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二十一章打擊費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一章打擊費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賈書記,葉凡同志的確很優秀,不過這次絲織線毯廠的事他處理的的確欠佳。..9u.net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的不妥,好不容易跟飛雲集團掛上了勾結果被他一筆就否了。」衛初蜻心裡還是難以釋懷,因為她的壓力太大了,也難怪。

「算啦,等他回來再說了。目前林泉修路工程招標的事風起雲湧,衛縣長,你最近多花點時間關注著,看緊點,不然捅出什麼簍子來就麻煩了。」賈寶全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不過一時又找不到什麼徵兆。

晚上。

費家大院里。

費武雲陰沉著臉,氣憤的說道:「爸,葉凡這小子真是陰啊!擺了我們一道。」

「嗯!損失了多少?」黨群。

「大概有力o多萬,他娘的,這小子事前一點口風都沒透露。跟肖家的飛雲集團說解約就解約了。害得我們在拚命的過戶轉戶,把絲廠周邊的地盤盤下了許多。一些破樓咱們出的價格郗出了市麵價,一個豬欄牛欄都出到了一萬多塊。如果絲廠不擴遷了要這備多的破地破樓拿來幹嘛?」費武雲差點噴血了。

「唉!為了跟葉凡鬥法,為了獲利,咱們費家這次是載了個大跟頭。盤下的破樓破地那勁萬就不用說了,最主要的是影響極為不好。

好像還有五六十戶費家人也聽了你們的話,拚命的加樓層,豬欄牛欄雞籠之地都被他們撤了改建成房屋了。

這個臨時頭搭建的房屋做工粗糙,地基隨便搞的,和磚的沙漿裡面估計連水泥都沒拌幾包,不能住人,現在還得花錢請工人撤除,不然以後出了事事就更大了。

經這麼一鬧,以後咱們費家再次號召大家要干點什麼的話估計就難了,影響很大啊!

全是負面影響,武雲,這次的事是個深痛的教,以後得冷靜點,不要聽到一點風聲就盲目行動,葉凡那邊的情況得抓牢抓準備點才是。..

」要默冷冰冰說著,不時的皺著眉頭。

「難道就這麼算啦,媽的!我乾脆找人整殘了這小子,敢陰我們費家,那可是勁多萬,不是一塊兩塊的費武雲嘴唇都在顫慄,臉色猙獰如狼。

「整整整」整個屁!你能整殘幾個。你以為那個葉凡是個庸手嗎?那天西盤鄉的南天頂生的事你小子好生想想,是不是有現點什麼?」費默張口叱道,一臉的嚴厲。

「有什麼?不就一個白臉小子,畢業不過半年多能有什麼能耐?」費武雲氣沖沖說道,一臉的輕屑。

「你小子,叫我說你什麼好!真是個混球,你是不是要蠢到家了。好好想想,那天玉史介在罵葉凡的時候後來生了什麼事?」費默恨鐵不成鋼啊!

「我想想1費武雲當然不是正宗的蠢蛋了,閉目想了一陣子,突然面現驚駭,失聲叫道:「對!對!那天好像是靠山虎那小子從空中騰下去要拳擊葉凡,後來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一個冷厲的青年人。一拳擋去當時玉世雄還連退了好幾步,差點摔了個狗啃泥,後來聽說那個漢子是葉凡的司機,難道這小子也是練家子?」

「總算不笨!你想想,葉凡在不長的時間裡是不是打了幾次架了,哪一次他真的很慘過,最後都是被他陰得屁滾尿流的。

第一次跟周小濤在水雲居,結果是周小濤被整進了羊頭峰基地,差點被那個什麼謝營長拔了人皮,聽說最後還是周長河求爺爺告***才把兒子撈了出來。

第二次王小波夥同縣局的古征華對葉凡動私刑。結果怎麼樣,古征華進了大牢,現在還在牢里唱著《鐵窗淚》,而現在王小波也是待罪之身。

要不是他叔王天亮這個財神估計早就到大牢里吃牢飯了。..第三次你弟弟文遠不是都被他整進了看這守所。

所以,這小子不是個東西,雖說他本人不怎麼樣,就是運氣好。你得長個記性,別毛里毛燥的就往那小子身上招呼,別惹出什麼更大的事端來。你想想,玉家的玉嬌龍被他調戲,玉史介被罵,結果怎麼樣。這小了先是被捋了帽子配去巡視水庫,幾天後立馬就升副縣長了,這其中的關巧直到現在我也沒弄明白。

