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一十八章費家人抱團成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八章費家人抱團成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斤!資金方面我多給柴木不過趙哥。..9u.net你也知明聯一個辛任難當。六鎮二鄉的一把手明義上是我的手下,其實他們哪個服過人。

人家全是各路小諸候,如果能再給我按上個常委頭銜還差不多。

所以,趙哥你不是跟財政局的馬局長熟嗎?而且趙哥當那個局長也當了不少年頭了,在市裡也有許多的熟路。多給柴木鄉弄些款子就是了。我經濟區這邊絕不插手怎麼樣?為了柴木鄉,咱們一起努力怎麼樣?」葉凡一耙子又把撈錢的活給塞回給趙柄健了。

「行!多給了刃萬也不錯了,算是特殊照顧。我知道老弟你也難。一個副縣長要鎮住手下8個鄉鎮一把手,還得壓住兩個縣長助理,而且都是從市裡直接空降的,難啊!

趙哥我不難為你了。而且我已經給趙挺打了招呼,以後開黨委會時叫他全力支持你老弟了,他這一票你就不用擔心什麼了。咱哥倆不支持還支持誰?不過老弟那黨委會估計也難開啊!複雜!呵呵呵!

另外,那個庄紅玉的確是個干財務的好手,當時其實調她去檔案局我也是迫於形勢。

老弟你如果要調她進經濟區那可得想好了,謝家那邊會不會集什麼么蛾子的。」趙柄健直接的點出了那是因為謝家的原因。

「謝謝趙哥支持了,我會慎重考慮的。掛了。」葉凡掛了電話,心裡還是相當高興的,因為有趙柄健那一句話在,趙挺那一票是搞定了。加上自己一票,柳政那邊一票,如果能把宋寧江穩定住的話黨委會上自己穩穩的就有4票了。

不過還不夠,還得去下手爭齲下手的對象當然就是蔡大江和鍾明濤了。

費小月和費國思是費家人,肯定沒希望爭取的了。..繆勇跟玉春嬋好像是玉家的人,這兩人也沒路子了。

到時常務副主任張國華那一票相當的關鍵,也許就是事非成敗的關鍵,此人面上看去還是很隨和的,其骨子裡估計並不像面上表現的那樣。

葉凡多次施出「相面術,觀察了張國華許久,越觀察越覺得此人心思難以琢磨,隱藏得相當的深。

張國華估計是賈寶全特地從市裡抽來壓林泉經濟區陣腳的,如果以後自己有些不利於賈寶全時,張國華此人就會上位了。dudu所以,想爭取到張國華的全力支持那個也是相當的難。

這就是賈寶全搞的平衡藝術,既給權讓自己全力施為,為林泉經濟區賣力折命,這邊又沒完全放心,在頭上又給自己加了一道緊箍咒。此人當然就是張國華了,,

看來賈寶全並不完全相信自己,葉凡心裡有些愕悵。覺得那娘的憋屈,自己如此賣命了可還是換不來領導的真心信任。看來賈寶全此人生性多疑,難以跟他結成真正的同心了。

「下午的時候鄭力文趕到了林泉,特地來向葉凡彙報關於魚陽絲織線毯廠的事。

「葉主任,線毯廠周邊的群眾一聽說自己這塊地盤可能要拆遷,這段時間全都在搶建搶修,本來只有二層的樓主們舊天左右又加了一層,而且還在繼續加層,隨便搭個棚就是房子了,縣裡也沒有出台文件制止,如果任其展下去以後拆遷可是大麻煩了,那補償款子哪付得起?」鄭力文十分激動的說道。

「跟衛縣長彙報過了嗎?。葉凡問道。

「說過了,她也沒表態,只是點頭說是絲織線毯廠的事暫時是由你負責的,這合資的事只是簽了個意向協定,不能算數,在正式合同還沒定下來之前縣裡也不好有什麼動作。..而且還跟我說,催你趕緊敲定跟香港飛雲集團合資的事鄭力文憤憤然說道。

「哼!全都在逼我,我又不會分身術,這邊林泉經濟區才建立,機構不整,人員不全,六鎮二鄉的事多如牛毛,工作千頭萬緒的更是一包糟。招標的事不久就要舉行了,叫我怎麼管?縣裡那麼多的副縣長,怎麼不叫他們去搞定,知道那是塊難啃的硬骨頭,全撂我頭上了。我不就一個副縣長,又不是常委,有多大的能量能擺平這事兒葉凡破口罵了一攤子后才平息了心中的憋悶。

「嗯!我也覺得納悶,像拆遷這麼大的事至少得派個常委出來撐門面才對,那可是涉及到縣城幾百戶人家的大事,搞不好就會惹得群眾怒了,鬧起來事就麻煩了。縣裡文件上對招商是吹得多麼重視,實際上哪有幾個人真正在負責此事?。鄭力文眼圈紅紅的,看來晚上熬夜給鬧的。

