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一十七章風聲鶴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七章風聲鶴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就贏得了經濟區各科科長的贊道,就連有的副股級的幹部一年手頭上也有萬把塊錢的用度,這可是破天荒的事。..9u.net咕年那個時候萬把塊錢還是很大的。

就連張國華這個常務副主任在暗中也直點頭,對於這一點他心裡挺納悶的。

因為葉凡也給了他過常務副主任的實職財權,手頭上一年可以直批3o萬以下的用度。

另一個副主任玉春嬋也差不多,也有力萬的用度,所以造成的結果就是皆大歡喜。人人都說葉主任大方,不攬權,誤實,求真等等,經濟區班子倒是空前的團結了。

不過葉凡也給大家定了調子,干好工作,用成績說話。

「最近是不是聽到什麼風聲了?」葉凡扔了根煙給鐵明夏。

「本來招標是面向全體工程公司的,可最近有些人造謠,說葉主任是賣縣賊,把咱們魚陽縣的錢全拋出去給外人賺。

這次參與競標的公司不但魚陽有,市裡也有,省里也來公司了,就連近處的淅寧省,偏僻的德平地區也有公司來競械

有人還說咱們魚陽的大工程這錢就應該留給魚陽人賺,包工程的是魚陽人,手下的工人也是魚陽人了。

咱們魚陽窮得叮噹響,不給魚陽本地人賺給誰賺?」鐵明夏直言不晦了,他是真替葉凡著急了。

「賣縣賊,提得好。清朝時執行的是閉關自守的政策,結果怎麼樣,外人進不來,自己更是出不去,科技停步不前,外國人用咱們老祖宗傳下的洋槍大炮反炸回來了。

那白花花的銀子還不是照樣子被外國人搶去了。沒有競爭何來社會的進步,何來經濟的振興。

再說咱們同屬一個華夏,還分什麼彼此。..當然,地方保護性質也是要的,但是工程這個東西可是個特殊的事物,質量關係著千家萬戶。

這工程全給魚陽人,沒有了競爭不就全亂套了,結果勢必造成什麼結果,呵呵,估計會出一些豆腐渣工程,到那個時候受難的不是魚陽的老百姓嗎?

所以,不要管別人怎麼說,咱們干好自己份內的事就是了,關鍵是要做到,把老百姓的利益擺在位,不要有太多的私心得失,無虧於心,老鐵,不要有思想包袱小甩開膀子干吧1葉凡冷笑后加鼓勵。

「段海,把你從婆羅山庫區辦抽調到經濟區任招商科科長,肩上的擔子不輕。說更直白點,經濟區的領頭羊就是招商引資。

沒有外來資金這個經濟區設來就毫無意義了。縣委賈書記和衛縣長都把賭注壓在咱們經濟區了,要人給人,要錢給錢,要權給權,不可謂不重視。

招商科目前就你自己一個人。光桿司令,你自己有什麼中意的人選可以提提。

時不我待,抓緊在一個月時間內,跟力文商量一下,把咱們經濟區的招商科成立起來,而且得抓緊投入到招商工作中去才行。」葉凡一臉嚴肅,望著對面椅子上有些惶然的段海。

「葉主任,人選方面這幾天我也考慮過一番,倒是有2個。一個叫古羊,出歲。華東師大中文系畢業的,現在縣委辦文秘股當副股長。

雖說只是一個正股級的不入流小幹部,但人家好歹還是在縣委辦工作。門面大。臉上有光,所以肯不肯下來還是個未知數,下到咱們經濟區招商科來不過一個科員。

另一咋小叫庄紅玉,飛歲,「東南財經大學。畢業的。本來網分艦時直接就分配去了縣財政局。幹得好好的,後來」後來」唉」段海講到這裡有些說不出口。

「是不是得罪某某領導了?」葉凡猜測道。..「嗯」。段海應了一聲。

「說說經過?」葉凡笑了笑。

「是謝部長。」段海一臉的難堪。

「怎麼會?。葉凡笑不出來了,想不到那個庄紅玉居然得罪了縣委常委,武裝部長謝強,難道是謝強想把那個女的弄到手當小情人?

這下子還真有點麻煩,如果把庄紅玉調到經濟區的話謝強心裡肯定有個疙瘩。

自己雖說不怎麼怵謝強,但人家好歹也是一常委,遇上經濟區有什麼大的事要通過縣裡常委會時砸出來一張反對票,再加上費家的起鬨,玉家的落井下石,很可能就會令林泉經濟區提出的方案胎死腹中。

「謝強的兒子,就是謝端,以前好像去追過庄紅玉,那個時候庄紅玉剛剛從學校畢業分配到縣財政局。當時趙柄健還是縣財政局局長,受謝強的委託當這個紅娘,一直也很照顧庄紅玉。

