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一十一章銅氣滿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一章銅氣滿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稻草人大大正在沖明主榜,各位麥持一下,狗,,

「我是幫理不幫親,呵呵呵「只蘭基文笑呵呵的,一會兒自己女兒身上滑過,一會兒又掃了葉凡一眼,神情有些詭異,也不知心要在想些什麼。..

「來,葉凡,阿姨泡好茶給你喝,別理閱竹這丫頭,嘴巴刁得像老虎,也不知前世是不是鳥做的。」蘭基文老婆趙梅芝親切的笑著。

「真不幫?」葉凡也是似笑非笑的盯著蘭閱竹。

「本姑娘就是不幫,看你能拿我怎麼樣?媽,那大紅袍可是少得可憐的,別浪費了,給他這種野人也喝不出啥味道來,牛飲一口,可惜了1蘭閱竹更是來氣,瞥了葉凡一眼,得意的叫道。

「不幫就算啦!阿姨,我給你作作美容怎麼樣?剛好帶了一顆「後宮玉顏丸,來。」葉凡拋出了殺手銅。

「後宮玉顏丸,前次聽貞瑤說過。好像效果很好,行!行1女人,即便是年歲再大也經不起美麗的誘惑人。何況蘭閱竹的媽媽趙梅芝並不老,不過的歲左右,正是容顏將衰,走向人老珠黃的時候,這介,時候更得注意保養了。

前次宋貞瑤回來說過那藥丸后一直都想見識一下,不過聽說那藥丸很貴,也很罕見的,這下子不高興都不行了。

「你」從哪裡撈來的?」蘭閱竹脫口而出,一臉的驚訝,顧不得高傲了。追問道:「不是說只有幾顆,已經用完了嗎?」

「管你什麼事?我是給阿姨作美容,阿姨,開始吧,你平躺在沙上,我們就在這廳里作。」葉凡笑眯眯的,不理蘭閱竹了。

「你不行「得分半顆,我媽半顆就夠了。」蘭閱竹那胸脯抖得厲害,乳峰前的竹筍尖頭一直在顫慄。弄得葉凡這廝又有些心猿意馬了,趕快暗運一圈清心訣才好了點,胯下那玩意兒沒再鬧事。

「嗯!就塗半顆吧,留些給閩竹。..」趙梅芝疼愛的看了看自己女兒。

「阿姨,第一次用一定要全顆,不然效果不明顯。」葉凡故意說著直搖頭。

「不給就算啦。我就不用,有啥了不起的,一顆破藥丸,哼1蘭閱竹生氣了。臉都扭轉了過去。

「不用算了,我還有一顆,等下送給貞瑤去,她應該會幫忙的,呵呵呵」葉凡把瓶子摸出來,還在手中掂了掂,好像在估計重量似的。dudu

「還有一顆。不行!這顆是我的,不行,就是我的!我要定了1蘭閱竹再也顧不得鬧脾氣了,轉過來就想搶。

「行!給你也行,把顧亭亭請到這裡來,這顆歸你了。」葉凡一臉的們侃相。

」請就請。誰怕誰1蘭閱竹得了便宜還賣乖,不過電話已經打了起來。

不久顧亭亭和宋貞瑤都到了。觀摩著葉凡給趙梅芝美容。

當然!

一個小時后,效果一出來顧亭亭當時就傻眼了,就連趙梅芝和蘭基文都有些目瞪口呆的,連連贊著神奇。

顧亭亭更是雙眼渙彩,可她又不認識葉凡,不好意思開口,在那裡急得直跺腳,一直在扭著宋貞瑤小意思是叫她幫忙說說。不過宋貞瑤把葉凡林泉經濟區的事揭牌的事給顧亭亭說了,要求當然就是要口幅字。

顧亭亭左思右想之後最後咬牙應承了下來,要知道他的爺爺顧凱之其實跟海大的舟院長那脾氣也差不多,不喜歡的人他一般是不動筆的。

結果葉凡同志以給顧亭亭服務三次為由頭拿下了這口幅字,聽說顧亭亭回去后也是把女人能用的舊般武藝全過透了才逼得顧凱之大師見了葉凡。

不過見到葉凡后,顧大師聽葉凡說是這些字是用來給官員和一些富翁掛壁上的。..顧大師當時又甩臉子了,哼聲道:「黃口小兒,你那是在污衊我的字。」

葉凡忍住羞怒,說道:「顧老,這些字雖說是給那些滿身俗氣的官員和滿身銅錢氣的富人掛壁上的小但我相信,經過顧老你的字那麼一洗滌,興許那些庸俗官員和銅氣有錢人能少些俗氣和銅臭氣,呵呵呵」

「哼!小夥子,把我的字當洗衣粉啦?」顧老哼聲道,不過其實他心底里挺受用的,前一句叫葉凡是「黃口小兒」這一句改成「小夥子,了。

葉凡暗暗冷笑道:「裝啥清高,你自己還不是喜歡聽奉承話,唉!人哪,都是這般的,誰都俗氣。沒有不俗的人。

只是俗氣的方式不同罷了。窮人罵當官的一心為了那頂帽子俗氣,忌妒富人一身的銅臭氣。

富人不屑的說窮人有一幫子窮酸氣,當官的更不屑的哼窮人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高雅之士說白丁們是庸俗,白丁說高雅之士假清高,這世道誰也說不清匙,」