「唉!力文,也別怪衛縣長和賈書記了,他們事更多。魚陽的情況複雜著呢。」葉凡嘆了口氣,安慰了幾句,又說道:「關於拆遷的事你打聽過住戶的意見沒有?」

「聽到過一些傳…電面好像有此道。鄭力女吞吞葉葉的好像不※

「說吧,對我你還藏著掖著幹啥?」葉凡笑道。

「有人傳說是費家人在作鬼,當時聽了這個傳聞后我就悄悄的展開調查過,還真現了奇巧之處。那要拆遷的近的戶左右人家中居然有四戶都是姓費的,這個還真是巧了。

有小道消息說是費家已經把這些人組織起來了,到時縣裡如果要拆遷的話意思是估計會漫天要價,故意刁難的。

而且我網聽到一個消息,最近有一個建委的朋友說是現一個奇怪現象,縣絲織線毯廠所在的城關鎮河美路要拆遷的那一片地帶最近過戶轉戶做房產證手續的人相當的多。

而且大部分房產證都是做成姓費的,本來該片地帶原來持有房產的姓費的人家不過田來戶,最近一下子猛增到了上百戶,幾乎增加了一倍左右。」鄭力文好像想到了些什麼,臉色十分的難看。

「呵呵,樹欲靜而風不止啊!看來費家一些人團結起來想搞投機,借著拆遷的東風想大國家財。這事背後是不是有隻黑手在掌控呢?。葉凡淡淡一笑,噴了個煙圈並沒有多麼的焦急。

「應該有,如果沒有的話怎麼會這麼及時的搞這些破事。怎麼辦?費家的勢力那快頂天了,到時補償款子達不到他們要求要鬧事的話那真是頭痛了」鄭力文都不敢想了,那種場面肯定是特別的糟糕了。

「別擔心力文,他們要加層就讓他們去加吧,這事應該是土地部門的事。沒有審批就是違章建築,費家如果要插手國家財就讓他們去搞,搞得越大越好。哼!到時定要讓他們竹籃打水一場空,抱著個破樓哭去吧葉凡那臉一下子陰了下來。

轉頭瞬間恢復了平靜,笑道:「絲織廠的事那個香港來的肖傲霜老總怎麼說?」

「表面上一直在催咱們招商局趕緊把擴廠的事敲定下來,不過暗地裡聽說肖總已經準備放棄咱們魚陽絲了。

我也偷偷拜託福春市一個朋友查過,聽說那邊已經在展開跟香港飛雲集團的談判了,給的條件比咱們魚陽優厚得多。

而且人家地理位置好,經濟狀況更不是咱們魚陽能比的,我的估計這次肖飛城先生早就打算撤資了。

現在還在拖無非是覺得面子上過不去,他們估計咱們無法把拆遷的事敲定下來,那個很是明顯。

即便是能順利拆遷咱們縣也付不起補償款子,那可是接近沏萬的巨款,有這錢的話咱們都可以建個新廠了。

如果給費家一搗亂」曬萬絕對不夠了,最樂觀的估計也得左刀萬左右了。

這事我看是要黃了,唉!咱們招商局出師不利啊,辦的第一件事就給攪黃了鄭力文一臉的喪氣相,苦瓜著臉,也是無可奈何,力有不逑!

「哼!如果情況屬實的話那肖飛城先生真是個過河拆橋的主兒了。估計那前期預付的駒萬也不打算要了,也算是大手筆嘛!哼」。葉凡淡淡的說著,心道:「我好不容易把香港南宮集團天馬大廈的第三層樓面給你們飛雲集團搞了半層樓面出來,想不到肖飛城那樓面一拿到手立馬就翻臉不認人了。

商人怎麼都這麼陰,承信之道去何處了。

唉!也難怪他,明知魚陽賺不到錢還得逼他們砸錢,咱們好像也有點不地道,王八說烏龜,都差不多」小葉凡想了想也有些釋懷了,不過那眼神蘊藏的憤怒還是能感覺到的。

嘴角微微翹起,笑道:「力文,你回去繼續跟進飛雲集團,他們如果想玩咱們就跟他們好好玩玩。

打起精神來,要相信天無絕人之路的。最近這段時間可以全面撒網了,不局限於香港飛雲集團一家嘛,縣裡招商局的成立,目地就是招商引資,多動腦子,掘資金的道路,總會收穫一些的。

最近林泉大通脈藍圖的執行對於咱們縣的招商可是大有好處的,等到鬼嬰灘工業區全面啟動后完全可以作為招商的手段亮出去,你可以多宣傳一下。再說你們招商局面對的可是全縣,林泉經濟區能招來商人,引進了資金也是你們招商局的功勞是不是?」

「我估計肖飛城一直拖著就是想讓我們先開口,提出解約的事,一來肖飛城憑此可以向魚陽的父老鄉親們交待了,不是他不肯投資,是咱們魚陽自己先退了。二來咱們如果先解約的話那預付的如萬就得還給他們。這些只是我的猜測罷了,不過從那個肖傲霜身上我感覺是有些苗頭。」段海有些憤怒。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