不久就提拔為縣財政局人事科科長。不過庄紅玉性子較倔,在情感覺方面尤其的倔,不喜歡的人就是不點頭,謝端追了半年最後是連她的手都沒沾到,最

估計是謝強覺得面子上有些過不去了。所以,後來庄紅玉被踢出了縣財政局,現在縣檔案局保管利用科當科長。

整天就是整理一案,倒是清閑。她因為從財政局出來的,所以對財政那一塊業務較熟悉。而且招商方面也需要這方面人才段海有些不平的說道。

「嗯1葉凡聽了過閉上眼想著心事,暗道:「過幾天就要去省財政廳追款子了,如果有庄紅玉這個熟悉財政業務的手下跟著也好辦事。不過她的麻煩事可是不也許現在人家謝強早就忘了她這個人,不過如果我把她給弄到林派經濟區來跟謝端一照面,那謝家肯定又會想起這女子來。也許當時趙柄健大哥面子也不好看,真還是麻煩。」

「段海,明天晚上你找個機會約他們出來吃頓飯。我想那個叫古羊的小夥子既然都出了,還只是個正股級小幹部,如果窩在縣委辦估計是沒什麼出頭之日了葉凡說道。

段海眼中突然閃光,說道:「那是,我都為他著急。前段時間我升了庫區辦主任,這小子跟庄紅玉立即就殺到波羅山來了,一直嚷著要我請客。不過因為年關事多就擔擱下來了。乾脆明天晚上就在春香酒樓搞桌飯菜請他們了。」

「段海,那個庄紅玉你是不是,呵呵」。葉凡問了半句,一臉笑意盯著段海

聽葉凡那麼一笑,段海那臉立即紅透了,趕緊搖頭道:「葉主任,她哪看得上我,人家連謝家的謝端都沒放眼中,我,沒戲。」

「呵呵呵」不會是另有目標吧?其實你年齡也差不多該找個人了,有個穩定的家庭有利於你事業的展葉凡似笑非笑。

「這個」那個」到時請葉主任喝酒就是了,庄紅玉的確優秀,不是我段海能拿下的。此女子心比天高,不過家世不大好,背後沒有什麼靠山,最近研究生都畢業了。一直想去市裡,不過因為沒人罩著,再說她那倔強的性格也讓她根本就學不會去求人,所以也沒什麼戲。我跟她,還有古羊三個倒是很投緣,好朋友關係。」段海話講得十分的真誠。

哈哈哈,,

「有味道葉凡笑道。段海剛走,葉凡就掛起了電話。

「趙哥,好久不見了,最近過得爽吧。哈哈哈,」葉凡乾笑。

「爽個屁,老弟你陞官了都還沒請客。現在倒好,一溜煙的又溜到林泉躲起來了,連個人影都看不見。什麼時候回縣城來,好好的讓老趙我宰一頓才能解心頭之堵,呵呵呵」。趙柄健還是那樣子的親切,跟葉凡說話很是隨意。

「沒問題,到時趙哥想喝什麼直接點。

以前有個庄紅玉好像是在縣財政局工作,後來怎麼一下子就到了縣檔案局那旮旯混日子了,聽說她還是東南財大畢業的,應該是個人才。」葉凡打著哈哈。

「她找到你門下了?。趙柄健人一震。來了興趣。

「倒不是?最近林泉經濟區缺人才,一個正牌的財大畢業的都沒有,這樣子長期下去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我在想,庄紅玉塞在檔案局是不是太可惜了葉凡繼續打哈哈。

「誰說沒人才,你直接把我老弟趙挺從柴木鄉調到經濟區擔當副主任不就得啦?呵呵呵1趙柄健居然老著臉為他弟弟搶帽子了。又補了一句道:「老弟你別跟我打馬虎眼,往賈賈書記把最後一個正科級的副主任人事權全交待給你了,你點誰就是誰。」

「趙哥,這咋」那個」葉凡可是為難了,趙挺明顯的資歷不夠,柴木鄉多窮的一個鄉,如果提名他當副主任經濟區內那其它那些介,鎮黨委書記還不把辦公室自家的門給敲破了。

像繆勇、鍾明濤,費小月主政的幾個鎮經濟那划日當強的,強的不用還用弱的,這個沒天理。

不過趙哥提出來了,葉凡可是相當的為難了。一直在考慮著用個什麼措辭堂塞過去。

「好了老弟,跟你開玩笑的,看把你嚇成什麼了,都快成啞巴了。我知道趙挺資歷太淺,這樣吧,如果老弟在經濟區內的鎮黨委書記里推出副主任后那邊肯定會空出一位置來。

到時賈書記肯定會問你空出的一把手有什麼合適人選的,因為你是經濟區一把手,雖說你不可能有直接決定經濟區所屬的一個鄉鎮黨委書記的權力,但提點建議還是有的。

另外一個就是,希望你能在修路資金方面對柴木鄉傾斜點,趙哥就這點求你老弟了,柴木鄉搞活了,我弟弟趙挺也就有活路了,也就有了進級的資本。」趙柄直言不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