的多少取前口名,依次選取自己中意的字。

也許大家會暗罵我是不是想錢想瘋了,不過我覺得能拿到這口幅字的貴賓那是相當幸運的,呵呵呵,,

葉凡淡定的笑著,有些詭異。

「葉主任,難道這些字很有來頭?」這時市文化局的局長張千秋忍不住問道。

「張局長,您是搞藝術出身的。聽說您還是省書法協會的會員,也是咱們市書法協會的會長,就請您走上前來鑒定一下這些字到底值不值錢?」葉凡笑道,作了個請的手勢,略顯恭敬,搞得有些神秘。

使得張千秋感覺相當的受用,呵呵笑道:「既然葉主任這樣子說了,張某以前就是搞美術出身的,也特別的喜好書法。那我倒真想看看葉主任能搞到什麼絕品來。」

張千秋微笑著戴上了眼鏡,居然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個放大鏡,湊近了那些字仔細地觀察了起來。看來此老真是愛書法為命了,這陪領導出行還得帶上放大鏡。

「啊1

張千秋拿著放大鏡網湊近那些「字」當放大鏡看到下的落款和印鑒后突然出了很大的一聲驚嘆,蒼啞的聲音中好像孩童一般爆出了驚喜。..

聽他這麼一聲「埃主席台上也有幾個愛「字。的玩家官員也有些坐不住了,一個個全盯著張千秋,眼巴巴的等著他解釋。

不過張千秋又把放大鏡湊到了印鑒上。反覆的觀察,還伸出手去輕輕的摸著,似乎在賣關子,似乎又在釣人味口。

突然轉頭沖時凡喊道:「你這是真跡嗎?」

「如假包換,在這麼多領導面前我敢作假嗎?呵呵呵,如果那樣的話你們還不得拔了我的皮當鼓敲,」葉凡自信的笑著。

「不得了!顧老的字,真是顧老的字啊!葉主任,我先訂一幅了。就這幅「寧靜致遠。吧1張千秋突然急燥的喊了起來。

「顧老!哪個顧老?」盧塵天好像也董。

「顧凱之大師啊!咱們南福省的四大名家之一,絕對真品,真品啊1張千秋激動得嘴唇都在顫慄。

小師的!我看盧塵天聽。仇坐不住了。自只加

聽他那麼一說,主席台上官員全圍了過去,圍著口幅字,會欣賞的玩家當然是在真心讚歎,不會欣賞官員們也在一旁搖頭晃腦的指點著,讚歎著,當然是裝有文化了。這個嘛,當然也是一種品味。

頓時!

主席台上響起了一片的嘖嘖讚歎。

「好字!好字啊1

「鷹勾鐵筆,劃破蒼穹亦,」

「招財進寶的招字,你看看。彷彿財神在招手,太詭異了,活了,活了」

反正一片喝彩聲」,

看著這些官員在台上搖頭晃腦的,絕大部分官員耗子鼓上騷一不懂裝董的樣子,葉凡心裡一股子淡淡心酸湧上了心頭。

為了弄到這口幅正品的字畫他可是頗費了一番周則的。前天,葉凡匆匆趕到了老師蘭基文教授家,想求得老師把自己介紹給「海江大學。文學院的院長何博才,因為何博才大師的字寫得那個真是叫絕!

在整咋。華夏來說都小有名氣,在南福省這塊地盤上那是如雷貫耳了。跟顧凱之、曹春秋、王勃當四人被稱為南福省的四聖手,何博才居第四位。

聽說他曾經寫過的「難得糊塗。四字,某省有個副省長以舊萬的天價求字,不過何院長是大師。所以大師也有大師的清高風範,最後那位副省長高官硬是吃了閉門羹。

這些年來吃何大師閉門羹的高官不在少數,基本上都是廳級及以上的官員。

處級官員當然自個兒有自知之明,不敢去叩何大師的門。因為何大師本人也是位副廳級高官,處級哪敢去獻醜。

當時蘭基文副校長聽葉凡說是想弄些字裝技后在林泉經濟區成立后隨手弄些錢造福於當時那些窮老百姓。

直搖頭,嘆息道:「難也!難也!你不要認為我是海大的副校長就能請得動何博才院長了,那是不可能的。不是老師我不幫你,去年教育部人事司的蔡司長想求得何院長一幅「難得糊塗」呵呵,最後還是未成。難得糊塗啊!他是一點也不糊塗,所以這個你就死了心吧」

「多!何院長就是裝清高,有啥了不起的,貞瑤那個朋友的爺爺比他還更有名。」一旁的蘭鬧竹是不是受過何博才的氣,滿臉的不屑。

「怎麼說話的閩竹?要敬重何院長,人家有本事,怪人有怪風格有什麼奇怪了小孩子,真是長不大。」蘭基文脫口笑罵。

「有本事就怪哪?亭亭的爺爺怎麼不怪,人家名氣不見得比何院長低,哼1蘭閱竹毫不所動,繼續鄙視。

「亭亭是誰啊?」葉凡心裡一動趕緊問道,說不準又能釣到一隻大魚。

「顧凱之的孫女,顧凱之聽說過嗎土包子?」蘭闃竹沖葉凡哼道。

「當然聽說過,書法界的四聖手,咱們南福名人。好像是跟何院長,曹春秋,王勃當合稱為南福四聖的,是不是那一個?」葉凡心裡打著轉兒,既然何院長這邊行不通了,當然主意又打到四聖手之一的顧凱之身上了。

傳說顧凱之是南福四聖裡面排行第三的,名氣比何博才還要大一點點,其實是差不多的,四個人各有千秋罷了。這些排名無非是一些好事者自個兒子搗鼓出來的玩意兒罷了。

「不是他還有誰?怎麼樣?是不是主意又打向了顧大聳身上。咯咯咯」。蘭闃竹撅著嘴兒快翹到天上了,似笑非笑的盯著葉凡,一眼就看穿了這廝的一些小心思。

「呵呵呵」蘭姑娘,聽說顧大師的孫女顧亭亭是貞瑤的好朋友,能不能介紹一下。」葉凡打著哈哈,心裡又開始熱乎了起來。於無路之中咋見一條生路,不高興都不行了。

「介紹!憑什麼?你又不是我什麼人。再說貞瑤憑什麼要幫你,哼!不要以為舊歲就當上了副縣長就很牛氣了,咱們南福比你牛氣的可是多著呢,一個旮旯窮縣,全是些牛氓,有啥得意的。」蘭鬧竹的妖狂勁頭又爆了,看葉凡哪裡都不順眼。

「閱竹,說話注意點,人家葉凡舊歲當副縣長的確有本事,你數數,除了那些公子哥家庭靠老子出來的,有幾箇舊歲憑自己能力能爬上副處級寶座的。想當年我舊歲時還沒畢業,一個學生。」蘭基文半眯著眼,頗為欣賞葉凡的。

「爸,你怎麼幫外人說話。」蘭閱竹不滿的嘟嚷著嘴。,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