「不!顧老,您的字不是洗衣粉,是遍地生花的二葉幾桿緊又說道,不過壇一下可是拍到馬蹄了;姍測吊臉立即板了下來」亨道:「小夥子小不要把我的字跟銅錢湊一塊,那會染污了它的。」

「暫時污了它沒事,等捐贈到了錢,那錢修通了路,林泉經濟區的近。萬老百姓有了四通八達的拍油路時人人都會想到某一截最難走的路,那是顧老用他的字鋪成的葉凡態度這時轉妾了許多,不卑不立,了。「哼!你這嘴還挺溜的!磨墨1這時顧凱之突然沖葉凡喊道。

「是1葉凡二話沒說挽起袖子磨了起來。

在顧凱之的調侃般的笑容中終於是搬回了這口張能換來鈔票的字。趕去裝請好匆匆回到了魚陽。不過顧老還額外特別的送了葉凡一幅字一一海闊天空!

所以葉凡今天看到那些官員在台上搖頭晃腦的都覺得心裡苦澀,暗罵道:「他娘的,老子在當服務小男才換來的這些好東東,用本地話說差點就快作鴨了,唉!能為民辦點實事,當鴨蛋都成!心酸啊1

捐款開始。

一個小時后,正合計捐贈的款項時突然傳來大聲的爭吵聲,慌得葉凡趕緊沖了過去。

一聽,差點樂傻了。

原來兩富翁正在爭一幅寫著「銅氣滿身。的字。

本來當時葉凡哪敢請顧老寫這四個字,那不是暗諷那些富人嗎?

不過顧老卻是淡淡一笑,說道:「葉小子,這四個字必須一起給捐贈的人,不然這口幅字你都休想棒回去一幅。而且必須捐贈到富人手中,不然我將表申明,說那口幅字怎麼怎麼的。如果敢耍花招又怎麼樣的

葉凡最後只好苦瓜著臉拿回去了,今天還一直擔心不已。早就安排好了拿這幅字的人。

誰知這個時候居然有甲乙兩富翁在爭這幅子,倒是引起了全場的注意。

一些官員們在背地裡都在竊竊私語,一些富翁老闆們全在搖頭嘆息,心裡頗有些不滿。

富翁甲大聲說道:「這幅字我要定了,你拿去幹嘛?」

富翁乙毫不相讓,反嘴道:「我拿去當然有用,老兄,我可是開銅礦的,這滿身銅氣多好,說明我那銅礦銅的成色好,這字就是絕啊1

「呵呵老弟,幸會!幸會!咱是製作銅具的,這幅字往公司里一掛,說明咱用的銅全是上等品材,童叟無欺,顧老可以作證。哈哈哈。兄弟,讓給我怎麼樣,我出匆萬拿下了,呵呵呵,」富翁甲斜瞄了乙一眼,滿身自得,似乎真的銅氣滿身了。

「老兄!顧老這四個字你匆萬也敢叫出來,太污這身銅氣了。葉主任,我出凹拿走了,呵呵呵,」富翁乙調侃道,一臉的傲氣聽說這廝是淅寧省那邊來的,也聽說過顧老。

「小6o萬」。

「田萬1

「們萬1

「舊o萬淅寧來的富翁乙一鎚子定音了,看來開銅礦的比南福省那開銅製品廠的有錢。

「算啦!老哥,你威風!你拿走,我出刃萬拿那幅,招財進寶,了」富翁甲笑著退讓了。

不過這兩位老兄自打這一爭吵,兩人倒是連上了線,拿了字躲一旁聊天去了,估計正在談銅氣了。聽說後來還成了一對好朋友。生意上經常互相關照著。

顧老那最多值三萬的字最後居然飆到了四萬,也算是個意外收穫吧!

話筒裡面傳來葉凡那清晰的數據聲,道:「捐贈人共計毖人。總計捐贈得到山3萬。這些有愛心的人士的大名我們會刻在修路石碑上的,而且在幾天後市縣電視台播放節目時會顯現,表示衷心的感謝。」

葉凡話網落地,一陣子排山倒海般的掌聲響了起來,久久才停息了下來,葉凡轉過頭來,笑眯眯的看著盧塵天不說話。

「笑啥葉主任。離刃。萬還差得遠呢?」盧塵天和緩的笑道,顯得不慌不忙樣子,其實打心眼裡為這小子的花招感到高興。

賈寶全和衛初蜻早就在一旁偷著樂了,只是有大量來賓在不敢笑出聲來

而林泉經濟區六鎮二鄉的一二把手全是以佩服的眼神盯著葉凡,老百姓們全把葉凡當神靈看待了,一個老太太念叨道:「回去一定要把葉主任供起來每天香火伺候著

老太太孫子忍不住嘀咕道:「奶奶!你那樣子做會不會把葉主任給熏死了

「小小祖宗,怎麼能說這麼不吉利的話。葉主任是天神下凡,熏得死嗎?香火啊就是功德,熏著熏著以後就成佛的,這個你以後就明白了。」老太太教育孫子。

第五百一十二章瘋狂的粉紅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