前幾天那個盧塵天副市長好像對那小子都是讚不絕口的,難不成這小子背後的靠山就是常務副市長盧塵天?」費默細心的教育著兒子。

「應該不可能,如果是盧塵天的話以前一畢業就不會被秦志明給塞到天水壩子去當一村官的。既然是有點關係應該也不會很鐵。」費武雲有自己的看法。

「也對!也許是盧塵天真的愛才,那小子的確是個化緣的人

個人居然弄來了資金,當然,這與也佔了很重洲,※

不過跟他一比,你小子得學著點了。別整天就懂得在女人那肚皮上操作,不要只顧著播種了,要干點正事才對。咱們費家人不缺女人,但女人們喜歡什麼,當然是喜歡錢了。沒錢人家不會再理你的,別以為你長得還行,那個不值幾個錢的,所以得賺錢才對。

不過那小子這次我相信他是災劫難逃,聽說飛雲集團跟縣絲織廠拜約的事他居然是自用主張,連衛初蜻和賈寶全都沒彙報。

膽大包天了,真的以為魚陽是他的天下了。林泉經濟區的主任,說難聽點那個職務賈寶全可以隨時捋了的。」費默恢復了平靜。

「爸,我看就得直接把這小子拿下才對,不然這次招標的事有大麻煩。」費武雲笑道,一臉的興哉樂禍。

「拿下,不容易!至少要讓賈寶全對他完全失去信心時才有機會,這次的事估計最多批評一頓,挨頓板子了事。

想用這事拿下他,那個時機還不夠成熟,不過也可以試試。不拿下他的話咱們的武辰公司肯定有麻煩,明顯扛不過市裡和外省的大公司。

拿去公平競標的話咱們縣裡的公司都沒戲。就看明天的常委會上能否把工程對象圈定在魚陽的承包公司內了。

我想賈寶全和衛初婚應該也有點這個意向的,烈口萬給外人賺還不如給咱們魚陽賺。

等於一下子給魚陽本縣增加了勸o萬的總收入,延伸出去的話還不止這個數。如果常委會拿不下這個決定的話你給小月講一下,還可以從林泉經濟區內部打開這條路子。

像這麼夫的事肯定是經濟區黨委班子集體決定才行。從內部擊破也許更有效果,我相信肖家也會支持這錢讓魚陽人賺的。」費默也感到這事有些棘手。

墨香市臉譜閣內,市電力集團網上任的總經理范仲揚滿面紅光,估計一半是因為茅台給鬧的,一半的原因就是最近他走了紅運,集團董事長的寶座終於是塵埃落定了,以王亞哲的失敗而告終。

當然,范仲揚對葉凡的親熱卻是令繆勇和謝端兩都深深的感覺到了莫名其妙。

按理說葉凡不過一個副縣長,人家范老總可是市電力集團的一把手。正兒八經的正處級幹部。

從財力方面講那是一點也不輸給縣委書記賈寶全的,怎麼給人的感覺范老總對葉凡是過於親密了,甚至給繆勇和謝端的感覺就是范老總有巴結葉凡的嫌疑,這個也太匪夷所思了。

正處級幹部巴結副處級幹部,如果葉凡在市委組織部任副部長還有點道理可講,就這種情況卻是令人想破腦袋也想不通的。他倆人當然只能當個糊塗蛋了,這其中的關巧當然也只有葉凡跟范仲揚兩人知曉,那個大人物當然就是市委組織部的部長曹萬年了。

范仲揚敬重的當然並不是葉凡,而且葉凡的身後人曹萬年。這次范仲揚上位曹萬年這個組織部長可是頗費了一番心思的,因為競爭太激烈了。

所以,范老總對葉凡心存感激也正常,兩瓶茅台下肚皮后關於電力集團買下原廟坑鄉政府樓和院子的事基本上敲定了。

「葉主任,咱們再碰一杯。」范仲揚笑眯眯說道。

「行,再干一杯。」葉凡也是豪爽地舉起了杯子,一杯茅台一飲而荊

「好!痛快!這樣吧,明天我就安排人到林泉鎮簽定合同,把土地和房產權過戶過來。資金就定奶萬了,不過,希望修路工程開始后能趕在前面先貫通我們電力集團在林泉的三個電站。廟坑那邊因為竹水溪第二級的梯箭準備開工了,路好走的話工程進度也快了不少。」范老總笑道。

「行!天水壩子那條路一貫通就能連接到原廟坑了,同時鋪灌到景陽林場,再穿過它直灌通景擋電站。另一方面廟坑那條路同進開工。加快工程進度,力保二級梯寄儘快開工。」葉凡呵呵笑道。

「謝謝,范總,我代表林泉人民感謝您對林泉鎮的大力支持。」繆勇和謝端同時舉起了酒杯敬酒。

辦完事後葉凡去老書記李洪陽處逛了一圈,請教了一些官場之道,很是令李洪陽感到滿足。

自從離開魚陽后,李洪陽活得很是鬱悶。而那些老部下也沒幾咋,人來看他了,只有葉凡每次到市裡都會提上兩瓶茅台來看看。秦志明偶爾也會來走走,其他人就沒人來了,典型的人走茶涼。

從李洪陽處出來後葉凡直奔角溪鎮的紙廠而去。,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忙,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